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六章 被人打了 文 / 風染煙

    「花嬸子啊,你別說,老婆子我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呢,你說,你家裡這麼久以來都好好的,怎麼就二丫在怨鬼道出事後就是大事小事都來了,這次連二娃子命都快丟了,你莫說,是不是真是有什麼鬼怪在作怪?」

    說到這裡,那王老婆子看了一眼花朵也是不禁打了個寒戰。

    「是啊,王姐子,你說我二娃子本來好好的一個人,進了那麼多次鎮上都好好的,就這次,這賤蹄子不知道給我二娃子灌了什麼**藥非要去那鎮上最貴的酒樓去吃大魚大肉的,我二娃子才會遭了這樣的慘禍,就差點我這個白髮人去送黑髮人了。」

    想起自己二娃子胸口上那滲人的傷口,花氏又是一陣傷心落淚。

    「哎喲,我就說嘛,上次狗子他們在村子裡頭賣魚我還就真信了這丫頭說的什麼鬼話了,說什麼連蕭瞎子都幫她算了命說她命硬呢,肯定是騙人的,那邪地方從來就沒人活著回來過,咋她二丫命就那樣好給活著回來了,還弄了那麼多魚回來,我看,肯定是被那裡的鬼附身了,連你家大狗子二狗子都給施了**術。」

    何大嘴唯恐天下不亂,聽著村裡的兩個老人都這麼說,便是站出來將那天她聽到的給眾人說了一遍。

    「原來是從怨鬼道上給弄回來的魚?我就說嘛,狗子平日這麼老實的人,咋就學著那些不正經的賣起了魚來。」

    陳老頭子抽中手中的旱煙,搖頭惋惜道。

    花氏聽著眾人這麼一說,整個人也是懵了,想起那天二丫哄著她吃下的那條鯽魚,越是想越是心驚,怪不得他們都不告訴她那魚是哪裡來的,原來這二丫果然是起了壞心思,想給她也喝下**湯將她整個屋頭的人都給控制住!

    幸好,她還沒被迷惑。

    想起家裡的慘況,又是心驚又是生氣,指著花朵手指都在打顫,幾乎怒火攻心,「你這個害人精,看我今日不收拾了你!」

    轉身,看著一眾的人哭道:「各位鄉親們啊,看在我們作了這麼多年的鄰里的份兒,今日就幫幫老婆子將這厲鬼纏了身的害人精給打死!我們這家現在已經經不住她再折騰了。」

    「打死她,就不相信今天這麼多人在這裡她還能有個什麼作為了!」

    王老婆子手中枴杖一跺,首先開了口。

    「對,打死她!不乾淨的東西,萬一以後來害我們怎麼辦?」

    那陳老頭子的兒子陳萬軍本來就是個在外面混的,最是心狠手辣,也跟著自家老娘對鬼神之事特別信奉,聽著村子了出了這麼邪乎的事情,哪裡能容得下去,隨手撿起牆頭上的一個大石頭就往著花朵走去了。

    在屋子裡頭待著的羅氏幾人這下哪裡還坐得住,再不出去這家裡就鐵定要出人命了。

    「你們誰都不准動我家二丫,這是要出人命啊!」

    羅氏和大丫慌慌張張地從屋裡跑出來,想將那些要進來的人給攔住。

    「你們這些缺德的,就只知道欺負我們二丫,嗚嗚……我們二丫好好的,你們才厲鬼上身了,我不准你們再來欺負我女兒!」

    不管婆婆要不要將她給休了,羅氏今天說什麼都不會讓人來將二丫給打死的,這是她的二丫啊,怎麼會是厲鬼上身……說什麼都是一家子人……

    「我們家裡的事情管你們球事!給老子滾!」

    大丫也是使了牛勁把那些人往院子外面推。

    坐在樹下等著適當時機的花朵終是坐不住了,二嬸和大丫這麼和那些村上的人推來推去,都推出火花出來了,幾下子兩個人就被十幾個人給推到在了地上。

    「二嬸,大姐!」

    幾步衝到二嬸子身邊想要將人給拉起來,沉默了這麼就,終是哭了起來,「二嬸,謝謝你,你剛才說我是你的女兒呢,嗚嗚……我好高興,好高興,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不會讓別人欺負你們的……」

    說著要將人拉起來,正要和這些人講道理,伴隨著羅氏的一陣驚叫,後腦勺一陣劇痛,瞬時眼前一陣發黑……

    「二丫!」

    羅氏抱住差點一頭栽了下去的,一伸手就摸到了那後腦勺流出來的血,嚇得眼淚直流。

    「二丫!二丫!流血了流血了!嗚嗚……二丫,你醒醒啊。」

    「二嬸,別搖!先止血,止血啊!」

    大丫也被這突然的情況給嚇著了,看著眼睛有點翻白不知人事的二丫,手都抖了起來。

    趕忙上去從嬸子懷裡取出她平日用的手帕,將二丫後腦勺的血窟窿按住。

    「二丫啊,你醒醒啊,別嚇我啊……」羅氏流著淚,抬頭看著那一眾看戲的人,「我們二丫害了你們什麼啊?嗚嗚……害了你們命麼?她又沒惹你們,你們這是作甚啊?我看你們才是害人精!」

    被羅氏那麼幾搖,花朵人倒是也清醒了不少,剛才那麼猛的幾下,一瞬間她是什麼都不知曉了,可能是被弄出了輕微的腦震盪。

    「二嬸,沒,沒事了,沒事了。」看著哭成了淚人的羅氏,花朵晃了晃頭,趕忙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

    「我的朵兒啊,你命咋這樣苦啊!」看著二丫這滿頭是血的樣子,開始了放聲大哭。

    看著兩人抱著哭成了一團,大丫一邊按著出血的位置,也是一邊抹淚,轉頭看著一旁似是不知道該咋辦的祖母,眼裡也終是有了些不滿。

    「這家裡又有一個人出事了,你老人家滿意了?二丫是厲鬼附身?被鬼附了身了能被那個死雜種傷成這個樣子?你要家裡變成啥樣才滿意!」

    「你,你,我哪裡知道會,會這個樣子。」花氏這時候也覺得有些理虧,再是說不出一句話了,自個轉身走到一邊去了,深怕這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來。

    這時候,花朵輕輕推開二嬸,自己將頭上的傷口按住,站起來滿眼戾氣地看著那些人。

    「來啊,再來!再一石頭下來我就可以下去見閻王了,你們不正是想這樣嗎?我厲鬼附身了?我要是被厲鬼附了身了我花朵第一個不會放過的就是你們這群人渣!我要你們永世不得超生!要你們不得好死!」

    剛才說著要打死她的一眾村民,硬是被她吼得步步後退,沒人敢上來了。

    捂著後腦勺,花朵面色蒼白地轉頭對著大丫大聲問道:「大姐,剛才是誰動的手?你看清了沒?」

    「是他!」大丫死死將一旁手裡還拿著石頭的陳萬軍指著,「我親眼看到是他動手的!」

    那人一臉的橫樣,又看到二丫滿頭的血,大丫一口氣硬是嚥不下去,袖子一捋,「呸」的一聲向著那人吐了口痰,「想打架?老子跟你來!」

    「大姐!別動手!」花朵急忙將人給止住,「這人渣不值得咱們動手,這樣打起來也不爽,咱們公堂上見,我就不信遇不到個青天老爺整不死他,我要他蹲上幾年的牢房作為代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