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七十章 自立門戶(中) 文 / 風染煙

    聞得久違的熟悉聲音,羅氏三人均是驚喜的轉過頭,看著那老遠向著這方悠悠駛過來的馬車,花朵正從那車窗探出頭來來與他們打招呼。

    「朵兒回來了,我的朵兒回來了。」

    羅梅終是看著了花朵平安無事地回來,一時間,心頭又是高興又是感動的,邊哭邊笑。

    「嬸兒,我回來了。」

    那馬車都還沒有停穩,花朵就蹦了下來,飛奔到羅梅的面前,一把將人給抱住。

    「嬸兒,我回來了,我好想你,嗚嗚……」說著說著,花朵自己就控制不住地哭了起來,眼裡的金豆豆大滴大滴地往下面掉,很快就濕了羅梅的肩膀。

    「乖孩子,不哭哦,嬸兒也想你,念你,天天睡覺都夢著你,還好,你平平安安地回來了。」

    羅氏輕輕拍著花朵的背,也是高興得淚流滿面。

    「哎,你兩就先別哭了,明明是該高興的,哭啥?趕緊回去給大哥他們報個平安吧。」

    花大成看不得這種惹人眼淚的場面,趕緊上前去讓兩人都打住,轉身看著剛從馬車上下來的林秀才,一臉感激地看著他說道:「玉兒,真是感謝你這些天來對朵兒的照顧,要不是你幫忙,我們這一大家子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跟我們一起回去吃頓便飯吧,也好讓我們好好謝謝你」。

    「花二叔真是客氣了,說來慚愧,小生也未曾幫著什麼忙,朵朵自己本就清白,青天在上,歹人誣陷不得。」

    一下車,那林秀才就又變成了一個典型的書生模樣,收了平日裡臉上常常掛著的邪笑和狂傲,變得內斂、拘謹了很多。

    「玉兒,你倒真是謙虛了,我們都聽陳叔說了,是你動用了你們林家在縣裡不少的人脈,花了好多銀子才打通了關係,讓朵兒順利洗冤的,你這恩情,我們就是還一輩子都還不清。」

    花大成看著這麼謙虛的林秀才,眼裡滿是欣賞,這書生對他家二丫倒是算難得的了,從頭至尾都沒說過什麼嫌棄的話,二丫有困難更是不遺餘力地幫助,以後二丫入了林家的們,一定是前世修來的好福氣。

    「嗚嗚……打通……關係?動用人脈?」

    一旁正抱著羅氏哭得起勁的花朵,一下子便是被這句話吸引了注意力,連哭都忘了,轉頭不解地看著林秀才,這怎麼回事?案子第二天就破了,他去打通人脈還有什麼用?

    「朵朵啊,你可要記得玉兒對你付出的這些啊,你不知道,他們林家,為你這事兒可是花了不少的銀子呢,要不然你以為你能安安穩穩地走出來?這事兒你還真得謝謝人家玉兒呢。」

    羅氏以為是花朵不瞭解內情,心忖肯定是這玉兒一直一個人在默默付出,沒有將事情告訴給花朵過,便是也跟著開口提醒花朵這事,這份恩情她是無論如何都要記住的。

    「哦,哦……」花朵愣愣地答道,心中卻是將秀才鄙視了一百遍,傻啊,人都沒事了拿錢砸過去能冒出個大泡泡那才是有鬼呢!嫌棄錢多了往她花朵身上砸啊,她正缺錢呢。

    林秀才眼中瞬時閃過一抹疑惑來,摸摸鼻子,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乾巴巴地回了幾句了事,「不,不客氣,我應該的,應該的……」

    最後,花大成幾番邀請,林秀才都推脫了,說是有要事要先回家一趟,給幾人道了別便上了馬車離開了,那車裡的醉月倒是一次臉都沒露過,所以,花大成也沒有看到那傳說中的二丫她那未來神秘夫婿。

    經過這次這件事情以後,羅氏對林秀才的看法也是越來越好了,回去的路上,就有心探探花朵心中的想法,「朵兒,你現在覺得這玉兒如何?」

    「挺好的,林大哥。」

    花朵有些不解地看著二嬸,她這話問的,似乎是別有目的。

    「那,朵兒你……」羅氏看著一臉不解的花朵,著實不好開口,只好轉頭向著一旁的花大成求救,「哎,嬸子也不好說,還是讓你二叔來說吧」。

    羅氏說著,就馬上跟花大成換了位置,讓自家相公來和花朵說。

    看著這兩人這般的樣子,花朵微微皺起了眉頭,莫非……

    「就,二叔來跟你說這件事兒吧」,花大成乾咳一聲,才繼續說道,「那個呢,你二嬸的意思就是說,玉兒他對你挺不錯的,又與二丫你有婚約在身,你嫁過去也是挺好的」。

    「可是,我,那個,我有,有喜歡的人了。」

    花朵看著二嬸,這事情不是她第一個知道的麼,怎麼今日還跟著來勸她林秀才這事情了?

    花大成一下子便是明白了花朵的意思,「私下裡我都聽你二嬸說了你與那醉月公子的事情,那位公子俠義心腸,也是一位仁義之士,是難得一見的好男兒,他願意對你負責,自然是好的,可是你這邊和玉兒是從小就定下的婚約,玉兒對你又是這般有情,你原來也是喜歡他的,這兩廂情願的,你又何必因為那事去委屈自己?」

    在花大成看來,這花朵本來就是一心喜歡著那林秀才的,因為那件事情覺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才漸漸疏遠的。

    「我沒委屈自己,我和醉月都私定終身了,二叔,這林大哥我斷然是配不上的,以前的我,你們以為是喜歡,那是因為我什麼都不懂,現在不一樣了,我遇到了那人,知道了什麼叫心動,自然就不會再想著林大哥了。」

    花朵毫不猶豫地搖頭拒絕。

    「哎,二丫,你糊塗啊,自古以來『士農工商』,士為貴,商為輕,商人本就是最底層之人,雖然有萬貫家財,卻是比不得為官的地位高貴,處處還不得看著別人的臉色行事?這玉兒對你本就不錯,以後你進了他林家,做了官夫人,誰還敢看輕了你去?」

    看著花朵這樣,花大成有些著急了,對於現在的花朵來說,能與林秀才完了這門親事,不光於她,於所有人都是好的,他就想不明白,這丫頭怎麼就看不清時事呢?

    「是啊,二丫,你不知道,這次這件事情可是嚇壞了你祖母,要不是陳管家來報了你的平安,你祖母到現在都還不敢出門,每日都說有官差要來抓她什麼的,這次她算是明白了,當官的和咱們做平民的就是不一樣,這才鬆了口願意讓你和玉兒成婚,自古以來,婚姻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次你祖母也不反對了,你這事情就好說多了。」

    說到這裡,羅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打心底為花朵感到高興。

    「可是,嬸兒,你們有沒有想過,若是林大哥他這次沒有高中呢?我還不是當不成什麼官夫人了?」

    花朵就想不明白了,明明她都將自己和醉月的情況說與二嬸和老爹聽了,為何他們現在還要勸著她與那林秀才兩人成婚?

    「即使是沒法高中,他也是個秀才,每月有官府發給的貢銀,過日子自然是不會虧著的,豐衣足食也不在話下啊」,羅氏拉著花朵的手,一臉語重心長地說到,「朵兒啊,我知道你是感激那醉月公子的恩情,可是,咱們感激歸感激,也不能將你的終身大事也扯上,你說是吧?聽嬸兒的,這事情啊,好好想想,我和你二叔,就希望你過得好好的」。

    「可是」,花朵眼珠子一轉,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小腹道,「嬸兒,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的,但是,我並非是想故意忤逆你們的意思,我也有自己的情非得已之處,實在是不敢高攀了林大哥一家,怕於他們家臉上抹黑,畢竟他們家以後也是官家了,定然是不願意臉上無光的」。

    「二丫,那事情他林家都不在意你就別太在意了,都過去了。」

    花大成以為花朵是擔心在怨鬼道出事那件事情,便出聲安慰道。

    「不,不是的」,花朵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低頭,臉上有些惶然之色,「我,我有孩子了」。

    「什麼?」

    一句話,如天雷轟頂,震得兩人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說的真的假的?什麼時候的事情?」

    羅梅滿是不可置信地看著花朵。

    「就是不久前我才發現的。」

    「朵兒,你可確定?可是有什麼反應?」

    羅梅覺得這事情現在嚴重了許多,拉著花朵一再確認。

    「就是晨起之時偶爾會嘔出一些酸水,最近也喜歡上了酸物,前幾日我在縣裡時偷偷跑去看了大夫,大夫說就是喜脈。」

    花朵本是不想這麼早就告訴大家自己懷孕了一事的,因為她不知道這古代,對未婚先孕的女子到底有如何的懲罰,在沒有安全保障之前,她不敢拿自己和肚裡的孩兒的命去冒險,但是現在,她沒辦法了,這二嬸,本是最支持她的,卻是在她走了才幾天就變了看法,她只好搬出肚裡的孩子來推脫,反正,讓她花朵嫁給一個沒感覺的人,說什麼她都是不同意的。

    聽著花朵將事情都說得這麼清楚了,羅氏和花大成兩人都是一臉的沉重,這樣的結果,是他們沒有料想到的,就上次那麼一次,這孩子居然就這般好運中了,讓苦苦想要一個孩子的羅氏又是羨慕又是心酸。

    看著兩人都再沒話說了,花朵繼續加著柴火道:「所以,二嬸,二叔,你們就別勸我這事情了,他林家再是有度量也斷然不會讓一個懷了別人孩子的女人進入家門的。」

    一時間,花大成兩人也是沒有辦法了,只好說等回去了和家裡老娘商量一下這個事情再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