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章 賭錢 文 / 風染煙

    曾經跟著公安局的師父出現場時,花朵遇到了一個專門玩兒骰子的行家,那人玩兒那一手的骰子,各種手法,要大就大,要小就小,那簡直厲害得不得了,十賭九贏。

    那人也喜歡打麻將,經常和牌友通宵玩兒,有一個牌友身子骨經不住折騰直接掛了,民警調查死者死因,他也跟著被請去公安局做了一次客,這才有幸收了花朵這麼個半路徒弟,教了花朵不少的招數讓她玩兒。

    花朵本來也最是喜歡這些旁門左道的招數,也難怪兩人在那裡做筆錄的那麼一會兒功夫就投緣了,她就從那賭鬼口裡套了不少的東西出來,一玩兒著就玩兒了幾年的時間,越玩兒越是玩兒出了自己的一番心得,摸出了其中不少的竅門,也算是成了一代宗師了。

    不到二更的時間,青雲鎮盤龍街的賭坊裡,依舊是賭徒成群,幾張開盤的桌子旁都是裡裡外外圍了好多的人,這些人多著布衣,大多數是這鎮裡或是周圍村子的貧民,想著自己哪一日手氣好了,能贏回去萬貫的錢財,至於會不會輸光了錢財,壓完了妻女,這不是他們考慮的範圍。

    不過,偶爾也有富貴人家的公子哥,覺得好玩,來圖個樂子。

    十幾盞的油燈高高地掛在屋頂之上,室內一片昏黃之色,到處充斥著汗味、魚腥味兒或是肉腥味,花朵拉著醉月走進這據說是青雲鎮唯一的賭坊中就皺起了眉頭,這裡的氣味,好難聞……

    「大!大!大!……」

    「小!小!小!……」

    在一陣的歎息和驚喜聲中,有人輸,有人贏。

    有人去賭,他想靠的是運氣,而花朵去賭,卻是絕對靠的實力,相信上天,不如依靠自己。

    「乖乖待在這裡,待會兒爺贏了錢給你買糖葫蘆。」

    花朵隨意地拍了拍高出自己一個頭的人的肩,轉身便是鑽入了人群去。

    被斗篷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個臉的人,一張紅得魅惑的唇微微一勾,「好」,聽話得不得了。

    只是,誰都看得出,這被一大黑斗篷罩住了全身的人,站在這烏煙瘴氣的賭坊之中,看著著實有些格格不入,外帶詭異,不過,正是百忙之中,誰又管得了這麼多?

    桌子前面,一將袖子高高地挽起來又瘦又高的年輕小伙子手法很是熟稔地搖著手中的骰子,或是急,或是緩,或是上或是下,忽高忽低,或緩或急。

    「彭」的一聲,骰盅落下在桌面,那瘦子掃了一眼周圍急著想把那瓷盅看穿的神情,高聲道:「馬上開盅!」

    「我買大!」

    「我也買大!」

    「我買小!」……

    不到一會兒的時間,桌子上大小兩方便是堆滿了銅錢。

    花朵抬頭看了一眼那瘦高個年輕小伙子,嘴角扯出一抹不易覺察的笑意,從懷裡,摸出,醉月不知從何處摳出來的,長滿了銅蛌獄刐,毅然放在了買小的左邊。

    「我買小。」

    不大不小的女聲,終是引起了一桌子的人的注意。

    眾人紛紛轉頭,看著那個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了進來的小女娃子,白色的紗布包了厚厚的一圈在頭上,好似是受了傷,人看著還算是清秀,可惜了,又黃又瘦,那下巴尖得都可以去當錐子了,整個的就和那一身上好的棉質衣衫不搭,整個人,看著就是怪異。

    再看看那落下在桌子邊邊上的一個獨獨的衒o沒法子的銅錢,這,這還能用麼?

    「哎哎,我說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大晚上的跑這裡專門來搗亂的?這銅錢都這樣子了還能用麼?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是你這種丫頭片子該來的地方?快走開,小心回家你爹打得你連你娘都認不出來。」

    頭裹著巾布,身高不足1米5的矮子男人皺著眉要將花朵轟出去。

    「就是啊,你個女人家家的來湊什麼熱鬧?我看鐵定是從家裡偷跑出來的,這大晚上的到處亂跑,不守規矩,小心以後嫁不出去!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家的姑娘。」

    「快走開,快走開,別來搗亂!」

    「老子來賭錢的管你們屁事!」花朵一巴掌拍開幾個藉著拉開她的名義想在她身上揩油的臭男人的豬手,冷著臉滿臉蠻橫地罵了回去,「這賭館哪個地方寫了女人不能進,還是寫了女人不能賭?有本事給老娘找出來,老娘這就走人!誰規定了就只能你們這些臭男人賭?」

    眾人一時就被這凶婆子女人給說得回不了一句話,轉頭一看我我看你。

    「可是,姑娘,我說實話,你這銅錢都成這樣了,實在是不能用啊?這在市面上去買菜,沒人要的啊?」那搖骰子的瘦高個年輕人突然開了口。

    「就是啊,這模樣的銅錢哪裡用得出去?」

    「哼!一個娘們家,沒有錢也來學著賭,就不知道學些好的,這種女人我絕對是不會娶回家找氣受的。」

    人群裡的一個年輕小伙子鄙夷地看著花朵說道。

    「我呸!你他媽的還想來娶老娘?不看看你那副德行?嘖嘖,要長相沒長相,要身家沒身家,老娘要嫁了你那才是瞎了眼,何況,老娘已經娶了個男人在家裡擺著,稀罕你?」

    說著,她便是一屁股坐在那桌子上,對著人群外面的人招招手,笑靨如花,「相公,快過來呢,這裡男人好多,你娘子我好怕怕喲」。

    女子剛一說完,剛才還堵在她面前的一眾人,就似乎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到了兩邊去,自動在女子面前形成了一條足夠一人通過的道路。

    身著黑色斗篷的人,甚是優雅地走到了女子面前,近處的人只瞧見那黑色斗篷下一張略帶涼薄的唇,在女子耳邊柔聲道:「娘子不怕,你相公來了。」

    冰涼淡然的話語,低沉又帶著磁性,只這一句,足以魅惑人心。

    看著這般聽話,這般配合的人,花朵只是扯了嘴角,一陣乾笑,這妖孽,聽話得過頭了。

    在一眾人驚訝的眼神中,花朵湊近醉月的耳邊悄悄說道:「乖乖配合爺,待會兒給你加一串糖葫蘆。」

    「好。」

    嘿嘿嘿嘿,爺不是好銀啊,你自己吊在爺這棵歪脖子樹上,爺受不住,落到了火坑別怪爺啊……

    ------題外話------

    本文設定的是,男主寵女主,寵得沒有下限,寵得慘絕人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