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九章 現場救治 文 / 風染煙

    「我說這姑娘是瘋了吧?一劍穿胸,就算當今的神醫陸青鳳也不一定能救下來,她一個鄉下野丫頭懂什麼?」

    一旁的人看著這丫頭又是笑又是哭的,只是覺得她精神不正常,想從閻王手中搶人,等吧!

    花朵卻是不再理周圍的人,將包頭的布巾取下,頓時長髮如瀑,及臀的長髮散落在週身,顏色雖然有些枯黃,卻是一根根都柔順地披散開,看著著實還是有點風華之感。

    這不是她髮質好,是她到現在以來,都沒洗過頭,給油的……

    左手用布巾將傷口小心地壓住,盡量減少出血,右手從懷中摸出她那天在地裡撿到的那塊紅色龍形瑪瑙,舉起來看著一眾人道:「這是一塊血玉,色澤質地都是極品,只要有人答應幫我收集我想要的東西,這東西我就送他。」

    血玉一出,頓時滿屋子沸騰,本來這些人都是江湖混混而已,身家底子都是薄得可以,這次跟著來鬧事也是因為大當家的或是門派幫主說了來人都會給十兩銀子的辛苦費。

    說白了,就是一群混混而已,而且還是沒什麼素質的混混,青天白日之下還搞搶劫。

    「你這鄉下丫頭,哪裡來的這名貴血玉?說不定是偷了誰的呢,鄉下人,都是些手腳不乾淨的,要不然就是假的!」

    周圍的人,有些眼饞地看著那質地上好的赤玉,卻是沒人敢上前答應下來。

    「你們這幫雜碎手腳就乾淨了?即使老子是偷得,也沒有偷成你們這副德行!青天白日之下,搶老百姓救命的簪子!你他媽的祖宗積了多少德才生出來你這種!」

    花朵轉頭滿是仇恨地盯著那個搶了二叔簪子的人,只要這只雜碎在,等先將二叔醫好再來弄死!此仇不報,她花朵妄自為人!

    她滿是諷刺地看著那說話的人繼續道:「像你這種城裡人,居然連上好的血玉都認不出來,比我這鄉下丫頭還沒見識!既然沒人要,都覺得是假的,假的就假的,我花朵,也不稀罕這血玉,砸了!」

    「等等!」正要往下砸的手,突然被一把金骨折扇止住。

    剛才眾人沒注意到的二樓一水色衣衫的公子不知何時已是來到花朵的面前,將一塊上好的血玉給救了下來。

    被一點黑色淚痣點綴得有些妖嬈的眼,望了一眼那轎子中的人,有些複雜地看著花朵。

    「這玉,我收下,姑娘要什麼東西?在下幫你收集。」

    花朵淡淡看了一眼這長相斯文的男子,有些書生的氣質,卻是又隱隱帶了一股子說不清的邪氣,不過,她現在是沒時間揣摩這都是些什麼人。

    「我要這裡仵作用來解剖的工具一套,針線,油燈,清酒,紗布,三個乾淨銅盆,按照我下面的方子幫我抓一副藥熬好……」

    「你,懂醫?」

    男子聽了一遍,便是將整個方子給記了下來,甚是驚訝地看著她,那方子他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他卻是知道裡面有好幾味藥都是來救命用的,想不到,她一個鄉下的丫頭,居然明白。

    這人,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是對她瞭解太少了……

    「速度,我要你在半刻鐘之內完成!」她才沒心思跟這人說這些。

    「好,半刻鐘之內。」

    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摸摸鼻子,抬眼看了那跑堂的夥計一眼道:「將樓裡最好的酒拿出來給姑娘,有紗布、銅盆、針線、油燈那些也給姑娘拿些出來,這些都記在我的賬上便好。」

    話說完,人已向著門外走去,去弄那仵作的東西和方子上的藥。

    那小二很快便是將要的幾樣東西拿出來放在了花朵面前。

    一屋子的人,本來是來圍剿魔教的教主的,現在,倒是連那魔教的人,都是好奇起來花朵到底要做些啥,怎樣救人?

    「姑娘需要幫忙嗎?」小二哥將東西放下後並沒有走,好心地想幫個忙。

    現在她的確需要一個幫手。

    「謝謝,請將酒分別倒在三個盆子裡,小半盆就可以了,將一半的紗布留下,另外一半,放到沸水裡煮上半柱香的時間,然後幫我端出來便好。」

    「好的,我這就去廚房。」

    小二哥按照吩咐將酒倒好後,就小跑著進廚房去熬水去了。

    花朵將頭髮就那樣隨便挽起,將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一大段藕白的瘦小胳臂,用第一盆的酒將整個胳臂都給洗了一遍,拿起一條乾淨的紗布,泡了酒,將二叔傷口上的布巾取下,看上面血液還在緩緩地流出,遂將拎得很干了的紗布蓋上去,小心地塞進有三指寬度的傷口。

    紗布由於它獨特的網狀結構,止血效果比布巾好了不少,出血一下子就少了。

    但是,酒精本來對組織的刺激作用就很大,這時候連在昏迷中的花大成都是皺起了眉頭。

    花朵滿意地看著二叔的一系列反應,看來,他還不是處於深度昏迷,對外界的刺激有感知,這就好。

    「二叔,你忍一下,一定要撐住,你會好起來的,這就是個小傷,我會治好你的,不怕,二嬸和娟子還在家中等著你呢,所以,你一定要挺住。疼的話,就喊,我輕點。」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你才會這樣,對不起……」

    花朵搖頭,將臉上的淚水甩走,冷靜下來,冷靜下來,現在還不是哭的時候。

    閉目,將解剖書上人體這處走行的血管都回憶了一遍,這解剖,是她學得最好的一門課程,在她看來,不論是臨床還是法醫,這門是最重要的基礎課。

    現代社會,連腦部的穿通傷都有治好的,雖然現在條件簡陋了點,二叔的傷,她一定要治好。

    果然,那人說道做到,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有人端著一個小箱子,進了酒樓。

    「姑娘,可是你要這些東西?」

    短襟打扮的人將手中的木箱子打開,裡面便是各種解剖用的簡易道具,鑷子,和剪刀之類的。

    「是的,我要,將東西放下吧。」

    花朵掃了一眼那些東西,看著和現代的還是有些相像的道具,勉強接受了。

    將東西接下,一件件都放在第二盆酒裡泡著,拿紗布將需要的用具都仔細地擦洗乾淨,這才點好油燈,將解剖刀,鑷子,剪刀放在火上多烤了幾下,放在浸了酒的乾淨紗布上。

    那人看著她做了這一系列的動作,眼中滿是好奇和驚歎。

    花朵抬頭看著並不打算離去的人道:「你可是懂這些?」

    那人一怔,才回答道:「小的懂些,可是,小的只懂,懂……」

    「要不你來當我副手,你那個和救活人的方法,其實也是大同小異,況且,我也只是叫你幫我遞東西的,這些東西,在場的沒有比你更加熟悉的了。」

    「好的,只是遞東西,小的的確比他們熟悉,姑娘吩咐便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