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五章 林氏的用意 文 / 風染煙

    「春花啊,你別給我兩煮飯了,我們這坐會兒將事給說完就走,不打麻煩了。」

    林氏看著劉氏要去做飯,趕忙站起來要去說個清楚。

    這時,去了裡屋將林氏拿來的一袋子梨子、一包干棗和一支給專門給花大成補身子的藥參小心地鎖到櫃子裡放好的花氏也走了出來,聽著林氏這麼一說,急忙將人給拉了回來。

    「玉兒他娘啊,你就別這麼客氣了,來了飯都不吃一頓這說出去大家還以為我家摳門得很呢?來來來,坐下,咱們好好聊聊,老婆子也好久沒見著咱們玉兒了,好多話想跟他說說呢。」

    花氏一臉慈祥地看著那書生,眼中的喜愛之意是個人都看得出來。

    林氏也不好再作多的推遲,「既然花嬸兒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好推遲了,那真是打擾了」。

    花朵將那林氏從頭至尾的表情看了個清清楚楚,只覺得好笑,轉身,拿起放在屋子角落唯一的一個裝著雜貨的櫃子走去,拿起上面裝著不知何時燒的水的舊水壺,倒了滿滿的一碗,她其實是好久沒做過農活了,今日這麼做了一番下來,那是腰酸腿疼,就差背抽筋了。

    「偉哥,你,你喝點水吧……」

    「噗!」

    花朵剛喝到嘴裡的冷水,就那麼,噴了那一櫃子,和對面的一牆……

    一時間,那屋子最不起眼的角落,就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抬袖略有些尷尬地將那櫃子上的水給擦乾淨了,她這才轉頭,一臉訕笑地看著眾人道:「不好意思,水喝得太快,嗆著了,打擾了你們說話,繼續,繼續,我去院子中殺魚,待會兒燒來招待客人。」

    偉哥?我去,這是要鬧哪樣?不能想歪了,堅決不能想歪了……

    大丫第一次以准媳婦兒的身份和眼前這位翩翩書生公子正式說話,一時間,又是緊張又是激動,生怕自己的舉止讓人看著不好了,那拿著碗的手都是抖得厲害,哪裡會想著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氣氛和機會就這樣被二丫給破壞了。

    一時間,臉上紅黑不斷交替,這二丫他媽的是故意的?她為了顯示自己和二丫的不同,就直接取了秀才哥哥名最中間的字來稱呼的,這二丫這當口來這麼一口水,啥意思?

    是覺得搶了本來該屬於她的夫君心頭不滿?

    在花氏和大丫極其不滿的眼神中,花朵強忍著要問十萬個為什麼的衝動灰溜溜地去了院子中。

    「玉兒,藍雙,別管這沒教養的丫頭,髒了眼睛,來來來,喝水,喝水。」

    花氏很是嫌棄地看了二丫一眼,轉身滿是歉意地看著這家裡最尊貴的兩個客人。

    「我去幫二姐。」富貴聽不得祖母老是這樣說二姐,心裡很是不爽,便是也跟去幫忙去了,耳不聽不煩。

    「我也去。」娟子看著屋子中剩下的全是大人,覺得無趣也就跟著出去了。

    狗子自己一個粗人也不會說什麼話,端了跟板凳把大熊也叫到一邊去編竹籃子去。

    「沒事沒事」,林氏向著花朵的方向看了一眼,眼裡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深思之色,看了一眼身旁的兒子,這才轉頭對著一旁的花氏說道,「花嬸兒啊,我看你家這二丫倒也是個不錯的丫頭,你別說,這以前啊,我還真沒瞧出來她懂得那麼多呢,性子也是變了不少,聽說昨晚上朵兒還給村長開了一副能治惡疾的仙方,是不是她真的在那地方遇上了神仙指點啊」?

    這一問,倒真是將花氏給問住了,想著最近發生的種種事情,越是覺得心頭有些不舒服,對二丫這丫頭也是越來越見不得了,「哼!誰知道她在那裡遇到了什麼?身子都破了還能遇到個什麼好東西?把一村子的人都騙得團團轉,不知道多少人被她給灌了**湯」。

    現在花氏是打定主意,她二丫做的所有的飯啊菜啊,她是絕對不吃的,要想將她也給迷倒,她是休想!

    「哎,嬸兒啊,你可別不相信,我聽了你家昨天發生的那些事兒,還專門去找了我玉兒去村長家看了那藥方呢,玉兒說那可真的是個很有用的方子,現在的神醫,誰開的出來?玉兒,你說是不是?」

    說著,林氏便是轉頭看著身邊的兒子。

    「確實如此。」林偉玉點頭附和道。

    「玉兒也懂醫?想不到玉兒連這也懂啊,果然不愧是我們這村子裡的神童。」

    花氏看著對面坐著的書生,心頭越是歡喜起來,要是這孩子真成了她孫女婿,那可是祖上積了德呢,等幾天可要去鎮上的廟子裡給菩薩好好上幾炷香,消災來福。

    林偉玉看了這盡撿好聽的話給他說的老婆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弧度,連帶著眼裡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笑意。

    「花婆婆謬讚了,我也只懂得一些皮毛而已,可是開不出像二姑娘那樣絕妙的方子,與她比起來,我那點醫理實在上不了什麼檯面,今日跟著娘親打擾貴處緣由其一也是想向二姑娘討教一番,還望成全。」

    「這個……」

    花氏猶豫地看了那旁邊站著發愣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大丫一眼,這林家的兩人今日到底是來說什麼的她是到現在都沒摸清楚,難道就是為了和這古怪二丫來討論醫理的?

    可是怎麼看這林氏的神情怎麼看著不像,這大丫打進屋開始,這林氏壓根就未將她看進眼裡過,反而是拿著眼神不斷地上下打量著二丫,難道……

    花氏好歹也是活了這麼大半輩子的人,該懂的人情世故哪裡有不懂的?

    別說這二丫是她的親孫女,以前她還中規中矩的,人也聽話,看著還順眼,想著以後是要嫁入大戶人家的,她還可以寵著。

    可是現在,這女娃子不光是身子破了丟了一家子的臉,連性子都變了,就是全村的人信了她她花氏也是不會信的,現在一家子的人都圍著她轉,將她這個當家的都給架空了起來,這二丫,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是被鬼怪纏了身!

    若這林氏今晚是要來重新說二丫和玉兒的事情,她是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這個機會,她寧願留給不是親生女的,好歹也聽話的大丫!這二丫,遲早她會尋著機會給趕出這個家門,免得她以後再在這裡為非作歹。

    哼,一個女娃子而已,她當做從來沒有個這個孫女!

    「玉兒呀,今日咱們就先不說這些了,看著我二娃子躺在床上現在都還沒醒來那樣子啊,我老婆子這心頭啊,苦啊,你說,我家裡這是惹了哪個倒霉神才遭了這種災。」

    這花氏說著說著,就是又開始流起眼淚來,這屋子裡頭的氣氛瞬時又是低沉了起來。

    這句話,卻也是說到了狗子的心頭,臉上的神色也跟著苦了起來,編著手中的竹子,暗暗地歎了一口氣,連著手被那鋒利的竹條劃傷了幾次都不知道。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