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六章 飯桌上的戰火 文 / 風染煙

    至從穿越到這裡的這麼幾天的日子,花朵沒有哪一天過得爽利。

    現在,連口飯都吃不飽,有一個老祖宗和母老虎在那裡瞅著,她就是多夾一根鹹菜都要被說,穿越的娃子,混成她這副德行,哎,也算是另一種造化了。

    「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你看你這一大早上的,扯了好些點草回來?!喂雞都不夠!」

    繼母一臉嫌棄地一抬筷子打開花朵要去夾鹹菜的手,嘴巴上句句不饒人。

    以前,花朵好歹還算是林家未過門的媳婦兒,在花家上頭有祖母罩著,繼母在明面上還不敢怎麼刁難她。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花朵現在連根草都不算,祖母更是一改往日的慈愛,跟著繼母惡婆娘一起化身成了兩母老虎,一個比一個吼得凶。

    「你這婆娘咋回事兒?」狗子「彭」的一下放下手中的碗筷,厭煩地看著劉春花,「二丫已經吃的夠少了,你這是要餓死她還怎的?她現在也開始下地幫忙幹活了,你還要她怎麼著?」

    二丫畢竟是狗子最愛的那人生的孩子,就算是被人髒了身子,也還是他的孩子,看著自家的女兒在家裡這麼不受待見,他一個大男人也是看不下去了。

    下面的幾個年輕人看著桌上的氣氛不對,紛紛埋頭,專心喝著碗裡的玉米糊糊,一句話都不敢說。

    劉春花一看狗子這麼快就跟她翻臉了,也是騰的一下起了火來,手上的碗也是「彭」的一下落在桌上,連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濺了一旁埋頭吃飯的富貴一臉一身的粘糊糊。

    「花大狗子你反了不成?你以為只有她花朵是你女兒,大丫、大熊和富貴他們就不是你孩子了?你自己捫心問一下你自己你到底把一碗水端平了沒有?大丫和大熊他兩跟著我進你花家的門以來他們哪一天沒幫你在地頭做這做那的?他花朵就該吃白食?就該在家裡待著什麼都不做?」

    似乎是越說越氣了,劉春花「呸」的一口偏頭吐了一口粘痰在地上,又繼續數落著,想要把這些年的不滿全部說出來一般。

    只是,她那粗俗的動作,硬是花朵沒了吃飯的胃口,連包在嘴裡的那口都吞不下去了。

    「你以為我們這屋頭這麼多口子不吃飯啊?上個秋天收了好多麥子大米你自己心裡清楚,你是不是等著青黃交接的時候我們一家子的都出去討口,是不是都餓死了你才滿意?!我就知道你就從來沒當我是你婆娘過,你就一直想著你那狐狸精的前房,我劉春花這麼多年在你花家任勞任怨,連條狗都不如!我告訴你,我受夠了!你嫌棄我是吧,我走就是,帶著大丫大熊他們都走!還你們個清閒。()」

    狗子聽著劉春花的罵聲,再不說話,低頭悶悶地喝著手裡的糊糊,一臉的陰沉。

    一旁的二狗子花大成和他媳婦兒羅梅看著大哥兩口子這陣仗急忙出來勸道:「哎,我說大哥你也是的,你明知道大嫂她刀子嘴豆腐心的,你還要跟她較真?這不是給大家心裡找堵麼?大嫂就說了那麼一句,你個漢子還跟婆娘家的認真的,說出去還不被人笑話了?」

    花大成給自家媳婦兒使眼色拉住要走的劉春花,道:「大嫂你莫要生大哥他的氣,你知道大哥這人憨厚老實,你進了這門就絕對是真心對你的,至於一家人的吃食你也莫要太擔心,我跟大熊多努力攬下二丫她的夥計也是行的,等過幾天再出去青山打幾趟獵。」

    「是啊,大嫂,你別生氣」,羅梅拍著劉春花的背幫她順著氣,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走,「你這些年幫咱家做了這麼多,大伙都是看在眼裡的,自然大哥也是將你放在心上的,這幾天家裡出了不少事情,大哥心頭也煩,你就體諒體諒吧,大家一家子也不容易,本來就該和和氣氣的,你說走就走,這讓我們咋辦啊?」

    劉春花本來也沒有真走的意思,說實話,她要走也沒地方去,前夫本來是個孤兒,早死了爹娘,自己也是個短命鬼,她嫁過去不久也嗝屁了,那房子快十年了都沒人修繕,自然住不得人,如果回娘家的話,娘家人哪裡願意多養幾口人的吃食?

    自家二弟和二弟媳都給她下了話給了台階,她當然會給那個面子,於是,稍微放了架勢,看了一下狗子。

    狗子自然也是知個中厲害的,他也知道,花家不能沒有這麼幾口子。

    而一旁的老祖母,早已陰沉了一張臉,滿是不悅地看著狗子,手中的黑枴杖一跺,「還不給人家春花下個話!你是要把我氣死才好?!」

    「媳婦兒,你先坐下吃飯,別說什麼走不走的話,一大家子的,大丫、大熊他們都是我狗子的娃子,我不會光偏袒二丫一個的。」

    狗子終是撐不住一眾人的壓力,給自己媳婦兒下話了。

    「看大哥都給你下話了大嫂你也莫生氣了,來,快坐下吃飯吧,看把孩子都給嚇著了。」羅梅順勢將劉春花拉到椅子上坐好。

    一家人又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卻是,不知為何,一旁的祖母的氣突然又上來了,她嫌棄地看著對面捧著碗一直不說話的花朵,粗啞的聲音罵道:「哼,不讓人省心的賤蹄子!」

    花朵甚是無聊地掏掏耳朵,放下手中還有半碗沒有喝的比別人要稀很多的玉米糊糊,抬頭,臉不紅心不跳地看著眾人道:「吃完了,你們慢慢吃。」

    「二丫,還有大半碗呢,你咋不吃了?」羅梅看著花朵,不解地說道。

    「二嬸,你知道的,我吃的少,飽啦。」

    狗子看著二丫出了主屋,背起背簍就出了門去了,也放下了手中的碗,一個人坐在門檻上抽旱煙去了。

    「哼,有本事下頓就給老娘別吃了!」劉春花看著那沒了人影的大門口,嗤鼻道。

    而一旁始終沉默地大熊,也放下了碗筷,恭敬地看著祖母說到:「祖母您慢吃,我出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