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六章 遇山賊 文 / 風染煙

    花朵終是得償所願,盼來了美食,原來這林秀才倒也是個細心的人,追過來時車上也不忘帶些吃食來,還煲了一瓦罐的湯,不知怎麼給保存的,滿滿的一罐子湯,顛簸了這麼久過來卻是一滴不漏,蓋子揭開時裡面還是熱氣騰騰的,那雞肉的香氣撲鼻而來,饞得花朵馬上拿著湯勺舀了一勺子喝了一大口,卻是被燙得直叫,立馬吐到地上。

    「好燙好燙!」

    花朵跟一條兔子似的在原地蹦躂了好幾圈,張著嘴巴直伸舌頭。

    「慢慢來喝,小心燙。」

    林秀才急忙又倒了一杯涼茶水遞過去,花朵喝了一大口嘴裡才好過些。

    馬車裡帶了不少吃食,熟牛肉,鹵豬肉,花生米,炒好的小菜和白米飯,足足裝了三食盒,剩下的兩個食盒比其他的要小一些,卻是塗了漆上了花色,顯得精緻很多,只是蓋得嚴嚴實實的不知道裝得是什麼。

    「三位差爺,走了這一大中午了想必也是累了,這是我家公子特意讓小的給各位準備的,時間趕得急,這菜式就簡單了點,還望各位差爺不要嫌棄。」

    趕車的陳叔滿面笑容地將車上的三個食盒拿下來放在幾人面前,又從車裡取出來三小瓶的竹葉青交到三人的手上道:「小的怕耽擱了三位差爺的行程,只準備了這點薄酒,改日我家夫人洗了冤情,公子必當好酒好菜相謝」。

    那叫老劉的只是多看了林秀才幾眼,便是沒再多說,拿起食盒來尋了一處地方便是直接就將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邊喝酒邊吃起來了。

    只是剩下的兩人,有些為難地看著那食盒,不敢接下來。

    「這個,我們也是在辦公事,怎麼好佔了你們的便宜?」

    絡腮鬍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抓頭,轉眼看著馬車旁那秀才公子正很是細心地在給花朵盛湯喝,看著體貼得緊,便滿臉疑惑地看著陳叔問道:「敢問你家公子和這妹子關係為何?她不是還未出嫁嗎?怎麼就成了你家,夫人了?」

    「官爺有所不知,我家公子和夫人從小就是訂了婚約的,等我家公子今年秋闈及了第,就打算八抬大轎將夫人娶進門來,老奴早稱呼一聲夫人想來也不會逾矩吧?」

    絡腮鬍子心中頓時瞭然,看向兩人的目光也是曖昧起來,這妹子的未來夫家倒是有情有義,她遇上了那些事情,他們都沒去退了婚約,想來果然是書香門第,這仁義德行不是他們這些平常人家能比的,遂對那書生公子心頭也是佩服了不少。

    「原來如此,你家公子倒是有情有義,在下佩服,既然如此,我也不和你們客氣了,這便收下這些,多謝。老人家快去照顧你家夫人去罷,花妹子她身子弱得很,我還怕她走不到縣城去呢,是該多補補身子了。」

    絡腮鬍子便是不再多做推讓,給旁邊的兄弟使了眼色,兩人便很是爽快地拿起食盒和小酒去了一邊。

    「我們兄弟三就在前面等你們,好了給我們說聲,我們再慢慢啟程。」

    「好勒,多謝官爺。」

    陳叔笑瞇瞇地對著兩人鞠躬,轉身,好似才發現旁邊站著的花二寶一般,一拍腦門,道:「原來張二公子也在啊?失敬失敬,老奴這便不打擾你趕路了,這廂還要去伺候兩位主子呢,您就請便吧。」

    「哦,沒,沒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也去前面去。」

    那花二寶一臉的尷尬,也不好再待在這裡,拿起包裹也走到前面不遠處尋了一個大石墩坐下,啃家裡給準備的干玉米餅去了。

    「自作孽不可活哦。」

    陳叔看著那人碎碎念了幾句,轉身趕緊去張羅花朵的吃食,從車上拿出一塊飯桌大小的桌布,在路旁的草地上尋了一處較為平整的地方鋪上,這才將食盒裡面的松花魚、糖醋排骨、回鍋肉、一小碟泡椒木耳和一小盤的牛肉放在上面。

    「公子,老奴這邊弄好了,可以和夫人來用膳咯。」

    那陳叔步態矯健地小跑回馬車取了兩個軟墊下來,放在那擺滿吃食的地方,好讓兩人有舒服地方坐著。

    花朵愣愣地看著這弄得跟個春遊野餐似的場面,這老人家叫她夫人其實她也是聽到了的,但自己主要注意力都在手上的那碗湯上,幾口下去肚子也舒服多了,卻是沒注意一會兒的功夫這看著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家就弄出來了這麼多好吃的。

    一時間,眼睛就定在了那些吃的上面再也移不開了。

    「朵朵,過去用膳吧,想必你也餓得慌了。」

    林秀才單手將煲湯的瓦罐提起來,便是拉著花朵往著吃食的地方走去。

    那廂,陳叔看著花朵兩人過來,便是馬上跟著盛了兩碗飯放好。

    陳叔滿臉笑意地將盛了大半碗米飯的小銀碗交到花朵的手中,「夫人您慢用」。

    「謝謝陳叔。」

    花朵接過碗筷,禮貌地道了謝,便是一點都不客氣地吃了起來,現在,有吃的給她的都是大爺,她才不管別人會怎麼稱呼她呢。

    林秀才又從湯罐裡面舀了一碗湯出來涼著,才自己拿起筷子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大多數的時間卻都只是在給花朵夾菜,挑魚刺什麼的,碗裡的飯不見減少多少。

    花朵吃了幾口飯才發覺,似乎是那被林秀才稱作陳叔的人沒有坐下來動筷子的意思,甚是不解地抬頭看著陳叔道:「陳叔你怎麼不坐下來吃飯?你們想必也沒用過午膳吧?」

    「夫人您莫要擔心老奴,老奴已經吃過了。」

    陳叔很是和善地笑著說道。

    「哦,那你吃了沒有?」花朵又轉頭問道秀才。

    「沒有。」

    說著,林秀才將碗裡挑乾淨了刺的魚肉抬筷送到花朵碗裡,便又給她夾了一塊排骨,看著她碗裡的菜已經變得滿滿的了才又自己動起了筷子。

    「一起吃吧,一起吃,這東西真不錯,我都好久沒有吃過這樣好吃的了。」

    花朵越是說著越是有些鼻子發酸,眼神也跟著暗了一暗,猛然甩了幾甩頭,這才將情緒控制住,埋頭專心吃飯去了。

    「朵朵不怕,有我在。」

    對面的林秀才看著,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氣。

    「嗯,我不怕,我只是想家了」,花朵抬頭,勉強給了個笑容出來,「謝謝你」。

    雖然她還猜不透這林秀才到底是如何的用意,但是,她也是明白他並沒有什麼不軌的意圖的,人心的好壞,有時候,一眼就能看出來。

    「無須道謝,我應該的。」

    說到這裡,那林秀才的眼眸突然變得幽深起來,一絲不易覺察的黯然一閃而過。

    一頓飯吃下來那是風捲殘雲,連一粒米都沒剩下,花朵連帶喝下了一大碗林秀才送過來的湯才完畢。

    看著兩人都吃好了,陳叔這才將東西收拾好,對著不遠處的三個官差笑瞇瞇地大聲說道:「幾位官爺,好囉。」

    遠處的三人其實早就吃完了,得了別人恩惠便不好催促,只是坐在等著一邊閒聊幾句,聽得陳叔說要啟程,這便過來了,還了食盒,打算上路。

    「三位官爺,小生這廂也打算陪著朵朵一起去縣衙走一趟,正好家中有馬車,不如一起搭乘,也免得朵朵體弱拖了官爺的行程。」

    看著幾人過來,林秀才便走上去道出此次自己前來的目的。

    「既然公子這麼說了,那我兄弟三人便不多客氣,多謝!」絡腮鬍子抱拳感謝,心中越是對這秀才欣賞起來,這人倒是真心疼自己的未婚妻,這般不離不棄,世間少有,便很是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待幾人都上了馬車,陳叔這才轉頭,又好似才發現成了空氣般沒有存在感的花花二寶,看了看馬車上,一臉歉然地笑道:「哎喲,張二公子,真是不好意思,這車裡啊,位置剛好滿了,就委屈你跟著老奴一起趕車了。」

    花二寶雖是沒怎麼讀過書,這林家車伕從頭到尾對他的態度他還是感覺得出來,他沒想到這林家的人居然會對一個破鞋捏著不放,現在自己和那二丫是對頭,林家的人也自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了。

    「沒事,多謝。」

    花二寶臉色有些發白地答道,也不好在人家面前發作,這林家,聽他爹說過,是個深藏不漏的主,他可不敢隨便招惹。

    馬車很快便在這有些凹凸不平的道路上不快不慢地走了起來。

    車廂中,三個官差坐在左邊,花朵跟林秀才坐在右邊,車子晃晃悠悠地,幸好屁股下面墊著厚厚的軟墊,坐著也還舒服,酒足飯飽之後,人也跟著昏昏欲睡,一低頭,又正好看著林秀才手中的金骨折扇,眼眸微微瞇起。

    「林大哥看似有好幾把折扇呢。」

    「不多,朵朵也見過,就兩把,多時還是喜歡手上這把。」林秀才淡然一笑,似乎對於花朵這樣的問話也不感到驚奇。

    「林公子身家真是不薄,我沒看錯,你這應當是金子打造的吧?」對面坐著的絡腮鬍子也是對他手上的扇子好奇了起來。

    「差大哥說笑了,小生家中也並非富貴,哪裡敢這般揮霍,只是家父友人欣賞小生年少聰敏,作生辰禮物送的,小生覺得稀奇,這才經常拿在手裡把玩的。」

    林秀才「刷」的一聲打開折扇,白色緞面為底,上面是三朵栩栩如生的金色牡丹圖,仔細看去,卻是用著極細的金線修上去的,幾片綠葉襯在下面,看著一點都不覺俗氣,反而是多了幾分的華貴雍容,幾行小字在旁邊落下,卻是沒人看得出寫的什麼。

    「你父親那友人倒是大方。」看來這林家背後估計也是結交了一些大人物呢,平常人家哪裡送得出這樣貴重的禮物?不說那扇骨,絡腮鬍子雖不是行家,可也看得出那扇面材質非一般,上面繡著的牡丹那繡工比他家裡的娘子都是絕了不少。

    那最靠著外面坐著的老劉,見著這把折扇,看著林秀才,眼眸越是幽深了起來,抬眼再看向對面坐著的已經是昏昏欲睡的花朵,眼中疑惑瞬時而過,再是看向那林公子的時候,卻見他似是無意對他淡淡一笑。

    之後,便是一車的寂靜,幾人發現,不知何時,那花朵已經頭一歪,便是倒在林秀才的肩膀上睡著了,便是不好再出聲打擾。

    隨著一聲高亢的馬嘶,花朵便是被這馬車突然的停止給驚醒了,抬頭,有些睡眼惺忪地瞧著馬車外面去,卻是被那放下的車簾遮住了,看不清情況。

    「哎喲,各位小哥,還請讓路,我家正有急事兒要趕馬車咧。」

    外面傳來陳叔那不緊不慢的聲音,三個官差聽著,瞬時眉頭跟著一緊,三人互相遞了一個眼色,那絡腮鬍子轉頭看向花朵兩人道:「你們兩人待在這裡,我們下去看看情況。」

    說完,一撩開簾子,便是下了馬車。

    這麼一瞬的功夫,花朵卻是正好看見了外面,似乎是站了不少短衣打扮的人將馬車整個圍住了,這個,就是山賊?

    ------題外話------

    今日煙有事,較忙,少更,明日加字數~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