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七章 撕破面皮 文 / 風染煙

    果然如她所料,是傷口有些感染了,有些紅腫滲出,人卻是燒得迷糊不清。

    趁著二叔昏迷的當頭,花朵又用酒將那傷口的周圍擦了一遍,將浸水的涼帕子搭在他的額頭上,轉身對著身旁的兩人說道:「富貴,你就陪著二嬸照顧著二叔,我去給二叔抓藥去。」

    說完,轉身就出了門往著主屋去了。

    一進屋子,卻是又感覺到了這一屋子的沉悶,所有人都用著很複雜的眼神看著她。

    其他的事情她哪裡有時間去想那麼多,開門見山就向著主位上的花氏說道:「二叔現在發燒了,祖母能給我點錢嗎?我去鎮上給他抓點退燒的藥回來。」

    「什麼?你說二娃子在發燒?」

    花氏驚得立馬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是的,燒的有些厲害,我必須去給他抓點退燒的藥回來。」

    那花氏卻不知怎麼了,聽著她這麼一說,身子直抖,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掄起手上的枴杖就招呼到了花朵身上,「你這個害人精!我打死你!」

    一下子,花朵身上是重重地挨了一棍子,嚇得一旁的林母趕忙將花氏拉住,「嬸兒啊,你快住手啊,你這是幹什麼啊?大成這裡情況不好,你還是先讓大熊跟著二丫去抓藥吧,先把人給救回來才好啊」。

    「我要打死你這個害人精!要不是你,我二娃子怎麼會成這樣?還想要錢?這家裡哪裡還有錢?!要是大成再出個什麼事情,我老婆子跟你拚命!」

    花氏現在看著花朵,恨不得將她立馬趕出這個家門,要不是林氏給拉著,手上的枴杖又要招呼好幾個到花朵身上。

    一旁的大丫看著祖母打二丫,卻再是不像昨天那樣站出來幫著她說話,面色蒼白地坐在飯桌旁,看著她的眼神越是奇怪了起來。

    大熊本來要上前幫著勸住祖母的,卻是被自家的老娘狠狠地一瞪,給瞪了回去,只好站在角落裡,什麼話都不敢說。

    狗子看著老娘竟然用枴杖打自家閨女,急忙放下手中的竹籃子上去將老人家給拉住,「娘,你打二丫干甚?這讓大成帶她去吃飯是我的主意,是我害得,你要打打我,拿我丫頭出氣幹啥啊?」

    「你,你……」花氏聽著狗子這麼一說,又是驚又是氣,「這家裡還有好些錢?你就這麼讓著去亂花?你就這麼一個閨女了?這家都不管了?我打死你個敗家子!」

    花氏一把將林氏推開,毫不留情地拿著枴杖往著狗子身上招呼,一棍子比一棍子打得厲害,狗子也就站在那裡任她打。

    「娘,你不能打狗子啊,這哪裡怪他了?要怪也該是怪她二丫那個害人精!」

    劉氏哪裡捨得婆婆這麼往著自家相公身上招呼,要是再把他給打出事了這家要怎麼辦啊?

    一時間,拉人的拉人,護人的護人,亂成了一鍋粥,只有兩人,如同置身世外一般,冷眼看著這一切。

    林偉玉「刷」的一聲,將手中折扇打開,遮住了大半邊的臉,只是露出一雙頗有些狹長的邪氣眸子,看著眼前的一切,再看看扶額頭疼的花朵,滿是趣味,坐在那裡,似乎是在觀看一場別開生面的表演。

    死老婆子,就知道鬧!鬧鬧鬧,有個屁用,尼瑪你兒子都要嗝屁了懂不?

    「鬧什麼鬧?都給我住手!」

    終於,河東一聲獅吼,將一屋子的人給鎮住了。

    花朵冷眼看著這個身子的祖母,「祖母,你把意思說個清楚,是要先鬧了之後去管你二兒子的死活,還是先去抓藥了之後再鬧?」

    花氏哪裡想過這二丫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待反應過來,顫顫巍巍地指著她,「你,你居然敢這麼說話,反了你!要不是你這害人精,我二娃子會成現在這副樣子?我告訴你,要錢休想!要是我兒子出了什麼事情,我老婆子也不會放過你這個賤娃子!」

    喝!感情這麼一說,那點錢是和她兒子的命一樣重要?兩樣都捨不得?

    花朵覺得好笑死了,天底下做娘的做到她這副德性了,簡直是絕無僅有,佩服!

    「我害的?你看到那刀子是我捅進去的?還是我花朵唆使人插進去的?至於這家裡還剩多少錢,我想祖母你是最清楚的吧?我就不相信上次那些人還將你藏得誰人都不知道放在哪裡的銀子也搶了呢,債也沒說要你還,就丟了點玉米稻子,這家就揭不開鍋了?你藏那麼多錢是打算發霉的,還是打算帶著進棺材?」

    尼瑪,死老婆子,葛朗台轉世的,換了個國度換了個文化,變了女人錢沒賺到幾個,更摳!

    花氏聽著她這麼一說,既不否認也不承認。

    「你休想從我老婆子手中再騙錢!一個銅子都不給!你以為你這個害人精在想些什麼我老婆子不知道?你想要害我一家子,休想!」

    今日大家索性都撕了面皮說開了,她花氏就要讓一家子的人知道這二丫是不安什麼好心的!這個家,容不下這個害人的貨!

    「娘!你在說些什麼?二丫是你孫女,不要老是害人精害人精的說她了。」

    狗子就不明白了,你說這娘是咋回事兒?怎麼對現在的二丫和以前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了,就算身子破了也好歹是一家人,他就是想不清楚,為何這娘就是容不下他閨女了?

    「我害人精?」花朵覺得這老婆子搞笑死了,要是她是害人精的話,第一個害的也絕對不會是二叔,鐵定是這死老婆子!

    要不是因為爹和二叔,她花朵不跟她老婆子罵上才怪,氣死人了!這死老婆仔性格怪、脾氣怪,渾身上下沒一處讓人看得順眼的地方!

    「就是!你這小賤蹄子就是個害人精!」劉氏突然站出來指著花朵罵道。

    「我跟你說,娘,這賤蹄子腦子裡竟是些害人的主意,你說咱們家裡本來種地種的好好的,她硬要讓相公他們跟著她去種什麼麥冬,一背簍的野草,種著有啥用?還讓小叔子他們一起來瞞著你,你說,這死賤蹄子是給他們都灌了什麼**藥才讓大夥兒的都乖乖聽她話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