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八章 又遇妖孽(首推求收) 文 / 風染煙

    天色已經快全黑了,村子那黃土路上已經沒了人影,隱隱有狗吠聲從遠處傳來,打破了這獨屬於鄉村的寂靜,快入夜半,偶爾還有稀稀落落的燈火,昏昏黃黃的光亮,和著天上那點點的星子,共同構成了一副鄉村的夜景圖。

    春暮之時,夜間也是有些涼意的,一陣夜風吹過,冷風滑進衣領,帶來絲絲的寒涼,路旁的雜樹,也跟著沙沙作響。

    偶爾會經過一片沒有人家的路上,只見望不見盡頭的山巒和近處剛播了種的土地,一片空曠。

    花朵緊了緊上衣,走兩步,停一步,賊眉賊眼地瞅著身前,身後,左邊,右邊,就怕那空曠的地方突然飄來一著白衣的女鬼來,尼瑪這二年人不熟就根本不好說話,如果是醉月那死鬼還好,好歹有過點交情,雖然就一起吃了幾口烤魚,可好歹也算是點頭之交了吧。

    誰知道如果蹦出來一個不認識的厲鬼,道理都不講就要索命,那咋辦?

    想到這裡,花朵不禁使勁吞了口口水,將手中的符紙捏的緊緊的。

    就這樣,摸摸索索,倒也摸那西邊村口子那顆巨大的老黃葛樹下。

    夜黑風高之時,陽氣最弱,陰氣最盛,最宜百鬼夜行,想到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哪一個世界,聽到過那些老一輩講的關於遇鬼的事情,花朵整個人現在連汗毛子都炸開了。

    尼瑪,她雖然接受了十多年的無神論科學教育,打心底裡不相信鬼神的事情,但是聽著那些事情,看了那麼些鬼片,一到晚上,膽子全被那球給吃了,十八歲那年看到了外婆家屋子後面的那墳山上的鬼火,哭鬧了一晚上,硬是不敢自己睡,把一家人弄得人仰馬翻。

    現在,連穿越這回事都給遇上了,連著還遇到一隻妖孽的男鬼,她不知在心裡罵了多少遍那些提出無神論的大者們,你們那是沒在荒郊野外遇到鬼過!

    那夜風吹得黃葛樹葉子「沙沙沙」,硬是把她心裡的毛都給「沙」出來了。

    「天靈靈地靈靈,各路鬼怪,老娘告訴你們啊,見到老子都得繞道走,聽到沒?老子手上全是滅神符、定身符,你們要是敢惹老子,老子一樣給你貼一張!還有啊,閻王是老娘乾爹!小心惹了我我乾爹不讓你娃投胎!讓你們嘗盡那十八層地獄的滋味。」

    花朵摸著背後那大樹的身子,覺得有些踏實了,看著周圍的一片空曠胡說八道。

    「唧唧唧唧……」不知名的蟲子的叫聲,和她的聲音,交相輝映。

    「嗚哇……我不要嘛……嗚嗚……這大半夜的,我抽風了才跑出來,嗚嗚……媽媽,我還是好怕啊,我睡不著啊……我怕鬼啊……」

    花朵,終是經不住心中那根弦的一直緊繃,現在,弦繃得太緊,「啪」的一聲斷了,人也跟著崩潰了。

    女娃兒崩潰的哭聲,響徹在這片荒蕪的原野,要是有鬼,也真給惹來了。

    「閻王不是你乾爹麼?你怕他們作甚?」

    正哭得起勁,卻不想,一低沉優雅的聲音,淡淡地冰涼,在頭頂響起。

    嚎啕的哭聲,戛然而止。

    抬頭,超過45度角度仰望頭頂的大樹,有著傾城妖孽臉蛋的男人,正斜臥於那粗大的枝幹上,有些打趣地看著下面哭得一塌糊塗的人。

    一襲月白的衣衫,在夜風中徐徐飄動,勾勒出健壯優美的身體曲線,身後的長髮,只被一玉色的髮帶草草綁住,似是帶著微微的濕意,有幾縷落在胸前,濕了一小塊的衣衫。

    那眼眸之中,還帶著微微的濕意,有些惑人心魂的魅色。

    天上的銀輪,破開重重烏雲,將那銀輝透過那樹葉間的間隙,打在那人的身上,帶著夢境般的不真實感。

    纖纖素手,將胸前的濕發攏在腦後,眼眸染上淡淡的笑意,紅唇微勾,「我很好看?」

    「嗯。」下面的人,著了迷一般,移不開眼睛,眼裡,似乎,還有狼光?要是花朵她以前的毒分老師在,一定會說,這娃兒,吸毒了!

    慵懶地撐著頭,樹上的人看著下面那人的傻樣,帶起一陣好聽的低低的淺笑。

    待花朵如做夢般回過來神,才極其自然地抬袖抹乾淨嘴角處的哈喇子,疑惑地看著樹上的人道:「醉月,你咋在這裡?」

    她還沒喊他呢。

    「你那哭聲,連百里之外的鬼物都聽著了,我當然也聽見了,你這麼快就給我上墳來了?」

    「額……」花朵無語了,這麼快就讓這鬼看到自己的醜態了,囧!

    「等過陣子,我就去鎮上買點紙給你燒去。」花朵仔細看了一下花醉月身上的衣衫,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卻也是一看就知道比她身上的麻布強了不止百倍。

    「我看你穿得這麼好,小日子應該過得不錯吧?也就不缺我那點紙錢了,嘿嘿。」花朵摸摸頭訕笑道,心裡悲催,勞資現在人都是一屁股債,哪有時間管你那檔子鬼事兒?

    「某鬼」只是笑笑,不語。

    摘下一片樹葉,在手中,了無趣然地看著,良久,有些幽怨淒涼地看著花朵道:「我就一孤魂野鬼,你不知,我從死後就沒人給燒過香,所以到現在都沒錢去投胎,我這一身是我死時就帶到棺材裡去了的。」

    「你們投個胎還要交錢?」花朵被這鬼傳達的信息炸得外焦裡嫩!這世道啊,在人間是沒錢萬萬不能,尼瑪連死了都絕對不能做個窮鬼!

    那樹上的人,眼角不著痕跡地勾了起來。

    「是啊,這陰司也同你們凡間一般,過三途,喝孟婆湯,入輪迴都是要交錢的,沒錢的便只能做幽魂。」

    「但是,我看你這一身行頭,以前家中也不差啊,咋就沒人給你燒紙了?」

    這人這一身打扮,一看就是富得流牛油之相!

    「哎。」那樹上的人,突然不語,眼裡終是寂寞了起來,抬頭,看著那天上的銀輪去了。

    這哎的一聲,包涵了多少內容,就跟花朵對著二嬸子那一句「秘密」一般,要好豐富就好豐富。

    ------題外話------

    後面的更加精彩~~~一定要支持煙哦~~~謝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