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八章 壽宴篇 文 / 風染煙

    「怎麼會是她?」

    手中拿著望遠鏡,在飛雲閣這座青羅山莊最高的藏宇上觀察著在座之人的劉煜飛,倚著朱欄,正好瞧見停在山莊門口的豪華馬車上下來一抹有些熟悉的身影,那人,依舊是那日相見的瘦弱,不對,仔細看去,還是好了不少,至少氣色好了不少。

    「是誰?」

    一旁正在暗中觀察著牡丹園中的名流俠士的劉長卿,聞著弟弟的聲音,轉頭不解地看著他。

    此時,那女子下了馬車便隨著侍從引導往莊內走來,她的身旁,有四個人,其中有三個他都是認得的,一個是江湖上人稱「閻羅笑」的金財,一個是神醫陸青鳳,另一個人,以那一枚鳳形面具為身份象徵,正是久等不來的玄冰教教主花醉月,此時,他身上卻是不著紅衣,一抹水色衣衫,看著有些熟悉,劉煜飛自然而然地就想著了那日,青雲鎮上看到的那一對,正要再仔細看去之時,那本來看著前方的花教主,卻是突然側了頭,視線直指這方。

    正在等著小弟答案的劉長卿,就看著小弟身子一震,猛然向後退了好大一步。

    「你怎麼了?」看著如此反常的弟弟,劉長卿心頭越是疑惑了起來。

    「沒事,沒事,我就見著一醜女了,被嚇得。」

    劉煜飛拍著胸口哈哈一笑,轉頭暗暗向著那一行人看去,卻是發現,那花醉月已經將頭轉過去了,似乎是在和那女子說著什麼話。

    「你怎麼早上不叫我起床,不然的話我們就不會遲到了。」

    因著自己睡懶覺差點誤了醉月的正事兒,花朵的心頭,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無妨,讓他們等等。」

    「重點是,去晚了就沒吃的了。」

    花朵還以為是現代這樣,酒席之類的都是定時定點開局,只要不是特別重要的人物,很少有推遲時間去等人的。

    「不會,娘子不到,他們不會開席。」

    「哦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花朵心中的罪惡感瞬時少了不少,低頭暗自得瑟,今日肯定是來對了,這尼瑪天下第一莊哎,那吃的東西肯定不差。

    「玄冰教教主到!」

    隨著小廝的高聲通報,早已在院子中等候的一眾人,紛紛轉頭,看向那位平日裡鮮少能見面的江湖人物。

    被那小廝高亢的聲音一驚,抬頭見著一院子的人都掃過來的視線,花朵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木然轉身,拉著花柔的手臂自動走到醉月身後,表示自己與這花大教主不是一路人。

    暖陽朗照之下,醉月臉上覆住了眼眸的銀質鳳形面具,泛著不容人近身褻瀆的冷光,合著那張有些嫣紅的唇,卻又顯出另一份說不出的妖嬈清絕,世人從來沒見過他的真容,江湖卻是早已有了傳聞,這玄冰教的教主,有著一張不輸於劉詩雁的絕色容顏,是以,他才以面具示人。

    今日,眾人發現這人卻是一反往常,衣著再不是往日的緋紅,只是一身飄逸出塵的水色衣衫,走動之間,衣袂紛飛,清絕冷艷,只如那天上下凡的神仙人物。

    「路途遙遠,本座中間有些耽擱,來晚了劉莊主不會怪罪吧?」

    走到劉清雲面前,醉月開口緩緩說道,話語之中,卻是聽不出絲毫的愧色來,似乎,這天下人等他,都是應該的,只是,這低沉磁性的嗓音,引得座上不少女客打量連連,紛紛在心中想像著這位尊貴人物的無雙容顏。

    「哪裡,哪裡,花教主能得空閒來蔽莊一趟已是不易,舟車勞頓,在下怎會多做怪罪?」

    劉清雲抱拳,臉上無絲毫的不豫之色。

    往日,只要是玄冰教教主的出行,必然前呼後擁,侍者如雲,今日卻是帶著四人在身邊,除了身旁兩名女子為生面孔,其餘的兩人,卻都是江湖上的知名人物,其中鼠目短腿,身形矮小的金財,不論走到何處,都是帶著滿臉的笑容,還未歸附玄冰教之前,其就在江湖有著「閻王笑」之稱號,「閻王對你笑,三更必報道」,誰若是惹了他,或是引得他不高興,只是見著他的笑容,那人便是活不過三更。無論正道邪道,不少江湖人士都著了他的道,兩方見著必是刀劍相對,欲除之而後快,後來他踩你被迫歸入玄冰教中,便是少有音信傳出。

    今日見著此人,不少的人又難免想起陳年往事,欲站起來將之即刻斬殺,頓時院子中抽刀之聲連連不絕。

    「喲喲,這是什麼意思?我金財今日跟著教主來給劉大莊主祝壽,這才剛進門沒多久呢,就刀劍相迎了?劉大莊主倒是客氣得很!」

    看著那些站起來對他抽刀相對的人,金財冷冷一笑,叉起腰桿,勢有教主在身邊便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勢。

    「各位,今日是在下的五十壽辰,照顧不周之處還請多多包涵,請諸位給在下一個面子,暫且將昔日恩怨擱置,同享盛宴便好。」

    看著情況不對,站在首位之處的劉清雲急忙出聲安撫眾人的情緒,他也沒想到,這玄冰教教主居然此次出門並未帶著往日裡的那些侍從,卻是帶著這麼一位聲名狼藉的人物前來雖然口頭為之說話,心頭卻還是有些不快。

    劉大莊主的面子,眾人豈有不給之禮,亮出的刀劍有些不甘地收了回去。

    「姓金的,今日在劉莊主的面前,我等就不與你計較了,只要出了這山莊,我等要取你命易如反掌。」

    「哎呀,與你相比,我金財都要低調好多,取人命還需看地方?我金財做事從來隨興。」

    金財滿是打量地上上下下將那年齡似乎剛出二十的年輕人瞧了一眼,便是滿眼的鄙夷。

    「你……」那年輕人指著他,正要從席中站起上前與他理論,卻是被旁邊的人一拉,坐下去便不好再說話。

    「陸神醫怎麼也跟這邪教的人勾搭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在座之人中有人一眼就認出了四人之中神色最是懶散,頭髮只用一根青色髮帶隨便綁住的陸青鳳,話語之間滿是震驚,此句一出,連上座的謝九歌都是偏頭,滿是不解地看著那神色有些疲倦的青衣公子。

    「老子與誰勾搭管你屁事啊?羨慕嫉妒恨了啊?有本事你也來勾搭啊。」

    陸青鳳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瞟了一眼那說話的不知哪知小蝦米,懶懶地回了一句,眉宇之間滿是挑釁,就像是勾搭上了邪教很是榮耀一般。

    被他這麼一堵,那人便是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呵,咱家今日見著江湖上盛傳的玄冰教教主,果然不同一般,無論哪裡都是這般的架勢,叫人好等不說,連幾隻狗都是這樣盛氣凌人,到處亂吠。」

    左邊上座,獨霸了一桌酒席的謝九歌,搖著手中的清茶,抬頭看了幾眼同行的五人,最後,將視線落在醉月身上,眼裡是明顯的嘲諷。

    「好說,好說,謝千歲一人十座,架勢也不輸於本座,你家的狗,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容人小覷。」

    醉月同樣回了一個諷刺的笑容,看了一眼謝九歌身旁兩個身手不凡的侍者,話語之間同樣滿是嘲諷。

    兩人的視線,就那樣對上,沒有絲毫的陌生,似乎是很早之前就相識,看得在座之人好奇連連。

    「兩位今日都是蔽莊難得的貴客,貴客臨門,自然蓬蓽生輝,花教主快請上座。」

    這兩個大人物居然一開始就針鋒相對了起來,劉清雲連忙打斷兩人的話,示意一旁的侍者將醉月幾人都安排在左邊首座,暗地裡卻是微微皺了眉頭,這謝九歌又怎麼和這邪教的教主扯上關係了?

    微微點頭算是回應了,醉月便拉著一旁滿是好奇地看著周圍的花朵入座,一上去便是從桌上的湯盅裡盛了一碗雞湯出來放在她的面前,那關心體貼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假的,看得眾人又是驚訝連連,均是一臉好奇地暗暗打量著那女子,身形瘦弱,瓜子臉稍顯清秀,姿色絕對一般,似乎並無甚特色之處,江湖上也從未有人知道這花教主何時身邊有了這麼一號人物。

    因著花朵剛才滿是驚訝好奇的打量,早已感知到了她視線的謝九歌,抬頭滿是不豫地向著那方掃了一眼,見著這平凡無奇的女子,那醉月卻是關心得很,那女子多打量了他幾眼都是微微皺起了眉頭,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疑惑之餘,再是不願多見一眼。

    見著那似乎是混血兒的叫什麼「謝千歲」的人似乎很是鄙視自己,花朵只好收了視線悶悶低頭喝著手中的雞湯,心頭是明顯的挫敗感。

    「賤內喝口湯諸位都這般好奇?不如上前來看個清楚便是。」

    見著在場的一眾人都滿是好奇地打量著花朵,醉月的眼裡,滿是冰冷。

    此句一出,在座嘩然,這玄冰教的教主,何時娶了妻?怎麼江湖一點消息都沒有?

    「花教主,容在下失禮,這位」,劉清雲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花朵,眼裡滿是震驚,「這位真是貴教教主夫人?」

    「正是。」

    「可是」,劉清雲仍然有些不死心地問著,「在下並未聞得花教主婚事一說?」

    「等本座與娘子商量定下了吉日,喜帖一定送達貴莊。」

    波瀾不驚的話語,讓轉過頭去的謝九歌,終於有了些興趣,這才又開始仔細地打量了花朵一番。

    「hello!」

    看著那外國人終於又轉過了頭來,那一雙墨綠色的眸子,帶著絲絲的疑惑不解,看著很是漂亮,花癡當頭,花朵轉轉眼珠子,抬手對著那人招了招手,惡作劇般地冒了一句英語出來,看那娃懂不懂。

    ------題外話------

    感謝親愛的570471040的兩朵花花,感謝lixue220的打賞~煙這次很快就看到了~

    以後煙眼睛尖一點點,一定及時感謝~

    (話說,煙還是想將文章的發文時間調到早上~今晚早點存稿,看看明早上能不能碼字到3000,沒有更新的話~莫怪莫怪~哈哈)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