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十章 吃烤魚 文 / 風染煙

    低頭,直愣愣地盯著男鬼的眼睛,花朵要通過男鬼那一雙眼睛,看到他靈魂深處去。

    於是,兩人就開始了長達三十秒鐘的對視,那雙眼睛,寫滿了,好奇,然後,淡漠,然後,魅惑,然後,冰冷無情。

    白衣的男鬼眨眨眼,看著離自己一個拳頭的距離的人,那一雙靈動的黑眸之中,滿是認真的審視。

    「告訴我,如果我放了你,你會害我麼?不會眨兩下,會就眨三下。」

    妖孽男鬼眨了兩下。

    「你幫我點火,幹不幹?老規矩,願意,眨兩下,不願意,三下。」

    魅惑的眼眸又眨了兩下。

    「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有什麼歪門邪念,我這裡還有一大把的符紙讓你好受!」她示威般掏出懷中的符紙說道。

    然後,她就看到男鬼的眼眸微微翹了起來,似乎是在笑。

    「有什麼好笑的,張天師是我師父,懂不?」

    一把扯下他頭上的符紙,指著地上的柴堆命令道:「點火!」

    妖孽果然就乖乖地抬手,手指對著那柴堆一彈,噌的一下,那火便生了起來。

    「哇塞,你這法術當真厲害了。」花朵瞪大了眼睛,眼裡由剛才害怕男鬼發難的恐懼頓時轉為崇拜,當鬼也不錯啊,不光能嚇人,還會法術呢。

    於是,蹬蹬蹬地跑到火堆旁邊,取過一旁的魚,烤了起來。

    「喂,你可會說話,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一直喂喂地叫你吧。」她烤著手中的魚看著也同樣坐在了火堆旁邊的妖孽說道。

    妖孽只是低頭沉思了一下,「花醉月」。

    低沉磁性的聲音,淡淡的冷漠,如高山的雪水,一般寒涼。

    「長得妖孽不說,連聲音都這般妖孽,果然就只有做鬼物的份。」花朵翻了一下手中的魚,看著那人嫉妒地說到。

    只迎來對面的妖孽幾聲低低的淺笑。

    魚肉本來就熟得快,兩人這麼說話的一會兒,那魚肉特有的香味便是飄了出來,引得早已肚子餓得咕咕叫的花朵口水直冒。

    「哇!好香。」轉頭,看著一旁也同樣盯著那魚的妖孽,小算盤在心頭打得啵啵直響。

    「醉月,你們鬼也吃魚?」

    醉月點頭。

    「這條魚給你吃如何?」

    繼續點頭。

    「但是」,花朵話鋒一轉,「有條件!」

    花醉月挑眉不解地看著花朵。

    「你讓我摸摸你手。」她瞅著那廣袖之下一雙修長的手,嘿嘿陰笑。

    「?」

    對方還沒答應,她就流氓似的拉起人家的手,摸來摸去,嗯,皮膚倒是滑滑的,只是手掌上有繭子,最主要的是,冰涼的。

    「你果然是鬼啊,沒溫度。」

    醉月看著有些垂頭喪氣的人,眼眸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不語,拿起那人遞過來的魚,優雅地吃了起來。

    轉身,花朵又從背簍裡拿了另外一條出來,剝了個乾淨後繼續放在火上烤著。

    「你好厲害哎,居然都修出實體來了,你修煉了多少年?」

    「三百年吧,具體的我記不住了。」然後,埋頭認真地啃起了魚。

    「你吃魚也是為了修煉吧?」

    「嗯。」

    「你是不是一直都住在怨鬼林裡?」

    「嗯。」

    「你有沒有腳?」

    「有。」她不知,當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那人差點被嘴裡的魚肉給嗆住。

    「你還記得自己怎麼死的嗎?」

    「不記得了。」

    「你墳在哪裡?下次我來的話給你燒點紙。」

    妖孽抬手,隨便對著林子的不知哪個角落指了一下了事。

    「下次我來可不可以來找你?」

    「嗯。」

    「那我怎麼找你啊?」

    「喊我的名字便好。」

    ……

    花朵好奇寶寶般問了一大通,某妖孽也不厭其煩地回答著,一頓烤魚,兩人吃得那是其樂融融。

    幾條魚吃下去,她還有些意猶未盡地樣子看著那一地的枸杞尖尖道:「要是有鍋就好了,可以煮了這些,用醬油和醋拌著很好吃,清爽可口。」

    「這些可以吃?」醉月有些疑惑地看著那一地的「雜草」。

    「是啊,你們不吃這東西還真是可惜呢,這個很好吃,我們一家人都喜歡,可惜沒鍋,不然我可以給你煮一些你嘗嘗。」

    醉月抬手撿起一株在手裡,翻來覆去,看了個遍。

    卻是不想,對面的女娃又來了奇想,「對了,醉月你不是會法術麼?」

    某妖孽抬頭,僵硬地點了點頭,她不會是……

    「那你能不能變出鍋碗鏟子還有醬油醋鹽之類的來?」花朵一臉希冀地看著他說道。

    這想像,發散思維啊,果真天馬行空。

    醉月看了一眼她身後,這才道:「等我一盞茶的時間。」

    「為何?」

    「我需要時間施法,你在一旁給我護法便是。」然後,某只妖孽盤腿,身體漸漸懸浮在了空中,閉目口中不知在念著什麼。

    神奇的一幕,看著花朵嘖嘖叫奇。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醉月這才睜眼,很是詭異地瞧了一眼旁邊睜眼看得津津有味的人,抬手指著他們旁邊的不遠處道:「好了,你這便取過來吧。」

    花朵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果然,那荒涼的草地上,整齊地放著了一個盆子大的小鐵鍋,兩雙碗筷,一個大碗,之中還有黑黑的像是醬油之類的調料。

    這真是神奇的世界,還存在花朵心中的那麼一點的疑問,就那樣煙消雲散了。

    屁顛屁顛地去將鍋子搬了過來,找來石頭將之架好,待弄了水,點了火,這才滿是崇拜地看著對面的妖孽道:「你太厲害了,這些都能變出來。」

    某男轉身,不語。

    「話說我還有問題。」

    「什麼?」

    「你為何不直接變在我們面前?」

    某男肩膀聳動了兩下,才答道:「我怕砸著你。」

    「哦。」花朵瞭然地點頭。

    洗乾淨了的枸杞尖在滾燙的熱水裡面過了幾遍便是熟了,頓時一陣帶著微微苦味的香味便是飄了出來,讓一旁的醉月更是好奇了起來。

    她將煮好的野菜放在事先放了調料的大碗裡,拿了筷子將菜拌好,聞了一下那久違的味道,滿足極了。

    順勢夾了一根,送到醉月嘴邊道:「你嘗嘗,看喜歡不?」

    她不知道,她現在這樣子,除了環境有些不對之外,兩人就像夫妻一般,她身為妻子,正溫柔地給自家的丈夫餵吃的。

    醉月抬頭看了一眼一臉期盼的人,便乖乖地將那根枸杞尖吃進了嘴裡,慢慢地咀嚼,那味道,淡淡的苦,卻又是滿口清香,果然特別。

    「怎麼樣?好吃嗎?」花朵端著碗,殷切地問著。

    然後,她滿意地看到對面的鬼點了點頭。

    「嘿,我說吧,很好吃吧。」

    本來花朵只打算煮一點給醉月嘗個鮮的,最後卻是兩人將那些枸杞的嫩尖全部掃光還意猶未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