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六章 重歸平靜 文 / 風染煙

    「爹!你別打了,別打了!嗚嗚……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以後聽話就是了,求你別打了。」

    花大熊被打出了一嘴的血,捂著臉急忙躲到自己老母后面去了。

    劉春花果然像是老母雞般護著自己的孩子,將還要動手的狗子給拉住。

    「相公啊,你咋又打大熊啊,事情都沒有弄清楚,大熊怎樣個人我這個當娘的最清楚啊,絕對不會是那種人,肯定是誤會了,你要是再把他也打出個什麼毛病出來,你叫我這個當娘的咋活啊!」

    劉春花將一巴掌被扇歪了臉的大熊拉到身邊,心疼地看著他那半邊臉都破了皮,十分怨憤地看著狗子。

    轉身,看著一旁淚水漣漣的人,滿是怨毒地罵道:「你這個害人不淺的賤人!你連你大哥都不放過,到處勾引男人!我看那些人不用將你送到大老爺那裡去了,直接將你送進窯子最好!」

    花朵一副可憐地樣子看了過去,卻是看到劉春花旁邊的老祖母,也是一臉怒氣地瞧著自己,糟了,這繼母和老婆子是一條線的,不論自己對錯,都是自己的不是,這不是才說了就反咬了一口嗎?

    擦!改變策略。

    「你這個死婆娘還說!信不信老子今天連你一起打!這龜兒子做了那樣羞恥的事情,你還要護著他!」

    狗子看到劉春花轉眼又去罵花朵去了,那龜兒子更是越看越是讓人討厭,他狗子活到現在這麼大的人了,也沒見著有長成這副賊眉鼠膽樣子的娃兒,本來以前什麼感覺都沒有,今日就恁般厭棄了起來,這小子,種了他爹那副死相!

    狗子雖然沒見著當時的情況,卻是知道自家女兒的性格的,以前是什麼都悶在心裡,所有的苦自個背著,今日,他就想著為啥這丫頭吃了豹子膽了,還往那死地方跑,原來是被這畜生哥哥給逼著的!這一說法,他這個當親爹的不來討誰討?

    而花大成一家,本來也和狗子一般善良,連一旁躲在自家娘親身後被嚇著了的娟子,看著大伯狠狠地扇了大哥一個耳光,都知道了大哥對二姐是做了極其不好的事情,本來也沒對這個大哥有多喜歡的,現在更是不喜歡了,甚至有些害怕。

    「爹,你還是別和娘吵了,也別打哥哥,別吵了,這家都這樣了,都是我害的,我錯了,我什麼都錯了,我知道我是個吃白食的,什麼事情都沒幫著家裡做過,還恬不知恥地去勾引自家的哥哥,什麼都是我該的,我該的。」

    剛才還站在那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人,上去將狗子給拉開了,在自家親爹面前,人都哭成了個淚人。

    看著自家的丫頭哭成這樣,狗子也跟著憋淚,輕拍著二丫的背,沙啞著喉嚨道:「丫頭,爹知道你苦,你娘死去之後,你在這家中都沒過個好日子,沒個人疼,我這當爹的,沒盡好責任,爹知道,是那畜生,害得我家裡成了這樣,還害了你!」

    這哭啊,當然半真半假,一半演戲,一半是真的有親爹疼的感動,雖然這親爹最後也壓不住兩個婆娘這兩座大山,卻也滿足了。

    「不是的,爹,都怪我,是我不好,你還是別和娘吵了,大家都好好過日子吧,以前的事情,過去了都過去了,再怎麼生氣也回不來了,和和氣氣地才是個家啊,我身子本來就髒了,拿去抵了也好,這樣家裡也好過一些,我不想看到你和祖母他們連口飯都吃不好。」

    羅氏看著這一場面,一時,也跟著紅了眼睛,拿起袖子暗暗抹淚,二丫這娃子啊,這麼貼心的一個丫頭,是該讓一家子的人都疼的啊。

    「丫頭,你放心,爹說什麼都不會拿你去抵了的。」

    他狗子就是再畜生,再不是人,也不會拿自己的親閨女去抵那勞什子的債!

    在狗子面前埋頭哭泣的人,聽著這一句,嘴角微微一勾,好了,有這句話就行了,演戲完畢。

    抬頭將臉上的淚水抹了個乾淨。

    轉頭看了一眼眾人道:「我是真的願意,毫無怨言去抵債的,祖母,娘,你們真的不用過意不去。這事情,爹你們暫時就不管了,我自己去想辦法,到了三個月的期限,我還不能想到辦法,就拿我去抵了吧,或是爹你們那時候再想辦法將我贖回來便好了。」

    這分明就和剛還還弱弱哭泣的人判若兩人,一臉的淡然,滿眼的平靜,彷彿根本就沒將那大事情放在心裡過,一時間,眾人都有些傻眼了。

    「二丫,你這是說的什麼傻話?你一個姑娘家的,怎麼去想辦法?」花大成滿是震驚地看著這丫頭,不知道她腦子裡賣的什麼葫蘆。

    「二叔,爹,你們先別管吧,希望你們相信我,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若是這一個月解決不了這事情,到時候你們再幫我想辦法,好嗎?我不希望看到你們愁眉不展的樣子,相信我,我會保護自己,也會將這些銀子給還了。另外,也希望,你們莫要問我辦法是什麼。」

    一時間,連坐在那裡的老祖母和劉春花看著這二丫一副神秘的樣子,也是疑惑驚訝了起來,卻是都不好意思再開口了。

    「好了,這天也晚了,大家也該餓了吧,就讓我今天來給大家煮飯吧,爹你們就先在這裡坐一會兒吧,以前都是二嬸和娘給你們煮飯的,今晚就讓我給你們煮飯吧。」

    說著,將自家老爹拉到板凳上坐好,費力地提著那一袋子的玉米面向廚房走去。

    「媳婦兒,你快去幫著二丫去。」

    「哦哦哦,好的好的,我這就去。」羅氏反應過來,將臉上的淚痕都擦了個乾淨,這才急急忙忙地跟了進去。

    花大成狠狠地盯了劉氏和大熊一眼,這才起身,提著剩下的那一袋子麵粉往灶屋裡提取。

    這婆娘,連她生的崽子,沒一個省心的。

    「娟子,你也過來幫你娘和二姐做點事情,還杵在那裡作甚?吃白食的,小心連你一起賣了!」

    花氏聽著自己二兒子這麼一說,心頭惱火,卻又是不好再多說,也覺得自己做的有些過分了,可是,她還能咋辦?總不能讓這個家垮了吧?當然,也拉不下那個老臉去給自家兒子下話。

    想到今日這二兒子一再拿話抵自己,也覺得慪氣,枴杖一跺,就自個回屋子裡去待著了,留下大狗子和他媳婦兒兒子女兒在主屋裡,一屋子的沉默。

    狗子看了一眼灶房的方向,起身,抬腿就出門了,背上了背簍鋤頭,下地摸黑幹活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