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七十四章 求醫 文 / 風染煙

    「朵兒,來,這是嬸兒前幾日專門去鎮上的廣明寺為你求的平安符,幫你縫在這個香囊裡,一定要帶在身上,消災來福,保佑你以後順順利利的。」

    待林秀才走後,羅氏便是將花朵拉到一邊,悄悄從袖裡取出一紅色的香囊,親自為花朵綁在腰間。

    「嬸兒,你放心,我一切都會順利的,會過得好好的。」

    花都低頭看著為自己綁著香囊的二嬸,眼裡滿是溫柔的笑意,那腰間的香囊,那香味倒是奇特得很,聞著還挺舒服,只是在現代很少接觸香的花朵,一時之間,根本就聞不出來這香味的成分來。

    「朵兒,嬸兒只希望你過得好好的,你就同嬸兒的親閨女一般,嬸兒無論如何,都是想讓你幸福。」

    將香囊綁好之後,羅氏突然抱住花朵,話語中有些顫抖,讓花朵有些猝不及防。

    「我知道,嬸兒對我最好了,嬸兒就跟我的親娘一樣。」

    花朵輕輕拍著羅氏的背,眼眸裡滿是感動,那腰間的香味,卻一直往著鼻子裡竄去,聞得多了,卻也有些膩人。

    「對了,嬸兒,你給我的香囊裡面放的什麼香啊?聞著挺好聞的。」

    花朵突然有些好奇了起來這香的名字了,便是開口問到羅氏。

    「這叫雲霧香,城裡的貴婦人千金小姐之類的可喜歡帶了呢,咱們朵兒也是官夫人,自然該戴這種香了。」

    羅氏滿臉慈愛地看著花朵,眼裡有著獨屬於母親的自豪與驕傲。

    「可是,嬸兒,我和林大哥他……」

    「我知道你們的情況的」,羅氏及時出生阻止了花朵接下來的話,瞟了一眼旁邊似乎是來不經意間走過的大嬸兒,繼續道,「你和玉兒本來就情投意合,無須太做多餘的擔心,接下來的交給嬸兒就行了」。

    花朵瞅了一眼已經走開了的繼母,以為二嬸兒是在和她演戲,便是沒將那最後一句話放在心上。

    「嬸兒,你一定要幫我,你知道我情況的。」

    「嬸兒不幫你幫誰?」

    羅氏看著花朵,眼裡,有些心疼。

    花朵知道,以著二嬸兒在這家裡的地位,其實真的什麼忙都幫不了她的,但是她能那麼說,對她來說都是無限的感動,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人是關心著你,擔心著你的,這樣,便足夠了,接下來的事情,只需她自己努力便可。

    從那日林秀才來了一趟之後,花朵便是每日都拿著鋤頭背簍往著怨鬼道跑,家中人問就說是去採野菜什麼的,田里也沒有什麼多的事情可以讓她做,那幾畝地的玉米,狗子和花大成幾人早在她回來之前用了不到四天的時間就播完了種子,割草這類雜事,也讓大丫娟子幾人包了,家裡什麼大小事務都輪不上她來做,看著她也快當新嫁娘了,花氏也想給她留個好印象,只要不出格,也就由著她去。

    怨鬼道附近的那片地,聽說本來以前就是良田百頃,土質非常適合種植,花朵發現這裡的沙壤土由於常年都沒有再種過農作物,比花家村東邊的那塊地還是肥沃,這樣的情況,便是堅定了花朵在這裡開闢田地的決心。

    這怨鬼道有不少的亂石堆,裡面毒蛇橫行,花朵在選田址時,就盡量避開那些亂石堆,選比較平整空曠的地域。

    就是選一塊地皮,花朵都是花了兩天的時間,才確定了怨鬼道中間的一塊大概兩畝的地來,那裡離草帽河又近,不愁沒水,地面又比較平整,可以節省她不少的勞力。

    說幹就幹,花朵從背簍裡拿出鋤頭,便開始掄起鋤頭,一鋤頭一鋤頭地翻著地,這地裡常年少有人走動,土壤也還松,一鋤頭下去,還是能挖不淺的深度,那長在上面的茅草,也很容易就拔去了,做起來倒是非常有成就感。

    每一鋤頭下去,都能看到地皮下面肥沃的黑土壤被翻出來,濕潤鬆軟,越看著越讓人心喜。

    花朵已經想好了,這兩畝地,她要分一半出來種玉米,再拿一畝地來種植晚稻,雖然工程量不小,她還是相信,在6月份來臨時,能將這兩畝地搞定。

    這裡沒有中餐,她也正好不用回去了,雖然運動量大很容易就餓了,她還忍得住。

    「夫人。」

    花朵正專心致志地翻著地,似乎是聽著一聲很是溫柔的女聲在身旁不遠處響起,又以為是幻聽,抬袖擦擦額頭的汗水,又埋頭繼續鋤地去了。

    「夫人。」

    地邊上,一手裡提著一個大食盒的粉色綾羅衣衫的女子,看著地裡正埋頭苦幹的女子沒回應,便又加大了聲音。

    花朵聽著又一聲「夫人」,這才驚覺不是幻聽,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處,手中的鋤頭,一下子落了地……

    好一個妙齡女子,頭梳雙環螺髻,眉畫遠山,杏眼微挑,秋波盈盈,瓜子臉上淡淡腮紅,好一個美人坯子,那看似16歲不到的女子,身旁還站著一身高目測不到一米五,鼠目短腿的奇怪男子,兩人都是一臉恭敬地站在田地之旁看著她。

    「你在叫我?」

    花朵指著自己,有些不可置信,這兩人誰啊,她不認識啊。

    看著花朵一臉的呆傻樣,那女子抬袖捂嘴「噗嗤」一笑,「這裡除了夫人一人,奴婢還能叫誰啊?」

    「……你們,是誰啊?」

    「奴婢花柔,是玄冰宮專門伺候教主日常的一等婢女。」花柔止了笑聲,很是恭敬地對花朵福了身子。

    「小的金財,是宮裡的千蛇門門主,嘿嘿,能來伺候夫人,是小的榮幸。」那矮子男人,說一句話,就不忘臉帶笑容,那笑容要好誇張就有好誇張。

    「你們教主,是醉月?」聽得他們的介紹,花朵心中瞭然。

    「是的,夫人,教主說您要來這裡住下,便讓我們兩人來伺候您的飲食起居,打理您的日常。」

    花柔的聲音,果然如她名字一般,溫柔如水,聽著她說話心頭都是讓人無限舒暢的。

    「哦,好的,好的。」花朵看著兩人愣愣地點頭。

    「夫人可是要翻地?讓小的來幫您翻吧。」不知何時,那剛才還站在花柔身邊的鬼笑,一下子便是到了花朵的身邊,很是利索地拿起地上的鋤頭,便是一鋤頭一鋤頭地翻起了地,本來沒有絲毫身高優勢的人,幾鋤頭下去,比花朵自己翻的深了好幾寸,看得花朵心中暗暗稱奇。

    一旁的花柔走到了一塊平整的草地上,鋪上了餐布,在上面放了軟墊,將食盒裡面裝著的飯菜一一拿了出來,擺好了碗筷,便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夫人請用膳。」

    突然來的這種尊貴待遇,花朵一時間也沒有適應過來,明明過慣了平民的日子,卻有一天突然享受了總統的待遇,一直下去當然好,怕就怕,哪天這總統的待遇被撤銷了,那才叫悲催,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看著那足夠三人份的菜,花朵嘴角有些艱難地扯了扯,她一人能吃下,那絕對就是豬變的,「你們不吃嗎?沒吃的話一起來吃吧」。

    「夫人您儘管用,奴婢都用過了。」

    看著眼前的美食,糖醋排骨、山藥燉烏雞、炒蝦仁兒、清真鱸魚、清炒鳳尾、板栗燜牛肉,本來就習慣了一日三餐的花朵,聞著這誘人的飯香,肚子叫得更是歡了起來,反正有人專門送了過來,她又何必跟人家客氣,與自己肚子作對。

    「那我就不客氣了哈。」

    說完,便是拿起筷子挑了最喜歡的蝦仁兒在嘴裡吃了起來。

    「奴婢來給夫人盛湯吧。」

    花柔跪坐在餐布上,端著碗,為花朵盛了一碗雞湯在一旁,動作很是輕柔小心,不見半滴湯水灑出。

    現在,翻地有人翻,飯有人伺候,花朵一下子就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大老爺,只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只是一頓飯的功夫,那金財就翻了快半畝的地,看得花朵一陣目瞪口呆。

    「夫人,你身上是什麼香啊?奴婢從來都沒聞過這麼奇特的香味。」

    飯後,花柔給花朵遞上一碗雞湯,看著花朵腰間的香囊,臉上滿是好奇。

    「聽說這是雲霧香,我嬸兒送的,裡面有個平安符,保平安的。」

    花朵轉頭看著這性格比較外向的女子,打心眼裡覺得兩人挺合得來的,便是當姐妹一般和花柔說起話來。

    「雲霧香?」聽著那名字,花柔便是皺起了眉頭,眼裡有意思困惑,「雲霧香還有這種的?我怎麼不知道?難道我們宮裡的香還有不齊的?」

    「嗯?」聞得花柔一番無心之語,花朵也是眼裡起了絲疑惑起來,正是要追問下去,卻是被遠遠傳來的呼聲打斷了。

    「二姐!」

    「二姐!你在嗎?快回來,家裡出事了!」

    怨鬼道到處都是長著半人高的茅草,花朵坐著的地方剛好離村口又遠,被一叢一叢的茅草擋住,富貴和娟子根本就看不見,富貴只得站在村口大聲呼喊。

    「我在!馬上就回來!」花朵聽得是家裡出事,急忙站起來對著村口大聲回道,放下手中的湯碗,對著金財和花柔兩人說了再見便是匆匆離去。

    看著匆匆離去的人,金財和花柔兩人打了一個眼色,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怎麼回事兒?」

    花朵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村口,看著富貴兩人問道。

    「二姐,你快回去看看吧,有一幫人,好恐怖,他們,他們要你救人,他們都帶著刀子。」

    富貴和娟子兩人剛才在路上一陣疾跑,到現在都還上氣不接下氣,邊說話邊喘著粗氣。

    帶著刀子?聽著這幾字,花朵皺了眉頭,有些不解地看著富貴道:「家裡可是有人受傷?」

    「沒有,只是祖母暈過去了,好像他們中間有一個人受了很嚴重的傷,闖進了家裡說要讓你去醫治。」

    富貴搖搖頭,將見到的情況與花朵大概地說了個清楚。

    「明白了,我這就回去。」

    花朵點點頭,便是向著家裡跑去。

    以著她從富貴哪裡得來的信息,她大概掌握了一個基本的情況,來者十有**為江湖人士,闖入家中只是為了讓救一人,居然能找到這裡,那麼,他們就肯定得知自己會些許的醫術,唯一在眾目睽睽之下露了那麼一手也就只是上次二叔受傷的時候了,看來,這江湖上的消息傳聞,一傳十十傳百,不可小覷。

    「二姐,嗚嗚,我怕,我跑不動了。」

    被富貴拉著往回跑的娟子被地上的石頭不小心狠狠地絆了一下,便是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娟子,不怕,沒什麼大事的,有二姐在呢。」花朵停下來,轉回去將娟子抱起來,讓一旁的富貴扶住,吩咐他照顧著娟子,先在外面待一會兒,待會兒完事了再去找他們回來,自己就先往著家裡跑去了。

    果然,還沒到家門口,就看著一大群的村民,老遠地站在自家的門外面指指點點的,看著這熟悉的場面花朵就一陣頭疼,尼瑪,就不能不要看戲嗎?命給看丟了活該。

    「你們看,二丫回來了。」

    人群中有人眼尖,一下子就瞧見了匆匆往回趕來的花朵,

    「哎,你們說這狗子家是造了什麼孽啊,怎麼這事情接二連三地來啊。」

    聽著院子裡被嚇得直哭的女人聲音,陳老婆子搖搖頭直歎息。

    老遠就聞著了那繼母母豬一樣的哭聲,花朵聽得之揉額頭,走到門口之時,看著遠遠地站在那裡圍觀,其實什麼也看不見的村民道:「各位不想丟命的就趕快回去,關好門窗,到時候若是誰出了事別怪我花朵沒提醒你們。」

    看著大部分的人都被勸退了,花朵這才轉身走進院子,看著地上那半扇倒在地上的柴門微微瞇了眼睛。

    院子裡的人,總共十人,早在她對著一眾的村民說話的時候就發現了她,大半的人看到了傳說中醫術與陸青鳳不相上下的村姑以後,都是一臉的失望之色。

    「二丫,他們,找你,救人。」看著花朵總算是回來了,羅氏有些緊張地抓著自家相公的手臂。

    「嗯,我知道了,嬸兒你快跟二叔進屋子裡去吧,待會兒弄完了我叫你們。」花朵看著二嬸淡淡地說到。

    「可是,他們……」羅氏有些懼怕地看著周圍一臉凶相的人。

    「沒事兒,聽我的,嬸兒快回去」,說完,花朵又轉頭瞧向一旁一直抱著繼母的老爹和站在一旁一臉戒備地看著那些人的大丫和大熊道,「爹,你帶娘他們回屋子去,這裡先交給我,救個人而已,馬上就好了」。

    「二丫,你」,狗子突然覺得,自己這個當爹的真是窩囊得透頂,什麼都幫不了自己的家人,可是,現在,他的確是什麼都做不了,「你小心些」。

    待一家子的人都離開了,花朵這才打量著家裡多出的外人,每個人都是粗布短衣打扮,背上背著箭筒,腰間別著造型有些奇特的彎刀,只是除了那倚在黃果樹下對著她好奇打量的青衣公子和院子中間的草蓆上躺著一氣若游絲的年輕男子,那人唇色蒼白,左胸被血濕了一片,早已昏迷不醒。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