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一章 老娘就是狠 文 / 風染煙

    那叫劉七的瘦子,看著那農家女子和粗眉漢子當眾這麼說自己,一時間也是面子掛不住,即使偷了,也要打定主意死不承認,情況實在太糟,以他在江湖走了這麼多年混出來的經驗,就不信跑不出去了。

    想到這裡,便底氣十足地回道:「你們憑什麼說我搶了簪子?你們誰看見了就那樣亂說?」

    「哦?沒搶?」花朵嘴角勾起一抹十足的冷笑,「有本事將全身脫光?我就不信搜不出個簪子來!」

    「哼!那要是搜不出來呢?」

    那人倒是也有些膽子,和花朵硬是扛上了,袖子下的手微微一動,那藏在袖中的簪子便是落在了手中,待會兒趁著眾人都沒注意的時候,他要想辦法將簪子藏在別人的身上或是桌子下面。

    而一直密切關注著他一舉一動的花朵,早就看到了他這種小動作,這手法有現代的慣偷好?她動起手來都比這死人厲害。

    「搜不到我花朵將命給你!」

    要是她花朵連這點公道都討不回來,那她真就該下地去見那所謂的「閻王乾爹」去了。

    頓時,滿屋子又是震驚,粗眉漢子聽著花朵這麼一說,更是確定了,肯定是那手腳不乾淨的劉七做的,心裡也開始為花朵兩人不平起來,這娃子挨千刀的,人家家裡都那樣了,還去搶簪子,缺德!落井下石!

    「劉七,今日這事,我陳兵是管定了,你是無論如何都要給人家一個交代的!別以為你平日是怎樣一個人大伙不知道,只要你把人家的簪子還回去,我們今日也就不和你多做計較了,不然,休怪我九善堂不給你流沙幫這個面子了!」

    「陳大哥說的對,劉七你小子真是做了這缺德的事兒,我們大夥兒也不會放過你的。」

    「是啊,是啊……」

    於是,滿屋子的討伐之聲,此起彼伏。

    劉七再是鎮定,手心也是微微冒了冷汗,一時間甚是後悔開始就沒有跑路,可是,又真的不想放棄了那十兩銀子,十兩哎,這得夠他幾個月的酒錢了,他捨得嗎?

    這簪子,逆天了也當不了十兩的銀子。

    「好啊,既然你們都覺得是我搶了簪子,那你們來搜,只要你們搜得出來,我劉七今日就認栽!」

    他豁出去了,讓他在一眾人面前脫光衣服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可是,讓別人來搜的話,他卻是可以順道將簪子栽樁嫁禍那人身上。

    「不用了!」

    本來當時花朵指向那劉七的時候,眾人於已是下意識地給中間留了一個道出來,那劉七打的什麼鬼主意,花朵閉著眼睛都能猜個七七八八出來,小樣,在老娘面前耍小動作,自己找罪受!

    說著,手中一直沒放回去的柳葉刀,驟然出手,直向那劉七右手手腕,少有的人反映過來之前,大堂之中已是響起一陣殺豬般的慘叫,隨即是「叮噹」一聲,一根造型古樸的梅花簪子便是落在了劉七的腳下。

    大堂裡,一時間眾人均是倒抽一口氣,人證物證俱在,這劉七,今日是怎麼都擺脫不了干係了。

    可是,這姑娘……

    那劉七,更是驚恐地看著幾乎整個刀身都沒入了手腕的柳葉刀,那一刀,剛好插在他的橈骨與尺骨的縫隙間,不偏不倚。

    他就看著,那本來平凡無奇的鄉下野丫頭,冷笑地向著他走來,「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劉七滿眼驚恐地看著她,這人,這手法,簡直是不簡單,這江湖上,說是要找出第二個耍飛刀耍得這般絕妙的人,還真是難以找出第二個了。

    「我是誰?老娘行不改名坐不更姓『小李飛刀』是也。」

    阿彌陀佛,李尋歡,借用一下你的名號啊,咱兩其實挺有緣的,你姓李我也姓李。

    花朵前世家中到爺爺那一輩世代行醫,只可惜了她是個法醫,最厲害的就是手上的刀工了。

    「小李飛刀?」……眾人你看我我看你,覺得莫名其妙,這江湖啥時候出了這號人物?還是個鄉下野丫頭。

    那劉七卻是有些聰明趁著眾人發愣之時,一個閃身,便是想從花朵身邊唯一的空隙逃出去。

    「逃?」反應神經比一般人靈敏了不少的花朵極快地伸出一腳。

    「彭」的一聲,那劉七被這麼突然伸出的腳一絆便是直接撞到了那門口的小腿高的門檻上。

    頓時,雞血鴨血橫飛。

    「哎喲!……」劉七捂著滿嘴滿鼻子的血,聲音一聲比一聲慘……

    卻是還沒有慘叫完,背上又是被人一陣猛踢……

    「老娘叫你逃!老娘叫你跑!……」

    花朵看著躺在牛車上昏迷不醒的人呢,心頭越是一股難解的恨意,踏踏踏踏踏,老子就不信把你娃踏不平!

    老子要將你踏成一馬平川,再踏成吐魯番盆地!

    踩了十幾腳,花朵還覺得不解氣,瞟了一眼那賤手,心一橫,趁著人被她都快踩暈了的當頭,飛速將那柳葉刀一動,那人整個的手筋便是被切斷,連帶那橈動脈也被切斷,一時間,鮮血橫流如注。

    門口又是一陣豬嚎……

    「有本事搶東西?這就是你付出的代價!」

    她花朵,才不要做善人!堅決不!不論在哪個時代,聖母瑪利亞沒有護花使者陪著的話就是個早進棺材的主!她就是要壞!憑什麼其他人可以壞她就不可以了?

    一時間,大堂內又是一陣鴉雀無聲,如此狠辣的手法,要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看得出是這麼一個小姑娘幹出來的。

    「嘖嘖嘖,真夠狠!」

    白衣書生以扇遮面,看著那地上的人捂著不斷流血的右手,已是被折磨得要死不活,搖搖頭,臉上全是虛假的同情與不忍,可是,那滿眼的興味與笑意將他整個給出賣了。

    終是有人看不過去了,這姑娘,這也太狠了吧。

    「你這女娃子,好歹你二叔現在看著也沒事了,這下手也忒狠了點吧,心腸我看也夠歹毒!」

    「歹毒?我歹毒又如何?如果今日不是我在這裡,你們覺得我二叔還能活著回去?怎麼,今日你們這些膽小鬼也想來惹惹我這鄉下野丫頭?還是,你們覺得,這世上除了我,還能有別的什麼名醫,能醫好這種傷?你們這麼快就想絕了自己的後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