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一章 穿越那回事兒 文 / 風染煙

    「嘀鈴鈴……」李朵朵在睡夢之中被這似乎連綿不絕的「**」下課鈴聲給吵醒了。

    抬起頭,眼神迷濛地看著台上的教授收拾好了書,關掉投影機和電腦,正準備走人。

    啊,搖籃曲終於結束了,可是,還是好困!

    一節課下來,她只記住了教授開頭的幾句話,什麼子宮圈圈,生殖器叉叉的,尼瑪,那手術做的,簡直又黃又暴力,外科醫生啊,果然都是坑爹的貨!

    「朵朵,快起來了,怎麼還沒睡夠?還想不想去吃飯了?每次陸教授的課你都要坐飛機,是打算飛到太平洋的哪個地方去?小心教授不讓你及格。」好友籃子像是拉死豬一樣,下了大力氣才將她從座位上拉了下來。

    朵朵軟的跟一灘泥似的從教室裡走出來,要死不活地瞟了一天略顯陰沉的天空,眨眨眼,「老天你來個雷劈死我吧,我寧願被你劈死也不想上這坑爹的臨床系統整合課」。

    「哎呀,我傘忘在教室裡了,朵朵你在這裡等我下,我回去拿。」籃子一拍額頭,差點就忘了傘了,要是下雨了那還真的淋著回去了。

    「啪啦!」一聲驚雷,突然落下。

    籃子正往回衝著的步子,生生被那刺目的亮光打住。

    木木地轉身……

    額,身後,是一炸了毛的,嗯,……尼瑪純種的黑鬼啊!

    可是,依稀能從那黑不溜秋的衣服樣式辨認出……

    「朵,朵……」

    那人只是木木地看著她,嘴唇動了幾動,便轟然倒地。

    籃子永遠不知道朵朵生命的最後一刻,說的到底是什麼遺言。

    其實,她說的只是,「願望這麼快就成真了」。

    一切,都太詭異了,籃子第一次見到,居然站在高樓之下都會被雷劈的,還被劈成了這副德性?她李朵朵的運氣是有多好?

    擦,這種運氣怎麼不拿去買彩票,說不定就真的中了呢。

    嗚嗚,我可憐的朵朵。

    被雷劈成了那樣了,當然沒有死不成的,醫大附屬醫院的醫生,愣愣地看著那具詭異的燒焦屍體,象徵性地測了一下生命體征,悲情地出門,對著外面的家屬宣佈,「病人生命體征已經沒有了,節哀吧」。

    醫院裡頓時一片悲慼的哭聲。

    不知是經歷了幾個世紀,偉大的花朵朵同志,終是在黨和人民的殷切期盼下醒了過來,那勞什子的怪雷,讓她現在整個人,裡外都疼,不,還有些,酸?

    「唔唔……好疼……水……」朦朧之間,她呻吟著,嗓子也火燒火燎地發乾,身子,似乎有些燙。

    現在這個時候,自己肯定是被籃子給送到了醫院了,旁邊,一定會有憂心地照顧著她的媽咪,她要讓媽咪好好心疼一下她。()

    耶?咋沒人理她?

    「嗚哇……好疼啊,好渴啊……媽咪~……」那最後兩字,還打著顫音,要是以往,疼惜她的媽咪早就過來了,愛女成癡的李家媽媽哪裡捨得讓自己的女兒遭這般的大罪?

    可是,周圍依舊一片死寂。

    摸摸身下,手感極其不好的床單,心裡暗暗吐槽,這家醫院也太那啥了吧?「病床」的床單質量這麼差?

    終於,被「眾人」冷落的李朵朵,不情不願地睜開了眼睛。

    入眼的是,茅草……的房頂?轉頭,看著身下的「床單」,根本就是一塊又髒又破的麻布!連那以為的「病床」都只是谷草鋪的。

    這到底是啥情況?老娘是被雷劈了還在做夢?

    李朵朵使勁揉了幾下眼睛,最後還狠狠地,使勁地啃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依舊是谷草垛子,又髒又臭的黑麻布,還有那四處漏風的黃泥土牆,那門板,要倒不倒地將這件簡陋的土房子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

    不是應該在醫院嗎?難道,是被哪個人販子拐走了賣到這鳥不拉屎的鄉壩壩了,哇,娘啊,我不要啊!

    想到這裡,朵朵害怕得眼淚直掉,瘋狂地拍著那破舊的門板,「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是,那門就在她面前結實得不得了,硬是這麼拍那麼拍都沒倒,倒是抹了她一手的灰。

    最後,卻是沒一人理她,哭得快沒了力氣的朵朵,只好跑到一旁似乎是窗子的,臉盆大小,有粗粗的木棍子豎著的洞洞那裡往外面瞧。

    最後,終是崩潰,……中國現在還有這麼落後的地方麼?連個現代化的磚瓦都沒有!你看看,那院子的土牆,快倒了都沒人修一下嗎?看看那井,現在什麼時候了,還用井?還有,還有……她實在是不想吐槽了。

    老娘m的死人販子!我李朵朵長得有那麼掉價嗎?至於把老子賣到這麼個窮地方?這地方有經過毛爺爺的土地革命米有?

    尼瑪黨的春風都快吹了一百年了都還沒吹到這地方來?這地方到底有多偏遠?

    正是在思考著逃跑方案的人一個不妨,被外面不知是哪個要死了的一盆髒水潑了一頭一臉然後濕了那一身的,粗布爛衣服?

    嗯?這次,她終是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對啊?來不及細想,就被外面的罵聲給弄暈了。

    「小賤蹄子,不知羞恥!居然沒被野男人搞死算你命大!不要臉!**!老娘就是要關上你這浪蹄子幾天,看你以後還敢和野男人亂搞!」

    窗外,她終於看到一頭包著灰色粗布,身子微胖,穿著,類似漢服的粗布衣裳的大媽,叉腰指著她罵得一句比一句難聽。

    朵朵足足愣了兩秒,雖然對自己如今的處境,有了絲不好的預感,但是,在想清楚一切之前……

    「我m的死潑婦!你罵誰呢?給老子把嘴巴放乾淨點,小心老子把你嘴巴撕了!」

    賤蹄子?**?這大嬸兒罵得也太難聽了吧?

    「你!你你你……」那婦人聽到朵朵的還嘴,臉上閃過一絲驚詫,硬是氣得說不出話來,那有些肥的雙下巴一顫一顫的,似乎快被抖下來一般。

    朵朵女流氓似的胡亂抹了一把臉上散發著異味的髒水,囂張地看著那人道:「有本事進來弄死老子啊,死潑婦!」

    「你,你,你等著,看我去叫你爹來怎麼收拾你!」那婦人手指顫悠悠地指著李朵朵,轉身氣哼哼地出了門去了。

    叫我爹來收拾我?!

    ------題外話------

    (注意了,親們,真實的世界裡,雷擊不是我寫的這樣的~類似強姦死,褲子或是衣服會被強大的電流扯破撕開,很容易被偵查人員判斷為強姦案,身體大多數有電流斑,這是強大的電流通過人體留下的痕跡,顯微鏡下可看到和正常組織的不同之處~不過,這都是法醫的事情了~我是來寫文文,就不考證這麼多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