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四章 傳說中的秀才 文 / 風染煙

    「嗯,好的二丫爹記住了,這地爹跟你大哥犁了好幾次,也耕了好幾次,以後就都這樣了。」

    得到自己女兒的肯定,狗子心裡也終是好過了一些,好在這丫頭沒出什麼大事,弟弟也是撿了條命回來,說明他家裡真的是氣數沒盡。

    看著這麼一個能幹的女兒在身邊,也是寬心了好多,哎,羽兒啊,若你泉下有知,一定要保佑我們的丫頭,嫁個好人家,一輩子平平安安的。

    「栽麥冬之前,先按行距10∼13,哦,不對,這麼寬開溝。」

    花朵一下子想到這古代根本就不是用厘米和米來量長度的,只得自己估摸著用手比劃了一下。

    「二丫你這說的是差不多半尺的寬吧?」

    大丫站出來說到,娘在家裡會給爹做衣服,就會用到那軟尺,她記得那半尺的長度就差不多是這樣的。

    花朵哪裡知道這個時代一尺是有多長?只得跟著大丫說的大略地猜測一下。

    「嗯,對對對,半尺的寬度,深一個手指的長度就差不多了,在溝內每隔一個小指的距離,放種苗2∼4株,這樣垂直放於溝中,然後將土填滿淺溝,用鋤頭推壓或用腳踩,將種苗兩側的覆土壓緊。」

    同樣,花朵邊說著,邊教了一遍規範的動作給大家,這才抬頭,看著一眾認真地學習著的人道:「我這樣說你們可是懂了?」

    「二姐,我懂了,你看我剪的這株苗子合不合適?」

    富貴第一個站出來,把剛才剪出的苗子遞給花朵看,花朵仔細檢查了一下富貴剪的苗子,不多不少,剛夠,這孩子果然是聰慧。

    「我也懂了。」說著,娟子也自己剪了一株苗子給花朵看,確實是手藝也不錯。

    花朵滿意地點點頭,將一眾的人分工,「富貴和娟子你們就先去一邊剪著吧,爹和大哥來開溝,我、大姐和娘就負責栽,咱們一起努力,相信會很快栽完的」。

    這種麥冬本身也不是什麼高技術含量的活兒,幾個人,栽著栽著也慢慢就熟練了起來,待天色完全黑了下來,也差不多種了半畝地的樣子。

    天完全黑下來實在是看不到了,幾人這才收拾了東西,將剩下沒栽的苗子放在地裡,等著明天再來栽完,便打道回府去了。

    「哎呀,玉兒他娘啊,你真是太客氣了,每次來了都要帶這麼多東西來,咱們都快是一家人了,哪裡需要這麼見外啊,來來來,你兩都先坐著,我這就讓我家二媳婦兒給你兩煮茶去。」

    花朵跟著老爹幾人還沒走到柴門口,大老遠地就聽到家中那凶老婆子滿是喜悅的聲音,想都不用想,那張老臉一定綻放得比菊花還嬌艷。

    這林家,想著還真有意思,都是一個村子的,她們家這幾日連著出了這麼多事,肯定早就在村子裡傳開了,他林家就沒有不知道的道理,這事情都平靜了才來露個臉,裝好人?

    聽著老婆子那麼一說,是有兩人了?那另外一位是誰?

    待走進家門,果然,就看到主屋裡坐著一中年婦人和一書生著裝的年輕人。

    那婦人,依舊是如初見一般,舉手投足之間透著富貴人家特有的修養與尊貴,整個屋子,昏黃的油燈燈光下,刻滿歲月滄桑的斑駁土牆,屋簷四角掛著的不知道多少年了的蜘蛛網,滿是泥垢的黑漆漆的飯桌,那矮的不行的板凳,與那婦人一身上好的藏青絲質衣衫硬是格格不入。

    幾人走進院子的時候,那坐在裡面的兩人也是發現了他們,林氏急忙從裡面走出來。

    那林嬸子很是熱絡的走出來,跟狗子打著招呼:「東生啊,你們回來啦,真是幸苦了,忙到這麼一大晚上,來來來,快進來坐著休息一下。」

    原來老爹的真名是叫花東生?花朵來到這裡這麼久,這才第一次知道老爹的名字,她一直以為就是「花狗子」呢,汗!

    「林,林夫人,你是客,還是你坐吧,我就是個粗人,趁著這日子多下地幹活,怕錯過了時節,皮糙肉厚的哪裡會累著。」

    狗子對於這種場合,不知道該說些啥,生怕唐突了客人。

    剛剛說完話,站在他身邊的劉氏立馬諂媚著一張臉,很是熱絡地上前去將林氏的手拉住,跟本就沒注意著這林氏被拉住手的瞬間微微緊了的眉頭和那有些不自然的臉色。

    「哎呀,親家啊,可把你盼來了,你以後有時間就多來坐坐啊」,說著,又轉頭看著旁邊穿一身淺藍衣衫,長相普通的書生道,「玉兒啊,你也是啊,書看累了就多出來走走,我們都快半年的時間沒見著你了,我們一家子可都是念你念得慌呢」。

    花朵聽著這麼一說,瞬時向著那書生看了過去,這就是跟這身子的前主人有娃娃親的秀才哥哥?

    普通的長相,沒有一點可圈點之處,只有,那眼睛之處,長得倒是有些特色,看似規規矩矩道貌岸然,實則隱隱透露出一絲戲謔和邪氣來,看著這雙眼睛,花朵不自覺地就想起了那天在酒樓裡遇到的另外一個書生,這尼瑪,兩人是兄弟麼?

    此外,峨冠博帶,這人倒是與一般人無異了。

    聽到劉氏那麼說,那書生很是謙恭地對著她一拜道:「多謝劉姨掛念,最近實在是先生佈置課業繁多,無法脫身前來探望劉姨和花叔以及各位弟弟妹妹,心中很是過意不去。」

    尼瑪,酸得倒牙,這古代的儒生啊,說話咋這麼……花朵想著便是一陣惡寒,轉頭看了看一旁信誓旦旦說要從事這一行業的富貴,可千萬別學了這廝這套啊……

    「哎喲,我們玉兒真是太會說話了,大伙聽聽,這文縐縐的哦,我們這種人那裡說得出來,我們還是不要站在外面了,還是進去說吧。」

    這話,這劉氏聽著就似對味兒,很是高興地將人往著屋子里拉去。

    「來來,玉兒,你娘兩就先坐著,我去廚房幫著阿梅去煮飯,大丫啊,還不快過來給玉兒倒茶!」

    劉氏很是有些深意地看了大丫一眼,便是扭身往著灶房走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