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五章 陸青鳳離開 文 / 風染煙

    「我回家了,本姑娘明日要去把那兩間鋪子給弄到手,養我家男人去」,走了那麼遠的路,看著前面熟悉的「萬花樓」幾字,花朵終於覺得今天似乎走了不少的路,累得不行,肚子裡也開始餓得咕咕亂叫,一番豪言壯語之後,整個人便是蔫了下來,「不過,現在,先把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解決了再說」。

    「哪件事情?」劉煜飛好奇地湊過來。

    「當然是吃飯啊,笨!」花朵鄙視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小伙子,正要往著樓裡走去,卻是被身後的人一下子擋在了前面。

    「吃飯?跟我走,哥哥帶你去這京城最好的酒樓去。」吃飯這東西,當然是常年混跡在外的他最懂。

    「不去,我家相公在等我呢,哪兒都不去。」

    喜歡美食的花朵,沒有被陌生銀扔過來的糖衣炮彈勾引走,意志很是堅定,繞過那人便是進門去了,俗話說秀色可餐,有醉月那個大美人在身邊,比這天下什麼山珍海味都來的吸引人,儘管人家的美貌已經被那張礙眼的人皮面具給掩蓋了。

    「嘖嘖嘖,見色忘友,有了相公就不待見我這個朋友了。」劉煜飛搖頭,故作一臉的失望。

    「你才知道啊?我可是見色必定忘友的那種人。」花朵轉身對著他嘿嘿一笑。

    「……」

    身後的劉煜飛又想要打算跟著一起進去,可是,又被守在門外的人給攔住了,那人仍是冷著一張臉看著他道:「客人止步,現在萬花樓不開門營業,請晚上再來。」

    這話語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我是她朋友,她能進去為何我不能進去?」這人幾次三番對他無禮,劉煜飛早就是對他不滿了,他是何人?這青羅山莊的二公子,天下有哪家酒樓花樓是他不能進去的,就算是白天,他還是照進不誤!可是,偏偏是這家,威逼利誘,什麼都不要,死板得很,一點後門都不開。

    「她親爹都不能進來……」門口的漢子只是抬手,沉默地將人拒之門外。

    「你能不能換句話?」劉煜飛無語地看著面前的大老粗,這話貌似他沒多久之前也聽過。

    「你不能進去。」

    眼看著無望,劉煜飛只好向著樓裡的人求救。

    「喂喂喂,當了你一上午的跟班,至少也要請我吃個飯啊?」還不說幫忙掏了那麼多的銀子出來,想到這裡,某人的小心臟有些受了傷似的抽疼抽疼的。

    可是,人家只是踏踏踏地上樓去了,根本就不理會他。

    劉煜飛氣得站在萬花樓的門口對著裡面大喊:「你這個沒良心的負心人,小心哥哥以後不娶你!」

    剛說完,那二樓窗台上的花盆,不知為何一下子便是落了下來,「啪」的一下砸在地上,破碎的瓷片濺了滿地,險險避過的人,看著腳下碎得不成樣子的花盆愣了一愣,反應過來,便是對著二樓大罵:「他媽的誰這麼缺德,不知道這花盆砸下來會出人命嗎?」

    裡面,卻是沒有一個人出來,似乎,那花盆根本就是自己不小心落了下來的,又正好落在了他站著的位置而已。

    想著有這個可能性,某人故作瀟灑地摸了摸鼻子,轉身便是去了對面的青樓去了,哼,小樣,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嘖嘖,典型的富二代啊。」進了門的花朵,看著那人身影消失在對面的樓裡,搖搖頭,為他爹感到不值,這養個兒子都是來敗家的,她要是他爹,肯定要打他娃娃的屁股!

    不過,這花盆摔得可真是神奇了,花朵順便湊近瞧了瞧剛才還好好地待在窗台上的吊蘭『屍體』,眼裡全是不解,又低頭看了看窗台上正中間由於長期放花盆完好無缺的泥土形成的圓圈,按照常理來說,這花盆是怎麼也不會掉下去的啊,即使風吹,也得是好多級的狂風才是吧?現在,各種因素排除,只剩下最後一個……

    「那個,小月月,你會隔空打物?」

    「娘子你又有新歡了,為夫的吃醋了。」

    坐在桌子旁正在仔細地剝著蝦殼的人,頭也不抬地說到,那一條從沿海運過來的大肉蝦,脫了衣服,蘸了醋就光溜溜地進了一旁的碗裡。

    被那一隻大蝦勾起了食慾的花朵,很是自覺地向著桌子的方向移去,一屁股坐下便是開心地吃起蝦肉了,「他自己要跟著我的」,有些事情,解釋清楚是很有必要的,不然惹了誤會麻煩就大了。

    正從砂鍋裡盛湯的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做多語,然後將手上的湯碗放在花朵面前。

    拿過湯碗喝了一大口香噴噴的雞湯,這湯裡放了枸杞、蓮子、當歸什麼的不少的好東西,花朵頓時覺得胃裡舒坦極了。

    「其實,好多女人也是自己要跟著為夫的,為夫也不願意。」

    這話,聽著總覺得有些哀怨,還有點酸溜溜的,怎麼怎麼的……

    「你不准給我到處拈花惹草啊,就是她們自己主動靠過來的也不許!不然老娘拔了你的皮!」拔了你臉上的假皮!

    這是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兩人正是說的起勁,那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一抹青色的人影就竄了進來,直接往桌上的飯菜撲去,嚇了花朵好大一跳。

    「餓死了,餓死了,你們真不夠意思,吃好的也不叫我!」

    邊說著,來人直接將桌上的鹵鴨腿掰了一隻下來坐在桌子上毫無形象地啃了起來。

    「那個,他們沒給你送飯菜過去?」你個電燈泡,幾百瓦的度數,過來招搖什麼?

    「狗都不吃的東西誰吃?」

    陸青鳳恨恨地瞪了一眼一旁淡然安靜而又優雅地吃著飯的人,眼裡極是不滿,轉頭,看著旁邊的花朵,眼中幽怨無限,滿是控訴,「師父……」

    「嗯,聽到了。」

    花朵埋頭,繼續吃自己的去了。

    看著師父這麼不管自己,陸青鳳只得憤憤地啃鴨腿去,順帶用一隻油油的手恣意地在桌子上撿菜吃。

    「那個,師父啊,徒兒可能有事要離開幾個月了。」

    飯安安靜靜地吃到一半,已經吃了半飽的陸青鳳突然說話,打破了飯桌上的沉默。

    「你要離開?」

    正在吞飯的花朵,差點就被這句話給噎住,抬起頭來震驚地看著陸青鳳。

    「嗯,師門那裡發生了一點點事情,師父他老人家讓我回去一趟,估計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處理完。」

    跟個餓死鬼投胎似的,陸青鳳隨便撿起桌子上的大魚大肉就一陣吃,誰都不多看一眼。

    醉月抬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又是繼續吃著碗裡的飯去了。

    「哦,那你有事就去做你的去吧,這段時間幸苦你了。」

    關於那「三生草」的事情,要不是這陸青鳳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花朵說不定現在都還在為著這是什麼草而感到頭疼,更莫說去研究解毒的事情。

    「無論如何,我都會在你生產之前回來,我都還沒學著你的那些神奇的技術呢,你們可要等我啊。」

    「嗯,等你等你。」你不回來都會讓人去將你捆回來。

    也許,以前的李朵朵,從來就習慣了身邊的人給予她無私的關懷和照顧,心安理得地接受著別人的付出,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離開他們,失去他們。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她每對一個人產生了依賴感之後,就有人因著各種各樣的理由要從她的生活中離去,本來都已經習慣了的存在,她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人會離開的事實,或許是不敢去想,或許是害怕去想,當那天來臨之時,歡笑的下面,不知是失落還是別的情愫。

    她害怕,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後,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所以,她很自私,自私到想將那些人都留在她的身邊一輩子,他們,都必須是自己的,尤其是醉月,即使是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也會自私地想要將他據為所有,不要他走上那個位置,害怕會失去,即使是她死去也不行。

    陸青鳳吃了飯就離開了,似乎很急,花朵就看著他騎著馬離開,直到身影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娘子捨不得他?」

    「嗯,他不在就又少了一個能和我玩兒的了。」花朵撐著頭趴在窗台上看著已經沒了蹤影的街道,眼裡有些悵然。

    「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待午休了起來為夫的陪你出去走走可好。」

    看著面前的人臉上有些落寞的神色,醉月突然發現,似乎,自己陪她的時間太少了,太少了,少到她都幾乎忘了自己在她的身邊這個事實。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只要我能感覺你在就好了,別耽誤了你的正事」,花朵搖搖頭,只需要能讓她感覺到他的存在就好了,她就會覺得安心,不會彷徨無助,「不過,我想要幾隻兔子」,正好趁著現在的時間去做做實驗,看看那藥到底有如何的毒理作用。

    「好。」

    於是,沒人陪伴的寂寞人,一覺醒來就開始對著一籠子的可愛小白兔發呆,拿著手中的毒藥,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小兔兔啊,我捨不得下手啊,怎麼辦?」

    無聊的人,這一蹲,就蹲到了晚上。

    「『花兒』在不在?」

    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花朵才回過神來,看著室內已是暗了下來,才知,天色晚了,聽著外面鴇媽的聲音,將藥隨手放在桌子上便去開門去了。

    「媽媽有什麼事?」這離樓裡開門的時間還早著呢,這鴇媽這就來了是幹嘛?

    「哎喲,女兒啊,真是不好意思啊,媽媽是有事情才來打擾你的,沒有礙著你休息吧?」

    這鴇媽就是個人精,這些天來明顯就看出了這來歷不明的女子似乎是和樓主有著不淺的關係,同桌同睡,似乎這樓主對她是寵溺得很,她要怎樣便是怎樣,她是從來沒見著樓主這麼在意一個人,雖然不懂為何讓她來這種地方,卻也是明白的,這女子遠不是她能惹的。

    「沒有沒有,我正在和房中的兔子玩兒呢。」

    這鴇媽什麼時候對人態度這麼謙恭了?花朵還一時有些不適應。

    「沒打擾到你就好,是樓主他派人傳話過來說是這兩日不在樓裡,讓姑娘啊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想要的想吃的儘管告訴媽媽我就是了,我差人去給你做。」

    看著鴇媽一臉的恭敬笑容,花朵心中瞭然,怕是這鴇媽猜出來了一二,這醉月既然都放心她,那麼她也沒必要防著她。

    「哦,好的,那謝謝媽媽啊,只是,他什麼時候出去的?」出去的時候都不親自來給說聲,現在來說有個屁用!

    「姑娘你那時候在午休,樓主他不想打擾你,樓主可是關心姑娘呢,這幾日的飲食起居都詳細地交代了我一遍,生怕姑娘沒吃好睡好。」

    鴇媽滿臉曖昧地看著花朵,想從花朵臉上看出些什麼,卻只是看著女子懶懶地「哦」了一聲,似乎沒什麼精神,也不好再多問什麼,只好訕訕離去。

    「一天,兩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嘛。」掰著指頭數了一下,又繼續蹲在地上看兔子去了。

    「小兔兔啊,你別怪我狠心,我就是想要拿你們去做實驗,來來來,把這些有藥藥的水水可都要喝乾淨哦。」花朵將一條兔子分到一邊,將它的水換成有毒的藥水。

    本來沒多長的時間,就又被她磨去了。

    今夜,有一人,翻了她的牌子。

    ------題外話------

    煙這兩日頭痛,暫時就成這樣,親們將就看一下~晚更了表示抱歉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