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七章 村長出面 文 / 風染煙

    「哎喲,我的姑奶奶哦,你們這群不長眼的人,這做的都是些什麼缺德事情哦,還不快些給我讓開!」

    一眾的人,正是被花朵幾句公堂上見的話給唬住了,就聽見身後村長那氣喘吁吁的聲音傳來。

    順道看去,那平日裡少有在村裡走動的村長正被自己的二兒子扶著急急忙忙地往著這邊趕來。

    一眼見著花朵一頭的血也跟著白了臉。

    「天啊,夫人」,村長一把將自家兒子推開,心驚膽跳地上前來看著花朵,卻是被花朵一瞪,才想起自己口誤了,「哦,不,二丫啊,您這是怎麼回事?那個要死了的臭崽子干的?」

    「你怎麼現在才過來?」

    花朵有些毛了,勞資等你等得滿頭是血,尼瑪你也太有面子了吧。

    「實在是對不起,對不起,讓您受驚了」,村長對著二丫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看著一眾的人,硬是愣住了,全體都成了木頭人,「我大兒子說是在縣上給我找了個名醫來醫我的病,折騰了一下午,這不,晚上才趕回來,想不到一到家就聽到了你家出事兒,這才擔心地過來看看」。

    這村長,今日是咋了?吃錯藥了?怎麼對著這二丫畢恭畢敬跟敬菩薩似的?

    羅氏也是愣了好久,看著朵兒腦殼上那血窟窿也終是放心不下,走上去將人給扶住,「朵兒,咱們進屋子去吧,讓嬸子幫你包紮一下,流了這麼多的血」,說著又看著對著花朵一臉恭敬的村長道,「真是謝謝您大老遠的跑過來關心我家的事情」。

    「哎,大成他媳婦兒啊,您別這樣客氣,我們兩家哪裡說這樣見外的話,你們家出了這般大的事情,二丫這命都差點被這幫死崽子給拿了去,我這個當村長的能坐視不管?」

    村長嚴肅著一張臉和羅梅客氣道。

    羅氏,包括周圍的人,都是暈了,「我們兩家」?這狗子家啥時候和村長家關係就這樣近了?

    羅氏一會兒看看二丫,一會兒看看村長,硬是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話了。

    花朵拍拍羅氏的手道:「二嬸,沒事,我這傷待會兒處理也成,死不了,我現在還有些事兒必須說清楚。」

    花朵倒是對這古代的藥方子起了興趣,想起這村長說是去看了大夫,她就想知道這古代的大夫是怎樣來治療肝癌的。

    「你今日去看了大夫可有開的方子?我看看。」

    那張善才開始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等反應過來又是激動又是高興,「拍」的一巴掌打在花二寶的身上,急道:「還不快把方子拿出來給二丫看看!」

    「哦哦哦,好的,好的。」

    花二寶很是恭敬地將懷中的藥方子取出來交到花朵手上,跟他爹一樣,那看她的眼神就跟著看觀音帕薩似的,跟以前簡直是判若兩人。

    花朵伸手接過那人手中的方子,「附子5錢、乾薑5錢、肉桂5錢……」,尼瑪,果然是坑爹的,這根本就是治療腎病的……

    這藥要是多吃上那麼幾幅,這村長走得更快了,催命的。

    張善才看著花朵一臉的沉思,有些急了起來,卻又不敢太放肆,「二丫啊,您看,這方子,能不能將老漢我這惡疾給治好?」

    「村長,你得病了?」大丫聽著這麼一說,也是好奇了起來,這村長不是一天到晚大魚大肉活得好好的麼,今日就怎麼說得病了?

    「哎,大丫啊,你還是別問了吧。」張善才歎了一口氣,一臉的苦澀。

    「你要是想快些進棺材,喝上幾幅這方子的藥,不出幾個月就行了。」看完後,花朵將手中的藥方子扔回給了村長。

    張善才聽著她這麼一說,一瞬間臉就成了土色,那手中的方子越看越像是催命符,硬是拿不穩給落在了地上,一把老淚,硬是給逼了出來,拉著花朵的袖子直接給跪在了地上。

    「二丫啊,你救救我啊,我看了這麼多神醫,就沒一個中用的,他們從我大娃子那裡騙了那麼多的銀子都看不出我的問題來,現在就只有你能救我了,我求求你啊,你救救我吧,我給你做牛做馬都可以啊……」

    「村長這是咋了?」

    「是啊,這都是咋回事兒啊?怎麼越看越糊塗?」

    「……」

    這大晚上的,要不是天上那月亮照得亮堂,手裡的煤油燈也照亮了一大片的地方,這花家村的人還真不相信這跪在二丫面前的人會是那個一直昂著頭走路的村長,這是中邪了?

    「你求我也沒用,我跟你說了,你這是絕症,治不好,你自己要去給那些大夫送銀子我也沒法。」

    花朵這麼一說,張善才已經是面如死灰,人一下子就跟癱了似的。

    這人這樣子,花朵也終是看著不忍,軟了心腸,道:「你還是起來吧,去將紙筆拿來,我雖然不能根治你這病,卻也能開一副方子出來讓你好受些,幫你爭取點日子。」

    「謝,謝謝你,謝謝你。」

    張善才抬頭臉上滿是突然而來的驚喜,激動異常地吩咐自家二娃子趕快回去取紙筆來。

    這一切,都是讓一眾的人看得雲裡霧裡的。

    「我說村長,你們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我怎麼越看越不懂啊?」

    何大嘴終是忍不住好奇站出來問道。

    這時候,這村長不知為何又變回到了原來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看著何大嘴吼道:「你們這幫子人就知道瞎摻和!驚了太歲小心自己日子難過!」

    又看到花朵頭上暗色的血,跟自家的親閨女傷著了一般,又是心疼又是生氣,指著一眾的人罵道:「是那個不長眼的打了二丫的?給我站出來!」

    「是他,是陳萬軍!」二丫搶先一步指著陳萬軍對著村長說道。

    那陳萬軍被大丫這麼一指,終是有些怕了起來,這村長,不光是有些名頭,平日裡跟著他大娃子跟著那些當官地吃來吃去,光這點他就惹不起,他只是個市集上手腳有點不乾淨的混混而已,大人物,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是惹不起的。

    今日他是想著這二丫家沒權沒勢的,才敢出來橫一把,可不想這二丫不知咋了就和村長給熟了起來。

    村長看著那一臉橫肉的陳萬軍,想不到這娃子平日裡在鎮上鬼混就算了,今日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簡直是不把他這個村長放在眼裡!

    「啪啪……」給了那小崽子幾個力道十足的耳刮子,啐道:「你這混球是長膽子了是不是?今日敢打二丫是不是明日就敢到我家鬧事兒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