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六十六章 醉月受傷 文 / 風染煙

    午後的陽光,帶著貓一般的慵懶,照在人身上,懶懶地想睡上一覺,明媚的陽光,襯得整個城鎮,都帶著低調的繁華雍容,綠柳扶搖,小河潺潺,街上行人絡繹不絕,沿街小販,叫賣連連,街坊幼童嬉笑打鬧,一切都顯得那般和諧。

    花朵瞇著眼睛,毫無目的地在街上亂晃,打量著周圍的一切,突然覺得心頭有些孤獨得慌,自己就像一個無根的浮萍,漂啊漂,永遠融入不了這個陌生的世界。

    「我到底是屬於哪裡的?」

    沒有家的人,永遠是孤獨寂寞的。

    花朵抬頭仰望頭頂湛藍的天空,看著那慵懶地飄著的白雲,眼裡全是迷茫,看了良久,依然不是以前那個熟悉的天空,不免嘴角扯出一抹淒涼的笑意。

    老爸,老媽,朵朵想你們,朵朵害怕了。

    抬手摸著小腹,突然憶起,那裡是還有一個讓人充滿期待和彷徨的小生命,眼裡終是剩下了溫柔,「寶貝,雖然你沒有爹爹,娘親一定努力給你一個溫暖的家,娘會讓你成為這世界最幸福的娃娃」。

    她花朵一定會努力,打造出獨屬於自己的天空,打造獨屬於自己的溫暖家園。

    想著肚子裡的孩兒,花朵心情就好多了,猛地甩了甩頭,臉上又是如花的笑靨,大踏步,向著美好的未來前進。

    十里長街,長相平凡的布衣女子,悠然地在前面走著,身後,一身火紅衣衫的俊美男子,亦步亦趨地跟著,引來眾多路人圍觀。

    「天,這誰家的公子,長得好生俊俏,我從來沒見著這般神仙似的人兒呢。」

    街旁賣菜的大媽,看著醉月,連連讚歎,連著被那買菜的順走了一把蔥都沒見著。

    路上的行人,無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均是為著這看似和這裡格格不入的華貴紅色衣衫的公子。

    那人,卻彷彿是沒感覺到周圍人的視線似的,只是看著前面五步距離的人,眼眸裡,有些癡狂瘋癲,有些惶恐無助,有些溫柔繾綣……

    再是感知遲鈍,花朵也是發覺了異樣,卻是裝作不知,走了好久,看著周圍人少了,才轉身,看著身後的人,眉頭深深地皺起。

    兩人就這樣看了好久,花朵不語,兀自轉身,向著旁邊的賭坊走了進去。

    依舊是喧鬧紛雜的屋子,滿室市井之味,這次,花朵因為身上有一兩銀子的本錢,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就賺了足足十兩的銀子,趁著在賭坊的人發現之前就又偷偷地溜了出來。

    身後,一直有一紅衣的男子,在緊緊地跟隨,這兩個奇怪的組合,一直是路人,關注的焦點。

    隨便在一個小攤上買了一包糖炒板栗,慢悠悠地邊走邊吃,欣賞著這古代的街市,走了一條,又一條的街,充分地享受了一把逛街狂人的樂趣。

    「你打算跟多久?」

    走到一處人煙稀少的小巷,悠閒的步子終於停了下來,花朵轉身,看著身後的人。

    「一輩子。」

    天色已是黃昏,夕陽之下,那人一身火紅,有些紅艷得寂寞,三途河旁的地獄之花,從來都是孤獨地開放,襯著一片血色天空。

    「我不認識你。」

    花朵看著他,淡淡地說到,一句話,便是徹底撇清了關係。

    花朵其實只是純粹的生氣而已,生氣,因為這人一半的責任,二叔受了那樣嚴重的傷,除此,更多的原因在於,她,根本就不知道,這醉月到底是怎樣的身份。

    她花朵,不想活在無知中。

    轉身,正是要離去,卻是突然聽得一聲似乎是利刀入體的聲音,離去的步子,就那樣生生頓住了。

    再轉過身去之時,瞳孔,瞬時緊縮。

    站著的人,似乎是因為躲閃不及,身後偷襲而來的長刀,直接從肩胛穿過,一滴一滴的血,順著那鋒利的刀刃下落,在地上開出一片妖冶的鮮紅。

    她以為,他的血,也是冰冷的,卻原來,也是火熱的。

    「魔教之人,該殺。」

    花朵驚訝地看著那背後給了醉月一刀的人,不是那知府裡面的衙役劉行風是誰?本來平日看著還算面善,此時卻是一臉的冰冷無情。

    似乎醉月自己都被這突然出現的人給震住了,轉頭,不解地看著他,直到那利刀從他體中抽出再次向他砍來之時,他才偏頭,一個閃身,落在幾步開外。

    站在醉月身後的花朵,就看著他肩背處的紅色衣衫,氤氳出一片血紅。

    「本座與你無仇。」

    醉月眉頭微皺,看著前面提刀直指他的人,越是不解了起來。

    「不共戴天!」

    不出一盞茶的功夫,兩人已是交手有十多招,刀影如電,紅衣若風,根本看不清具體詳情。

    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的花朵,看著地上落下的一點點寒梅,心中,終是有些抽疼。

    「住手!」

    看著兩人均是落在了地上的空隙,花朵以著風似的速度一下子便是衝到醉月面前,將人給擋在身後,一臉防備地看著絡腮鬍子,「不准你碰他!」

    「丫頭,走開,此時與你無關,我不想傷及無辜。」

    劉行風看著擋在醉月面前的花朵,眼裡有一絲不耐煩。

    「他是我相公,怎麼不關我的事了?」花朵不依。

    「你走開!」

    劉行風有些火冒了。

    「憑什麼!?」

    花朵說什麼都是不讓開,此時,那身後的醉月,突然伸手,將前面的人,摟入懷中,「娘子,這前面的位置,本來就是為夫的,乖,站在一邊去,為夫的馬上就會解決的」。

    說完,便是將花朵輕輕送到身後,慢慢向著對面的人走去,臉上的笑容,妖嬈嗜血,「本座倒是想問問,閣下如何得知本座身份?本座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

    從十五歲走上那個位置,在外人面前,從未取下過那枚面具,見過他真面目的人,早已入了地獄,只除了身邊幾人。

    「玄冰訣二層寒冰掌,除了魔教教主能習得,世上何人還會?」在醉月想為花朵解毒用了玄冰訣時,劉行風便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一直未尋得機會點破玄機而已。

    「寒冰掌?」

    想了片刻,醉月眼中疑惑,瞬時散去,眼中瞭然。

    「那便是再留不得你。」

    淡淡的話語,全是嗜血的張狂,身影一閃,便是直向對面人而去。

    劉行風提刀力道十足地劈下去,卻是被兩根纖長手指,輕易夾住,眼前之人,已是和剛才形同兩人。

    醉月抬手便是捏住將那不薄的刀刃一彎,那刀刃便是如脆木一般,斷成了兩截,強勁的後力順著那刀身直達劉行風手上,頓時跟著一麻,「匡啷」一聲,半截刀身落地。

    當劉行風再是抬頭之時,頸間已是多了一折斷的刀刃,那尖鋒已是進了皮膚半指,頓時鮮紅的血,順著帶著絲絲寒氣的劍刃滑落而下。

    「憑著你那點本事,閣下還想要了本座的命?」

    看著那人皺起了眉頭,醉月嘴角勾起了一抹諷刺的弧度。

    「本沒打算活著。」

    劉行風同樣淡然地看了回去。

    「那本座就直接送你下去便好。」

    說著,醉月便是要將手中的刀刃劃下。

    「等等。」

    一旁的花朵突然站了出來,一把拉住醉月的手,看著劉行風,問道:「喂,我說,老哥,他哪裡惹著你了?魔教的就不該活了?你偷襲人家就算正道了?」

    她始終是搞不懂這些人是怎麼想的?憑什麼只要聽著是魔教的就一定要將之殺盡?尼瑪正道的又有幾個好人,武林之中不失本來就是強者為尊麼?

    還是這些人羨慕嫉妒恨?

    「丫頭,我勸你離這魔頭遠些,莫要將來因他而丟了自己的性命,我與玄冰教之間的事情,本來糾葛頗深,一時半刻也是說不完的。」

    看著眼前這個和曾經相識的女子長得有五分相像的人,劉行風的眼裡難得地流露出了一絲苦澀和思念來,十幾年來,淡出江湖,還不是為了情一字,這世間,誰又能逃脫情一字束縛?

    「哎,我的事情大叔你就別擔心了,他就是我肚子裡孩子他爹,你今日要是要了他的命你是要讓我去當寡婦啊?你還嫌我的命途不夠坎坷?」

    索性也不忍心看著這死鬼受苦受難,他花朵就當個觀世音菩薩將他收了也無妨,反正,作用大大的有,已是養眼,二是,孩子還是有個爹為好。

    「你,你們……」劉行風看著兩人,驚訝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丫頭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一會兒和那看似平常實則不簡單的林公子關係不淺,現在居然又和這教主,連孩子都有了。

    「娘子,你……」連那醉月都是驚得「匡啷」一聲,手中刀刃落了地上去。

    「怎麼?不願意啊?」

    花朵挑眉怒了,尼瑪嫌棄?老娘都不嫌棄你你還嫌棄老娘孩子?

    「不,不是……」

    醉月急忙搖頭,他總覺得,一切,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那還站著敢什麼?走啊,你兩這一身的血,是嫌血多了想多放放?有什麼會去慢慢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