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章 碧潭溫泉 文 / 風染煙

    一時間,整個草帽河,只聽見河水潺潺遠流,風吹蘆葦沙沙作響。()

    風撩起了額前的一縷濕法,有什麼東西,迷了眼睛,轉頭,花朵悄悄將眼角的淚水斂去。

    「哦?富貴是要怎樣來保護我呢?」

    「我今天就去求秀才哥哥,我要拜他為師父,讓他教我讀書,我要當大官,我要讓那些欺負過你的人跪在你面前給你道歉!我要讓娘和祖母再也不敢欺負你!」

    一句一句的話下來,聽得花朵眼中越是震驚,看著富貴,硬是說不出半句話出來,這些話,她當然是一聽就聽得出來是出自真心的,這孩子,這是為了哪般啊?她就只是個同父異母的姐姐而已,沒有娘、大姐大哥跟他那樣親,他為何獨獨對她不一樣?

    一時間,心裡又是感動不已,那忍住的淚水終是飆了出來,抬手拍拍富貴那單薄的肩膀,低頭暗自抹淚,「好,二姐記住你這話了,放心,你想讀書的話,二姐一定努力,給你請最好的老師,讓你以後做個大官」。

    她花朵發誓,只要富貴他願意,他想走到哪一步,她就一定供他到底!

    不管有什麼樣的磨難在前面等著她,她堅決不放棄,身邊有這些她值得努力的人在關心著她,真心地護著她,就是前面是火海,她也會走下去,直到成灰。

    將心中奔湧的慢慢思緒沉下來,心頭的熱乎勁一過,那腳底的冰涼便是馬上襲了上來,花朵本能地打了好幾個寒顫。

    「二姐,你回去休息吧,我來捕魚,別冷出病來了。」

    富貴看著花朵不斷地搓著手臂,有些心疼,這水裡有多冷他當然也是知道的,二姐身子本來就比他弱了不少,哪裡挺得住?

    「沒事兒沒事兒,我去捕魚快一些,何況」,花朵突然抬頭,扯扯嘴角,看著富貴道,「話說你,會捉魚麼?」

    被這麼一問,富貴頓時一愣,臉頰緋紅一片,憨憨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有些羞赧,「我,我好像沒捉過魚,不過,不過二姐你可以教我的,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

    聽著這娃子這麼一說,花朵瞬時眼前有些發黑,娃兒啊,你今日就是來搗亂的啊,這大清早的,捉魚這活兒,要是通竅了,說會就會了,要是沒通竅,你娃兒就是學一天都不一定能學會。

    何況,剛才被他這麼一嚇,她手裡的小魚網也沉到河底了,待會兒還要去撈起來,這,一天之計在於晨啊,哪裡有那麼多的時間經得住耗?

    「等回去我再慢慢教你,你要幫我的話就先回去,看看娘她們起來沒,沒起來的話就悄悄將濕衣服換了,再拿一個大背簍來,我教你怎麼用背簍捕魚,若是醒了,你就乖乖待在家裡,二嬸問起就說我來捕魚了,一會兒就回去。」

    說完,花朵轉身就往著深水區走去,再是不多浪費時間了。

    「二姐,你頭上的傷!」

    這時,富貴才看到花朵轉身過去,那後腦勺偏前面一點的傷口,剛才因為在水裡掙扎,早將那包著的手巾給沖掉了,一下子露出那半截手指長的傷口,因為昨晚處理的時候花朵讓二嬸子將傷口周圍的頭髮都給剃掉了,那露出來的傷口被水一泡,便是翻著白,看著著實心驚。

    「沒事兒沒事兒,這麼一會兒沒事,回去再處理一下就好了,我們要先給二叔捕魚回去,他傷的重,營養跟不上以後會留下後遺症的,你先回去將我交代的事情做好。」

    這冷水正好讓毛細血管收縮一下,不至於出多少的血出來,至多,感染而已。

    於是,花朵彎腰便是在水裡找起了漁網起來,卻是越是低頭,越是覺得眼前的東西有些看不清,身上也是冷得要命,估計是被水給冷的。

    「那,二姐我就先回去拿東西,你等我,我待會兒就回來了。」

    富貴有些猶豫地看了花朵幾眼,這才轉身,向著怨鬼道外面狂奔而去,心想著如果速度快一點回去的話說不定娘她們還沒起來。

    聽著富貴遠去的腳步聲,花朵這才抬頭,看著他的小小身影,嘴角終是扯出來一抹苦笑,自己現在這般,是因為一直沒吃什麼東西,低血糖?

    那眩暈感來得突然,也來得強烈,她就看著她的世界在她的眼前顛倒旋轉,哪裡才是正確的方向?

    她撫著額頭,看著周圍有些模糊的旋轉世界。

    身子,終是站不住了,猛然向著水裡歪去。

    臨閉眼之前,她只看到眼前一抹白影閃過,腰身似乎被一雙她現在都能感覺到的冰冷無比的手攬住,整個人就跟著騰空了起來。

    「我飛起來了,喜歡。」

    嘴角一勾,人就跟著那眩暈感思緒陷入一片混沌黑暗之中。

    「你若是喜歡,我便常常帶著你飛可好?」

    衣袂翻飛,黑髮飛揚,傾城的人垂眼看著懷中的瘦弱女子,妖魅的眼中劃過深深的憐惜和心疼。

    鬼林子過後,逐漸是一片顏色蒼翠的綠竹,竿竿碧綠堪比翠玉,連連綿綿竟是繞著一有半個花家村那樣大的湖長了一片。

    清水碧竿,藍天白雲,白鶴清唳,無名春花點綴,彩蝶紛飛,好一片人間仙境,畫中奇景。

    若是花朵現在醒著,一定是興奮得不得了,可惜,她暈得太徹底了,對於外界的變化毫無感知。

    醉月抱著花朵的很是熟絡地點著腳下的碧水,帶起一個又一個的漣漪,往著潭子最東邊一處冒著白色水汽的水域飛去。

    「噗通」一聲,兩人便是合著衣衫跳進了不到人大腿深的熱氣騰騰的溫水裡。

    倚在一光滑的有一人橫臥大小的岩石邊,醉月小心地將人抱在懷中,低頭,將懷中的人的情況查探了一遍。

    懷中的人,唇色蒼白,全身冰涼,頭上的傷更是猙獰可怖。

    眉頭,深深地皺起。

    「影,去鎮上買一套適合她穿的棉質衣衫,再去藥房要些處理頭上傷口的東西,還有吃的。」

    隱在暗處的人,得了命令,一個閃身,便是要離去。

    「等等」,醉月突然又想到了什麼,轉頭將人叫住,「做完了這些就去幫她把那魚也給捕了,撿大條的,送到她家去,至於理由,你自己看著辦」。

    待周圍再是沒了人聲,抬手,將懷中的人髮絲輕輕理順,言語之中,是膩人的溫柔繾綣,柔柔的髮絲,在水中鋪開,像是暈出的墨染,隨著微波,起起伏伏。

    「娘子,為夫的為你洗髮可好?待會兒再為你沐浴,醒後記得要為夫的負責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