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八章 二叔才沒死! 文 / 風染煙

    那眼淚,不知道為何,止都止不住地落下。

    花朵她今日什麼情況都考慮到過,甚至想過自己也可能死在這裡,也許這樣,魂魄又可以穿回去,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卻是沒想過,去買秧苗的二叔,會被人搶了簪子,連帶丟了性命。

    「二叔,二叔……」

    整個酒樓的人,就看著似乎是失了神魂般的鄉下丫頭,步態慌張又焦急地往著門口的那倒在血泊中的漢子跑去。

    「二叔,二叔,二叔……」此時的花朵,腦袋已經處於混亂狀態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該做些什麼,只是慌張地走到那人的身邊,將人托在自己的腿上,不斷地呼喚。

    她見慣了生死,面對每一具屍體,能淡漠冷靜地從他們身上的傷痕推測出他們生前到底遭受過什麼,很多時候,見著外面等著屍檢結果的家屬臉上頹廢哀傷的表情,沒有別的多餘感想,生死離別,是天地自然法則,誰都抗拒不了,她沒有多餘的感情去對不認識的人。

    只是,現在,好多事情,都發生在了她自己的身上,她,不可以,不能不為所動。

    這是個陌生的世界,她以前的那些牽絆,都沒了,現在,她的身邊,真正關心,愛護自己的,就那麼幾個人,連這些人都失去了,那麼,她就真的成了一個人了,一個人,好孤獨,好惶恐,什麼都沒有。

    「二叔,二叔,二叔……」

    所有的人,包括在酒樓外面遠遠圍觀的人,就看著一鄉下的丫頭,抱著地上的人,重複機械地呼喚著,喊著……

    「二丫,簪子,他,他把我們的簪子,搶了,那是,拿去還債的,不能拿你去……」

    手指一動,剛才還閉著眼的花大成,緩緩睜開眼,唇色蒼白,抓著花朵的袖子,仍是不死心地看著那大堂中間剛剛竄回來的藍衣瘦子,卻是因為失血過度,眼前一黑,又昏了過去。

    「二叔,二叔!」這次,花朵是連喊帶搖都將人弄不醒,「誰要你去當了那簪子,啊?那是二嬸她娘留給她的啊,我說了,這事情我自己會解決的,我會把簪子拿回來的,你們為啥就不相信我?你們怎麼都不相信,你們的二丫是很厲害很能幹的人!二叔,你起來,起來……」

    她不要失去,不要失去,這裡,她就剩這些人了,這些人對她這麼好,她不想失去他們,她,害怕失去,她不要一個人,不要。

    「二叔,二叔,你不能死,不能死……」她花朵是不會讓他死的,不會的,不會兒……

    連那玄冰教的人,都似乎是忘了今日來這裡就是為了給這些江湖上的雜七雜八的幫派一個下馬威的。

    最近江湖上盛傳玄冰教的教主因為練玄冰訣已到九層,在突破第十層時陷入走火入魔之中,性命垂垂危矣。

    於是,原來不敢打玄冰教這一神秘大教主意的幫派便開始聯合起來,打算將整個玄冰教給端了,其私人目的是不是想搶下那震懾武林的玄冰訣就不可而知了。

    今日,不知是誰得了消息,說是因為青雲鎮的「醉臥雲端」酒樓最近來了一神廚,做得一手好魚,連玄冰教的教主都慕名而來,想要一品佳餚。

    於是,幾個幫派的人,便是各自派了人過來蹲點,一來是探個虛實,如若那教主是別人假扮的,或是故弄玄虛,成了個紙老虎,那江湖傳言可信;二來,也是尋著機會將之斬殺,為武林除害。

    連那粉衣的冷漠女子,都沒想到,一個鄉下的漢子會衝過來,她當時什麼都沒想,便是一劍過去,只是為了讓江湖上的人明白,她們玄冰教的人,可是不好欺負的,誰知還扯出了這麼個鄉下丫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是一劍連這丫頭也了結了,還是,就這樣?

    想到這裡,她抬頭看向轎子中坐著的人,那人卻只是看著那離轎子不遠處,抱著地上的漢子不斷流淚的人,淡漠的唇,微微抿住。

    「丫頭,我看你還是將人帶走吧,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這樣吧,你二叔他的安葬費用我來出,我再給你二十兩的銀子你去還債吧,回去好好過日子,我們也沒想到會這樣。」

    粗眉漢子看著門口的兩人,心裡有些不忍,自己從腰間掏出一個裝銀子的袋子,打算給花朵拿去。

    他沒發現的是,剛才還是慌亂絕望地哭泣著的人,此時已是無了聲音,面色冰寒地轉頭,嘴角扯出一抹諷刺的弧度,看向他道,「誰說我二叔死了?你哪隻狗眼看到了?你他媽的有閒心在這裡管我的事怎麼不去將這死婆娘弄死?」

    她指著身邊不遠處那刺了二叔一劍的女人罵道:「你們這些孬種,不都是衝著這堆死人來的嗎?上啊!」

    「你!你這女娃兒真是不知好歹」,那漢子愣愣地看著剛才還脆弱無比的人,一下子變了個面孔,牙尖嘴利,遂即也滿臉的怒氣,「我好心幫你你還罵我?要是以前我早就將你娃兒給扔到河裡頭去了,今日看著你失去了親人也不與你計較!」

    粉衣女子,看著花朵指著她罵著髒話,幾次忍不住,想上去好好教訓一下這個野丫頭,卻是被一股強大的內力給擋開了去,她這才發現,是轎子中的教主!

    「教主?」紅雲有些不解地看著那人,心中滿是疑問,不就是個鄉下丫頭麼?一起解決了免得麻煩了正事,教主什麼時候也開始憐憫蒼生了?

    此時,坐在地上的花朵,不再理周圍的一眾人,伸手摸了摸二叔的頸動脈,發覺還在虛弱的搏動,面上突然一喜,二叔還有命,沒死!

    剛才她一時驚慌,沒有去仔細查二叔的生命體征,現在,等靜下心來了,才發現,他根本只是暈過去了。

    我要救二叔,救他,救他!她只是在心中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

    「哈哈哈哈哈,沒死沒死,沒死,二叔你放心,只要你剩半條命,我就一定將你從那閻王手中搶回來!哈哈哈哈……」

    花朵邊哭邊笑,人似乎有些癲狂,瘋了一般撕開二叔右胸出的衣物,那裡就是剛才中劍了的地方,傷口整齊,一劍穿胸,幸好不是左邊,只是傷了肺,那一地的血,肯定是有大血管破了,要及時找出來,一定能治好的,一定能治好的!

    她又是驚喜又是緊張又是激動,整個人,身子都在發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