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章 下地幹活 文 / 風染煙

    由於花朵在花家已經失去了聯姻的作用,堂上的老祖宗當然不願意再看著她這麼個文文弱弱的人再在家裡吃白食了。

    由此,天還沒亮大丫就將她從那硬板板床鋪上拖了起來,背上背個背簍,手裡再給她塞個鐮刀,就讓她跟著家裡的大部隊一起出門下地去了。

    不光是她,家裡的兩個弟弟妹妹也被叫出去了。

    「爹,你說二叔和大哥他們這次會不會帶回來不少好東西?我聽村裡的阿才哥說他跟他爹這次獵了一頭大獐子和野豬呢。」

    大丫便翻著腳下的地邊和老爹扯著閒話。

    狗子卻是皺著眉道:「這春天才開始沒多久,野豬正在發情,他們竟然敢去惹這些畜生。這次我讓你大哥跟著你二叔出去只是為了讓他學習一下,你也莫要對他抱太大希望,人沒傷著就好。」

    大丫倒是開始不依不饒了,「哼,我大哥才不會是沒出息的呢,爹你就等著瞧吧」。

    蹲在一旁裝作專心割草的花朵,豎著耳朵將大丫和老爹之間的對話聽了個清清楚楚,原來,家裡的成員還有個未碰面的大哥,不知道這大哥又是個怎樣的人。

    轉頭掃了一眼在身旁不遠處利落地割著雜草的兩個小傢伙。

    這兩個孩子,看來必然是有一個是二叔的孩子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個。

    花朵低著頭,眼珠子轉了兩圈,這才抬起頭來看著兩個娃子小聲道:「妹啊,你知道娘她現在在幹什麼嗎?」

    「啊?二姐你說大伯母?她不是每天早上都在家和我娘一起給做早飯嗎?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腦後紮著一馬尾辮的女孩一臉不解地看著花朵,連著一旁同樣在割草的男娃也瞅了過來。()

    「咳咳,沒事,二姐不是閒的無聊找些話來聊麼。」花朵尷尬地給自己打著圓場。

    聽著她這話,兩小娃更是古怪地對視了兩眼,然後,兩個小腦袋湊在了一起。

    「你覺不覺得二姐有點怪怪的?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從來都是話很少的。」富貴在女娃的耳邊悄悄說道。

    娟子贊同地點點頭,卻是不妨背後一陣陰測測的聲音傳來。

    「你兩小屁孩說我什麼壞話呢?你們二姐話多點你們就不喜歡啦?」

    「沒沒沒,二姐,我們沒有不喜歡,只是還沒有適應過來而已。」富貴急忙搖頭憨頭憨腦地否認道,一副生怕花朵生氣的樣子。

    他們也或多或少從大人的口中聽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東西出來,知道自家二姐是被人欺負了,不明白為何家裡人不心疼一下二姐反而是罵她,兩孩子在心裡就開始很同情她了。

    花朵挑眉看著兩孩子的反應,看來這兩孩子還沒學著大丫那一套欺負人的本事,心底倒是淳樸,沒有什麼壞腸子。

    隨即很是滿意地對他們吩咐道:「好啦,二姐以前是有點孤僻不喜歡說話,以後會改的,現在咱們不多說,專心做事吧,免得爹爹說。」

    「嗯,好的。」兩娃子乖巧地回答道。

    在地裡,花朵除了割雜草之外,倒是也看到了不少長得鮮嫩的野菜。

    詩中有云:「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

    這裡除了有薺菜還有像是馬頭蘭、蒲公英、苦菜、薄荷之類的,在田埂邊,石牆旁,往往也有不少的枸杞,來的路上,花朵就看到了那枸杞的頭上抽了不少的肥胖嫩芽出來。

    在花朵原來的世界,住在農村的時候,家中老人就說不少野菜的藥用價值很高,所以,下地鋤雜草時,媽媽總會將那些能吃的野菜帶回來,清爽可口,很是好吃,直到她長大離開了原來住的鄉村,他們一家都還沒改掉愛吃野菜的習慣。

    所以,有時候全家人週末閒時便會一起出動去鄉下採些野菜回來,採摘野菜的那種滿足和成就感,不是能用言語形容的。

    在這裡看到這麼多能吃的東西,花朵當然不會放棄了,轉身將背簍裡的雜草倒進娟子背簍裡,從那裡面挑出幾株馬頭蘭對著兩娃子吩咐道:「弟,妹,你們待會兒除草的時候幫二姐我把這種野菜扔出來放在一邊,這可以拿回去炒菜吃的。」

    「哦,好的,二姐。」兩人雖然有些不明白這種野草為何二姐要說能吃?卻也乖乖地聽了進去。

    在接下來的時間,花朵就將腳下的雜草放開了專攻野菜,心裡琢磨著待會兒再在村子周圍找找有沒有椿樹之類的,到時候再採些香椿芽回去,這可是好東西。

    這地頭,最多的屬馬頭蘭,紫色和白色的都有,其次算是蒲公英了,這種野菜只聽說過能吃,花朵倒是一次都沒嘗過。

    地沒怎麼被人踩過,土質也算鬆軟,摘了不少的馬頭蘭,花朵都沒用過鐮刀,看著那胖嘟嘟有些厚實的葉片,心裡那是高興得沒法。

    五個人,就這樣在田地裡不知不覺地忙活了一上午,估摸著上午10點多的樣子,田埂那頭,才有一瘦瘦弱弱的婦人站在那裡喊著眾人回去吃飯了,花朵看了一下,那是二嬸。

    一眾的人收好了農具,就跟著老爹一起回去了。

    一上午的勞作,大丫和狗子兩人就翻了半畝多的地,花朵和兩個弟妹也基本上將半畝地的雜草給扯了個乾淨,還順帶收穫了不少野菜,算是豐收了。

    今天早上,一回到院子中的花朵就發現了那些許的不同之處,院子中,多了兩個不認識的人,和一些野兔子之類的小動物。

    一跟她爹狗子長得有些相像的漢子正拿著一把鋒利的短刀在利落地剝著掛著的一被開膛破肚了的灰皮野兔子,他旁邊還掛了三隻已經剝了皮的。

    另外一個男人,當花朵瞧見那人的長相的時候,就凌亂了。

    額,豆豆眼……那張臉輪廓倒是普通至極,也不算醜到哪裡去,可……那臉上嵌的是一雙豆豆眼啊,擦,這組合……一個字,丑!

    這尼瑪居然是她那大哥,肯定也只有那惡婆娘才能生出這樣的貨。

    那人卻是在花朵看到他時,臉上瞬時閃過一抹怪異的表情,轉瞬即逝。

    「爹爹,你回來啦,娟子好想你。」娟子一回到家裡,看到院子中忙活的老爹便是不管不顧地撲了上去。

    「呵呵,娟兒乖,跟大伯出去忙了一早上餓了吧,快去吃飯去,爹剝了這條兔子也去吃去。」看著抱著自己不放的女兒,花二狗子呵呵地笑了幾聲。

    「大哥,你真厲害,第一次出去就獵了這麼多東西回來。」富貴一臉崇拜地看著打著下手的大哥。

    「呵,你以後比大哥我獵的更多,小東西快去吃飯吧。」不知想到了什麼,他臉上一瞬地有些尷尬。

    「嗯,好的,大哥你們也快點啊,我們等你們。」富貴人小單純,沒看出什麼來,歡呼地進了主屋等著開飯去了。

    花朵放下了背簍,將一旁的野菜撿了出來放在院子的一個角落,也準備去吃飯,卻是總覺得有人在暗中打量自己,微微皺眉,猛然轉身,便看到,那豆豆眼猥瑣樣的大哥,拿眼瞟著自己。

    這大哥,有問題,花朵看著那人裝作專心地洗著兔肉的樣子,瞇起了眼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