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六十章 我要舉報 文 / 風染煙

    那毒娃似乎就對花朵感興趣,一撲上去便是張開一張滿是利牙的嘴向著她的脖子咬去。

    「啊啊啊啊啊……鬼啊鬼啊……」

    這孩子這般恐怖的面相,還跟她來了個近距離的接觸,花朵著實被嚇得慘了,一抬手便是想將那孩子推開,卻是還沒挨著身子,那身上的孩子頭突然一歪,花朵便聽著「卡擦」一聲似乎是頸骨折斷的聲音,那小孩便是飛出了十幾丈之外,「彭」的一聲撞斷了一根老樟樹,吐了一大口黑血出來,便是不省人事了。

    連著一旁想及時上前來救助的林秀才都被剛才那股無形的力量給震開了好幾步,捂著胸口,喉間血色翻騰,內府紊亂,轉頭看著不遠處飛奔而來的白色身影,眸色幽深了起來。

    正要趕上去查看花朵的情況,那白衣人已是站在了她的面前。

    面對這突然而來的情況,倒在地上的花朵愣了好一會兒還沒反應過來,待那後腦勺生起的一個大包那一陣一陣的疼將她拉回了現實,這才看清身邊不知何時落下了一抹水色衣角。

    「朵朵……」熟悉的聲音,少了往日的冰寒,滿帶了焦急與擔憂,帶著微微的喘息。

    「別碰我!」

    厲聲的拒絕之語,正要伸出去將人拉起來的手,就那樣生生地頓在了半空,指尖微微顫抖了一下,這才收了回去,乖乖地站在了旁邊,眼裡有了一絲惶然和恐懼。

    花朵這才伸手摸著被撞了個大包的後腦勺,心有餘悸地看了一眼那腦袋歪在了一邊躺在遠處不動了的孩子,猛地坐起來,抬頭淡淡看了一眼胸腔似乎起伏得厲害的人,那一頭的髮絲,在風中凌亂地飛揚,似乎,來得太急。

    看著那人,她微微地瞇了瞇眼,將眼裡的一切情緒掩埋入深處,狂風暴雨過後便是平靜無波。

    「你,還有你」,花朵指著醉月和林秀才兩人命令道,「都速度給我轉身」。

    兩人聽得她這麼一說,都是愣了一瞬,幾欲想開口,擔心她中了毒,卻又都不敢再多問什麼,只得乖乖地轉了身去。

    「我沒讓你們轉身,不得偷看。」一句話,硬是又讓兩人滿是疑惑。

    花朵看著兩人都轉了身,低頭飛速將衣帶給解開,將上衣給脫到手腕處,查看起了剛才被那毒童碰過的地方。

    那毒物倒是厲害,連這不薄的衣物都擋不住,去了衣物的遮擋,一下子就看到兩個手臂上分別一個紫黑的手印在那裡,那毒素似乎正在向著皮膚下面侵入,時間一久,越是覺得一陣火燒般的灼痛,連帶那一部分的皮膚都腫了起來。

    剛才那孩子將她撲倒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手臂被抓住的地方傳來一陣刺痛,想來一定是沾了毒物了。

    看著那兩處水腫的地方,花朵皺緊了眉頭,這尼瑪是啥毒物啊?沒有現代的科技手段,怎麼分析得出裡面的成分?這一時半會兒還真解不了呢。

    毒素也還沒有融進血中,不敢拿舌頭直接去嘗,要是這麼直接來死的更快,舌頭都不知道會腫成啥樣,那死相多不體面。

    「哎,完了完了……」

    要死了,這麼快穿越之旅就結束了,穿著個紅色肚兜,花朵滿是頹廢地坐在地上,臉上有些死灰,等待著毒發的過程,看著這毒物,這般霸道,想來也不好受吧。

    絡腮鬍子跟著老劉幾人下山沒走多遠,就看著前方樹林茂密的地方書生的身影,他的不遠處,居然多了一個謫仙似的男子,水色的衣衫,襯著整個人有些不食人間煙火,幾人第一次知道了,男人,居然長得也可以這樣傾城,那冰冷的面上,似乎還透露出一些妖孽的氣質,簡直有些像是仙妖的結合。

    水色的衣衫,偶爾被山風撩起,遮住了他身後人兒的身影。

    「妹子!你們沒……」

    剛要抬手打著招呼,一抬頭見著不遠處那,啥啥啥……

    人,就石化了……

    連著那跟在後面的幾人,察覺他的異動,以為兩人出了什麼事,急忙向著花朵的方向看去……

    然後……

    「嗯?」

    花朵抬頭,不解地看著五步之外的幾人。

    早已發覺幾人異常的醉月兩人,終是忍不住轉身,看著坐在地上的人。

    「……」

    兩個男人,那眉頭都是很僵硬地皺了起來,這次倒是配合默契,醉月看了那幾人一眼眼裡劃過一抹怒意和警告,一揮袖,便是將花朵整個人拉起來護在了懷中,將幾人的視線遮去。

    「轉身!」

    那林秀才則是一個起落便是到了老劉幾人面前,滿是怒氣地命令著幾人。

    冰冷的話語,與先前溫文爾雅的書生氣質大相逕庭,看著突然變成了這般的秀才,幾人一愣,想著花朵的樣子,均是瞭然地點頭,難怪這公子會這般反應,均是紅了一張臉轉過身去了。

    那廂,將花朵護在懷中的醉月,冰冷的容顏上,終是有了些怒氣,卻是低眉就看到花朵手臂上兩個小孩的五指印,眉頭便是深深地皺了起來。

    抬手,手中瞬時一陣寒氣冒出,對著那黑色的印記,想用自己的內力將之吸出來,黑色的絲絲霧氣,正沿著那寒氣,向著醉月的手掌移去。

    那手臂上傳來的冰寒,凍得花朵一陣發抖,轉頭,看著那侵入皮膚的黑色毒素似乎正在被醉月的手吸出來,一把便是打斷了他。

    「你幹什麼?」

    醉月眼裡,是明顯的擔憂和隱隱的怒氣,連著那聲音都比平日冷了許多。

    「這東西在我身上待得好好的,你來湊什麼熱鬧?還有啊,誰讓你碰我的?沒聽說過男女授受不親?」

    花朵一把推開醉月,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穿好了衣服便是走人了。

    「大哥,可以上路了。」

    花朵連頭都不轉,對著身後擺擺手大聲說道。

    「哦哦哦,好的好的。」

    那絡腮鬍子,似乎還在回味剛才所看到的刺激場面,臉上餘韻依舊未消,似是點了兩邊的腮紅,看著著實喜感,暈暈乎乎地轉身跟了上去。

    被留在原地的醉月,皺眉看著花朵的方向,「去給夫人要一套衣物來」,說完,人也跟著大踏步跟上去了。

    「走了。」

    老劉淡淡地掃了一眼花二寶,便也轉身跟了上去,抬眼看著那跟著花朵而去的水色衣衫的男子,眼裡越是深思了起來,看著花朵的眼神,越是疑惑了起來。

    「娘子可是生氣了?」

    醉月看著花朵被毒液侵蝕了一個大洞的衣物裡露出一片似乎有些潰爛的毒斑,心頭越是擔心了起來,卻是不敢再惹了這姑奶奶生氣。

    「你猜?」

    前面步履如風的人突然止步,轉身,平靜地看著他。

    「先將毒解了」,說著,說著,醉月便是從袖中取出一玉色的瓶子,遞到花朵面前,「我再慢慢與你細說近日之事」。

    花朵低眉看了一眼那有著纖長指骨的手遞過來的東西,卻是不接。

    「我好好的解什麼毒?」

    「娘子,不要胡鬧!你要為夫的用強的?」

    醉月的眼裡,越是有些心急了起來,卻又不願意用強的,花朵現在人還好好地站在他的面前,說明那毒還沒有侵入她身體裡面,必須及時將毒物清除了。

    「你才在胡鬧!我好好地站在這裡的,哪裡中毒了?」

    「朵朵既然說了沒中毒,醉月公子又何必強求?」

    林秀才走上前來,看著醉月冷冷地說到。

    聽得這般言語,醉月轉頭,皺眉看著那林秀才,抿嘴不語。

    「朵朵,你身上的衣物成了這般的樣子,還是將就一下我的吧,到了城裡我再去店舖裡給你買幾件。」

    林秀才從身上的包袱裡取出一件淡藍色的外衫,遞到花朵面前,這次,花朵卻是爽快地接了下來,「謝謝林大哥」。

    花朵接過衣物,便是毫無顧忌地在兩人面前解起了衣帶。

    這突然的舉動,倒是將兩人弄懵了,一時間,就忘了轉身去。

    「怎麼?想看我換衣啊?」

    正要脫衣的手終是頓住,花朵抬頭,滿臉鄙夷地看著兩人。

    「沒,沒……」

    兩人反應過來,這才又乖乖轉身,看著跟上來的幾人,都是眼神冰寒了起來,那幾人此時,哪裡還看不出來幾人的關係,看著兩人這般看他們,又聽得剛才花朵的話,心領神會,不用他們再提醒,就又乖乖地轉過了身去。

    雖然手臂上灼痛得厲害,花朵卻是看到那疼痛在慢慢地減少,換衣服的時候特地多看了幾眼,卻是驚訝地發現,那處的紫黑色居然淡了不少,卻又不像是侵入了機體深處,那潰爛之處產生的原因,好似也是為了中和這種毒素?

    這毒素,這身子,怎麼回事?

    花朵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眉頭,將衣物穿好,將眼裡的以後掩去。

    「好了,可以上路了。」

    「朵朵,你,剛才沒事吧。」聞得此言,林秀才急忙轉身問道。

    「沒事沒事,林大哥不必擔心。」

    花朵轉頭看著林秀才笑道,卻是不理會跟上來走在右手邊的醉月。

    然後,就以著這樣詭異的組合,幾人上了路。

    「老劉啊,你說這花妹子咋這般有本事?引得兩個俏公子都對她鍾情有加的。」

    絡腮鬍子摸著後腦勺,看著前面詭異的三人組合,越是滿頭問號。

    「怎麼?大哥羨慕了?」

    老劉抱著劍,臉上露出了少有的調侃。

    「你這是胡說什麼啊,老哥我這是替我妹子高興。」

    花朵聞得絡腮鬍子此語,但笑不語。

    轉頭,終是認真地看向右邊的醉月道:「可是知錯?」

    醉月一愣,便是乖乖地答道:「知錯。」

    「那死鬼你說說錯在何處?」花朵挑眉看著身邊的人道。

    「錯在」,一瞬的停頓,醉月低頭,仔細思索了一番,這才抬頭一臉認真道,「月餘不知行蹤」。

    「錯!你錯在,夜不歸宿!」

    「娘子正解。」

    醉月態度誠懇地說道,卻是聽得一旁的林秀才暗了眼神。

    「對了,大哥,我忘了和你說一件事了。」

    花朵突然停了腳步,轉身一臉嚴肅地看著身後幾步處的絡腮鬍子道:「我要舉報。」

    「舉,舉報?妹子你舉報什麼啊?」

    這絡腮鬍子今日著實被一連串的「事情」給打擊到了。

    「這人名叫花醉月」,花朵指著身旁的人道,「他與我是共犯,他也有嫌疑,我請求官差大哥也將他一起帶到縣衙去接受英明公正的知府大人的審判」。

    「這位,公子是共犯?」絡腮鬍子轉頭,好奇地看著長得跟個神仙似的人物,從他的出現開始,他就一直覺得,這一定是神仙下凡來的。

    「是的。」

    醉月眼皮都不眨一下就主動承認道。

    「……」

    ------題外話------

    今日開始恢復更新~親們實在不好意思~前兩日實在太累~字都打不了一個~沒有及時通知~明日晚上煙就培訓完了~除了明日的更新會推遲,以後還是在早上10點半的樣子準時發文~字數也會慢慢加上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