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九章 我來保護你 文 / 風染煙

    花朵已經將褲子弄到了最高,幾乎整條大腿都泡在冷水裡,大清早的,那水冰涼得她整個牙床都在打顫,可是有啥法,這水中的魚也是個個精靈的主,見著她在水裡,大條的都躲到深水區去了。

    淺水區抓了半個時辰,那小漁網就網了幾條手板大的鯽魚而已,可是,不能老是抓鯽魚啊,大條的才能賣錢多。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冷一冷又何妨?

    低頭,看著挽到大腿的褲管,差不多都濕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心一橫,就直接向著那中間看著到腰其實快到胸部的深水區去。

    這深水區,河床上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石塊,石縫和下面的淤泥里長了不少水草,不到一會兒的功夫,花朵就看到了有不少手臂上大條的魚在裡面穿來穿去。

    「二姐!」

    富貴看著自家二姐就是這麼一條一條將魚給捕上來的,再看著她頭上那只經過簡單包紮的傷,又是心疼又是心酸,一個人在岸上終是看不過去了,脫了鞋子也要下去幫忙,雖然他不識水性,可是,這麼淺的水也是淹不死他的。

    卻是不想,本來在專心地撈魚的人,哪裡會想到後面還會有人,這麼突然冒出來的一句,硬是驚得她「呀!」的一聲驚叫,腳一個不穩,「噗咚」一下,整個人就給歪到了河裡面去了。

    「二姐!」

    富貴哪裡會想到自己這麼一聲,會把二姐嚇成那樣,看著人在水裡撲騰掙扎,嚇得褲子都來不及挽起就跑過去救人去。

    卻是因為跑得太快,水的阻力也大,都還沒跑到人家跟前,自己先給栽到了水裡,由於不識水性,從來也沒到過這種深度的水裡玩兒過,那及腰的水硬是將他給淹了下去,嗆了幾口水,心頭越來越慌,撲騰得比他二姐厲害多了。

    「救,救命!」

    那廂,花朵撲騰了幾下,也是找回了自己的水性,從水裡頭浮了起來,轉頭認出了在及腰深的水裡亂撲騰的富貴,急忙游過去將人給提起來。

    「救命啊,救命啊!」

    腦袋都離開了水好久,那富貴還閉著眼睛,一臉的痛苦狀,手舞腳亂地大叫救命,看得花朵整個人都黑了臉。

    「叫什麼叫?這麼淺的水都能淹著你,沒出息!」

    花朵沒好氣地在富貴背上拍了一巴掌,要不是這毛孩子,自己會落到水裡?好歹回去只會濕了一半的衣服,現在好了,從頭到尾都濕了個透,連頭髮尖尖都要凍成冰了。

    這孩子估計是跟著她出來的,想到回去的時候那後母要是看到自己娃兒弄成了這樣子,又要罵她一番,尼瑪,這富貴到底是來幹啥的?

    河上涼風一過,兩人身上都是雞皮疙瘩起了一大堆在那裡一個勁地抖著。

    被花朵那麼一拍,富貴也終是整個都清醒了,抬頭,看著花朵,眨眨眼,在她沒反應過來之前猛地將人給抱住了,便是男兒有淚也輕彈:「嗚嗚……二姐,我以為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

    花朵被富貴這麼一抱,愣了一愣,聽著他說那傻話,不禁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安慰地拍著他的背道:「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呢,有二姐在這麼淺的水還能要了你的命?哎哎哎,男子漢,別跟個娘們似的動不動就哭,給我馬上打住!」

    她不知道,她其實是會錯意了,富貴說的,是擔心她出事。

    將人拉開,抬起濕透了的袖子將富貴臉上的淚水都擦乾了,才繼續道:「你咋不在家裡睡覺卻跟我跑這裡來?這裡是怨鬼道,不怕嗎?」

    「二姐都不怕我還怕什麼?」富貴別開臉,滿是倔強,臉上不知咋了,悄悄地爬上了一抹紅暈,看得一旁在仔細觀察她的花朵挑起了眉頭,「我,我想幫二姐,我想幫二姐捕魚」。

    剛毅說完,頭上就挨了一個大大的爆栗。

    「你小子要幫忙就大大方方地站出來啊,咋跟做賊似的,你看咱兩這德行,回去以後娘又得數落我了。」

    「不會,二姐,你相信我,我不會讓娘罵你的,是我自己弄成這樣的,你這樣也是我害得,我自己做錯事了自己承擔,我不會賴你的,一定會保護你的,你相信我。」

    富貴急忙轉過頭來解釋,看著花朵,一臉的堅定和小男子漢氣概。

    「哦?不錯不錯」,花朵讚賞地拍拍他的肩膀,這孩子倒是這家裡的一個好苗子,以後好好教的話定能出頭,「你不怕他們說的什麼你二姐我是厲鬼上了身麼?」

    「不怕,就算你真的厲鬼上了身,你還是我的二姐。」

    家裡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富貴10歲的孩子,說不懂也不懂,說懂卻又是懂的,家裡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他一個小大人看得清清楚楚,這麼多天來二姐一直默默地將所有的事情都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那種勇氣和擔當,是他從所有的女子身上都沒有看到過的。

    這麼些天來,他看著祖母眼中對二姐明顯的嫌棄,娘親和大姐大哥也跟著欺負她,他不懂,為何二姐這樣的好女人她們不珍惜,明明是大哥的錯,卻還要拿二姐去抵債,明明二叔受傷了不關二姐的事祖母偏要讓一村子的人要打死二姐。

    二姐那次醒來之後,好像真的變了不少,那天聽了她的解釋,他心中也是震驚了好久,不過想來,現在的二姐,的確是比以前厲害了很多,她說,這債務她自己去解決,當時他聽著又是震驚又是欣賞。

    二姐昨晚上被一村子的人欺負,他也是在屋裡頭將那些人的臉孔都記了個清清楚楚,他花富貴發誓,等他長大了,那些欺負他二姐的人,他一定,一個一個,將債討回來!

    卻是後來又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村長,看著他對二姐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看著二姐當眾為村長開了一副方子,心中越是震驚,從開始對二姐的同情、可憐和心疼立馬變成了滿心的佩服。

    他張富貴發誓,以後一定要做一個有出息的人,保護二姐,即使是祖母,還有娘她們都不能欺負她!

    小孩子,因為心裡有了擔當,有了像保護的人,便是從那時候開始,成了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其實,他到了三十歲成了名之後,都一直沒想明白,十歲那年開始,自己對這個二姐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似親情,似愛慕,似欣賞,似崇拜,似同情,許多複雜的感情,他是一直都沒搞懂的。

    他後來一直想找個像二姐那樣的人作為自己終生伴侶,卻是一直物色不得,家中人催的緊就索性隨便娶了一個家世看著還過得去,人也算是溫柔的,將就那樣過了。

    心忖著,像二姐這樣的人該是天下無雙的,自己的任務就只是護著她便是,她要鬧上天他也給搭梯子,她若想要坐坐那龍椅他也絕對是第一個站起來造反的。

    不好意思,他花富貴做官,不為君,不為民,管你君王昏庸無道還是廉政清明,管你天下蒼生是水深火熱還是咋的,有他花相一銅錢的事?他就只是為了一個天下僅有的無雙女子而已,不服?來弄死爺。

    「二姐,我一定會做個有出息的人的,我發誓,等我長大了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小小的人,立下了一生的誓言。

    ------題外話------

    要說涉及朝廷的事,後來,富貴這裡會涉及~**說:「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花朵說:「與娘鬥,與祖母鬥,與鬼鬥,與王爺鬥,與皇上鬥,鬥鬥鬥,與天下人斗……其樂無窮」……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