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純愛耽美 > 七院詭案錄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253.第253章 每個人的路 文 / 藍底白花

    昆麒麟醒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奇怪的地方。

    灰白相間的圓拱形狹小空間,昏暗的黃色燈光,搖曳的環境。他有點想吐,剛想起身,就發現自己被綁在了床上。

    也不算綁住手腳,就是胸口和大腿上多了兩條帶子,把他固定住了。

    啥情況?

    他有點不安,扭頭看見自己手背上還打著點滴,沿著管子望上去,藥袋在上面,不過全是英文,壓根看不出是什麼藥。

    他正努力解開帶子,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來兩個人,打頭的那個人穿著藍色的短袖服,帶著醫院裡那種帽子口罩;至於後面的那個人是丘荻。

    看到他醒了,兩個人都怔了怔。

    「丘荻,怎麼回事這是?」他扯扯帶子,這玩意的扣子太洋氣了,扯了半天都扯不開。那個藍衣服的工作人員連忙果然,開口就是英文——這人的眼睛也是藍色的。

    「我們在飛機上啊。」丘荻看他醒了,就調了調輸液滴速,讓那個工作人員替他解開了帶子。

    「為什麼在飛機上?!」

    「去美國替你申請了一個療養啊。」丘荻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眼神看著他,「總不可能從虹橋機場打飛的飛到浦東機場吧。」

    他呆在那裡,沒想到怎麼一覺醒來事情就變成了這樣。自己最後是怎麼了?就記得那場大雨,然後麒麟火從體內燃起……

    自己現在是死了嗎?

    他坐在那,突然跳了起來,用力擰了一把丘荻的臉。那人往後躲了幾步,說你瘋了?!給我躺好!

    那個外國人嘴裡說著什麼,到門外叫人了。過了一會,又衝進來兩個藍衣服的,把他摁了下去。

    「幹什麼的?你們都幹什麼呢?」

    「行了,飛機快落地了。」丘荻過來讓他冷靜點,讓其他人都出去,「這都是護工,對口的療養院的。」

    「什麼療養院?」

    人都出去了,這裡就剩下他們倆。飛機廣播響起了落地信息,丘荻也坐在了床旁的椅子上,扣上了安全帶。

    「哦……你不記得了。」他揉揉耳朵邊,估計因為落地的時候有壓力差,耳朵在痛,「那個時候,謝帝桐大概已經侵襲了大半的祖麒麟,然後因為生死束縛死了,同時帶走了大半的祖麒麟之力。」

    他死了啊……昆麒麟躺在那聽著,稍稍鬆了口氣。丘荻說,你現在很虛弱,畢竟等於說,有一半的力量被帶走了。

    丘荻的意思他明白。謝帝桐是帶著將近一半的祖麒麟之力死的,這也令一切峰迴路轉。就好像一個已經溢出的水杯驟然少了一半的水,原本躁動不安的神志驟然平靜了下來。

    可是,力量是會緩慢恢復的。

    昆麒麟仍然沒有完全扔開憂慮,當力量重新恢復到那個臨界點時,自己的噩夢又會重新開始。

    那個時候,自己該怎麼辦?

    丘荻在那裡坐了一會,看著窗外的雲海。他們將會在半個小時後降落在華盛頓,開始大概兩個月的旅遊。不管接下去會怎麼樣,不管能這樣平靜多久。

    「力量完全恢復……大概需要多久?」

    丘荻緩緩地問。

    昆麒麟想了一會,說,大約三百年吧。

    ————

    陸離今天早晨收到了一個電話。是海外電話,在大早上打過來的。

    「喂?」她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句有點生硬的中文。「請問是陸離女士嗎?這裡是美國華盛頓的萊斯特律師事務所進行的司法調……」

    她打了個哈欠,把電話掛了。

    樓下,孟小蘊正幫著她媽媽做早飯。陸離媽媽不斷說,唉你說我家小離會做什麼呀?每天睡到下午,還不如你呢。

    看到陸離下來了,兩個人有點驚異。孟小蘊說,「呦,今天起得很早嘛。」

    「被一個詐騙電話吵醒了。」

    「啊?現在詐騙電話那麼拼啊,現在才早上八點。你幫忙煎個蛋?」

    「不會啦!」

    「哎呦,又是詐騙電話,上次說你爸洗錢……」

    「嗯,這次說什麼美國律師的。」

    「傻啊,美國律師還和你說中文?」

    ……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門打開了,丘荻和昆麒麟都抬起了頭。

    「不好意思啊,我給你們所有的國內聯繫人打了電話……」

    「我叔叔會匯錢的。」丘荻說。

    律師有點尷尬地咳了一聲,說,「他把電話掛了。」

    「……什麼?」

    「還有陸離女士,她也掛了電話。」律師把兩份文件給了他們,勸他們簽字,「我說,你們倆是什麼關係?」

    「啊?」兩個人對視一眼,被這個問題弄得有點不舒服,「怎麼了?」

    「我是說……這個,你們幹嘛在飛機上打架?」律師把本子翻開,看了看情況描述,「在落地的時候,空姐說……」

    「大哥,你看這像是打架嗎?這是毆打,單方面毆打!」昆麒麟忍不住站起來,指指自己烏青的眼圈,「我容易嗎我……我……操,痛……」

    「那他身上的傷呢?」律師指指丘荻腦袋上的淤青。丘荻低著頭,說,太激動了,出去的時候撞到了飛機門……

    過了一會,律師出去辦手續。他們倆對坐在裡面,昆麒麟突然笑了出來,捂著眼眶。

    「你打得爽嗎?」

    「……爽。」

    丘荻抬腳踹了他一下。旁邊一個警察拿著警棍過來,重重敲了鐵門。

    最後,因為國內的聯繫人全部把電話當成了詐騙電話,他們不得不在鐵門後面待了一整天。最後,總算有人付了他們的保釋金。

    律師和警察過來,替他們打開了牢門,「……總之,最大的幸運是你們不必被遣送回去,因為一個報了醫療出國,還有一個是留學簽證。畢竟打架理由比較特殊……」

    「謝謝,最後是用了什麼理由?」

    「我說服了他們這是一起情侶吵架,付保釋金的人是白霞先生……」

    「什麼?!」

    兩個人全都衝了出去,把律師撞在了門上。幾個警察又走了過來,丘荻只能立刻把人扶起來,帶著昆麒麟逃了出去。

    「接下來怎麼辦啊!」

    「租個車去度假村啊!還有,我要打錢給白霞……」

    丘荻照著手機地圖走向了租車公司,昆麒麟跟在他後面,抬頭著這個陌生的國度。直到現在,他才終於有一種一切都已經結束的感覺。

    那之後呢?

    之後的事情,誰知道呢。

    ————

    關於祖麒麟現世的事件,新聞解釋為集體應急幻覺。房屋因為天然氣爆炸導致倒塌,人們對於突發的事件,可能會為了自衛而出現一種幻覺。

    沒有任何攝像設備拍到祖麒麟的出現。

    另一邊,樂陽也徹底失蹤了。

    金召沒有再找到他。這個人或許走了,或許繼續蟄伏在某個地方,當再一次天下大亂的時候,他才會繼續出現。

    車慎微和曲艷城回到了廣州。成為仲裁人的,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封隆和蘇子無法再回到杭州,而是應王兆的要求,搬到了北京。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都繼續走了下去。

    而關於他們的故事,也許不會就這樣結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