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神葬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洞房花燭 文 / TV帝、

    「啊?」

    「那老頭太固執了,怎麼勸都勸不動。」阿三抱著我,說:「而且,他說感受到了蚩尤大神的意志。加上蚩尤塚最近的異變很頻繁。老頭認為,蚩尤大神也將復活,苗疆有大興之兆,沒必要退走。不過,為了防止意外,他還是強行讓我把女人和孩子帶到這裡來。」

    「這真是……」我頭疼不已。

    蚩尤塚的那些大骨頭雖然有復甦的跡象,但是並不代表蚩尤就一定會復生。沅陵老人說感受到蚩尤的意志,也不知是否推托之詞。倘若神話時代開啟的時候,蚩尤沒能復生,苗疆還能否存在?

    在神話面前,普通人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他能讓阿三把孩子和女人帶走,已經超出我的預料。這說明,老人的心還是有所動搖的,並不完全把希望寄托到被鎮壓幾千年的蚩尤身上。

    「對了。連道真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你們這幾天去哪了?想沒想我啊?」阿三嘴嘟嘟的,像機關鎗一樣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

    我笑著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以此來回答她最後一個問題,這自然引來周圍人的哄笑。阿三臉色更紅,把頭埋進懷裡不敢露出來。我笑嘻嘻的抱著她,說:「這幾天,我和連道真去了趟執政府,一路驚險之極,過五關斬六將,連續打趴下十殿閻羅,大鬧執政府老巢,把他們的天空之城拖來了現實世界。」巨豆匠號。

    「啊?天空之城?」阿三並沒有見過那座不落的城市,執政府把它隱藏在另一個空間,就連他們自己人,恐怕也沒多少人見過或知曉。

    「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宛渠人留下的科技。被執政府撿起來加工了一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有時間帶你去兜風。」我說。

    「吹吧,執政府如果那麼容易被打敗,世界怎麼會變得這麼亂。」阿三一眼就看出了真相,說:「連道真肯定強勢壓迫,讓執政府妥協,所以才會遷出隱秘的巢穴,以此表明自己的心意。」

    我很是佩服的說:「你可真聰明,一猜就**不離十。」

    「那當然!」阿三得意洋洋的皺著鼻子做鬼臉。

    我說:「不過。連道真擔心孩子們的安全,所以去找巫女,想讓她開放巫山禁區,讓孩子們能夠得到庇佑。」

    「巫山?」阿三也有些吃驚。她琢磨了一下,說:「倒是個法子,不過,巫女能願意嗎?」

    「那誰知道。」我說:「不過就像連道真說的,事在人為,不管成不成,總得試試才知道。」

    「好吧……」

    我懷裡抱著她,心裡早就飢渴難耐了,望著那仍微紅的臉頰,心中一熱,不禁問:「摩天嶺上,有咱們的新房嗎?」

    「當然有啊。」阿三說:「我可是他們的摩天嶺小妹,怎麼會沒有……」

    「那還不帶我去。」我拉著她便走。

    「哎呀,不是這邊,是那邊,你這麼急著看房子幹嘛?」阿三問。

    我湊到她耳邊,說:「你不覺得,咱們該把還沒進行完的婚禮補充一下具體內容嗎?」

    「沒進行完嗎?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阿三一臉茫然。

    「還有洞房花燭夜……」我低聲說。

    阿三臉色頓時如充血一般變得通紅,她低下頭,過了半天,才結結巴巴的小聲說:「這,這還是白天……」

    「好時辰不分白天和黑夜。」我笑嘻嘻的說。

    阿三緊張到極點,哪裡能聽清我在說什麼。我一路走,一路問,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婚房。見那房門上貼著倆大喜字,便拉著阿三一頭鑽了進去,隨手將房門帶死。

    阿三驚呼一聲,便被我堵住了紅唇。

    白日宣淫,不亦樂乎……

    一時間,房間中春色無邊,讓人熱血沸騰,面紅耳赤,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等我和阿三再從房間裡出來,天已經徹底黑下去。摩天嶺上已經不見什麼人,反而山下不時傳來熱鬧的聲音。

    我好奇的東張西望,見各家都沒燃起燈火,不禁問:「人都去哪了?」

    阿三剛剛和我洞房,此刻還處於緊張中,尚未完全從激情中恢復常態。她好似做賊一樣低著頭不敢看人,聽見我問,便放低了聲音說:「山下來了很多人,徐家主為了消除家族子弟死傷的悲傷氣氛,也為了迎接新鄰居,便讓人晚飯時都在嶺下聚聚。沒想到幾天下來,大家都形成了習慣。每到晚上,整個嶺上連鬼影子都看不到,全都跑下去喝酒划拳去了。」

    我低下頭在她有些紅腫的嘴唇上親了一口,聽她驚慌的叫了一聲,又東張西望生怕被人看見,便笑著說:「別這麼害怕,跟做賊一樣,有什麼好害羞的。咱們可是夫妻,光明正大親嘴也沒人能管。」

    「討厭,流氓……」阿三輕拍我一下。

    我心中高興,便摟著她,說:「走,咱們也去湊湊熱鬧。」

    阿三哪裡敢下去,很怕被人看出什麼端倪來。實際上,我們倆從白天進屋,一直到繁星高照才出來,哪怕是個傻子也知道房間裡發生聊什麼。所以,到現在也沒人去敲門打擾。

    阿三正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更不敢出現在眾人面前。那些人一起起哄,肯定要把她羞的想鑽地底。我知道她有些尷尬,只好看看山下的燈火,聽聽那無邊的歡笑,然後與阿三並肩坐在嶺邊的一塊大石上吹風。

    這個季節的風,像刀子一樣。不過我和阿三都不是普通人,並不懼怕這種寒冷,反而因為心中的燥熱尚未完全消退,覺得被風吹一吹,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阿三抱著我的胳膊,在破瓜之後,完全不再有所避諱。胸前的柔軟,緊緊貼在我的臂膀上。感受著她的柔軟與高挺,我心裡又有些異樣,正打算伸手去幹點壞事,卻聽阿三幽幽的歎口氣,說:「也不知這樣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

    我的手停在半空,然後緩緩落下,輕輕拍了幾下她的手背,說:「別擔心,一切有我。而且,連道真也在,我們不會有事的。」

    「真的不會有事嗎?」阿三抬起頭,睜著明亮的雙眼看我。

    她的眼睛太亮,像是能看透人的心思,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假話騙她。

    未來,必然是黑暗的,別說一個連道真,哪怕十個八個也不夠用。我們所能爭取的,只是那一絲近乎不可能的生機。

    成了,人類還有自由的資格。

    敗了,人類就要被徹底奴役。

    阿三沒有再問下去,我最終也沒告訴她是否還有希望。

    但有句話深藏在我心裡,那就是:「事在人為!」

    為了父親和母親,為了阿三,為了連道真!

    無論如何,都要為之拚命去爭上一爭!

    一夜很快就過去,天將明的時候,嶺下的篝火熄滅,人群終於要散去。

    他們狂歡了一夜,精神頭卻依然不減,熱熱鬧鬧,歡歡笑笑的朝嶺上走來。

    就在這時,天空震動,雷鳴聲隨即響起。

    我抬起頭,只見某個方向,不知多遠的天之盡頭,一條巨大無比的裂縫,如巨人的獨眼,正緩緩的張開。

    那裂縫長達十萬里,撐開了大半個天,一個大荒的世界,就此展現在我們眼前。

    所有人都停下來,他們注視著那條不斷擴張的裂縫,安靜著,沉默著。

    阿三抱著我胳膊的手,稍微用了些力氣,顯示出她有些緊張。我輕拍了幾下她的手背,示意不用擔心,但其實自己心裡,也很不安。

    又一塊大荒降臨了……

    如今,四處大荒,已有三處降臨這個世界。只差最後一塊,整個大荒就完整了。

    如果異海降臨,那我們的時間還能往後拖一拖。如果沒有異海……

    留給人類的時間,就只剩下寥寥幾天。

    大荒的降臨,如天威一般不可抵抗,看著它,就像在看末日的景象。

    當空間裂縫的邊緣淡去,荒野世界與大地連為一體,整個世界都顫動起來。巨大的衝擊力,連摩天嶺都開始鬆動,大量的碎石滾下山區。許多人被砸中,不由驚呼著躲避。

    場面頓時有些紛亂,我看的一陣歎氣。只是大荒降臨,便引起了騷亂,當大荒背後的那些事物來臨時,我們真的還有希望嗎?

    連道真……

    只有看連道真了。

    不久後,第三塊大荒版圖,融入了這個世界。荒野的氣息,從三方傳來,已經非常的清晰。

    鼻子裡聞到的味道,已經有些遠古氣息,那種氣息讓人忐忑,讓人心哀。

    這時候,嶺下走來一人,他伸出手按下,土力滲入摩天嶺。碎石隨即安靜下來,不再四處滾落。

    人群紛紛讓開一條路,用充滿敬仰和尊崇的目光,請他登上摩天嶺。

    能被眾人以這種態度對待的,整個世間唯有連道真一人。

    他登上摩天嶺,來到我和阿三身邊,然後望著那處大荒降臨的方向不吭聲。

    我不喜歡這種沉悶的氣氛,便問:「桃花源的事情,辦好了?」

    連道真的臉上,被初升的烈陽照耀,顯得格外神聖。只見他輕輕點頭,說:「辦好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