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四章 祖母發飆 文 / 風染煙

    酒樓的小二哥及時地將藥給熬好了送到花朵手中,她便是再沒時間去理會別人,一勺一勺地將藥餵了二叔喝下。

    二叔這傷,若是沒些上好的藥材吊著,營養再跟不上,鐵定會留下病根子,傷了肺,以後什麼重活都幹不了,不僅是毀了這麼一個上好的人,這家中所有的擔子,也幾乎就落在了她爹狗子一人身上。

    不知道回家那祖母會怎樣說,這事,鐵定是要怪到她的頭上,也是,若不是她,二叔哪裡會想到來這種坑爹的地方?差點丟了性命。

    現在家中又是欠債,捉襟見肘,根本就拿不出什麼錢來買些好東西給二叔補身子,更別說買藥治病了。

    手中本來唯一值錢的,能當不少銀子的血玉也給了別人。

    一想到這裡,饒是花朵也不免扯出了一抹難看的苦笑,看來,也只有自己豁出去了。

    將碗還給了酒樓,再將剩下的藥渣子一起放到車上,一切收拾妥當,今日那什麼秧苗啊,藥材啊,就不買了吧,等將二叔平安帶回家去再說。

    「你已經病入膏肓了,無藥可醫了。」

    今日,她再是沒有心情和這精神病教主玩兒了,她自己還有一屁股的爛債沒有解決,沒那閒工夫和外人瞎扯,何況,那女人還不是他的手下,要說責任,他也得擔一半。

    然後,眾人便看著那似乎是已經走入絕地的女子趕著牛車,再不回頭,往著家的方向走去。

    「無藥可救了麼?」

    蒼白的手,將羽紗挑起,看著那人遠去的背影,嘴裡的呢喃,如輕羽落地的輕柔,有一絲淡淡的落寞,和憂傷。

    長長的眼睫垂下,在眼下落下一小片的陰影,本來一雙光華瀲灩的傾城雙眸帶上了深深的陰霾。

    突然,又好似想起了什麼似的,陰霾盡去,笑意回歸。

    抬手撫上面上的銀質面具,嘴角微微一勾,曼珠沙華般妖嬈魅惑,「也好,墳都壘好了」。

    「呵呵呵呵……」

    詭異的笑聲,從轎子中傳出,緋紅的身影突然從裡面飛出,落在眾人面前。

    「本座今日心情甚好,給你們瞧瞧這第九重玄冰訣的威力也無妨。」

    「啪!」白衣書生手中的折扇第二次落地,待反應過來,慌忙將折扇撿起。

    「慘了慘了,發狂了發狂了,走人。」還沒說完,人影便是一閃,消失在了現場,逃命去了。

    書生閃身離開不久,這曾經繁華的「醉臥雲端」便成了一修羅地獄,正義之士無人生還。

    「我若造了這無邊的殺孽,看他閻王還敢收我三魂七魄。」

    一身緋色衣衫的人,站在酒樓對面的房頂上,看著那血色無邊的修羅地獄,嘴角輕勾。

    天色已經全部黑了下來,花家村,狗子家,離上次被人上門討債才沒多少天,又是鬧翻了,哭聲罵聲一片。

    基本上半個村子的人都聽著了,紛紛點上了燈出來看是怎麼回事兒。

    卻是剛走到狗子家的門口,就看到花嬸子手中拿著小兒手臂粗的大棍子要往二丫身上招呼。

    老婆子又是哭又是罵,對花朵是恨死了,「你這個害人精!你這是要害死多少人啊!我打死你個不詳的害人精!」

    「祖母,你快住手,這大棒子咋能往二丫身上招呼,她這麼弱的身子能經得住幾棒子?你這是要出人命啊,再說二叔成了那樣,也不關二丫的事情啊。」

    大丫看勢頭不對,立馬上去將人給拉住,現在老爹和哥哥都不在,家裡再是出了什麼事情,叫她怎麼跟老爹交代,哎,這一家子的,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這欠債的事情都還沒解決,這二叔又出事了。

    「怎麼不關她的事?啊?你說怎麼不關她的事?要不是她好吃,硬是要拉著二娃子往那個死地方走他會給人家捅了一刀嗎?!」

    花氏她就生了這麼兩個兒子,兩個兒子不到十歲就死了相公,好不容易將兒子養大了,以為可以靠著好好過日子,可不想家裡至從那害人精在怨鬼道出事後就是又破財又遭災的。

    一定是這害人精在那裡惹了不好的東西回來,害了她一家子。

    「可是,祖母,你也不能怪二丫啊,誰知道那裡也會有搶簪子的雜種。」

    大丫本來力氣就大,硬是抓著大棒子不讓花氏動一下。

    花朵怕說江湖人士嚇著她們了,就只說了是因為別人搶簪子二叔去追的時候在酒樓被人給捅了一刀。

    而在裡面邊哭邊照顧花大成的羅氏,聽著外面的動靜,吩咐了娟子和富貴在一旁好好守著,便是紅著眼睛走出來為二丫說話。

    一出屋子,就看到只到人腰的土牆外面圍了不少村子裡的人在看熱鬧,卻是一個都沒有站出來幫忙勸一勸的,想著現在大哥和大熊也在外面打獵,今晚怕是回不來了,莫要再出什麼狀況那這個家就真的完了。

    想到這裡,又是一陣傷心和擔憂,將眼裡又落下的淚水擦了個乾淨,這才強裝鎮定地上前拉住婆婆,柔聲道:「娘,大成現在也好歹算是撿回來一條命了,你就莫再怪二丫了吧,這事不怪她啊,咱們一家子好好的,莫要再有人出事了。」

    卻是剛說完,正在氣頭上的花氏丟了棒子給大丫,「啪!」的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羅氏的臉上,羅梅當即臉上就是五個清晰的手指印。

    「你幹什麼打二嬸?!」

    一旁的花朵反應過啦,心疼地將二嬸拉過來,看著祖母也終是有些怒氣了,她承認,是她害了二叔,可這老婆子也得找對算賬的主,這關二嬸什麼關係了?

    「我就是要打你這個賤婆娘,吃裡扒外!看你現在這副德行,男人都成那樣了哭都不哭兩聲,怎麼?等著我二娃子死了好去找野男人?賤女人,就是一副狐狸精相到處勾引男人,兒子都沒生出一個,你以為我家稀罕你!你和這害人精打的什麼害人注意你們以為我老婆子不知道?你等著,等二娃子醒了我這就讓他將你休了!我老婆子就不信我二娃子娶不到個比你好千百倍的媳婦兒!」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