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七十五章 犯我者,千倍還之 文 / 風染煙

    「你就是花朵?」

    看似20出頭的褐衣男子走到花朵面前,上下打量著她,眼裡滿是不信任,轉頭看向倚在黃果樹下的青衣人,有些疑惑,這樣平凡無奇的人,真是傳說中能與他並駕齊驅的人。

    「對。」

    花朵再次看了一眼院子裡幾人的著裝,對於開始的推論心頭有了些疑惑。

    「聽說你不久前將一受了穿胸之劍的人給救了過來,可是事實?」

    那人說話的方式,聽著很是讓人不喜。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這些人倒是好笑,私闖民宅還覺得自己是大老爺有理了,想要人救命卻是根本就沒有求人該有的態度,以為這裡是旅館,來去你都是大爺?就是天王老子來了,對於花朵來說都是比一個屁還不如。

    看著周圍站姿挺立的人,花朵淡淡一笑,走到主屋裡,拖出了祖母經常都愛坐的太師椅,往著院子正中間一放,便是翹了一個二郎腿,撐著頭一臉的大爺樣。

    「既然救得了那樣的傷,想必我家主子身上的傷姑娘也是救得了的,只要姑娘能救回主子一命,必當千金為謝。」

    那人看著花朵的一舉一動,倒是會察言觀色,似乎是察覺出了她對自己的態度的不喜,微微愣了一下,便是稍微放軟了聲音,言語之中也帶上了恭敬。

    花朵卻只是轉頭瞟了一眼那人,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你們這樣闖進我家中,嚇暈了我祖母,打了我娘,我憑什麼救!千金為謝?本人不稀罕」。

    此句一出,一直在觀察著花朵的青衣人暗暗挑了眉眼,眼眸裡滿是讚賞之意。

    「你!」

    那人眼看著草蓆上的人岳思呼吸微弱了起來,心頭便有些急了,腰間佩刀一取,便是擱上了花朵的脖子上,「找死!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今日我家主子若是出了什麼事,我馬上要了你命!」

    「來,來要」,花朵一臉的無所謂,那佩刀很是鋒利,一下子就割破了她頸部的皮膚,卻是跟沒事一般,眉頭都不眨一下,「老娘早不想活了,拉一個墊背的一起,黃泉路上也不寂寞」。

    院中其餘九人,看著花朵這般無所謂的樣子,均是一愣。

    「你到底怎樣才救人?」

    那人有些著急了,如若不是花朵現在還有些用,早想一刀結果了她的性命。

    「本姑娘看你們不爽,沒興致,不想救而已。」

    花都平生,最不喜有人逼著她去做自己不願意或是不喜歡的事情,只要她不願意,你就是拿命威脅她都不懼。

    「去把裡面的人給我拉出來!」那男子終是沒了耐心,一心擔心地上的人,便是一定要逼著花朵動手,「給我一個一個地殺!我看她願不願意!」

    聞得這句,花朵更是皺起了眉頭,卻只是看著一直拿刀威脅著自己的人不語,一旁的青衣人卻是沒想著情況會發展到這個地步,看著那拿刀的人,搖頭暗暗歎氣。

    本來安靜非常的屋子,瞬時傳來了女人驚嚇的哭聲,不到一會兒的功夫,花朵才讓進屋子的一家子人,又都被拖了出來,花氏也才剛緩過氣來,早被嚇得軟了身子,一聲都吭不出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救不救人?!」

    那男子似乎有些急了,眼睛都跟著有些發紅,轉身一刀便是架在了花氏的脖子上,作勢要下手,嚇得旁邊的花大成和狗子兩人急忙要前去阻止,卻是被人架住動彈不得。

    「你他媽的就知道去欺負女人!有什麼事的話衝著老子來啊!」

    花大成有些急紅了眼睛,看著那拿刀比在老娘脖子上的人就是不管不顧地大罵了起來,剛罵了幾句,便是被旁邊的人一拳頭打在肚子上止住了聲音,人也跟著軟在了地上。

    「相公……嗚嗚……你就少說幾句話吧……」

    羅氏生怕那人耐不住一刀子要了花大成的命,擔心得直哭。

    看著被嚇成了那般的二嬸兒,花朵眼裡閃過一絲心疼,放在太師椅上的手,暗暗捏緊了拳頭,卻仍是不語。

    那人果真是放了花氏,提刀便是要向花大成刺去,轉頭,滿眼狠意地看著花朵道:「你救不救!」

    「不救。」

    看著面色絲毫不改的人,褐衣人眼裡,劃過一抹驚訝,轉頭看著地上的花大成,眼裡有些不解,這不是她的家人麼?為何她這般絕情?只是在這怔愣的一瞬間,那拖著花氏的兩人一個不妨,便是被剛才還軟著身子一臉驚嚇過度的花氏一推,人就竟然被推倒在地上,那花氏一把推開抓著自己的兩人便是一把抱著那褐衣人的手臂不放開。

    「你別殺我兒子,你殺我,殺我,我老婆子反正老命一條,不值錢,你殺我,什麼都衝著我來!別欺負我兒子!」

    看著自己從小到大疼在心口子上的兒子被人一刀要了命去說什麼花氏都不願意看到,便是不要命地衝向那要提刀砍向花大成的人去,一把老淚一把鼻涕,一下子便是沾了那人一身,卻是看著坐在太師椅上巋然不動的花朵暗暗一驚。

    她從來沒有想過會看到這祖母的這一面,在她的眼中,這祖母就是一個摳門至極的守財奴,又是一個思想固化的老頑固,一家子的人都是被她搞得營養不良的,那次給二叔買藥一事,更是讓她覺得這人就是一個把錢看得比自己兒子的性命都還重要的人,枉為人母,卻是不想,今日,居然能看到一個她真正作為一個母親的樣子。

    花朵第一次有些明白了,也許,自己還是有很多東西都沒有學會,或是懂的。

    那被抱著手臂不放的人,也是被這老婆子聲嘶力竭的哭聲給驚住了,一時間,都不敢再使勁將這老婆子給甩出去。

    「娘,相公。」

    羅氏哭著想上去將人護住,卻是被兩個大男人給拉住,奈何不得。

    「嗚嗚,二丫,我老婆子求求你了,你就救一下你二叔吧……」花氏死死地抱著那人的手不放,轉頭看著花朵哭著求到,「我知道,你忌恨著我平日裡虧待了你,是我老婆子的不對,老婆子我給你磕頭,求你救救你二叔,他和你嬸子對你那麼好,你好歹也看在他們的面上救救他啊,你恨我,我把命交給他們!」

    「娘!你在說些什麼?你快走開,什麼事情我在這裡抵著!」

    花大成哪裡願意看著自家老娘去受苦,雖說平日裡他是對她摳門這點有意見,可好歹她也是自己的老娘,爹去的早,就她一個人一把屎一把尿地將自己和大哥拉扯大的,說什麼都不能讓她老人家出事。

    「你們有什麼就衝著我來!別去嚇他們這些女人家!」

    看著一家子的人這麼哭哭啼啼的,狗子也是來了氣。

    看著坐在太師椅上面無表情的花朵,羅氏終是哭了起來,「朵兒,我知道這些年來是我們家裡虧著你了,嬸兒知道你心裡一直難過,但是看著嬸兒這幾年來把你當做閨女一樣看著,什麼事情都心疼著你的,嬸兒求你了,你救救你二叔吧,是我們對不起你,欠你的,嬸兒來還你」。

    「二嬸兒……」

    花朵愣愣地看著哭得一臉絕望的二嬸,她沒有想過,情況會變成這樣子,本來她見著這些人,就覺得有不對之處,便是將人給叫到了屋子裡去,就是為了自己來應付這些人的,卻是沒有考慮到二嬸兒他們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這些人雖然身上著裝很是平凡普通,花朵卻是看得出來,他們的手上,虎口之處都是生了不薄的繭子,一看便是常年練習的結果,背後背著的羽箭,製造統一,做工也不粗糙,一看就是大批量生產的結果,若是江湖上的人,斷然不可能有這樣的羽箭,江湖組織大多是散客組成,沒有政府部門那樣正規的軍隊,羽箭大多都是自己隨便做成的,看著他們的穿著,也是斷然不可能有自己的製作工坊。

    另外,這些人的規矩的站姿,也是洩露了他們的身份,剛才只與那褐衣人談了幾句話,花朵便是摸清了這人的性格,對著那地上的人倒是一副死忠的樣子,話語也是死板規矩得很,一看便是訓練有素的人,不是江湖人士,便是官家。

    而且,地上那人,看似身份也不簡單,那褐衣人一直都非常緊張那人,斷然不敢拿他的性命來開玩笑,仗著他們官家有求於她,不到萬一也不敢亂殺人的前提,花朵才敢與他們抬槓,一方面是真的她的脾氣在那裡,另一方面,卻是為了通過他們給所有人傳達一個信息,要找她辦事,那一定要態度恭敬,不然,免談!

    卻是千算萬算,沒有考慮到二嬸和老爹他們有可能沒理解到她的苦心這一面。

    「二丫,是我不好,我這個當後娘的對你不好,你有什麼就衝著我來」,聽著羅氏說的那一襲話,劉春花也是哭了起來,生怕狗子也出了什麼事,「以前是我對你不好,我還,只求你救救你爹啊,他好歹也養了你這麼十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出事啊」。

    「二丫,爹給你跪下了,你就救救那人吧,是爹對不起你。」

    狗子看著無動於衷的花朵,心頭滿是苦澀,一下子便是跪在了地上,旁邊的羅氏和劉氏幾人,也是跟著跪了下去。

    「你們起來吧」,花朵看著一地的人,歎了一口氣,轉頭,看著那褐衣人,眼裡有微微的煩躁,「本姑娘今日心情不好,要救人也可以,你自斷左臂,我便救人,不然,沒有商量餘地」。

    不讓這些人付出些代價,她花朵也不下那口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