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神葬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大雪(1) 文 / TV帝、

    我很是詫異的看著他,問:「巫女怎麼會願意?」

    「那還用問嗎。zi幽閣」阿三說:「肯定巫女有事要求他。」

    我看向連道真,用眼神詢問阿三的猜測是對是錯。連道真點點頭,解釋說:「我答應巫女。在天命歸來後,幫她做一件事情。所以,她答應開放巫山禁區,供孩子們居住。」

    「做什麼事?」我從連道真的表情看出,那絕不是一件好事,或者說輕鬆就能完成的事。

    巫女是什麼人?

    當世最後一位巫,傳說中軒轅黃帝的女兒。她出行時,赤地千里,就算是黃帝也無可奈何,只能把她流放到赤水河畔。唯有赤水,才不懼巫女的火。

    這樣的一位人物,也有需要幫忙的事情,可想而知,那事得有多難。

    連道真看著遠處逐漸恢復平靜的大地,輕聲說:「她想讓我殺叔均。」

    「叔均?聽起來有點耳熟。」我說。

    「就是那位進言黃帝。使得巫女被流放赤水的傢伙。」阿三說。巨豆叼號。

    「我的天……那不就是神話時代的人物嗎!」我大吃一驚,說:「而且能夠進言黃帝,肯定不是普通人,這怎麼殺?」

    「既然答應了,自然要做。」連道真說:「更何況,巫女想殺叔均,並不是要我動手,而是要我幫忙纏住其他人。」

    「感覺還不如讓你去殺叔均,她來纏住其他人。」我嘟囔說。

    阿三也是這樣認為,說:「黃帝身邊,都不是弱者,這等於讓你一個人擋住千軍萬馬,確實比殺叔均還難。對了,她這樣要求,難道是因為你的五帝拳?」

    阿三的話。讓我如夢初醒。五帝拳最擅長群戰。一人當關,萬夫莫敵。只有在群戰中,五帝拳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應該是。」連道真說。

    「這樣看來,巫女對你瞭解很多啊。」阿三說。

    我也跟著點頭,說:「一直以為她深藏赤水中,不知外界的事情,沒想到,她不僅知曉天命,還知道你的力量底細。」

    連道真似乎對此不願多談,他看了眼阿三。然後對我說:「你們倆……應該再休息休息,不要太過勞累。」

    這話意有所指,阿三不禁紅了臉,我看到她紅通通的臉蛋後。也反應過來,便說:「不怕,我身強力壯……」

    阿三用力拍了我一下,低聲說:「要死了你,也不覺得臉紅……」

    我哈哈大笑,而後,嶺下的人群終於從大荒降臨的震動中醒過神來,紛紛登上來。阿三不好意思的拉著我就走,生怕有人會問些尷尬的問題。

    連道真則被很多人圍住,詢問關於未來的疑惑。在得知執政府已經與連道真達成協議,不再攻擊修行者後,許多人都歡呼起來。

    這些小門派,雖然懂得修行之法,但本身並不算強。面對執政府的攻擊,他們很難抗衡。如果不是執政府的注意力幾乎全部放在苗疆,摩天嶺這種大勢力身上,他們早就被剿滅一空了。

    那幾位苗人婦女也很高興,不用打仗,女人們自然不會覺得難受。只有荀鼎天這種瘋子,才會巴不得天天打來打去。

    我對阿三說:「你得注意那些苗人,雖然執政府不打了,但神話時代的開啟已經不遠,別讓她們到處跑。」

    阿三嗯了一聲,說:「我知道,會提醒她們的。對了,前些天,抵抗聯盟來人了。」

    「哦?他們怎麼說。」我問。

    抵抗聯盟來摩天嶺,只能是一個原因,那就是詢問杜衡等人的死。

    阿三回答說:「還能怎麼講,大荒降臨,誰都看得見。他們力量太弱被活活震死,我們也沒辦法。抵抗聯盟本來就弱勢,科技力量在打架時有用,但面對這種天災,效果就差的多了。他們唉聲歎氣,想用這件事爭取一些援助反攻執政府。徐家主推脫,說連道真沒回來,誰也不敢輕易做決定。他們沒辦法,只好回去,打算過些日子再來。」

    「他們再來幾次也沒用。」我說:「連道真已經和執政府講的很明白,無論他們與抵抗聯盟誰對誰錯,如今都不能再打。誰動手,連道真就殺誰。」

    「這傢伙也夠心狠的。」阿三說。

    「心不狠,怎麼救天下。」我說。

    「要是為了救這個世界,必須殺死我,你會不會殺?」阿三忽然問。

    我一愣,這個問題太過尖銳,讓我有些難以回答。

    世界和個人,哪個重要?

    也許不同人心裡,有不同的答案。例如連道真,他為了救世界,會心狠手辣,眼都不眨的殺掉一批人。但如果為了救世界需要殺我呢?

    我覺得,自己肯定無法對阿三下手。

    至於連道真……我相信,他也會和我一樣。

    「所以說,你們的心還不算最狠。」阿三說:「只不過那些無關的人,在你們眼裡和阿貓阿狗沒區別罷了。不要總把拯救世界的重擔背在自己身上,雖然說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但在無可奈何的時候,總得學會放下一切重擔,正面面對這個不讓人爽快的未來。」

    「這樣的話,你應該和連道真說。」我說:「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像你說的那樣做。能夠保住自己的家人,對我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那可說不定。」阿三說。

    「你對我可真有信心。」

    「誰讓你是我男人呢。」

    「那,就讓我更男人一點吧……」

    阿三驚呼一聲,被我攔腰抱在懷裡,朝著新房跑去。

    如此過了幾日,第四塊大荒降臨。

    如今的世界,已經被濃濃的遠古氣息覆蓋,包括花草樹木,都與從前有所不同。

    所有的東西,都隨著世界版圖的改變而變得更加龐大。

    一棵草,三兩天便能長成小樹苗一般高。而那些原本就很高大的樹木,更如生長了千年一樣。

    這種變化,讓本是荒山的摩天嶺,變成了茂密的原始叢林。每天上下,都不像之前那樣方便。徐家主不得不派人天天扛著刀斧去開路,這下,無論摩天嶺還是嶺下的城鎮,都有了足夠的柴火。

    有一天,天空忽然飄飄蕩盪開始落雪。

    那雪如瓦片一樣大小,砸在人臉上,很是沉重。許多人的屋子都被砸塌,愁眉苦臉的站在外面乾瞪眼。

    好在摩天嶺的屋子尚算結實,一時半刻也塌不掉。我與阿三走出房間,看著天上的落雪,只見四處一片白茫茫,除了雪,什麼都看不到。

    「有些冷。」阿三說。

    她的手指,剛出來一會便被凍的通紅。我散出部分火力,將我們倆裹在其中。阿三抱著我打了個哆嗦,說:「怎麼會那麼冷,太反常了。」

    我苦笑一聲,說:「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正常,你見過瓦片一樣大的雪嗎?」

    雪越下越大,哪怕有上萬人同時在除雪,也來不及掃盡屋頂。漸漸的,就算是摩天嶺上蓋的房屋,也紛紛被壓塌。沒多久,人們就發現,雪越清越多,又難以融化,已經四處堆成了山。

    徐家主帶著人走出來,皺著眉頭,沒有任何辦法。

    我讓阿三回房,但她不願意,只想和我一起。

    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她希望能夠讓彼此相處的時間再延長一些。我明白她的心意,也不多勸。

    我們倆走到雪堆裡,看著那已經堆成數百米高的雪山,我將手伸出去,濃厚的火力順著手掌滲入雪中。

    然而,讓人吃驚的是,灼熱的火力,對這些雪的作用並不是很大。雖然能融化,但速度要比想像中慢很多倍。

    哪怕將我全身的火力都釋放出來,也無法清掉摩天嶺上的積雪。

    這時候,幾道火柱沖天而起,將附近的冰雪迅速化掉。大量的液體從腳下流淌出去,我抬頭,見連道真皺著眉頭走過來。

    我和徐家主連忙迎上去,說:「雪太大了,有沒有什麼辦法?」

    連道真看了眼天上,說:「這雪來的蹊蹺,不比尋常,只能暫時清掉。嶺下如今並不安全,萬一山上釀成雪崩,他們必死無疑。」

    連道真伸出手,凝聚出幾道火焰遞過來,說:「還請徐家主派人去將他們接來,這些火,足夠你們來回。」

    「你呢?」徐家主問。他已經看出,連道真並不打算親自下山接人。

    「我要上去一趟,看看究竟是什麼雪,能下的這麼大。」連道真回答說。

    「務必小心,這雪真是太古怪了。」徐家主說著,親自帶人,去接嶺下的修行者。

    「這一場雪,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那些沒有聚來的修行人,有難了……」連道真歎氣說。

    「讓他們來不來,活該。」阿三沒好氣的說。

    「如果他們能活下來,多少也算一把力氣,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無用。你們莫要亂走,我上去看一眼便回來。」連道真說。

    我嗯了一聲,抱著阿三,調動體內的火力。雖然我的力量還不足以融掉整個摩天嶺的冰雪,甚至不能像連道真的速度那麼快,但最起碼,也算有點用處。

    在我升起火焰化雪的同時,連道真腳踏一株青木冒出來,載著他頂風迎雪,朝上空而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