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藥仙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目節目錄 第138章 □□開啟 文 / 靜舟小妖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古玉書神乎其技的本領是一個信號,一個在謀逆之人心中代表不能繼續等待必須動手的信號。

    除此以外,並不代表什麼。

    怕是除了演珩外,並沒有人關注古玉書為什麼會反敗為勝,為什麼會掠奪了演珩煉化了數十年的六翅噬金蟲幼蟲。

    在這些人眼中不過是一場小小的比試,一件小事。一個小巫而已,縱使手段多了一點,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又算得了什麼?也不過就像是在大軍衝殺之前總有那麼一個人先邁出一小步罷了。亦或者萬事總有個開頭而已。

    古玉書此刻就是這樣的位置。

    所以妖修們真正的殺手鑭在惡主身上,在惡主錘向位面碎片的那一拳上。

    向東萊是仁獸城的二城主,因為古魔天生的血脈特殊,他壽命悠長,從祖巫祝融離開後便一直留在仁獸城內,修為的提升雖然一直不大,他這三千年不過是將當初元嬰初期的修為練至巔峰。即便城內的高階妖修越來越多,他也並不懼怕,仁獸城內的大陣可不是好相與的,只要他不傻乎乎的跑到外面爭強鬥狠,就算是化神修士進了仁獸城也得乖乖聽話。

    三千年,安逸了三千年的日子,向東萊從未想過自己會有此劫。

    亦或者說,仁獸城內的巫們也從沒想過會發生這之後的事。

    妖修人多勢眾如何?修為高深又如何?

    只要他們進了這仁獸城,便得仰人鼻息,在他們手邊討生活,他們才是這仁獸城的主人。

    所以,當惡主激活十層狂暴神通,一拳錘在巨大的位面碎片上的時候,除了兩位城主和極個別的巫外,並沒有人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處位於異界的位面碎片是向東萊偶然發現的福地洞天,被他拿在手上煉化了千年,眼瞅著只差一絲就可以大圓滿變成掌上洞天,卻也正是最危險的時候。

    煉化法寶,神魂相系,一旦大成便如臂指使,一念間便能將人關入洞天之中,在自己的法寶內自己當然是那方世界的主人,除非被關入的人有通天的手段,否則還不任由主人揉捏。

    這種空間之流的洞天幾乎已經摸到了天地至寶的邊了。再之後如何煉化姑且不論,總之元嬰期可以得這麼一個寶貝,是天下間任何一個修士都夢寐以求的事。

    可惜至寶難成,尋不尋得到是一回事,有沒有足夠的財力以及悠長的生命去煉化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天下間縱然有人能夠發現福地洞天,可真正能夠練成的還是有著數千年壽命的化神修士而已。至於那些元嬰修士等等,如千山苑的重山老祖之流煉化的什麼秘境洞天看似厲害,實際上他本人也只是能夠隨意進出罷了,要想拿洞天禦敵,是想都不要想了。也正是如此,衛風才會隱姓埋名出入那洞天裡掠奪寶物,並不是十分懼怕。

    不過向東萊不同,向東萊是巫族,上古魔族,強勢的血脈傳承讓他有足夠的時間來打磨這位面碎片,千年煉化,他的心神血液幾乎和這位面碎片融合成了一體,他是這位面碎片,位面碎片也是他。

    所以惡主那蓄勢待發的一擊可以說是直接錘在了向東萊的身上。

    全力的,狂暴十層的,相同修為的妖修一擊,以有心算無心,怎麼算不著?

    最主要,那大型的位面碎片上還有古玉書。

    在自己即將受創的那一瞬間,向東萊心思萬千,知道自己被算計得死死的,不說還差一絲成功的位面碎片尾大不掉拖了後腿,就是碎片上的古玉書也不能出事。

    已經消失了三千年的祖巫後裔啊……甚至還有上界的神將下凡關注詢問,怎能出事?

    在那一瞬間,向東萊咬牙做出了取捨,將防護之力集中在了古玉書站立的那一處,硬生生的地吃了惡主一擊。

    「轟隆!」

    身形巨大的白毛大猿從天而降,只是一擊,撼天動地,地動山搖,可怕的裂縫從拳下如蜘蛛網一般向外擴散,發出頭皮發麻的脆響。碎片的邊緣部分崩潰,先是細小的碎石分離,緊接著龐大的巨石也四裂散開,墜入廣袤而狂暴的空間中。

    眨眼的功夫,巨大的位面碎片就裂成了兩半,更有無數碎石散亂。

    回憶之前的風光,眼前景像當真讓人歎息可憐。所有修為微末的妖修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惡主,眼底一點點地閃爍出了崇拜的光芒。

    此刻,肌肉膨脹的惡主有如泰山,巍峨地矗立在裂縫集中處,它身體四周的空間發出交錯的微弱黑光和白光,正是力量大到了極致,將空間撕裂的現象。

    「呼呼——」一擊得手,惡主從鼻孔呼出兩道白煙,咧開猙獰的大嘴露出了尖利的犬齒,眼底是滿意之極。

    向東萊則是一口血噴了出來,眼前發黑,身體搖了搖,好不容易才控制著沒有暈倒。

    下一秒,向東萊微胖的臉上色澤發青,很快就有如鐵塊,發出金屬的質感,身後長出了一條同樣顏色的尾巴。仔細看去,細小的鱗片覆蓋在上面,發出清幽的光澤,赫然是激活了古魔血脈!

    而大城主崇睿在早一刻已經從小位面上飛了出去,迎向了暗閻。

    崇睿的巫身和向東萊不同,他沒有尾巴,身上的鱗片也更大,只是顏色橙紅,看起來和古玉書的鱗片差不多,卻又明顯弱了一籌,這也說明崇睿和古玉書的巫族血緣有些聯繫,都是祖巫祝融一脈,只是古玉書的血脈純粹度要強上不止一籌。

    暗閻已經化成了一條通體碧綠的大蟒,一改之前懶洋洋的氣質,威風無比地矗立在天地間,甚至無視位面碎片外的空間風暴,用著碧藍的眸子瞪著崇睿,蟒頭眉心處還有一點紅瘤,很是顯眼。這正是上古妖獸通天蟒的特點之一。

    「暗閻,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圖謀了仁獸城,未免想得太美了!」崇睿冷哼,一邊關注向東萊的情況,一邊與暗閻對峙,雖然身形與之前相同,並不見壯大,但是完全釋放出巫力後的氣息卻壓迫懾人,來自於遠古魔族的嗜血威猛好似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頂天立地的立在他的身後為他掠陣。

    暗閻吐著蛇信,居高臨下地看著崇睿,被那氣勢所迫,眼神閃了閃,嘶啞道:「既然動手,便不勞您擔心了,不如想想你的族人,若是能將這仁獸城拱手相讓,也免了一番殺戮,豈不是更好。」

    「一群忘恩負義的東西!」崇睿冷眼掃過在暗閻身邊掠陣的那些妖修,冷笑,「仁獸城的手段豈是你們能夠看透的?」

    暗閻不為所動,極為自信地說道:「既然動手,便沒了退路。既然大城主這般自信,不如留下來與我喝口茶,一個時辰後便見分曉。」

    崇睿眉心微蹙,雖然心中自信,但也免不了思索一番。知道這裡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戰場而已,妖修那邊手段齊出,便是要將他和向東萊留下,而此刻在城內鎮守的老三肯定是危險的,不過有祖巫和妖帝聯手布下的護城大陣相助,應該有驚無險才對,所以暗閻的自信又是從哪兒來的呢?

    「呵。」眼見崇睿臉色不好,暗閻得意笑道,「你可知道天域仙子為何不在這裡嗎?」

    崇睿臉色微變,終於明白了!

    暗閻又說:「大陣再好,也要能使出來才行,三城主素來對天域仙子關懷,前些日子天域仙子功法突破時,三城主還送了不少禮物給仙子呢。」

    崇睿臉色難看:「不過是些見不得人的本事。」

    「有用就好。」

    崇睿的臉色更是不好。

    確實,有用就好。

    而且,如今想來,三城主對天域仙子另眼相看,說不得什麼時候已經著了那天域媚功的道。

    雖然崇睿心中不安,但是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心中免不了放鬆了幾分,因為黑羽沒在。若說平日裡表現出與巫族最親的妖王並不是黑羽,但是他卻知道黑羽與妖帝關係極好,聽聞是被妖帝養大,兩人與其說是好友,不如說是父女,感情很是不一般,只是礙於妖帝吩咐,他才沒有將黑羽當成小公主看待。不過也正是因為刻意的迴避,外面看來黑羽更像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妖王,哪邊都不親,只是獨自修煉,一心想要飛昇上界,所以妖族必然沒有算上她,也算是一個失策吧?

    更何況還有上界下來的神將呢……

    想到這裡,崇睿心中頓時大定。但是面上卻露出焦慮神色,縱身一躍,紅光一閃而逝,主動出手,看那模樣似乎要將暗閻頃刻擊殺。

    一紅一青交纏一處,看似勢均力敵,一時間也分不出個勝負。

    實際上兩人卻各有打算。

    暗閻本來就是打著拖時間的主意,再加上崇睿的手段肯定在它之上,所以他也不纏鬥,四處遊走躲避。

    這一下也正好和了崇睿的意思,暗忖定要將這些妖王留下,免得他們離開了還打破外面的局勢。

    兩大修士這番比拚,雖然都未盡全力,威力卻依舊大的不可思議,那些什麼都不知道的修為微末的妖修還愣神於這場動亂,就被城主和妖王的鬥法波及,受傷的受傷,摔進空間風暴裡的更是直接被狂風撕裂,死的不能再死。就是一些巫族也免不了受傷,好在巫族天生體魄強健,摔進空間風暴中還一時未死,但也是苦苦掙扎,離死不遠了。

    一時間,比試場內驚叫連連,大呼饒命的比比皆是。

    向東萊聽著那兩人對話,雙目死死瞪著站在四分五裂的位面碎片上的惡主,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將心口翻湧的氣血壓下。

    雙目掃過四周,大城主和暗閻纏鬥,紂主也拖住了霸下,剩下那些金丹期的修士纏住了他的護衛隊長,雖然不算危險,但是一時間也脫不開身,所以最後能對上惡主的也只剩下自己了。

    好算計。

    真是好算計!

    沒有浪費一絲一毫,將每個人都算計到尾,用最少的力量牽制住他們,也不知道算計了多久了。

    而且,向東萊很清楚,受了傷的自己必然是這一場博弈的突破口,他能頂住便一切無憂,若是一旦輸了,此刻還算安全的場面必然如大廈傾覆,敗勢已定。

    向東萊壓下嘴中腥苦的味道,甩了甩身後粗壯的尾巴,上身趴伏在了地上,青黑的指甲摳入地下,縱身一躍,帶起一抹青光,從小型碎石上跳向了惡主。

    這一仗必須得打,而且必須盡快打,他身上的傷拖得越久只會越糟糕,不如速戰速決。

    「死吧!」向東萊大吼一聲,和惡主撞在了一起。

    以力博力的一擊,可怕的衝擊力肉眼可見的呈圓環狀向外擴散,元嬰巔峰可怕的氣勢四處衝擊,原本還勉強保命的妖修紛紛被氣勁傷了肺腑,暈死不少,有些更是直接爆血管死了。

    由此可見修仙界的殘酷,修為壓制,低階修士在高階修士面前也不過比螻蟻好上一點罷了,想要跨級挑戰是難上加難。

    古玉書自然是鳳毛麟角中可以越級挑戰的,他手段極多,還有小寰宇傳他的爆發秘術辰火歸元,以金丹初期修為可以對戰金丹中期修為,就算遇見金丹高級和巔峰的修士也有保命的能力。

    但就算如此,以他金丹期的修為也不可能殺死元嬰期的修士。

    所以面對這一番混亂是他真的有心無力了。

    場外景象慘烈,古玉書亦詫異於眼前有如地獄般的景象,尤其一些眼熟的巫族在空間風暴裡大呼救命,讓他心神不寧,臉色也是很難看。

    對面的演珩因為和古玉書離的近,所以也同樣被向東萊護住了,而且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出,所以神魂穩固,趁著古玉書驚呆的功夫就戰了上去。

    古玉書用神念絲奪了大部分六翅噬金幼蟲的控制權,雖然看著巧妙,實際上靠的還是他龐大到可怕的神念將演珩對幼蟲的控制力隔開,所以並不像演珩想的那樣輕鬆。

    古玉書將幼蟲飛散四周,讓它們對付天空零散的那些蟲子,自己則掐出法訣,用出了辰火歸元。異火的火系能量在體內暴漲,代替了靈力,他的修為瞬間突破了金丹中期,達到了金丹高級,頓時與演珩的修為一樣了。

    同時,再激活巫族血脈,祖巫降世體現身,他的速度頓時快上不止一籌,只是身形一晃,已經在十米開外,好似瞬移一般。再一動,就到了演珩的身後,看著眼前巨大的藍色甲蟲,右手翻出,手心處的白色的光芒暴漲,瞬息就足有三米,向著演珩割了過去。

    這麼大的空間裂隙!?

    「不……」

    演珩嚇壞了。

    修為這種東西就像是秤桿上的刻度,是杯子裡的水,該有多少就有多少,就算有所漲幅也不會太大。可誰想到他的對手竟然這麼變態,漲了一次不夠,還要漲兩次。第一次就有和他一戰的能力了,第二次甚至已經超出了他,這樣想是吃了大力丸的手段,誰敢打啊?

    演珩簡直要罵娘了,這傢伙不會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吧?

    這般心裡嘀咕著,演珩匆忙避開,但是到底慢了一步,避開了身體致命的一處,到底還是被那巨大的空間裂隙割壞了他的背上的甲克。

    這甲克的硬度可是可以防禦元嬰修士一擊的,是他保命的憑仗,竟然就這麼壞了?

    演珩心下大駭,滴溜溜的眼珠子四處的轉動,退意明顯。

    古玉書得理不饒人,憑藉著體內充沛的靈力乘勝追擊,就這麼在演珩的身上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

    演珩眼見身上傷勢越來越多,躲也躲不掉,想要反擊卻被古玉書輕鬆躲開,演珩心裡是越發地害怕,眼珠子轉了一圈,向著惡主和向東萊的方向飛去。

    古玉書當然不會讓他逃跑,將天羅地網祭出,可惜面對小蟲有用的法寶在這個時候卻不如一張薄紙,只是那麼一纏,就被演珩割開了一條口子。好在這停上一停的時候已經有兩隻六翅噬金幼蟲乘機飛到了演珩身上,鑽進傷口處就撕扯亂咬,咬得演珩疼痛無比,只能化成人形,想著自己辛辛苦苦餵養出來的幼蟲,心頭又苦又澀,在心裡將古玉書的祖宗八輩都罵了一遍。

    幻化成人形的妖修各方面的能力自然更差,更加不是古玉書的對手了,演珩慌張逃竄,遠遠就對惡主喊道:「救命……」

    也就在此時,場上終於發生了變化,向東萊果然不敵惡主,被他一擊打得遠遠飛出,向著古玉書的方向就撞了過來。

    這一手正好解了演珩的困局。

    古玉書素來是個心思通透、腦筋靈活的人,再加上他佔據上風,有餘力關注場上形勢,所以很明白這一戰裡的向東萊就是關鍵,絕不能出事。

    眼見向東萊被一擊擊倒撞向自己,古玉書並不避開,而是試圖將向東萊攔下,否則一旦飛出位面碎片外的屏障,外面的空間風暴肯定會讓向東萊的傷勢雪上加霜。

    不過古玉書也很清楚元嬰修士的攻擊沒那麼好接,他要是接不好,說不定直接就被那衝擊力撞死都有可能,所以他一邊向後飛退,一邊用念絲纏住向東萊的身體,跟著他的速度疾馳,又一點點收網,可算在雙雙跌出屏障的前一刻將人穩住了。

    向東萊臉色難看,眼尾發紅,他胸口的鱗片崩飛,身後的尾巴也折斷了,受傷不輕。知道是古玉書救下自己,穩住身形後正要道謝,就見惡主追殺過來,他來不及說話,將古玉書往身後一推,提著氣又迎了上去。

    自然,以向東萊身上的傷勢想要戰勝惡主是不可能了,只能拖上一拖,可當他真的再次對上,才確認自己真的只是窮弩之末,只是簡單攔下人都做不到,不過幾下就被惡主按在地上敲打。

    猿類妖修力大無窮,而且攻擊力大多都在上肢,別看只是這麼敲打,卻等同於人族修士用法寶去拍,每一下都是力重千鈞,就算是古魔身體強勁,也被砸的狂吐血,胸口癟下去一截,眼看著向東萊就死過去了……

    古玉書有心幫忙,可他連惡主週身形成的氣場都穿不過去,只能急的團團轉。甚至一時間想了很多,想到自己處境,想到才重生時候的念頭,還想到了小寰宇和在禁地裡苦等的老祖宗,一時莫名心酸,不知道自己死後老祖宗是否再也離不開那禁地,直到耗盡最後一口魂氣,魂飛魄散呢。而小寰宇是否真能得了自由重回大道,又是否會惦記著自己而成了一劫。

    「住手!」

    古玉書正想著,頭頂傳來一聲爆喝,與此同時天外飛來一團足有半里地的橙火,炙熱的溫度席捲天地,數里外古玉書就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熱量。

    惡主不得不停下了手,也知道這火球躲避不開,不甘的一聲怒吼,主動迎了上去,將那火球迎面抱住,也不管自己被燒得茲茲響的手掌,一聲伴隨著疼痛的大吼,赫然將這可怕的火球接住了,然後使了個勁,將那火球拋飛到了另外一邊。

    火球消失,露出了後面的崇睿。

    崇睿作為有著祝融血脈的大巫,不光有著巫族的體魄,更有著祝融玩火的本事,這火球自然他發出來的。

    可惜倉促使用,主要是為了救人,火球的熱量並不夠,不過能讓惡主停手,他的目的也達到了。

    惡主雙手和胸口以及側臉都被燒得血液流淌,一片焦黑,疼痛讓它暴躁的嘶吼,面色猙獰可怕,更是很不滿意地朝著隨後趕來的暗閻齜牙。

    暗閻也不好解釋,他確實未盡全力,所以崇睿想脫身就脫身了,他就算想攔也沒那本事。不過暗閻的目光落在向東萊的身上,心中倒是覺得如此這般也足夠,畢竟大巫本就很難殺死,比起殺人,場上的局勢更加重要,所以只要能讓向東萊失去戰鬥力就夠了。

    崇睿看清向東萊的傷勢後是怒髮衝冠,眼眶通紅。他和向東萊數千年的兄弟,就算有些小的爭吵,情誼一直極好,此刻看著自己的兄弟生命垂危,他怎能不怒?

    崇睿瞪著前方的惡主,前仇舊恨加在一起,他廢話不說,直接就衝了上去。

    暗閻素來是個頭腦冷靜的,和血液一衝頭就暴怒的惡主不同,眼看眼前局勢大好,也不管什麼一對一之類的規矩,幫著惡主就和崇睿戰在了一起。

    自然了,腳下這片巨大的位面碎片更是千瘡百孔,讓昏迷不醒的向東萊又添加了幾分傷勢。

    古玉書看這局勢,乘機給向東萊塞了兩顆吊命的丹藥,又觀望了一番向東萊的傷勢,只能讚歎巫族的得天獨厚,就算傷成這樣向東萊也沒到生機完全斷絕的地步,只要給機會修養定然能夠恢復過來。

    看來上古傳說,巫族修煉到了極致就可以滴血重生這是不假的,大巫已經這麼命硬了,那些祖巫不知道強到什麼地步,被天道忌憚也是理所當然。

    當然,古玉書施救被那邊戰在一起的妖王看見,數次想要襲殺古玉書都被崇睿攔下。但是正因為如此,以一敵二的崇睿更是危險重重,一時間只能喊道:「將他帶走!」

    古玉書也知道自己留在這裡只能礙手,將向東萊背在背上,向著碎片傳送出口的浮橋位置跑了過去。

    「想走!?」

    演珩突然冒出。再次幻化成的甲蟲前肢就向著古玉書割了過來。

    「滾開!」

    古玉書大吼一聲,身形一晃,避開了演珩的攻擊,順手還給了一鞭子。

    演珩大怒,窮追不捨。

    古玉書也是心中惱怒,他辰火歸元的施展時間畢竟有限,再這麼拖下去就得被打回原形了,而且現在已經清楚感覺到身體上的酸疼了,似乎就快要到極限。

    兩人一追一逃,眨眼的功夫就出了兩里地,眼看他一腳就能邁進傳送陣,脫離眼前的困境……可就在此時,天外突然飛過一陣青光,「辟啪」一聲,古玉書眼睜睜地看著傳送陣被那青光劈得四分五裂,光芒不復存在,是壞的不能再壞了。

    古玉書轉過身來,就看到得意笑著的演珩和追過來的暗閻,歎了一口氣。

    一個金丹高階的修士,一個元嬰高階的修士,他還能有什麼法子嗎?

    今天果然要交代在這裡了啊……

    暗閻也是個謹慎的,面對古玉書這樣修為的小巫也不會大意,更不可能誇誇其談地炫耀什麼。他看著已經攔下了古玉書,再一揮手,手中青劍就飛了出去,這勢頭正是要將古玉書一分為二啊!

    古玉書當然不會等死。

    可惜他躲不掉。

    金丹修士和元嬰修士之間可怕的修為差距,他不可能躲掉。

    所以。

    在那一瞬間的掙扎之後,古玉書終於還是將大日湮丹爐祭了出來。

    如果他死了,這大日湮丹爐也留不住,用了還說不定有一線生機。

    畢竟,小寰宇還在戒指裡。

    一想著日後小寰宇可能被這蛇妖掌控在手心裡,他就惱怒不甘,這條蛇怎麼配!?這些妖修們沒一個配!昔日的丹尊,化神巔峰的修士,古家的老祖宗,怎能交到這些人的手裡?

    這一刻,古玉書確實打算玉石俱焚了,甚至第一次替小寰宇做出了決定。他相信,若是自己死在了外面,就算小寰宇能夠成功煉化出身體也只剩下悲痛。他們兩人的情不說感天動地,卻也細水長流浸入肺腑,攜手這麼多年,早就離不開彼此了。

    獨活一事,想都不用去想。

    「噹!」

    青劍和丹爐碰撞,發出了一聲脆響。

    聲音不大,亦不尖銳,清脆的如同山澗落水,在這血腥的戰場上帶出一股清幽。

    「咦?」

    暗閻見青劍被突然出現的碧綠丹爐攔下,在一聲清脆撞擊之後,青劍竟然折成了兩段,而丹爐卻絲毫未瞬,他便忍不住驚呼一聲。

    之後,暗閻反應了過來,看向丹爐的眼睛亮了。

    好寶貝!

    當然,暗閻並不敢想這是至寶,但是古玉書能夠以金丹修為攔下他的飛劍,這丹爐最少也是靈寶了。

    妖修或許不擅長使用法器,但是好的寶貝依然有著大用,總是能夠增加一二手段。

    「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好東西。」暗閻笑著說,這一次身體前衝,竟然要親自出手搶奪了。

    古玉書卻在此時歎了一口氣,看著被自己驚擾,從丹爐裡飄出的人影,在自己身前形成的那道模糊的背影,歉疚地喊了一聲:「寰宇……」

    「在的。」小寰宇答著,身形已經完全凝實,他也不回頭,十八把飛劍從頭頂急速飛出,向著暗閻射了過去,不過眨眼的功夫,千石劍陣布成。

    暗閻前衝的動作一停,驚訝地看向四周。

    此時,小寰宇才回過頭來,深邃的眸子裡盈滿擔憂,深深地看著古玉書:「我來晚了,你沒事吧?」

    作者有話要說:「我沒事,你快去殺了他。」

    「急什麼?」

    「怎麼不急!?」

    「有什麼急的?」

    「就是急!」

    「乖,別急,這麼久不見,你都不想我?」

    「別說廢話,先解決了他!」

    「我想你啊,乖,讓我抱抱。」

    「……」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小玉書不要這麼狠心嘛,我們都十四章沒見了,我想你想的心肝脾肺腎都疼啊。」

    「……」

    「讓我看看瘦了沒?」

    「……」

    「哎呦,真的瘦了。」

    「……」

    「抱抱,摸摸,親親。」

    「先殺他……」

    「乖,知道你最大的金手指是什麼嗎?作為**文的男主,只要你想,就算是野戰,這一圈的人都會自動眼瞎。就算有人看見,也是我得情敵,你想氣死的敵人,推動劇情必須存在的npc,等等。」

    「……」

    「我早就想試試主角光環了……來,野戰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