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二章 家中突變 文 / 風染煙

    一背簍的魚,足足賣了有200文的錢,頓時讓幾人臉上的愁雲都少了不少。

    村中的何大嘴那婆娘心眼子最是多,看著狗子家一下子弄了這麼多魚在村子裡賣,一時間就覺得奇怪,本來狗子家在花家村就比較破落的了,吃飯的口子也不少,哪裡有錢弄這麼多魚回來賣?

    「我說花大狗子,你家哪裡弄得這麼多的魚?」何大嘴提著手裡剛買好的兩條鯽魚看著狗子一家子大著嗓門問道,那下巴上的肉肉,硬是隨著她這一小動,顫了兩顫。

    狗子摸著腦袋,憨厚地笑了幾下,老實地回答道:「這是我家二丫去弄的呢,我哪裡能弄這麼多的魚回來。」

    「二丫?」

    何大嘴似乎是覺得自己是聽錯了一般,臉上的肥肉奇怪地皺在了一起,驚訝地瞪大了眼,將一旁乖乖地站在那裡的花朵瞧了一遍又一遍,從頭,審視到腳。

    花朵眼珠子轉了一圈,隨即站了出來道:「不瞞嬸子,我是在怨鬼道邊上的草帽河那裡給捉的,那裡一直都沒人捕過魚,這魚啊自然就又肥又大又多了。」

    「你……你,你又去那邪門地方了。」

    這下,連何大嘴都有些嚇傻了,這丫頭怎般的命大,一回二回都沒將命去了!

    「是啊,何大嬸,你手上拿著的可是我們二丫拿命去換回來的呢,你還說我們掙黑心錢!我們可是比鎮上的魚賣得還低了兩文呢。」

    花大成邊說著,邊幫著大哥將背簍和稱收拾起來,準備往家裡走去。

    而一旁跟著的大熊,這一路倒是一句話都沒說,叫他幹啥就幹啥,不知是咋了。

    何大嘴看著手中的魚,再看看一旁完好無損的二丫,更是覺得神奇了,「二丫你都沒出事兒?你命恁是大呢,這麼多年來就你一個人活著出來了」。

    那個邪地方,在花家村,可是人人談之色變的,這裡祖上就有好多人在那裡失了蹤的。

    「何嬸兒你可別小瞧了我家二丫去」,花大成想起蕭瞎子說的那些話,突然就對二丫頭感到自豪了起來,「人家蕭算子給我家二丫算過,二丫她命硬得很呢,百鬼不侵,你說那些個鬼物能奈何得了她?」

    「哦?蕭瞎子都這樣說了?」

    何大嘴聽著蕭瞎子算過二丫的命,也是信了起來,那人,可是這村裡的神算子,算一個准一個,沒人不信她,看啦,這二丫就是與一般人不同呢。

    一時間,從來口快的人,今日恁是被這一個個的大消息給驚得說不出話來了,看著二丫那眼神,又是奇怪,又是佩服,感覺那平日裡沉默寡言的孩子,一下子就超脫出了凡塵一般,快成仙了,何大嘴此時很有衝回家拿根香對著二丫拜上兩拜。

    回去的路上,聽著老爹和二叔說何大嘴這人老愛說三道四,這家長那家短的,叫自己和大熊以後見著她繞路走,花朵只是點頭,心裡卻是笑了,她現在啊,需要的就是這麼一張大嘴,古人不是最信鬼什麼?

    (現在連她自己都信了)她現在需要將自己的形象改變一下,破了身子咋樣?老娘照樣能成神!成不了大神也是個土神仙!

    至於這賣魚的事業,當然是不能斷了的,那怨鬼道啊,她還需要常去的,在花家村這種偏遠的地方,她家要是賣魚,那相當於壟斷行業了,只要那價錢不是高的太離譜,那必然是有的賺的,她還可以擺脫吃白食這麼個稱號。

    本來天色入暮該是做晚飯的時間了,二丫家的煙囪卻是一反往常,沒有燒飯的煙子冒出來。

    還沒到門口,就看到了圍著的不少左鄰右舍,看著院子中指指點點,你一言我一語不知在說著什麼。

    那院子中又傳來了花氏那嚎啕的哭聲,「哎呀,你們這些畜生啊,是想要老婆子我的命啊!你們這樣搶東西是要幹啥啊?」

    花家兩兄弟一聽這聲音,意識到家中出事了,急忙衝上去撥開那圍觀的人群,進去看到底是出了啥事。

    待花朵好不容易也擠了進去,卻是看到一院子的凌亂。

    那土牆邊用茅草搭建的雞捨,上面的茅草散了一地,黃泥做成的土磚全部塌了下來,連著喂雞的槽子都翻在地上,裡面她記得養著的幾隻母雞全都不見了蹤影。

    院子裡重著的幾個爹跟二叔編好的背簍和竹籃也不翼而飛了,院子中以前是堆了不少的東西,如今倒是一下子就空了,那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土牆也塌了一角,一下子,整個看起來就顯得破敗不堪了。

    再看向主屋裡,放著的幾個破舊的櫃子都被打開了倒在地上,裡面放著的糧食全部沒了。

    後母劉氏抱著大丫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你說平日裡那麼凶的一個婆娘,今日這是遇到什麼打擊了?怎麼哭成這樣?

    除了哭得厲害的花氏之外,二嬸子羅梅也是拉著兩個受驚了的孩子,臉色卡白,默默地抹淚。

    老爹和二叔這才出去的這麼個把時辰的功夫,這家裡是怎麼了?

    看著像是有人過來要債的,可是,這家中,老爹和二叔都是老實人,哪裡會去像人借什麼高利貸之類的?

    轉頭,花朵卻是看到了站在牆邊的大哥,那人一臉懼怕,豆豆眼裡滿是驚慌愧疚,便是心頭瞭然。

    尼瑪!捅了大簍子還有閒情來搞老子!老娘看今日爹是不整死你!花朵現在簡直是對這人無語了,尼瑪奇葩啊!

    「娘,到底是咋回事兒啊?這是怎麼了?你倒是給我說清楚啊?」狗子看著本來好好的一個家,才這麼一抬腳的功夫就成了這樣子,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懂到底是出了啥問題。

    「哎呀,狗子呀,我這老命都快沒了啊!他們都是畜生啊,不是人,見著家中有用的東西全拿走了,說是我家欠了他們十五兩銀子的錢啊」,花氏拉著狗子的衣服又哭又鬧,「你個不孝子,你說你們兩個在外面亂搞了些什麼事情!怎麼會欠了人家這麼多銀子啊?嗚嗚……這下家裡什麼都沒了,你叫我們咋活啊……」

    ------題外話------

    我抽空多寫幾章出來,後天加一更~感謝親的支持~麼個~再抱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