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四章 種藥 文 / 風染煙

    穿到這裡這麼多日子,在田地裡幹了幾天的活,花朵也看出來了,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人家種藥的,種的就是些水稻、麥子什麼的,在現代這麼普遍種植的麥冬,這裡居然看不到蹤影。

    她記得以前家中的麥冬一畝地產量差不多為150公斤,藥商收的價格70-80塊錢每公斤,一畝地基本上可以賣出一萬多塊錢。

    而麥冬本身也好種,撒點草木灰補充鈣磷,再隔幾個月灌溉糞水,定期扯草,就差不多了,古代當然沒有化肥之類的,少了這一步驟,至多減產一點而已。

    她的家鄉就是種藥的基地,那裡的土質,特別適合幾種藥材的種植,其中,種出的麥冬,更是顆粒飽滿肥壯,顏色也是黃亮,全國出名。

    「二丫,你說這麥冬,不會就是長在山裡的那些野麥冬吧?我看有些採藥的會採這些回去,說藥鋪子裡要收呢,聽說還挺貴的,要三四十文一斤呢。」

    花大成突然想起打獵的時候,那些採藥的人,也在山裡轉悠,難免會碰上幾次面大家就熟了,那些人採了不少的藥回去,他在一旁看著,也就認識了幾種。

    「是的,二叔,這麥冬啊,生命力頑強得很呢,到處都可以長的,收了下面的根將根須剪下來插苗就可以了,很容易就成活了。」

    「那二丫,你說的還有什麼別的藥材可以種?」

    花大成有些興奮地看著花朵,他覺得自己真是笨,怎麼就沒像二丫這樣,想著將那些野生的藥材拿來種在地裡批量生產呢?這比那些專門在深山野林爬山涉險安全快速多了。

    「第二種,就是南柴胡,功效是和解退熱,疏肝解郁,升舉陽氣,主治感冒發熱,寒熱往來,瘧疾,胸悶脹痛,月經,哦不,例假不調等;它的種植環境要求不高,較耐寒耐旱,喜生長在溫暖濕潤而不積水的地方,我們這裡的這種沙壤土也很適合它的生長。」

    「那這南柴胡又該咋種啊?」大丫好奇地問道。

    「因為這南柴胡生長的地方不能積水,所以,在整地時,先施肥,再將深翻後耙細整平,做」藥箱「就行了,就是用土,堆出一行一行的土箱子出來,在土箱子上面撒種。」

    花朵選擇的這兩種藥材,都算是中藥裡面最不嬌氣的藥材了,好種好收,賣價也高,雖然這個世界,和她的世界不同,但是類比推理,在以前柴胡沒有大面積人工種植的時候,在中藥裡就是比較稀缺的,所以,她覺得她家種這藥材,應該是沒問題的。

    要是實在不放心,過幾日她自己想辦法去鎮上,摸摸鎮上那些藥行的行情便好,順便將柴胡的種子買回來,她相信,那些藥鋪子也是願意大量收購這些藥材的,這便是種藥的主要銷售渠道。

    二丫的一番話下來,除了兩十歲大的孩子聽得半懂半暈的,其餘的四個大人,都是陷入了一片沉思。

    「大哥,你看,要不我們先拿兩畝地出來試試二丫說的這法子?我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咱家本來世代務農,沒出村長家大兒子那種經商的聰明腦殼,要發家,就從咱們的本行做起,即使是虧了,至多少收了兩畝地的紅薯青菜,說明咱家真跟那富貴無緣,下一年褲腰帶勒緊點就過去了。」

    「試試也行,只是,弟,你覺得,娘她會同意嗎?」

    狗子皺著眉看著自家的兄弟,想起以前他想學鄰村的人出去做木工的活計都給娘她攔下來了,說什麼他不務正業什麼的,硬是讓他留在家裡種田哪裡也不准去,這次,這田里不種糧食改種藥了,誰知道之後的收成怎樣?她會同意嗎?

    經狗子這麼一提醒,不光是花大成,就是連大丫和大熊都是皺起了眉,現在,估計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家中老母這一關吧,她是個怕事兒又自守的主,她不懂得的是一律不會接納的,連家中的人都不行。

    「爹,二叔,要想讓這家富起來,就得有膽子,不然什麼都做不成,祖母那邊,咱們就先瞞著吧,最近讓她老人家不要下地幹活就成了,等咱們把麥冬好柴胡都種好了再慢慢給她說便好,你們看,我這個提議如何?」

    最終,一家子的年輕人,還是不願意就那樣過一輩子的窮日子,聽了花朵的話,決定瞞著家中的老母,拿出兩畝地大幹一場,並且一家子的人一起發誓,誰都不許告訴家中的花氏。

    花朵勾起嘴角,看著那一眾有些熱血蕩漾的人,走到大丫和大熊面前,牽住他們的手道:「姐,大哥,咱們都是一家人,兄弟姐妹,以前的那些小矛盾,都不要放在心上了,為了我們一家子更好的生活,一起奮鬥吧。」

    大丫和大熊,兩人看著二丫如此舉動,都是一愣,待反應過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和愧色,想起自己曾經那般欺負了人家,人家卻是主動過來和好,均是有些不自然了起來,「二丫,你,真大量,我,和我哥,以後都聽你的,你說咋做就咋做」。

    「妹,那個,對不起,我,我那天……」說著,那大熊便是一臉的難堪,再也說不出下句來了。

    「大哥,以前的事情,大家都忘了吧,好好過日子,這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他始終還是老爹的孩子,看在老爹的面子上,為了一家子的和睦,她花朵,當然不會再計較下去。

    狗子看著和好了的幾兄妹,眼裡有些熱淚盈眶,果然,還是一家子好好的,才最快樂啊。

    那日,幾人回家後,劉春花和羅梅兩個在家煮飯的女人,便看到了早上愁眉苦臉出去的幾人,滿是歡笑地走了回來,連那從來和二丫對不上頭的大丫,對著二丫說話都客氣了起來。

    連一旁的花氏都奇怪了起來,這簡直是,嗯,天上下起了紅雨,三個女人古怪地互視了一眼,卻又不好直接問出來破壞了這種和睦的氛圍。

    晚上,花朵用昨日沒來得及吃的幾條鯽魚,用豬油煎了熬出一鍋噴香的鯽魚湯出來,親自將最大的那一條魚放在了花氏的碗裡端給了她。

    花氏雖是好奇這魚是在哪裡弄得,問了幾次沒問出個所以然來也就算了,看著花朵這麼熱絡,也不好再說什麼刺人的話出來,悶悶地將一碗好久未曾嘗過的魚湯喝了個乾淨,連那碗中的魚,也將刺挑了個乾淨,吃的光溜溜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