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九章 老子也去賭! 文 / 風染煙

    「來,二嬸,先坐這裡,剩下的事情你別管,我來處理。」

    花朵將羅氏扶著坐了下來,轉身,冷著一張臉看著那一臉蠻橫的老東西,罵她娘是**?佔據了這具身子,那麼,這具身子的娘也是她花朵的娘,有些底線,無論如何也不會允許別人來觸碰!

    「死老婆子!不就是想趕我走嗎?」

    「你!你罵我什麼?」

    花氏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花朵,這,這女娃子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罵她?

    連狗子和一旁的羅梅聽著這句話,都是震住了,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文靜聽話的二丫口中會冒出這樣不敬的話語,還是對著家中最老的長輩。

    「我說你是死老婆子呢,可是聽清楚了?你以為我花朵稀罕你這主來當我祖母?你也配?!有你這缺德摳門的祖母那才是老娘倒了八輩子的霉!我娘是**蹄子?你他媽就是個連**都不如的畜生!你兒子都要死不活地躺在那裡了還在計較錢的問題,天下的娘當到你這德性,那他媽的才是造化了!……」

    「啪」的一聲,不待她說完,重重的一巴掌已是落在了她的臉上。

    花朵摸著被打得生疼的臉,轉頭,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家的老爹,「爹?」

    「還不給我住嘴!這是你該跟祖母說的混賬話嗎,啊?她不管怎麼說也是你祖母,還不給我跪下道歉!」

    狗子滿臉怒容地看著被自己扇得腫起了半邊臉的閨女,眼裡閃過一絲心疼,可是,如果他不動手教訓這丫頭的話,這家裡鐵定再沒這孩子留下的餘地,娘她斷然是再不允許這丫頭住在這家裡。

    他狗子畢竟是這花氏生下來的親骨肉,養育之恩,一生無以為報,要是他娘堅持要做什麼,他這個當兒子的也沒辦法,只能依了。

    花朵定定地看了眼前這位她其實並不瞭解多少的爹,虧了她以前還以為,自己在他心中地位很高的,可到現在看來,永遠高不過他的那位親娘,和現在的這位繼室,越是想著,越是覺得有些可笑。

    垂了眼眸,看著那坑坑包包的地上,嘴角終是扯出一抹苦笑,爹啊,這樣的你,這樣的家,我如何讓你們日子過得更好一點?什麼叫有心無力?

    該幫的幫了,該說的都說了,最後卻是她花朵根本才是個天大的笑話,他媽的根本就是個野種,還在那裡亂指揮!

    我花朵前世今生,沒有誰給跪過,今日算是第一次。

    花朵跪在狗子的面前,重重地對著他磕了三個響頭,「爹,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我決定了的路,你們誰也攔不住!待二叔傷好,我便請來村長為證,從此與這家再無瓜葛!到時候你們也輕鬆了,養育之恩,我花朵定當重金相報!」

    「不行!」一旁的羅氏立馬站起來,哭著將花朵給拉到身邊,「二丫你在說什麼傻話?你一個女子家家要怎樣活?嬸兒咋放得下心啊?」

    狗子看著最愛的那個女子生出來的閨女說出這等決絕的話語,腦子中,一下子就空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猛然蹲下在地上,捂著眼睛嘶啞地哭泣,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嬸兒,你為啥就不相信我?我離開了這個家,會活得更好,你以後看著就明白了,不哭,不哭,快去廚房將魚端出來吃了吧,那幾條鯽魚我也剖好了,你待會兒用豬油煎了再摻水熬一下給二叔喝了吧,我去抓藥去。」

    花朵輕輕推開二嬸,轉身進了她跟大家一起睡的那個房間,從鋪子裡找出從醉月那裡借來的東西,拿在手中,走到主屋中,淡淡地看著那花氏道:「沒有你那錢,我花朵也一樣可以給二叔抓到藥。」

    說完,便是往著外面走去。

    「好,好,你有種!老婆子今日就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花氏指著花朵,氣得渾身發抖。

    「二丫啊,你一個人大晚上的這麼出去很危險啊,嬸子跟你一起去!」羅氏看著花朵一人往著外面走,也每個大男人跟著,急著要跟出去。

    「今天誰敢出這個門跟著她走就都別回來了!」

    花氏手中枴杖一跺,狠狠地看著羅氏說道。

    走了老遠,花朵都還聽得見二嬸那擔心又無助的哭聲,只得歎口氣,這嬸子啊,真是個讓人心疼的人,所以,這二叔,她是無論如何都要治好。

    「嘩啦」一聲,看了好久的鬧劇的人,將手中折扇一收,轉頭,臉上再是無半點書生氣,倒是多了八分的輕狂與邪氣,滿眼笑意地看著這屋子裡的一眾人道:「你們可知,這花家二叔穿胸之傷,就是二姑娘自己動手縫好的?」

    「玉兒,你說什麼?她,二丫縫,縫好的?」花氏這次,是的的確確聽清楚了這林偉玉話中的每一個字。

    「小生當日親眼所見,無半點虛假,二姑娘這一手的醫技,世上陸青鳳勉強與之齊驅,卻是無人再能出其之右,所以,」書生突然撐頭瞧著羅氏的方向,道,「二姑娘既然說了能讓嬸子你再懷上孩子,你便是放了一千個的心便是」。

    「二丫,她,她當真這麼厲害?我以為她只是懂一點醫理而已。」

    羅氏低頭,想起昨日裡花朵說的那些話,這下是真的信了,她沒想到,她家的朵兒,一下子居然變得這等厲害了起來,一時間,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感動,合著心中那無限的驕傲,孩子又出息,天下哪個父母不驕傲?

    「世上真正良醫,本是千金難尋,萬金難求,你們又以為那村長如何會對二姑娘那般尊敬有加?只要二姑娘她願意,黃金萬兩也不是不可以的,嬸子你又何須擔心她生計?」

    看著一眾的人都是陷入了震驚的沉默之中,林偉玉又是「嘩啦」一聲打開了手中的折扇,嘴角勾起了一抹風情無限的笑意,彎腰在自家娘親身邊說道:「天色也暗了,小生還是擔心娘子遇到什麼不測,這就出去了,娘你就先自己回去罷。」

    說完,便是在一眾人的目光中,走出了那院門,很快便消失了身影。

    留下一室的沉默,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怨鬼道邊,花朵淡淡地瞟了一眼面前剛剛沐浴完的人,那傾城的眉眼,帶著淡淡的嫵媚之色,衣袍看似隨意地穿在身上,露出肌肉緊實的胸膛,身段看著實在有些勾人,惹人遐想。

    左手將美人腰身攬住,右手甚是輕佻地將那弧線優美的下巴勾住,嘴角,扯出一抹滲人的邪笑。

    「小倩美人,走,陪爺去賭錢!」

    ------題外話------

    後面情節便要開始加快了~醉月要當爹了哦~有男銀要來和他搶娘子哦~很多很多男銀哦,有好人也有壞銀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