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章 前途渺茫 文 / 風染煙

    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花朵也不敢怎麼亂來,只好依著老祖母的話,乖乖地跪在了地上,那地上硬硬的,磕著膝蓋很是不舒服。

    「婆婆,您先別生氣,大哥今日不是已經和我們說清楚了麼?二丫也很委屈,您就先不要和她生氣了,氣壞了身子我們也心疼得緊。」

    有些尖尖瘦瘦,面色蠟黃的婦人,站在祖母的身邊,小心地為花朵說著話。

    花朵心裡暗暗猜測,這不知是老爹的第幾個兄弟的媳婦兒,看來人算是老實不錯的,以後值得打交道。

    那堂上的祖母卻是根本就不買那婦人的賬,轉頭狠狠瞪了一眼她道:「你以為她現在還能有你這好命?肩不能提手不能挑,身子都破了還能嫁個好人家?我們這一大家子能養得起幾個吃白飯的?」

    那婦人被老祖母這麼一說,硬是再也吭不出聲音來了,有些同情地看了花朵一眼,便是低頭乖乖地坐在一旁去了。

    額,看來,這人在這家中沒地位啊,果然,在這種溫飽都無法解決的古代,不論男女,能做得農活那才是寶呢,怪不得那惡婆娘後媽翹得起尾巴。

    花朵當時卻是沒讀出那婦人眼中那同情的意思出來。

    這時,另外一位年約三十多歲,那身的衣服,料子倒是比祖母身上的還好些,手上,也是配了個銀鐲子帶著,看著家境倒是應該比這裡好些。

    她看著地上跪著的花朵,眼裡,終是有些不忍,轉頭對著花氏說道:「嬸啊,你家二媳婦兒說的對啊,其實朵這孩子挺可憐的,您也莫要跟她生氣了,快讓她起來吧,這些年來,她經常幫我做些針線活兒的,我也看得出她是個手巧的孩子,要不是出了這檔子事,等玉兒他今年過了會試就準備讓他將朵娶進家門的。」

    花氏聽著林氏這麼一說,更是氣得捶胸頓足,抹了一把辛酸淚道:「哎,玉兒他娘啊,都是我們沒管好這丫頭啊,才讓她生了那些丟人的事端出來。」

    「哎,嬸,您別哭,我兩家世代交好,我家公公生前更是和故去的花叔乃同袍之好,他們想要聯姻的願望我們這些下一輩的自然是不能違逆了的,我看你家大丫也是不錯的,雖然是同她娘一起過來的,也算是花家的閨女了,要不就讓大丫代替二丫過門吧,不知嬸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高坐的花氏聽到林氏這麼一說,頓時暗暗一喜,止住了哭聲,拉著林氏的手,激動得不成樣子,「玉兒他娘啊,我就知道你守信的人,我家大丫啊,雖然沒有二丫那樣長得有一副好皮相,卻是身板好得很吶,下地幹活那是沒的說,屁股也大,保準幫你生幾個胖孫子出來。」

    本來還在一旁看好戲的大丫,突然喜從天降,自己戀慕已久的秀才哥哥,以前從來沒有肖想過能和他在一起,只是嫉妒二丫有那個好命而已,如今想不到上天眷顧,居然讓她頂替了二丫的位置。

    不知道已經去灶房裡忙著晚飯的娘會高興成什麼樣子。

    說起這林家啊,雖是外家,卻算是這花家村的一個大家了,據說祖上以前是碧水國的大官,惹了不得了的人才來這裡避禍的,當時可是帶了不少錢財來,到這一帶都還沒用完呢。

    她大丫要是嫁過去了,那就真的像是書上寫的那樣,飛上枝頭做鳳凰了。

    一想到這裡,大丫更是歡喜得滿臉通紅,有些小女兒心態地低下頭,雙手撐在身前,身子忸怩地晃來晃去,把不遠處跪著的花朵看得嘴角一抽一抽的,這尼瑪奇葩啊。

    不過,花朵對於這樣的親事的蹉跎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畢竟,她又不認識那人,沒啥感情,再者,古代儒生不少乃酸腐之輩,不嫁也罷,每天聽著什麼之乎者也,頭疼。

    這樣大的一件事情解決了,這主屋裡的氛圍,也是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只是,花朵暗暗看了一眼另外一個陌生的婦人,她又是誰?

    在她暗暗打量那人的時候,那人也是一直在抬眼上下打量著她,讓她倒是好奇不少。

    「看在玉兒他娘的面子上,老婦就不與你計較了,二丫你就起來吧,過來趙嬸子這裡讓她好好瞧瞧。」花氏這次看著花朵的臉色也稍微好了不少,不過,還是板著臉的。

    那人就是祖母口中的趙嬸?她今日來這裡,又是為著什麼?

    她小心翼翼地抬腿走到那人身邊。

    那人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抬手,將花朵的下巴捏住,左看右看,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摸了幾把花朵的小屁屁,嚇得花朵一聲尖叫,跳開了老遠。

    卻是立即迎來了祖母的一聲呵斥:「叫什麼叫?還不乖乖站回去讓趙嬸好好看看!」

    花朵忍著怒氣,在心裡將自家的祖母和那趙嬸罵了一萬遍,尼瑪,老子又不是母豬!

    心裡罵著,面上卻不敢先表現出來,只好垂眼乖乖地走到那壯實婦人的面前。

    那婦人冷著臉淡淡看了她幾眼,也再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了。

    轉頭對著旁邊的花氏點頭道:「身板嬌小了些,不過,給那家留個種也是可以的,我過幾天就去和那家商議一下,估計多半都成,花嬸等我的消息便好了。」

    花氏聽著趙嬸兒這麼一說,那臉上剛才還剩下的那麼一絲絲的陰雲這下全部都煙消雲散了,笑呵呵地看著趙嬸兒道:「真是太感謝趙家媳婦兒了,要不是你,我這孫女,恐怕就嫁不出去咯。」

    納尼?花朵睜大了一雙無辜的眼睛,她們這是要將她嫁到哪裡去?好聽點是嫁了,壞一點估計是賣了吧,我擦!

    這時,旁邊一直沉默不語的花大狗子終是說話了,「娘,我不同意你把二丫嫁到那家去!我答應過二丫她娘要好好對待她的。」

    花氏剛好了的臉色,此時又轉陰了回去,氣得胸膛一起一伏,順手手上的枴杖就招呼到了狗子身上,「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這個家我說了算!我看你這不孝子當年是被那賤蹄子勾了魂去了,她生出的女兒也是個勾人的主,你以為我還會留著這破鞋在家裡吃白飯?我告訴你,就算是綁,老婦我也會讓人把她綁過去!」

    不知為何,本來一直對老母言聽計從的狗子,這會兒就專門和花氏對著幹了,「娘,你不能這麼說羽兒,是我自願照顧她的,我想娶她,她可是正經人家的閨女,您別把她說得這麼不堪」。

    「反了你!」花氏顫悠悠地指著狗子,「也只有她那個賤人才生的出這麼個騷蹄子出來!」

    一旁的花朵,聽著這老婆子的罵聲,氣得直冒煙,臉都黑成了鍋底。

    「哎,花嬸兒啊,別氣啊,有事慢慢商量來,您也是知道的,當年狗子和他媳婦兒那感情是好的沒話說,他為著自家親閨女考慮也是能理解的,您先別急啊,慢慢來,慢慢來。」一旁的林嬸子看著勢頭不對,急忙站出來勸道。

    而剛才一直沉默的花家二媳婦兒也到了狗子面前勸道:「大哥,您就先別和娘這麼扭著,有什麼事情好商量,你看要是把娘氣出什麼問題來如何是好?你還是和娘下個話吧,今兒咱就不想這麼多了,咱至少先給大丫找了個好人家,這是喜事啊,自然該好好慶祝,待會兒大嫂出來準是高興得不得了呢。」

    狗子抬頭看了弟媳一眼,終是聽了進去,給一旁正被林嬸兒順著氣的老母下著話道:「娘,對不起,您甭和我生氣,惹了你生氣,我給你道歉。」

    花朵看著這一大家子的陣仗,暗暗扶額,表示蛋疼啊,果然沒娘的孩子是根草啊。

    然後,這一晚,花家,合著兩個外人,除了花朵之外,那頓晚飯,吃的那是幸福滿足啊,雖然就只是些玉米糊糊和鹹菜。

    那繼母,聽說自家閨女和林家連了親,更是高興得嘴巴都合不攏,女兒還沒嫁出去,親家親家叫的那是個順溜。

    花朵望天無語,尼瑪那只缺德的豬要是被她翻出來,她絕對要連本帶利地將一切討回來!老娘連你祖宗都不會放過!

    此時,月下的某人,突然打了個冷顫,沒來由的全身發寒,瞧了眼不遠處的那亮著稀稀落落燈火的村子,眼裡,有些迷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