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二章 偶得古玉 文 / 風染煙

    「現在是我乾爹他媳婦兒了,兒子都懷起了,你以為我稀罕嫁給你那不成器的兒子?他又不積陰德早死之相,我乾爹早就給他,還有你,記了好多筆在那裡等著你父子兩下去慢慢算呢!怎麼,現在還想再加一筆?」

    花朵冷笑地看著眼前的人。()

    「你真的,真的成了……」

    張善才此時是真被駭住了,得了重病這事,是最近他自己實在是覺得不舒服了才請了郎中來看的,那郎中也是鎮上出了名的名醫,診斷了幾次才搖頭歎息道是絕症,施了幾次針都沒啥效果,家中人沒幾個人知道,更別說一個外人了。

    這二丫本來就沒在學堂讀過書,大字不識一個,也是個悶人,平日裡不言不語的,老實巴交的,他就奇怪這人變化怎麼這般大,去了那地方也沒死成,原來,是在那陰間走了一遭,成了閻王的媳婦兒,這才變了這麼多,有後台了啊。

    「村長,缺德的事情,莫要做的太多了,你自己的壽命,自己不珍惜就莫怪我沒給你提醒了。」

    說完,花朵再是不想理這可憐人,轉身便往著老爹那裡走去。

    「等等,二丫,不,不,那個夫人啊,你等等,求你救我啊,救我啊,我還不想死啊……」

    那張村長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淚,拉著花朵的衣角硬是不放。

    花朵皺著眉看著揪著褲子的那雙病態的手,瞥了一眼不遠處早已呆住了的幾人,「乾爹一再囑咐我,我的身份不可透露於凡人,我現在說與你聽本來就犯了忌諱了,斷不可再洩露天機了」。

    「是是是,小的就是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洩露了夫人您的身份啊,那缺德事小的再也不敢做了,只求夫人您救我啊,我還有一家子的人,不想就這麼早去了啊,求求你了啊……」

    看著那在地上不斷磕頭的人,一時間,花朵也是有些不忍了起來,本來就是快死之人,她也不屑於去跟他去爭那口子悶氣。

    「村長大叔,生死由命,你這病啊,你自己也當是知道的,我雖然在陰間走了一遭,但是,我還是一個凡人而已,可不是那些大羅神仙,能一下子將你這惡疾給斷根了,我能幫你的只有告訴一聲,為了你這一世活得久點,下一世能投個好胎,多做善事。」

    花朵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像電視機裡的觀音菩薩,下凡來度化凡人的,阿彌陀佛,施主,善哉善哉,你娃早死早超生,速速去吧。

    卻是正準備轉身,突然瞅見那田地邊上,半米寬的田埂上,那邊上被犁頭新耕了的泥土裡,露出小拇指尖端大小的紅色來。

    好奇地走過去,蹲在那兒,瞇著眼看著那露出來的紅色,這是……

    正是要想伸手將那土給刨開,卻是被身後跟來的張大村長給打斷了。()

    「夫人,你看,能不能在,在閻王他老人家,幫,幫我說句話,幫我再延幾年的壽,小的,小的以後絕對記住您的恩情,多做善事,造福百姓。」

    張善才不死心地央求道,一臉的可憐。

    尼瑪,健康的時候,不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大吃大喝,濫喝酒,等到失去了才珍惜,你以為這後門是這麼好走的?不好意思,沒門兒。

    一時間,花朵也是有些不耐煩了,轉頭沒好氣地看著那人一副低聲下氣的樣子,「我說你煩不煩?!我該說的都說完了,煩死老娘耳朵了!帶著你那死龜兒子猴子給老子趴開!要好遠趴好遠!老子還忙正事兒呢」。

    他那病,根本就像是肝炎發展成肝癌,還是屬於快晚期的程度了,現代醫學那麼發達都拿這病沒辦法,他古代那些草藥能奈何得了什麼?

    可憐之人,自有可恨之處,她花朵可不是什麼好人,出了那麼多次現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有些人,她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同情。

    而且,這村長,這麼短的接觸時間,花朵一眼就看出來了,是個恃強凌弱的東西,給了他好臉色,反而會不知好歹!自己這番嚇他一嚇,也是給這花家村村民造福,這人以後也該夾著尾巴做人了吧。

    張善才一臉土色地看著花朵明顯地拒絕和趕人的樣子,灰心地歎了口氣,卻又似突然開悟了一般,躬身施了禮道:「謝謝夫人您的提醒了,我張善才是記住了,以後,還真是要為自己的孩子,自己積點陰德了,只希望,下了陰間見著您公公,能少算幾筆爛帳,哎。」

    聽著那聲公公,花朵的眼睛,也終是暗自抽搐了幾下,摸了摸自己小肚子,莫中彈了就好……

    「等等!」張善才正要轉身離去,卻是被花朵給叫住了。

    那人疑惑地轉身,看著她。

    「叫你那一家子,少來惹我家。」先打好預防針。

    「夫人您這說到哪裡了?您家裡我自然會好生照顧的,回去以後一定告訴我那大兒子,讓他借點銀子給我,我來幫您家還了這債吧,免得您來操心。」

    「誰稀罕你那點銀子啊?我自然有自己的辦法,好了,你快回去吧,管你自己的那檔子爛事兒,我忙正事兒了。」

    說完,花朵就轉身,遮住了張善才的視線,伸手,將那被踩得發硬的泥土用指甲扣下來,指甲都快摳翻了,才逐漸就露出來了那看似玉製東西的形狀來,居然是半塊龍形的玉珮!

    鏤空雕工精緻高超,連那龍眼之處都是傳神之極,而且還是完好無損的,半面打磨光滑,應該還有另外半面存在於世的,應該那半邊是鳳佩?有些像情侶的。

    哦,不對,這應當是瑪瑙……哪裡有玉材料是這樣的……

    而遠處早已愣住的狗子幾人,就看著那平日裡趾高氣昂的村長,耷拉著頭,領著自家的二兒子回去了,臨走之前,還溫聲和氣地對著狗子道,以後有困難一定要來找他們之類的云云,那看他的眼神,比看他親爹還親。

    然後,一家子的人,看著那拉著摸不著頭腦的花二寶離去的人,再次愣住了,連帶雲裡霧裡,都糊塗了。

    而此時,花朵早已將那瑪瑙的玉珮揣在懷中,這才轉身向他們走去了。

    這玉珮啊,正好可以拿去當了,算是她家的第一桶金了。

    俗話說:「千種瑪瑙萬種玉。」這瑪瑙價值不比玉器差,紅白黑三種瑪瑙,紅色為上品,可惜了,不是水膽瑪瑙,那這家就真的發了大財了!銀子!銀子!銀子!銀子!做夢都要笑醒了。

    「那個,二丫,你,剛才,到底跟村長說了啥啊?他,他咋……」直接就給跪了……簡直是……讓人不可置信。

    花大成第一個開口,也算是問出了大家心中的共同的疑問來,這二丫啊,自從衣不蔽體地昏在了那怨鬼道上,人就整個變了,不光性格變了,人也變得特別神秘了。

    「咳咳,那個,爹,二叔啊,這個,我也正好要跟你們說呢。」

    今日,就讓她做回真正的李朵朵的吧,免得想做什麼都得縮手縮腳的,惱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