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四章 拿人抵債 文 / 風染煙

    狗子家因為兩兄弟自成家以來也沒有分過家,家中田地合在一起算有十畝,上年用了五畝地來種水稻,每畝地收成平均為三石半,總共十七石半,上交稅收六成,餘下四成養活家中幾口子,總共剩下約7石。

    餘下五畝地兩畝種了麥子,一畝地玉米,一畝大豆,一畝紅薯。

    現在正是3月末,麥子要到7、8月份的時候才能收穫,四月份就必須開始插秧了,但是現在秧苗也還沒買。

    家中只剩下那地窖裡的紅薯和放在灶房裡的十斤白面、九斤玉米面沒被拿走。

    看著從家裡找出來的能吃的東西,每個人臉上都是散不開的愁雲。

    家中上年收成,賣了一半的玉米和大豆,也才不到2兩銀子的錢,加上以前積攢的,也不出5兩,估計現在將整個家當都賣了,不說10兩銀子,5兩銀子都算不了。

    狗子愁著一張臉,坐在那中間被踩出了一個凹的門檻上,點上一根旱煙,盯著那幾袋子東西,沉默不語。

    「哥,我聽說鎮子上那張包頭那裡在招搬工,從落水巷搬到陳家碼頭,一袋子兩文錢,我覺得工資還不錯,明日我就去,你在家裡和嫂子一起將秧苗插了吧,這事情全是我的錯,我來想辦法。」

    花大成坐在板凳上,看著門檻上的人道。

    待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煙圈,狗子這才看著自家弟弟道:「明日我跟你一起去,這插秧就讓她們兩個婆娘家和娃兒們一起去吧,五畝地,抓緊時間也是趕得上的,大熊也去!這事他捅的簍子,他也要負責。」

    站在那裡一臉愧色的大熊,不敢反駁,只得應了。

    「不准!」這時,在裡間嘔著氣的花氏突然拄著枴杖走了出來,怒氣沖沖地看著兩人。

    「你們兩人都出去了是要叫這家裡怎麼辦?你們還真指望這幾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苗子能做多少事?」花氏抬起枴杖指著花朵、羅梅和兩個小娃子說道。

    「娘,二丫她們再不能做事至少也能幫著大嫂她們一點的,這秧子也就那五畝地,一個月總會插完的。」花大成看著氣頭上的老娘,皺著眉掩去了眼中的些許煩躁,耐心地回道。

    「那些畜生要是再來家中亂砸,你叫我們幾個娘們的怎麼辦?」花氏氣勢逼人地說道。

    花氏是個典型的守財人,家中這幾年掙的銀子,到了她的手中,除了買作物幼苗之外,一個銅子都摳不出來。

    她人又膽小,極其怕事,那日那幾人來家中也沒對她們幾個娘們怎麼,就是將家中能賣錢的都拿去抵了銀子,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子對著她們熊瞪了幾番,就把花氏嚇得腿軟得不行了。

    好歹她兩個兒子沒種著她這性格,又對她非常孝順,她也只有在家中才橫得起來,在這家中,她是足足得過著一家之主的癮,所以,長久以來,也養成了偏執的性格。

    「是啊,大哥,他們要是再來家中將這點吃的都弄走了我們這一家還真的不能活了,你們還是留下來想想別的辦法吧,娘她如何經得住幾番驚嚇,要不」,說著,羅氏轉身進了自家的房間,一陣翻箱倒櫃之後,從衣櫃最裡面的一個夾層裡取出一根暗色的銀簪子,拿到眾人面前說道,「大哥,這是我娘留給我的簪子,你們去將這簪子當了吧,看看值多少錢」。

    「媳婦兒,這怎麼行?這是你娘留給你的,怎能說賣就賣。」花大成知道,這是羅梅她娘死前留給她的唯一遺物,她一直藏在衣櫃裡,放的好好的。

    「哎,相公,這都什麼時候了,咱家都這樣了,我好歹也是花家人,自然能幫忙就幫忙,迫不得已才賣了,我娘也是不會怪罪我的。」

    羅梅將手中的造型普通的梅花簪子遞到大哥面前,那人卻是遲遲不接,伸手將簪子推了回去。

    「弟妹,這東西你還是留著吧,這珍貴東西,不能就這樣賣了,我們去想別的辦法。」

    一旁的花氏,看著那上好的銀簪子,早已是面露貪婪之色,這媳婦兒來了這家裡這幾年,什麼貢獻都沒有,居然還私藏,心中不禁生氣,想到這上好的簪子就要被當了去,一時間也跟著心疼了起來,這本來就是她花家的,憑什麼要給了他外人去!

    如今家裡已是成了這般樣子,作為一家之主的她,再是不能看到家中有失去的東西來,想到在屋子裡聽著大媳婦兒說的話,便是心生了一狠計,這二丫本來就已經是一個賠錢貨的,不如就將她拿出去,減了一家子的負擔還還了賬,兩全其美,也算是養了她這十幾年她該付出的報答了,至於那邊說是五兩銀子買了她去,也推了便好。

    「我看你們都別說賣啊什麼的了,你們三個也別去做什麼搬運工了,別以為老婆子我不懂,那幾十斤的重物,你們搬得動幾趟?不要命了還是?」

    「娘,可是……」花大成不解地看著自家老娘。

    「還可是什麼?他們再來人,就讓二丫跟著他們去吧,或許以後做了個妾室,跟了個大老爺那還不麻雀做了鳳凰了,比現在的日子好過多了,她在我家也白吃了這多年,現在也該是她回報的時候了。」花氏嫌棄地看了一旁沉默不語的花朵。

    「娘,你糊塗啊!這說的是什麼話?二丫她是我丫頭,怎能拿去抵了?你以為他們真的會將她賣到大戶人家去,鄰村那家大好的姑娘就是被她爹給輸到窯子裡去了,你這是將二丫往火坑子裡推啊。」

    狗子聽著自家老娘說了這麼一通話,急得跺腳,煙更是沒心思抽了,哪有急著把自己家人往火坑裡推的道理?

    「你個死崽子!你才糊塗了!她這麼個賠錢貨,你還以為她能嫁著好人家?先前趙嬸子給她說了牛家村那跛子短命鬼你不幹,現在讓她去做大戶的小妾你還是不幹!她去窯子又咋了?身子都不知道被幾個男人用過了,還想裝貞潔啊?你以為這一大村子的人都是瞎子!我看啊,她就是去窯子的命!你們哥兩要是能三個月掙出10兩銀子的錢,我老婆子在手板心給你們煎蛋!」

    花氏氣得手中的枴杖直杵著地,那地上的土,硬是被杵了一個窩出來。

    「娘!你這是把二丫往死路逼啊,這是哪門子的算法,他大熊欠了債還要二丫去抵了?」自家老娘那副德行,花大成終是看不過去了。

    「大熊怎麼了?好歹這麼多年給家中做了這麼多的事,比這賠錢貨強多了。」

    花氏今日受了太多的刺激,在這事上,硬是不讓一點的步子。

    死婆子!我擦!賠錢貨賠錢貨,你又是賺了好多錢的貨!別以為你人老老子不敢罵你!

    ------題外話------

    晚上還有一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