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六章 情況不妙 文 / 風染煙

    看著這老人家哭成這樣,林氏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得走上去,將人給勸住道:「嬸子啊,你可別哭了,這哭壞了眼睛,傷了身子得不償失啊,莫要大成好了你又給病了。大成好歹找回了一條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照顧他,將傷養好,我給你們送來的那藥參明日就讓梅娘給他去熬了雞湯燉著吧,那可是養傷的好藥呢,來來來,別哭了,咱們坐下聊點別的。」

    花氏哭了好一會兒,這才止住了哭聲,抬袖將臉上的老淚都擦了乾淨,又是歎了口氣,這才轉頭向著大丫道:「大丫,你也莫要讓玉兒一個人干坐在那裡了,年輕人之間的事情,我老婆子一把年紀了也不懂,你就好好陪著玉兒說說話。」

    「哦哦,好的。」

    大丫看著坐在那裡的秀才哥哥不知何時從袖裡取了一梅花折扇出來,有一撘沒一撘地在那裡扇著冷風,手裡拿著自己剛才遞上去的白開始卻是不喝,只是看著院子中,眼神好似放在二妹她們那處,又好似不是。

    「那個,偉……」

    大丫剛想說些什麼話出來,卻是立馬被林偉玉給打斷了。

    「大姑娘以後叫我名字便好,你我年歲本來就差不多,就不須這般叫法了。」

    想起剛才那丫頭的噴笑,林偉玉就有些鬱悶了,偉哥,這叫法有什麼好笑的?難道還有什麼深意不成?

    想著那丫頭剛才聽著這叫法喝口水都噴成了那樣,他心頭難免有些疙瘩,再聽來也是覺得這叫法古怪了,本來這大丫也跟他年紀相差不了幾個月,這麼叫著也著實有些肉麻。

    對於以前的那決定,倒是真的有些後悔了起來,這怎麼就不停歇了,去了一個又來了一個……

    「哦哦,好。」

    饒是大丫再是愚鈍,卻是有著女孩子通有的敏感心,聽著秀才哥哥人家這般說法,也是知道人家現在心思不在這邊,也不好再找什麼話題說下去了,只覺得尷尬得很,看了二丫那裡一眼,心頭越是落寞了起來。

    一旁正在跟林氏聊著兩孩子的生辰八字什麼的花氏看著大丫兩人這般,心頭越是氣了起來,暗暗剜了大丫一眼,不爭氣的丫頭,給你機會還不好好把握,她要是不爭氣,大不了她老婆子將娟子給嫁過去,雖說娟子人小了點,可好歹也是她親生的。

    那廂,花朵在兩個弟妹的幫忙下,很快就將一條大草魚和四條鯽魚去了鱗給剖了個乾淨,拿起魚便是進了後面那灶房裡去了。

    「二嬸,飯煮好了嗎?我用一下小灶來蒸個魚。」

    花朵進灶屋的時候就看到那口大鐵鍋裡已經下了玉米面和紅薯,估摸著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

    「朵兒你要蒸魚?嬸子這就給你洗鍋去。」

    梅娘趕緊低頭,將眼角的淚水擦去,往灶膛裡添了幾根柴,端起小灶上的小鐵鍋,用刷子刷了個乾淨。

    劉春花看著這小小的灶屋裡一下子塞進來了這麼多人,看著擁擠,心頭又擔心大丫在外面的情況,不知道和林秀才相處的怎樣,眼看著鍋裡的玉米糊糊也快好了,二丫要弄什麼魚她也懶得去幫忙,遂即就出去了。

    「二姐,你要給我們弄什麼味道的魚啊?」

    娟子砸吧著手指,早已是饞得不得了了,這肉啊,她都好幾個月沒吃到了,心頭可是想得慌。

    「清蒸啊,待會兒你吃了就知道味道好不好了,娟子想吃了?」

    「嗯,我好久都沒吃到肉了。」

    「那就去幫你娘去添柴去,這魚一會兒就好了。」

    花朵邊說著邊用刀子在魚身上劃了幾刀,撒一些鹽,芹菜和蔥之類的上去,再澆了一點酒上去去腥味,現在家裡就只有這些東西了,饒是她再想弄什麼美味的東西也是沒法,香料麻油什麼的都沒有。

    「嗯嗯,好的,我這就去。」娟子有些雀躍地往著娘親那邊跑去。

    待將魚弄好,花朵才在這個沒怎麼進過的灶房找了好一番,根本就沒有找著盤子之類的東西,只好用了個大碗將魚裝了進去放進鍋裡蒸著。

    「嬸兒,你去屋子裡坐會兒吧,這灶屋裡就交給我們三個人,一會兒弄好了我們給端過去,待會兒我再給二叔熬點鯽魚湯喝。」

    「二嬸,我來添柴。」一旁沒什麼事兒做的富貴趕忙上去將活兒給接過來。

    「哦,好好,我去看一下大成。」

    羅氏有些恍惚地站起來,往著外面走去。

    「嬸兒,怎麼了?」這下閒了下來,花朵終是聽出了二嬸聲音的不對。

    「沒,沒事兒,你們先在這裡看著,我出去一下。」

    羅氏越是說著,越是紅了眼睛。

    「二嬸兒,是不是二叔情況不好?你咋不給我說?這事情怎麼能瞞著。」

    花朵一下子便是猜著了,肯定是二叔那邊出了事,嬸子才會擔心成這樣。

    羅氏終是強忍著的淚水,就那樣掉了下來,先前在自家人面前,她也不敢怎麼多哭,怕引得一家子人都傷心起來。

    可是今天下午見著自家相公醒了一下本來該高興的,卻是那身上燙得跟什麼樣,家裡現在哪裡還有什麼錢去請大夫啊。

    她又不敢跟婆婆說,怕婆婆又要責怪二丫一番,只好自己扛著,卻又擔心大成這樣莫燒出個什麼毛病出來。

    聽著二丫這麼一問,也終是撐不住了,一把抱著花朵就哭了出來,「嗚嗚……二丫,你說咋辦啊?你二叔身上到現在都燙得跟燒火似的,怎麼辦啊?你說人才醒了多久,這就又燒成那樣……」

    「嬸兒,這情況你怎麼不早說?」看來是傷口感染了,果然是達不到現代的消毒水平饒是她再是注意也會出問題的。

    「我,我想等著你回來跟你說的,剛才人多又不敢給婆婆說,我怕她再罵你啊……」

    這二嬸啊,果然是個心善的人,寧肯什麼都自己背著,傻得讓人心疼。

    「嬸子不哭,不哭,我這就去給二叔看看」,花朵急忙軟了聲音安慰道,再看著兩個有些被嚇著的孩子道,「娟子留在這裡看著火,富貴幫我去打點涼水,找根帕子送到二叔屋裡去」。

    「好的,我這就去。」富貴也懂得事態的嚴重性,丟了手上的柴火立馬跑了出去準備東西去了。

    花朵跟著二嬸去查看二叔的情況。

    ------題外話------

    親們暫時忍忍哦~~~很快就會多起來,不用看著這麼憋屈了~~~抱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