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九章 不懷好意的村長 文 / 風染煙

    她今日來找醉月,就是為了要一樣東西而已。

    就連醉月本人,看著她拿著那東西離開的時候,都是滿眼的不解,良久,待他想清楚了,這才眉眼裡滿是好奇和興味,有趣,心中得了這兩字。

    「待我墳頭長了草,我希望,你是第一個來給我上香燒紙的人,我若真成了厲鬼,只想纏了你那生生世世,所以,本座永遠不會留著那錢去買那碗孟婆湯的。」

    有些懶散地趴在那樹上,看著黃土的道路逐漸消失了那人的身影,那狹長的眸子中,寒冰瞬時瓦解,化成淡淡的溫柔,和孤寂。

    涼涼的夜風,撩起千千髮絲,散成如絲的思緒,癡纏,成魔成癡。

    「呵呵。」紅唇,勾勒出一抹溫柔的弧度,有些膩人的寵溺。

    正是看得有些成癡,傾城的容顏,卻突然染上了寒冰和殺氣。

    從懷中摸出半面銀質的面具,緩緩覆於面上,轉頭,看著不遠處的樹林深處,「小老鼠們,打擾了本座的好事,本座可是生氣了哦」。

    那艷麗的紅唇,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影,記得一個不落,打殘了送到本座面前來,本座這手都僵了好久呢。」

    「屬下遵命。」

    花朵昨晚上大半夜的出門去「偷鬼」去了,頂了個熊貓眼天快亮的時候才偷偷摸摸地爬回來。

    一大早,又被大丫跟拖豬一樣給拖了起來,然後,整個人,直接給大丫那女漢子給扛到地裡頭去了。

    「一天就知道偷懶,活該被賣了。」

    大丫鄙夷地看著歪在田埂旁邊的桑樹下要死不活的人,掄起鋤頭,繼續和家中的兩個長輩翻地去了。

    「二姐,你要不要回去睡啊?這大早上的露氣重,容易著涼。」娟子有些擔心地看著花朵。

    「沒,沒,沒事兒哈,你們先扯著,我暈一會兒,一會兒人就新鮮了。」花朵勉強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說到。

    「喲!狗子,你們這一大早就下地來幹活啦?」

    朦朧之間,花朵扯開眼皮子,瞇著眼看著那打擾了自己睡眠的人。

    田地的那頭,迎面走來兩個人,一個是蓄著鬍鬚的中年人,身上著的衣服倒是還可以沒有一件補丁,藏青色,他的身後,跟著一175cm長得有些像猴子的男人,看著也就二十多歲左右。

    那猴子從一開始,視線就沒從花朵身上移開過,看著花朵看回去,以為她是拋媚眼來的,還給回了一個極其猥瑣的笑容,噁心得花朵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正在隔壁地裡翻著地的狗子兩人看見來人,急忙放下手上的活,上前去和他們打著招呼。

    「張村長,你這麼尊貴的身子怎麼今日還帶著你家二娃子一起下地來了?」

    「呵呵,我這個老骨頭,也該活動活動了,一天到晚跟著那些大老爺們喝來吃去,那些山珍海味啊,都快吃膩咯,也想來呼吸呼吸這田園的空氣。」

    中年人理了理身上的長衫,看著兩人呵呵笑道。

    山珍海味?這貧窮落後的古代,你娃一小小的村長,連山珍海味都吃膩了?吹牛吧,老娘才真的吃膩了差不多。

    花朵看了那人一眼,立馬不喜,就一個喜歡到處炫的人,尼瑪一個村長,你以為你皇帝老子啊?還吃膩了?

    撇撇嘴走到娟子旁邊悄悄問道:「娟子,你知道咱們這村長平日裡是幹啥的?」

    想來他那麼一說,也是說明他平日裡當真和一些有頭有臉的人來往,要不然,光靠種地營生,他哪裡穿得起那一身的棉質衣服,還有,怎麼他這麼胖的一人,生了那麼個猴子兒子?難道這娃種他娘?真是不幸。

    娟子人也才剛十歲,大人的事兒,哪裡懂得那麼多,只是搖搖頭,一問三不知。

    那廂,花朵便聽著二叔恭維地說道:「村長有你家大兒子在外面做生意,每天就顧著數那金子銀子的,哪裡需要下地來幹這種苦差事呢。」

    聽著花大成這番恭維的話,那張村長心中甚是滿意,臉笑成了一朵花,「哪裡哪裡,兒子也有他那一大家子呢,我能幫點忙就好囉,只要他們不來給我老人家拖後腿就大幸了,我也不去想他們那點錢啦。現在,這兩個兒子都成家了,也是一大堆的煩心事兒啊」。

    「村長你真是說笑了,您現在可是兒孫滿堂呢,家裡也不愁錢,吃香的喝辣的,可羨慕死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了。」

    這村長,人才不到50,大兒子聽說是幾房幾房的娶,生了一堆的兒子女子,這二兒子也跟著他大哥學,一下子就娶了兩房進門,一天到晚,兩個媳婦兒那是吵得,隔了老遠都聽得到。

    「呵呵,大成啊,你小子就是會說話,我今日來也就不和你們哥兩多客套了,還有事要找你們商量呢。」

    一聽說村長有事找他們,狗子兩人疑惑的看了對方兩眼,這村長,平日裡鼻子都朝著天的,哪裡看得到他們這些下面的人,怎麼今日就有事來找他們家了?

    「村長您有啥事兒啊?」狗子將手中的鋤頭撂在地裡,滿眼疑惑地看著章他。

    張善才捋了捋鬍須,慈眉善目地看著狗子,「你們家昨日裡聽說出了大事兒了,我這不是來看看你們啊,問問情況」。

    而一旁的花朵,聽著那人這麼一說,眉頭就皺了起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看來,今日這家裡,又有事兒了。

    狗子卻是沒聽出這話裡的危機,只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唉!謝謝村長你關心了,都是我沒教好那不成器的兔崽子,這才惹了那麼些勞什子事情出來,把一個家都給毀了」。

    說完,又是狠狠地瞪了眼那一旁縮了縮肩賊眉鼠眼小心地看著他的人。

    村長有些同情地看了狗子一眼,歎口氣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我理解,理解,大家本來就是一個村子的人嘛,我又是這村子的村長,關心你們是應該的」。

    一旁的花大成,比他大哥腦子轉的彎多些,總覺得這村長一大早地跑到這來客套是沒安什麼好心,一個村子的,都是些什麼人,他哪裡有不清楚的?

    「村長你今日來是……」

    經花大成這麼一提醒,張善才這才恍然大悟一般,一拍腦門子懊惱道:「你看我這記性,真是健忘了,老糊塗,差點就說到一邊去了,還是說正事兒,你家大熊不是欠了外面15兩銀子嗎?我是來問問,你們有需要我幫助的沒,希望我這個村長,能幫助你們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啊」。

    一說到那15兩銀子,狗子人就愁了,雖然聽到二丫做晚上一臉的保證,讓她自己去想辦法,他這個當爹的怎麼放心?只覺得這娃兒是在寬他的心而已,所以,一晚上都在私下裡和二弟商量著辦法,卻是都想的焦頭爛額還沒弄出了有用的點子來,今日聽說村長願意來幫助他們,那簡直是感覺天上掉餡餅就正好砸中了他自己一般。

    「村長你這恩情,我狗子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說完雙腿一跪,便是跪在了張善才的面前。

    「哎呀,狗子,你這是做啥,快起來快起來。」張善才被這憨厚的漢子嚇了一跳,急忙將狗子拉起來。

    一旁的花朵,終是見不慣那村長一臉的虛偽,皺著眉走到幾人面前。

    「村長,您意思就是說願意借給我們十五兩的銀子還債了?」她裝作甚是激動和感激的樣子上前,一臉希冀地看著那人。

    ------題外話------

    喜歡這文文,就請不要吝嗇於將它收藏在您的書架~煙,只希望,有越來越多的讀者朋友,跟著我一起~闖天下!有你們在身邊,我,什麼都不會怕!

    親愛的,我首推的這三日,每日都是等著凌晨一兩點,想知道有多少的朋友喜歡煙的文文,越想反而越緊張了,寫起文文來都不知道手腳在哪裡了。

    今天,我依舊會等到凌晨~碼字,等待,喜歡這種心情~喜歡一直寫下去這種快樂~喜歡有人一直陪著~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