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一章 恐嚇村長 文 / 風染煙

    張善才哪裡想過,平日裡村子裡出了名的悶葫蘆女娃子,一下子變得潑辣了了起來,敢這麼明面地就和自己對上了。

    「好你個二丫!我以前看你還文文靜靜的,現在居然敢這麼和我說話,我好歹也是一村之長,你簡直是大不敬!」

    「之前你和野男人亂搞,我本來還睜隻眼閉只眼不管你們怎麼瞎弄,現在居然還不思悔改,信不信我這就帶人來綁了你和那野男人浸豬籠去!」

    「哎喲,我好怕呀,村長,我求你不要這樣~」

    花朵忍著渾身的雞皮疙瘩,嗲起聲音來,她今日就要讓老爹看到這村長的真正禍心,她看就是這老東西要拿這事來要挾她老爹。

    張善才此時卻是不再多看花朵一眼,轉眼,看著一旁的狗子說到:「哼,大狗子,我今日也與你們說好了,你們這地,不賣也得賣!不然,你就等著你這二丫被人拖走用火給燒死。你莫要忘記了,她可是在怨鬼道那裡和人亂搞的,可是邪門的很,我這一村之長,可得為我全村的人安全著想,誰知道她去了那地方是不是早就被怨鬼給纏了身了,你看她現在這樣子,哪裡還是以前那聽話的女娃子?」

    而這張善才張村長本來為達成目的的一句無心之語,倒是醍醐灌頂一般,讓花家的兩個大男人意識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這二丫,好像,真是那天以後,性格就變了許多,以前光急著擔心去了,沒注意,今日人家一個外人都看出來了,他們再不懷疑,那才是怪了。

    感覺到一家子人眼中的疑惑和凝重之色,花朵再是淡然冷靜,也是有些慌了神,慘了,果然是一家子,這麼快就發現這殼子裡的魂有問題了,不禁暗自留下幾滴冷汗下來。

    頭大!

    不過,這點事情,還難不倒她花朵。

    「哦?我被怨鬼纏了身?要燒死我?你說這怨鬼道啊,當真邪門得很呢,那你張大村長就沒想過,這麼多年來,為啥就只是我花朵一人活著回來了?還只是破了身子而已。」

    既然你們這麼怕這鬼地方,老娘就在這上面做文章,弄不死你們。

    她這麼一問,倒是把一堆的人都給問住了,是啊,這整個事情,就是邪門得很,到現在來都是一個人都沒搞清楚過是怎麼回事。

    「二丫,你到底是遇到啥了啊?你倒是說啊,莫不是出了什麼大事?你咋就老是瞞著我們呢,你這娃兒啊。」

    此時,狗子一聽事情有不對的,哪裡還管這丫頭是被怨鬼還是厲鬼纏了身,他的二丫就是他的二丫,這是不爭的事實。

    「爹,二叔,你們先別擔心,回頭我會給你們說清楚的,現在,我倒是要先給村長說說清楚,這神明的事情啊,要是有人不懂,衝撞了神明,那時候別怪我沒提醒!」

    花朵頗為神秘地看了那怨鬼道的方向一眼,意有所指地說到。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張善才一聽這丫頭扯到神明的事情上來了,心頭一緊,莫不是這丫頭在那怨鬼道真的遇到什麼了,這鬼神的事情,還真不好說,他一個小小的凡人,哪裡敢去衝撞。

    「哼,什麼意思?張村長覺得我這是什麼意思?」花朵很是傲氣地看了那人一眼,一點都不將這村長放在眼裡,指著田地的那一頭道,「村長想知道就自己跟我過來,我告訴你便是」。

    說完,便走了過去。

    張善才滿是疑惑地跟了上去,臉上的神色頗為肅穆、緊張。

    轉頭看了一下和老爹他們的距離,估摸著他們聽不見了,這才一臉高深莫測相地看著村長說道:「張村長,近來身體可好?」

    此句一出,那張善才便是滿臉卡白,瞪大了眼睛,滿是驚奇地看這花朵,問道:「你,你什麼意思?」

    「你說我什麼意思?」花朵不答反問道。

    張善才突然覺得身子渾身冒著冷汗,有些發軟,額上冷汗連連,有些站不住腳,「你,你咋知道,知道我得了惡疾?」

    哦,原來這裡稱惡疾啊?花朵微微瞇了眼睛再上下打量了幾番,她原本沒有仔細去瞧這人的,並沒有發現有不妥之處,要不是剛才覺得這龜兒子噁心缺德多瞧了幾眼,她還不會發現這人得了重病呢。

    一隻腳都快踏進棺材了還有時間來管這檔子事兒。

    這人面色晦暗無光,明顯就是病態的黃疸,身體也根本就是虛胖,浮腫,那大肚子,不是肥油而是腹水吧。

    花朵勾起嘴角,滿是諷刺地一笑。

    「你最近可是什麼東西都吃不進去?」怪不得連山珍海味都吃膩了呢。

    「是,是。」

    「是不是右上腹一直感到悶痛?」

    「是啊,你怎麼連這都知道?」

    「還感到全身沒勁是不是?」花朵不理他,繼續問道。

    「是,是啊,二丫啊,你是不是知道怎麼才能醫好我這病?我都找了好多大夫了,那些個騙人的都不會治,他們說這是絕症。」

    張善才拉著花朵的袖子,一臉希冀地看著花朵,聽著花朵這麼一說,他突然呢就找到了希望。

    花朵不耐煩地扯回自己的袖子,「你的所有事情可是都在我閻王乾爹手下的陸判官冊子上寫得清清楚楚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這怨鬼道啊,真是個好地方。

    「閻,閻王乾爹?」此時的張善才,哪裡還有初來是那樣額村長派頭,完全是被二丫她這神扯給炸得外焦裡嫩。

    「怎麼了?張村長,你在這花家村生活了這麼久,就不知道這怨鬼道其實是鬼界的一個入口,名曰換魂道麼,那裡過了可就是黃泉路了,黑白二使天天就從那裡出來抓魂的,我相信,不久以後你就會見到他們了呢。」

    看老子不嚇死你娃,你給老子橫!

    「黃,黃泉道,那你,你……」

    張善才腿一軟呢,就給直接跪在了花朵面前,一陣刺鼻的尿騷味,熏得花朵捏著鼻子後退了好幾步,這尼瑪,這麼快就尿褲子了,果然還是想活啊。

    甚是嫌棄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人,繼續鬼扯道:「我是閻王他認得乾女兒,我當然也回去看了他老人家幾眼了,不然,我咋看那冊子上你的那些事?我那天之所以會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出現在怨鬼道,是因為我魂去了陰間,跟我乾爹他兒子成親去了,冥嫁,懂不?」

    「你說,你是,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