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三章 行醫救人 文 / 風染煙

    花朵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圍過來的幾個混混,轉頭對著劉煜飛說到:「你走到圈子外面去,站遠些,別拖我後腿。」

    「你在跟我說話?」劉煜飛以為自己是耳朵出問題了,這個時候這人還有時間和自己開玩笑?滿臉驚訝地看著花朵,有些不可置信。

    「難道我還跟別人說話?」花朵不耐煩地瞟了面前的人一眼,「你自己不走待會兒被殃及活該啊。」

    「我走,我走。」他這才看清花朵不是在開什麼玩笑,急忙一個閃身便是出了包圍圈,站得老遠。

    「我說大美人啊,平日裡哥哥們也沒什麼銀子能見上你一面,今日既然碰上了可要好好陪陪哥哥們,不然哥哥們可捨不得放你離開。」

    一旁被無視了好久的混混們,見著終於有機會說話了,也沒心思多管剛才那人是怎麼出圈子的,上去便是要將花朵拉住,花朵冷笑一聲,靈巧地一個旋身,便是躲過幾人的豬手。

    「哥哥們要奴家怎麼陪呢?」

    柔柔軟軟的聲音,膩死人了。

    「大美人你跟我們走自然就知道了。」

    一人要上來將花朵拉住,花朵淡淡一笑,抬袖對著幾人一揮,一片淡黃色的藥灰撲面而來,還沒反應過來的幾人,就兩眼一翻,軟在了地上。

    「不僅腦子像豬長得也像豬,我呸!」

    看著暈在了地上的幾人,花朵挨個挨個給狠狠踩了幾腳,踩了一圈,又覺得不解氣,抬腳又是幾個狠踩,每一腳都是踩在人家的命根子上。

    「哎呀!」

    「哎喲!」

    「……」

    呼痛聲音此起彼伏,五個流氓又是直接給痛暈了過去,看著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人,花朵這才解了氣,彈彈衣袖轉身瀟灑離去。

    「哎,等等我。」

    劉煜飛看著地上的五人,有些同情了起來,剛才那幾腳忒狠了,她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手下留情嗎?

    自從來到了這古代,花朵還真沒有正兒八經地逛過這古代的街市,今日得了空,便是打算抓住機會好好逛逛,走了還沒到一條街,就是什麼栗子、糖人兒、水晶糕買了好多零食,當然,付錢的都是那個小飛兒小跟班,提東西的也是他咯,誰讓你跟著?若是他有什麼怨言,花朵便是拿這句話來堵他。

    因為臉上有面紗罩著,雖然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在這裡,但是,還是少了不少的好奇眼光,就沒了吃多了撐著的人來找她的麻煩。

    「我說妹子啊,你這到底是要逛到什麼時候啊?這都買了不少的東西了,就回去吧,該用午膳了,你就不餓嗎?」

    劉煜飛抱著好幾袋子的吃食在懷裡,跟在花朵後面逛了一條又一條的街,早就是腿疼腰酸不耐煩,前面的妹子人家卻是一臉無事,大有再戰三百個回合的意思。

    「我這不正吃著麼?」

    花朵向著他晃了晃手中的裝著板栗的袋子,轉眼間又是瞧著街旁小攤上賣手勢的小攤子去了,迅速又湊了過去,再是不理快被太陽烤成人幹的某家少爺。

    「你你你……哎……」某人只得歎口氣,打算趁著她在挑選簪子這麼個功夫坐在柳樹下乘涼片刻,心中郁卒,這女人怎麼逛街這般厲害,要是這體力能用在做活兒上面早就和男人平起平坐了。

    熱鬧的街道,卻是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打破了這古代街巷平靜的繁華,「快走開別來影響我做生意!沒錢就不要來找我醫治,你以為我不養家?要是所有的人都像你們這樣要醫病又不給錢我還吃飯不?」

    「大夫!我求求你,你幫我看看我兒子吧,我家就這一個孩子,若是他就這麼去了我們這兩老口怎麼活啊?錢等們有了一定還給你,求你先幫我家阿順看看吧,嗚嗚……」

    正在挑著那些做工精美的簪子的花朵,抬頭,有些疑惑地看向聲音的來源處,卻是見一掛著「百草堂」的藥房前,一中年男子正帶著兩小哥將門口的一花白了頭髮的農婦往著外面推,力道之大,那婦人硬是被推一個趔趄,一個不穩,人便是摔在了地上,扶著最先著地的右手,滿臉的痛苦之色。

    醫館前面,有一架破舊的板車,上面鋪了些谷草,躺著一面帶不正常的紅暈,咳嗽不停的小伙子,一個同樣花白了頭髮的老人家在旁邊照顧著他,看著被推倒在地上的婦人,急著要起來去扶她,「娘!」

    「老婆子,你沒事吧?」老漢看著被推倒在地上的婦人,急忙上去將人給扶起來,老淚縱橫,拉著老婦人檢查著有沒有摔著哪裡,「有沒有摔著哪裡啊?」

    「沒,沒事,沒事」,婦人只是艱難地搖搖頭,又是轉頭看向那站在那裡一臉冷漠的大夫,滿臉的祈求,老淚禁不住落下,濕了大片的衣襟,「吳大夫,您就可憐可憐老婆子我吧,救救我家阿順,我們一定將銀子湊齊來還給你的」。

    「我們『百草堂』也已經賒了你們不下3兩的銀子了,要治病可以,先把前面欠的銀子還了我就治,老夫現在還有不少的人要治,沒時間和你們這些賴賬的人耗著。」

    說完,那中年人看都不再看門外的人一眼就轉身回鋪子去了。

    「我的兒啊!為娘的對不起你啊,都怪為娘的,沒錢給你治病。」看著再無救治的希望,老婦人撲到兒子面前,大聲哭了起來,看得周圍看熱鬧的人都是同情連連。

    「哎,老婆子,咱們還是先回去吧,回去再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再向左鄰右舍的借點錢。」

    老漢兒滿臉苦澀地拍拍老婦人的肩膀,也是兀自抹著眼淚。

    「哎,這吳大夫都算是這京城裡最好的大夫了,他都看不了,別的人就更沒法了,這家子還真是可憐。」圍觀的人,看著哭成一團的仨人,不禁搖頭歎息。

    「這『百草堂』是這京城最好的醫館,就是診金收得太多,一般的人哪裡看得起?老人家,我看你們還是回去吧。」

    「是啊,我看你家孩子也像是得了癆病,要醫好哪裡有那麼容易,這錢都要花好多,還是回去吧。」

    周圍的人看著三人也是可憐,看著他們的穿著想必也是家裡不容易,沒必要花這麼多錢治療一個絕症。

    就在眾人勸說之間,一身著鵝黃衣衫,臉上覆了面紗的女子,已是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向著那破舊板車上的人走去,周圍注意到了她的人,紛紛好奇地看著這個女子,不知道她是要做什麼。

    「大叔大媽,讓我來看看小哥的病。」

    兩個老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面前一看就知不出二十的年輕女子,眼裡有些不可置信,「姑娘,你懂醫術?」

    「是啊,懂不少呢。」這麼多人面前,花朵一點都不知道謙虛二字是怎麼寫的。

    頓時,人群中便是傳來一陣竊竊私語,不少的人滿臉不信地看著這太過年輕的女子,自古醫者是以資歷論輩,這女子再怎麼厲害,也沒有人家見多識廣的吳大夫?

    「這……」老婦人抱著右臂,看著身邊的老頭子,臉上震驚之餘,還是有些不信。

    「反正你兒子都是要死了的,為何不讓我來試試呢?」花朵低頭,仔細地看著板車上的小伙子的氣色,看著他說到,「你說是不?」

    雖是隔著面紗,車板上的人,還是看得出來,這女子肯定是一位美得不得了的人物,被那一雙傾城的眼眸看著,瞬時一張臉更紅了不少,再是不敢與身邊的人直視,偏頭看向一旁的父母道:「姑娘說的也對,爹,娘,你們何不讓姑娘試試,說不定能將孩兒治好呢,治不好也是孩兒的命。」

    小伙子剛說完,就是一陣猛烈的咳嗽,一旁的老婦人趕忙上去伸出左手在小伙子背上順著氣,滿是心疼,「好,好,就聽你的,聽你的,那就麻煩姑娘了」,老婦人一臉感激地看著花朵。

    「無事無事,你兒子就是個小病,能醫治,只是在這之前,大媽你還是讓我來看看你的手吧。」

    「什麼?姑娘,你,你說我兒子是,是小病?能醫治?」在花朵之前,那老婦人早已是一臉激動地拉著花朵,臉上全是不敢置信,連那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這姑娘是沒見過世面啊?這吳大夫都給醫治了這麼久的病,她居然說是小病?到底懂不懂醫術?」

    「本姑娘見過世面沒有關你們毛線的事情,不信的人就別看,要好遠給我滾好遠!」想不到這看似柔弱的女子,居然一下子爆出這麼潑的話語來,一時間又是驚呆了一眾的人。

    「喂,小跟班,快幫姐姐去樓裡將姐姐的銀針拿過來,姐姐要救人。」

    「好啊,這個忙肯定得幫的。」

    說完話,劉煜飛便是向著萬花樓那裡走去了。

    花朵再是不理會周圍用著奇怪眼神看著她的圍觀人群,低頭檢查著老婦人的右手。

    「姑娘,老婦沒事的,你先看看我兒子吧……」

    「別動,大娘你想讓你兒子看到你因為他而讓右手都廢了嗎?」

    看著婦人要亂動,花朵故意拿話來嚇她。

    「什麼?娘你的手怎麼了?」車上躺著的人,滿是擔心地看著老婦人。

    「就是剛才摔了一下,有些痛而已沒事的。」老婦人強裝笑顏地看著板車上的兒子,卻也不敢再亂動。

    「你這處關節脫位了,我要給你接回去,待會兒有些疼,你忍著點。」

    花朵一手握著老婦人的腕部,屈肘到90度,讓肱二頭肌鬆弛,另一手握肘部,慢慢向外牽引,輕度外展之後逐漸將上臂向外旋,然後內收使肘部沿胸壁近中線,再慢慢內旋上臂,一系列奇怪的動作下來,近處的人只聽到「卡」的一聲輕微響聲,伴著老婦人的一陣悶哼,那只原本活動不了的手臂,一下子就好了。

    「先不要動這隻手臂,回去後在腋下墊上一個棉墊,用布巾固定在胸前,半月之後再做肩部的運動,切忌不可太過用力外展外旋,免得再脫位了。」

    「老婆子,你沒事吧?」一旁的老漢兒急忙上去詢問。

    「娘,您現在怎麼樣了?」「板車上的也是緊張地看著臉色有了些緩和的婦人。」好了,好了,不疼了,真的好了,剛才明明我手都動不了的。「老婦人拉著老漢的手,滿臉的驚喜。」大娘,你先不要動你右手,記得我剛才說的話啊,現在你們先別打擾我,我給你們兒子看看瞭解一下情況才好對症下藥。「」哦,好的,姑娘,真是太感謝你了。「聽著花朵這麼一說,婦人便是跟著老漢兒安安靜靜地站在了一邊,免得打擾了她。

    似乎,整條大街都靜了下來,只是看著一位傾城的女子如何去救人。」我問你什麼你便如實回答便是。「」姑娘隨便問便是,我一定不會隱瞞姑娘什麼。「

    青年想坐起來,卻是被花朵制止了,」你咳痰否?若有痰,咳出的是什麼顏色的?「」有痰,有時候能看到暗紅色血絲。「」胸痛不痛?「」是的。「」是否偶爾又覺得寒冷莫名?「

    ……

    花朵問了一大通的病情,心中便是大概知道了具體病情,就讓病患直接躺在板車上,讓一旁的老漢幫著將他兒子的衣服解開,沿著肋骨縫隙叩診了一番。」這姑娘的治病方法好生奇怪。「外面的動靜,連著」百草堂「裡面的吳大夫都好奇地出來一看究竟了,卻是正巧看著一女子隔著手指在那瘦的不成樣子的青年胸腔上敲來敲去,便是滿心的奇怪,摸著鬍子站在一邊靜靜地看了起來。」你兒子就是肺上得了炎症,但非你們說的『癆病』,待會兒我給你們開一副方子,他若是發熱,就拿帕子多給他擦身子,多喝水,多吃水果和容易消化的食物,臥床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這娃子得的無非就是現代傳說中的大葉性肺炎,寒戰高熱咳嗽這些都是它的典型症狀,吃點有效的藥去很快便會好的。」姑娘啊,你可說的真的?就這樣我家阿順就沒事了?「為了給這孩子醫病,他們都來這」百草堂「跑了好幾趟都不見起色,怎麼這女子說得這麼簡單就好了?」待會兒我再給他施針,緩解一下他的咳嗽之症,你們便回去好生照料,不出多日便會好的,只是,我現在沒有筆墨給你們開方子。「

    看著這滿是人煙的大街,花朵有些為難了起來。」這……「兩個老人家看著周圍,也是一臉的難色。」姑娘別擔心,我這裡有!儘管用便好。「旁邊賣字畫的先生,趕忙招手道,撥開人群將紙筆遞了過來。」多謝。「花朵結果紙筆,就著旁邊的板車,很快便是將方子寫了下來,交到老婦人手中。」銀子不是問題,這藥費我包了,待會兒我便讓人跟著你們一起去抓藥,不貴。「」這怎麼好意思呢,姑娘能救阿順已是大恩大德不敢忘記,如何敢再讓姑娘破費?「結果方子,老婦人面有難色地看著她。」沒事兒,這錢你們以後也是要還的不是?我只是借給你們的而已。「

    花朵抬頭,正巧看到街對面一家掛著租售牌子的鋪子,倒也不小,足足有兩個鋪面,一時間便是來了心計,指著對面的那鋪面對著兩老人家道:」我以後便要在對面開一家藥鋪,你家兒子病好了便過來給我當夥計吧,我正缺人呢「。」謝謝姑娘,若是阿順他好了,老漢兒我一定讓他過來報答恩人恩情。「

    說著,兩個老人家便是跪在花朵面前滿口的道謝。」哼,黃口小兒,居然也敢出來騙人,這人得了『癆病』如何能治好?「這女子當著一眾的面說能治好那人,不就是在暗示他堂堂的京城名醫醫術不精?」我說,你這人有病啊?老娘治得好治不好管你屁事?你自己都說了不治人家還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瞎叫喚?「花朵抬頭白了一眼那自視甚高的庸醫,說的他啞口無言。」你……「」來了來了,銀針來了!「就似街上小販的吆喝叫賣聲,劉煜飛手中拿著一硬布袋飛速往著這裡跑來。」跟班兒,快帶著大娘大叔去藥鋪子裡抓藥。「」你,你你你,你真把我當跟班兒使了?「他可是想留在這裡看她施針救人的,才不想離開呢。」不然你以後都別跟了。「

    花朵再是不理會旁人,開始專心地在車上的人身上施著針。」你!好吧,我認栽了。「

    好歹也看了幾眼花朵是怎麼施針的,劉煜飛也算是有些滿意了,便是帶著千恩萬謝的老漢兒去買藥去了。

    那熟稔的施針手法,這次連那吳大夫都是驚訝了起來,這才認識到,這女子果然是行家。

    剛施針完畢,車上的人便是一陣猛烈的咳嗽,咳幾口的血痰出來,看得旁邊的老婦滿是擔心地上去詢問,」怎麼樣了?阿順?「」沒事,沒事,娘,我現在好多了,呼吸沒以前那麼難受了。「年輕人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拍著老婦人的手安撫道,轉頭滿是感激地看著花朵,」多謝姑娘救命之恩「。」絕對不可能,這種癆病怎麼治得好?騙人!「」百草堂「的吳大夫看著迅速地緩和了症狀的人,滿眼的不可置信。」吳大夫啊,人家現在症狀都好了那麼多了,怎麼就治不好了?是你自己不會治吧?還收了人家大娘一家子那麼多錢!「

    眼前的白衣女子不僅有一手好的醫術,還拿錢出來給人家買藥,與這吳大夫簡直就是一個對比,事實擺在面前,眾人再是不信也是信了,不禁為這女子高尚的醫德深深感到佩服。」就是啊,吳大夫,我看你醫術也不咋樣嘛,這麼簡單的病都不能醫治!「

    這吳大夫平日裡診金死貴死貴的,不少的人心中其實有怨言,今日得了機會,便是要發洩一番。」你們!「」

    被一眾的人說的臉色鐵青,吳大夫拂衣怒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