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五章 自己贖自己 文 / 風染煙

    正在爭論不休的幾人,就看著一直沉默的二丫,低著頭,走了出去。

    「二丫,你去哪裡?」

    羅氏看著花朵,有些擔心,以前這孩子就沉默寡言,什麼事都悶在心裡不說,大丫和大熊兩人一直明著暗著欺負,她都是忍氣不吭聲,從來不告訴大人。

    現在,婆婆這般說要拿她去抵債,不知道這丫頭會不會想不開,雖說感覺現在這孩子話多了些,卻又出了那檔子事,著實讓人擔心。

    「沒事,你們先聊著,我去打點水。」滅火!

    然後,跟著走出去的花朵她二嬸,就看到,她從井裡打了一桶水上來,「嘩啦」一聲,從頭淋到腳……這還真是滅火……

    「二丫,你這是幹啥?」羅氏驚得上去將花朵拉了回來,抬起袖子,慌忙將二丫一臉的水珠擦乾淨。

    「沒事,二嬸,別擔心。」

    羅氏現在根本就看不出這二丫到底在想些什麼,想著娘居然那般絕情要將自家孫女拿去抵了,一時心疼起來,這二丫打小就沒了娘,自己在這家裡,肚子不爭氣,生了娟子以後就再沒動靜了,生不出兒子,哪裡有大嫂那般好說話啊。

    她自己在這家裡,也不好過,更別提能幫二丫說幾句話了。

    「二丫,嬸子不好,要是嬸子能給家裡添個弟弟,也能給你說上幾句話了,嬸子自己不爭氣啊。」

    說著就抱著花朵,暗暗流起淚來。

    本來面無表情的花朵,此時眉眼也柔和了起來,這二嬸,當真是個心善的人。

    既然她生過娃兒,那麼不孕不育這問題也好解決了,不是營養不好就是輸卵管堵塞什麼的。

    營養跟不上,以後注意吃好點補上就行,輸卵管閉塞之類的,一劑良方下去,倒是能很快解決,等她將自己的事情處理了,就好好來想想嬸子這問題。

    「沒事沒事,嬸子,我真的沒事,你別擔心,放心,我這問題我自己會解決好的,我們先進去吧,將這事跟祖母和爹他們商量好,我們在外面這麼哭也沒什麼用。」

    「是啊,你看,我這人,就是喜歡哭,從來都幫不上別人什麼忙。」

    羅氏聽了她的話,這才抬袖將臉上的淚水擦乾淨,紅著眼睛牽著二丫的手回到堂屋去。

    至從二丫和羅氏走出去之後,就是一屋子的沉悶,坐在那裡的幾人,都是悶坐在那裡。

    「娘,咱們能不能想點別的辦法,你看二丫畢竟也是咱家的孩子。」

    羅氏緊緊抓住二丫的手,一進門就鼓著勇氣和坐在竹椅子上的婆婆談判。

    卻是一下子就被堵住了口。

    「那你去?我看你也是長得一副狐狸精的樣子,一看就是吃那飯的相。」花氏今日是被這大的變動氣著了,說出的話,句句帶刺,此時,看著這小娘們還敢來討價還價,更是越說越毒,口無遮攔。

    一旁的花大成看著自家老娘這麼說自己的媳婦兒,皺起了眉,覺得自家媳婦兒這麼善良一人,卻是受這樣的委屈,娘她說的太不堪了。

    「娘,你咋又說到阿梅了?她在這家裡一直勤勤懇懇,從來也沒說過什麼忤逆的話,你今日是吃了好多的火藥要將一屋子的人罵個遍?」

    「你,你!你這個胳膊肘子往外拐的不孝子!老婆子我生了你一料,一把屎一把尿將你拉扯大,沒有辛勞有苦勞,你這才娶了這狐狸精幾年,就不認我了啥?!」

    看著自己的二兒子一直這麼護著自己媳婦兒,這媳婦兒還沒生半個兒子出來,她心裡又是心酸又是生氣,生下的女兒是別人家的,現在,連她自己生的兒子都成了別家的了。

    越想越是憋屈,一把老淚,憋都憋不住,邊用袖子擦邊哭了起來,「嗚嗚……老頭子啊,你咋就死的這麼早啊,留下我一個孤人,一你走,連兒子都成了別家的了,這家就這麼廢了啊,我對不起你啊!嗚嗚……」

    這一哭二鬧的,兩個大男人都黑了臉。

    「娘,你這說的什麼話,你是我們的娘,我們哪裡會不孝敬你,你咋就扯到這裡了?」花大成此時,心裡頭也是相當煩躁,卻又不好直接發火,也只有忍著。

    「你們以為老婆子我願意將二丫拿去抵債?我是為啥?我還是為了這個家!」

    然後,老婆子又開始了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淚。

    「相公,我看,我們要是實在湊不齊,就讓二丫先去抵一陣子吧,等我們將錢湊齊了,再把她贖出來,也好過我們一家子都在外面討口啊,你看二丫,身子都破了,說不定趁著這個機會還會被哪個大官人看上呢,娘她還不是為了她好啊。娘她年紀也大了,我們還是少弄點事來氣她,莫要氣出什麼病來,不是叫人難受嗎?」

    劉春花,看著這個機會,改了以往的大嗓門,趕忙小心翼翼地勸著狗子,然後特別孝順的樣子去安慰著老娘。

    花氏拉著大媳婦兒的手,邊哭邊說道:「這一家子,就只有這大媳婦兒最貼我老婆子的心,哪裡像二娃子,還沒個外人強。」

    花大成被自家老娘這麼一堵,堵得說不出半句話來。

    花朵瞇著眼睛看著在那裡做作的繼母,想不到這人倒是會點心機,本以為她是個有蠻力沒腦子的人,想不到這會兒就跟智多星下凡似的,一下子將老祖母的心給收了過去,還真不簡單啊。

    尼瑪一家子的人,爭了這麼久,不就是圍著一個問題嗎?又哭又鬧,有個球球的用!

    老子自己去贖自己!

    「哎,祖母,爹,二叔,你們還是別為了這件小事傷了和氣。」

    花朵努力地想想前世娘親的好,那眼淚刷刷刷要多少就有多少流了下來。

    「我知道,我身子髒了,再用水洗都洗不乾淨,所以,今天上午大哥在才在怨鬼道那裡罵我是**子,浪蹄子,我也不該……不該傷了大哥……那裡的……只是當時他在我身上亂摸,我以為,以為……我是被嚇著了,才不知輕重,其實,我怕你們罵我,才跑進那怨鬼道的。」

    贖身之前,先弄死一個!

    一旁沉默的狗子,聽著花朵這般一說,臉都黑了,她那樣支支吾吾,他再是笨,也是猜出了一個大概,這大熊他媽的,是個龜兒子!畜生!

    「你他媽不知道她是你妹妹嗎?!你這畜生死龜兒子你按的哪門子淫心!」這回,狗子是誰也勸不住,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大熊臉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