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一章 賣魚 文 / 風染煙

    坐在河邊,看著那一河的魚,花朵摸著下巴,沉思了起來。()

    一頓烤魚的功夫,她已經大致在心中有了自己的一個計策,來一趟古代,怎麼也得混個風生水起吧,不然還真會讓人給笑話了。

    「醉月死鬼,能幫我個忙不?」

    「嗯?什麼忙?」花醉月轉頭,好奇地看著她,剛才這女人眼中的精明,他是看了個一清二楚。

    「能不能用你的法術,給我弄一背簍的魚?算是我給你烤魚,煮野菜的回報吧。」說到這裡,她自己都有點厚顏了,兩條烤魚,一把野菜,居然想換一背簍的活魚。

    當然,這種厚臉皮的話,也只有她花朵才說的出來。

    花醉月挑眉看著她,又看了看那條河,偏頭想了一下,果斷抬手,那河裡便「彭」的一聲,一陣猛烈的激盪,水柱濺起幾丈之高。

    沒有心理準備的花朵著實被嚇了好大一跳。

    水柱落下,那河裡一下子就多了不少翻白肚皮的魚。

    「你,做的?」花朵愣愣地看著他。

    妖孽一笑,點頭不語。

    「哇!好多魚啊,哈哈,豐收了豐收了!」她利索地脫掉鞋子,背起背簍就激動地跑到水裡撿魚去了。

    這果然是只好鬼哎,此時,她對醉月這隻鬼物,那是感激之情,如那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所謂的懼怕,那都是扯淡。

    這麼多的魚,裝一背簍都不夠,拿到村子裡去賣掉,那絕對是賺翻了!

    倚在一株老槐樹下,白衣的花醉月看著前面背著背簍往回走著的人,眼裡劃過一絲幽光,不知在想什麼。

    「影。」

    「屬下在。」一抹黑影突然出現,恭敬地跪在地上。

    「去給本座在這林子裡堆一座看起來有三百多年樣子的墳,弄個碑刻上本座的名字。」

    「主上?」黑衣人不解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這是……

    「本座話不喜歡說兩次。」傾城的眼眸瞬時劃過一抹冷光,這哪裡還是在花朵面前溫和無比的「男鬼」?根本就是個索命的厲鬼,那淡淡的一句話,裡面就似有殺伐天下的氣勢,不容人忤逆。

    「屬下遵命。」黑衣人心頭一顫,額頭幾滴冷汗瞬時落下,人影一閃,便是消失了身影,乖乖按照吩咐的做去了。

    良久,白衣人不知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突然捂嘴,扶著一旁的槐樹,笑彎了腰。

    村口的老黃葛樹下,花朵卻是沒見著那一身黑衣的蕭婆婆,而是一臉著急地在那裡站著的老爹和二叔,他們旁邊還站著那差點被廢了下面的大哥,還有一個她不認識的年約60的老人家。

    看著那怨鬼道上出現了二丫的身影,幾人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狗子當時聽到她大哥回來告狀說她跑到怨鬼道去了,那是心裡急得不得了,上次她莫名其妙地在那裡失了身,這次別是丟命了。

    這次,狗子說什麼都要進去將二丫給帶回來,將家中的壯丁都帶上了,可嚇壞了家中的幾個女人家,二丫她出事了倒是沒什麼可惜的,可他狗子一大男人要是沒了命,你叫這家裡如何過下去?

    花氏勸不住狗子,急忙讓劉春花去將族長請來,好說歹說,狗子才答應先去怨鬼道口子上看看情況再說。

    幸好幾人到那裡的時候,碰著了那裡坐著的神算子蕭瞎子,聽了她那一通的神說,說什麼剛才那女娃命硬,百鬼不侵什麼的,幾人這才稍微放心了些。

    「二丫,你又跑到那裡頭去幹啥?想急死我麼?你這娃兒真是越來越不讓人省心了。」看著二丫平安地回來了,狗子心中的那塊大石頭也落了地,現在只剩下虛驚之後的怒火。

    這丫頭在想些什麼?怎麼老往那麼危險的地方去?自己大哥來都勸不住,還出手打人,以前那麼安靜的一個人,怎麼一醒來,人也跟著大變了?

    想到羽兒臨死前的囑托,狗子就覺得自己十分對不起她,沒將她的孩子照顧好,眼睛更是一陣發酸,看著面前的二丫,抬手一巴掌就招呼到她身子上去了。

    「我讓你亂跑!」一個成年的漢子,發起怒來,那也是挺嚇人的。

    花朵被那一巴掌打在身上打了個趔趄,疼痛之際,看著盛怒的老爹,有些嚇住了。

    一旁的花大成看這陣勢急忙將狗子攔住,勸道:「大哥,你別打二丫,一個女娃子家家哪裡經得住你那幾下,族長還在這裡呢,你是要給族長看笑話?二丫也沒缺胳膊少腿的,你還是當著族長的面好好問問她為啥去那凶煞的地方吧。」

    一旁的族長,不像狗子家兩人光擔心人去了,一時沒有瞧見那一大背簍的魚,手板寬的鯽魚,一個個都還在跳著,讓好久沒見著魚腥子的人不禁口水直流,捋了捋那花白的鬍子,族長看著一旁的狗子道:「狗子啊,我看你是該高興才是,你家二丫頭倒是一片孝心,硬闖凶煞鬼地,卻是給你屋頭捕了這麼多魚來。」

    說到這裡,老人家不禁有些感歎道:「哎,聽老一輩的說,本來我花家村以前靠著那林子裡的潭子和那草帽河,也是捕了不少的魚,靠著那些魚賣到鎮子上去,家計倒是沒有現在這般慘淡啊,哎,卻是不知為何出了這麼多怨鬼,害得我花家村的人去那鎮子上都要繞好大一圈子,本來以前只需要一個時辰的路,現在半天的時間內,不坐牛車都趕不到,造孽啊!」

    聽著族長這麼一說,花家的幾人這才注意到二丫背後滿滿的一背簍魚,看著二丫臉上有些委屈的神色,一時間,似是有什麼哽在了喉頭,不知該說什麼好。

    哎,這孩子這是……

    「二丫,你就為了弄這些魚?」花大成看著那瘦弱的人背著那麼一背簍的重物,趕忙過去將二丫背上的背簍放了下來。

    一背簍的魚,最大的草魚有成人半個手臂長,那鯽魚也是,又肥又大。

    「嗯,是的,二叔,我反正也是一條爛命了,一直以來也沒給家裡多做點什麼,我看著祖母年紀也大了,弟妹也正在長個子,就想著去給大家弄點魚回來補補身子,二來,我上次……」

    說著說著,幾滴淚水便是悄悄地落了下來,看著一旁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狗子心酸得緊,一個大男人,咬著唇,熱淚盈眶。

    「我對不起你娘!也對不起你,這麼貼心窩子的娃子,這下半輩子就這麼毀了!」一個大男人,就那樣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哎!」花大成也重重歎了一口氣,只是彎腰輕輕拍著自家大哥的背。

    「狗子啊,這事你也別攬在自己身上了,二丫這丫頭命中該有這麼一劫,防都防不住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族長說著,走上前去將蹲在地上的人扶起來,拍拍他的肩頭道,「你看著一大背簍的魚,活蹦亂跳的,你和二狗子還是趕快回去用水養著吧,別都死了,自家吃不完就賣給左鄰右舍的,我們這村子,除了去鎮子上,好多年都沒瞧見這麼大條的魚囉,到時記得先賣給我老人家幾條」。

    「爹,你別傷心了,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以後大不了不嫁了就是,努力在家裡幫你和娘她們做點事情也可以為這個家多做些貢獻。」

    這個老爹,花朵看得出,是真心疼自己的,果然是親生父女,血肉連心,不管自家閨女變成什麼樣子了,都是疼在心坎的,雖然沒有親娘在身邊疼著,花朵自己也知足了。

    幾番勸說,狗子一大家人這才收拾好心情,送了族長一條大草魚和四條鯽魚,背起背簍,沿途在熟人家借了一桿秤,邊走邊賣了起來。

    狗子本來人就老實,雖然這魚稀奇,卻也沒賣大家貴的,10文錢一斤就賣了出去,真是如族長所說,買的人倒是不少,還沒到家,就只剩了幾條小鯽魚自家留著熬湯喝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