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無限演技派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81章 約定 文 / 妹蘿

    「綺禮接下來就是聖盃戰爭將要開展的時候了,我特意給你準備了聖遺物為你召喚出英靈,為我取得勝利。」

    遠阪時臣的聲音在他耳邊迴響,原來不知不覺之間時間已經過了三年,這已經是相當長的時間了,比他在之前待過的任意一個世界的時間都還要長,沒有戰鬥,也不會為了生存在命運下做出抗爭,只是每天堅持的魔術訓練,單調而重複的生活幾乎讓他差點忘記自己是白夜這個事實,而是言峰綺禮,現在終於到了不得不去戰鬥的時候了。

    聖盃戰爭是兩人一組,一共七組,準確來說應該是一名人類魔術師和利用聖盃之力召喚出來的英靈,曾經在這個世界留下赫赫威名的英雄,他們的存在他們的力量都將給魔術師最大的助力,贏得戰爭的勝利。

    在原著中自己的英靈就是一名職階為刺客的英靈,不過在戰場的表現來看那是相當差的,很快就退出了聖盃戰爭,所以對於自己老師言峰綺禮的好意,他就只能夠心領了。

    「完全沒有必要,師傅。我在聖堂教會的時候,對於英靈的聖遺物尋找還是有一些心得,並且也有一些聖遺物,拿來用的話應該會召喚出相當強力的英靈,這一點請師傅你不用擔心。」

    白夜拒絕了遠阪時臣的好意,作為盟友他相信遠阪時臣一定會竭盡全力替他選擇強力的英靈聖遺物來供他使用,因為他召喚出來的英靈更加強大,遠阪時臣對於聖盃戰爭中擁有的勝算也就更大。所以他一點也不懷疑遠阪時臣的誠意。不過這卻和他使用自己的東西來召喚英靈卻又是兩回事。

    「哦。綺禮君既然這樣有信心相比應該會召喚出強大的英靈,那麼我是否有幸知道這是哪個英靈生前留下的寶物。」

    對於白夜的拒絕,擁有著貴族風範的遠阪時臣也並不在意,反而用著好奇的語氣問道。

    強扭的瓜不甜,更何況對方並不能簡單算作自己的手下,不管召喚出怎麼樣的英靈,那也是遠超人類魔術師等級的強大,在聖盃戰爭中都會給自己帶來極大的助力。並且他在心裡並沒有將言峰綺禮手中擁有的力量作為主導自己這邊勝利的絕對砝碼,這應該算得上他的傲慢吧。

    「等聖盃戰爭開始之後,師傅大概就可以見到了吧。」

    白夜回應著遠阪時臣的問題,只要聖盃戰爭所有魔術師和從者都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大概就可以讓他的從者展現出自己真正的姿態吧。

    比起遠阪時臣,他可是非常期待自己親手召喚出來的從者。

    遠阪時臣收拾自己帶來的盒子離開了,然後空蕩的房間裡就只剩下了白夜一個人。

    聖盃戰爭就要開始了,他的使命也就開始了,可是他自己究竟應該做些什麼,這是言峰綺禮的命運。而非他白夜的命運。

    他自己究竟應該在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只是隨著命運隨波逐流嗎?白夜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完全失去了方向。

    「喂。你再這裡對吧!」

    就在白夜沉思的時候,就聽見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傳了過來,他望了望站在他面前的小女孩,提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就站在他的面前,一雙明亮的眼睛緊緊盯著他似乎有什麼話想說。

    「我的名字可不叫喂,我的名字叫做言峰綺禮,你應該叫我師兄,倘若你的父親知道你這個樣子,恐怕是不會高興吧。」

    白夜的目光和小女孩的目光對視著,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面前的小女孩大概只有6歲的模樣,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已經大了不少了,在這間屋子生活他也對這個小女孩相當熟悉,遠阪凜,自己師傅遠阪時臣的女兒。

    雖然已經在這個房間裡共同生活了三年,但是他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瞭解她。平日裡忙於魔道的修煉,就算見到了遠阪凜他也沒有故意去討好這個未來的女主角,因此站在這樣的狀態還真是有些奇怪。

    「你提著箱子準備幹什麼?」

    白夜相當尷尬,因為遠阪凜沒有說話,所以一時之間他也不好找到話題說些什麼。兩個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好一陣白夜才打破沉默開口問道。

    「從今天起我們就要去折禪家叨擾一陣子了。去學校也是坐那邊的電車去。」

    遠阪凜說道這裡心情明顯不好,就算是只有6歲的年幼孩子,在接受過基礎的魔道教育,也知道聖盃戰爭大概是怎麼一回事,內心的擔憂是在所難免的,而且她其實更想留在家裡幫助父親。

    「哦。」

    白夜應了一聲,聖盃戰爭開始了,遠阪家也就不安全了,那麼讓家人去另外的地方避難也就在所難免。

    看著一臉關心自己父親遠阪時臣的凜,白夜心中隱隱有些羨慕,在這個世界究竟有誰在關心著他,有誰在愛過他。

    「綺禮你留在父親大人的身邊,和他一起戰鬥是吧。」

    疑問的話語氣卻是肯定,看來凜早就已經知道了他也會和遠阪時臣一起戰鬥,雖然遠阪時臣對於兩個人是盟友的事對外人做到了保密,但是對於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明顯不在此列。

    「是啊,這是身為弟子我應該做的。」

    白夜冷漠地回答,因為他本來就是抱著一種無所謂的態度,對於聖盃戰爭的結果如何他根本就不在意,所以對於遠阪時辰他只能做到一般負責就行了,雖然不會敷衍,但是卻也不會拚命和用心。

    「綺禮,我可以信任你嗎?你會一直保護父親大人到最後嗎?願意和我做這個約定嗎?」

    凜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想要和白夜做

    出這樣一個約定。

    白夜愣了一愣,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拒絕還是應該答應。

    是說出殘酷卻是事實的話拒絕,還是給她一個安慰,白夜不清楚,最終猶豫了一下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和凜進行了小孩子的拉鉤。

    「也許死的是我,也說不定。亦或者兩個人都戰死,或者只有我活了下來。」

    「你這個傢伙,果然一點也不討人喜歡。綺禮,如果我父親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找你算賬的,一輩子都不會原諒。」

    遠阪凜聽見白夜的話氣呼呼地走了出去,同時在走出門的時候還不忘做個鬼臉來威脅。

    白夜看著自己拉鉤的小拇指笑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其實是對遠阪凜做出了承諾。

    這並非是以言峰綺禮的意志,僅僅是以白夜的心,受到遠阪凜影響的心所做出的決定。

    凜她知道嗎,或許在朝著他做鬼臉的時候也隱隱感覺到了什麼吧。(未完待續……)

    ps:更新,我已經沒辦法保證了,大家還是指望我的新書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