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二章 你看我來我看你 文 / 風染煙

    這古代真是夠封建,看個光光就要負責?老娘看了多少具屍體的光光,尼瑪都要跟那些人來個陰婚神馬的?

    眼珠子一轉,花朵便是看著醉月嘿嘿兩聲陰笑,眼裡儘是狼光一片。

    饒是這醉月見慣了世面也是不禁打了個大大的寒戰,臉上堆起來的笑容再是掛不住。

    「你,你要幹什麼?」

    低頭不自然地將衣領捏住,像是個碰到打色狼的小門閨秀一般,又是緊張又是害怕。

    「我要幹嘛?」花朵挑眉,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走到男鬼的面前。

    插著小蠻腰倚在石桌之旁,滿臉邪氣,外帶痞氣地,上上下下,將人打量了個遍,嗯嗯,皮膚夠白,頭髮夠黑,長得夠帥,可惜……

    「手給老娘乖乖拿開!」

    看著那雙指節修長的手緊緊地捏著衣領,花朵眉頭一皺,臉上表情一橫,根本就是欺負良家婦女的惡霸。

    對面的人果然是身子「一抖」,很是「嬌羞」地將手拿開,「娘子,你好凶……」

    聲音裡滿是委屈,瞬時,花朵身上自動起滿了雞皮疙瘩,尼瑪,給老娘就裝嘛!

    無敵惡爪子一出,眼前的妖孽美男,那水色衣衫,立馬從肩上被脫到了手腕,春光無限……嗚哈哈哈哈……

    花朵眼放精光,伸手這裡捏捏,那裡瞅瞅,完美啊!瞧瞧這肌肉,捏著多有韌性,瞧瞧,這……嗯,紅——……長得多……

    「娘子,你流鼻血了……」

    某人就著衣服搭在手腕上,香肩半裸,撐頭斜靠在石桌之旁,眼角微挑,傾城瀲灩的雙眸,滿是淡淡的笑意,剛才裝出來的忸怩之色絲毫無蹤,水風撩起幾縷身後的髮絲,倒是襯得整個人有些飄渺不真實了起來。()

    如畫風骨,絕色男顏!

    這尼瑪哪裡是鬼啊,分明就是妖,狐狸精變得!

    花朵反應過來,抬手,在鼻子前一抹,一大滴!鼻血!我擦,看美男都會上火?

    老娘要鎮定,鎮定!誰敢說老子弄瞎他狗眼!誰說老娘流鼻血了?你看到了?你看到了?有本事就在老娘面前說!

    轉身,瞟了一眼旁邊的溫泉,很是鎮定地走過去,將手上,鼻子的鼻血,洗個乾乾淨淨,消滅證據!

    「死鬼,咱們兩清了啊,你看了我光光,我也看了你光光,扯平!」

    待所有有用的證據都被消滅得乾乾淨淨之後,花朵一下子又是一副老子是大爺的樣子,走到妖孽死鬼的對面坐下,順勢從桌上的彩瓷碗裡摸了一個看著挺好吃的綠色糕點放入嘴中吃起來。

    嗯嗯,好吃,好吃,薄荷味的。

    「娘子看了人家的光光,就不負責了?以後讓人家怎麼嫁人,嗯?」

    死鬼邊看著花朵津津有味地吃著薄荷栗子糕,一邊眼神幽怨地說道。

    「你還想嫁人?這麼寂寞?要不我去給找個死了幾百年的漂亮女鬼,給你兩弄個陰婚?想讓姐娶你?沒門兒!人鬼殊途,這點道理都不懂!」

    花朵邊吃著東西邊給對面的人翻著白眼。

    「娘子慢慢吃,別噎著了。」對面的人很是體貼地給她倒了一杯蜂蜜水放到她的面前。

    接著,一雙有些蒼白的手,伸到花朵面前,「娘子可以再摸摸看,看看我到底是什麼?既然人鬼殊途,我還是還陽好了」。

    花朵皺著眉頭,抬手摸上那人脈搏的位置,心頭一震,大驚,尼瑪,怪自己當時粗心了,沒查個仔細……

    「難道你是殭屍?」

    ……

    一時間,只聽見風過竹林,嘩啦啦作響,遠處鯉魚出水,「噗咚」一聲……

    終於,女娃動了,傾身過來,又是仔仔細細將男鬼從臉到脖子到左胸摸了個遍,最後,極其嚴肅地看著離自己兩公分的人說道:「張嘴!」

    男鬼便是乖乖的張了張嘴,任她偏頭看了個仔仔細細。

    然後,某女坐回來,滿臉疑惑,自言自語道:「咋沒獠牙?」

    「你到底是鬼還是殭屍?不會是在地下埋久了屍變了吧?」

    某人的嘴角艱難地扯了一下,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慢慢理好,「鬼,我不是說了麼,鬼修煉久了也可以成實體」。

    花朵聽著那人的說話,暗自扯了嘴角,「你真的很想跟著我?」

    「嗯,是啊。」男鬼的臉上,有些落寞。

    「哎,雖然咱們呢,那誰說的人鬼殊途不能在一起,可是呢,一切不是沒可能的,我先收了你做我的鬼僕,考驗期間,我見著你表現好,滿意了,我就給你轉正,你看願意不?」

    某人低頭,眼裡精光一閃,「好啊」。

    這啊,只是一個開始……人鬼情未了啊,正式上演……

    花朵左思右想,還是覺得自己有點像是電影裡的女版弱書生寧采臣,這醉月,就是個男版的小倩。

    「要不我以後叫你小倩得了?」哎呀,就是不知道那捉鬼的燕赤霞會怎樣出場,男的?女的?還是人妖?大千世界,千奇百怪啊,這尼瑪誰說得清?

    看著某男臉上明顯的不解,某女但笑不語,裝深沉,高神秘。

    最後,花朵還是決定將「鬼僕」圈養在鬼林子吧,免得帶回家嚇著了家人,一切安置妥當,便打道回府。

    鬼僕,從這一刻開始做起……

    趴在妖孽有些冰冷的背上,花朵無聊地玩著他那一頭上好的黑髮。

    「你可知,那日,我為何會暈倒在怨鬼道上?」這問題,她早就想問了。

    醉月只是稍稍停了步子,背著身後的人繼續往著前面走去,道:「不知。」

    「這鬼林子除了你,還有別的『厲鬼』?」花朵微微瞇了眼睛。

    「嗯。」

    「對了,我還要捕魚呢。」

    現在都快下午了,花朵真怕家中的人,尤其是二嬸會著急擔心她出什麼事。

    「我已經讓人幫你弄好了,無須擔心。」

    「哦?看來你還有不少的鬼子鬼孫?」

    淡淡的淺笑,從前面傳來,「算吧」。

    兩人在村口分了。

    醉月突然想起了什麼,看著花朵說到:「你為何不讓我幫你?若是你想,家纏萬貫也是可以的。」

    她的事情,他想瞭解便是能全部知道。

    花朵轉身,看著他,眼裡是淡淡的驚訝,瞬時歸於平靜。

    「若是得來太易,會有人不懂珍惜,這是原因之一;之二,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不想依附於別人,我花朵想要的,便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得來,你要相信,我們女人,不會比男人差。」

    坐在那一顆不知有多少年的黃葛樹上,醉月倚著身後的樹幹,看著那人遠去的身影,想著她剛才說的一席話,眼裡滿是讚賞,抬手隨意捏住一片綠葉在手中,看著那清晰的脈絡喃喃自語:「以後的路,我陪著你,或是你陪著我,可好?」

    身後,夕陽若血。

    ------題外話------

    (親們猜猜,這兩人各自到底是打著什麼樣的算盤?猜中了不要說出來哦。後面的會有新的男配出現,前面的男銀們親們肯定記了個清清楚楚吧~這文文中角色挺多的,我怕把你們繞暈了,就慢慢來,一個一個地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