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商家大院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長得醜的才是飯桶 文 / 書湄

    鄭司令要南下路經青州的消息不脛而走,在青州又軒然了好幾天。青州從外頭買來了一些菜籽,準備種在商家原本種著奇花,而現在已經荒廢掉的花盆裡。

    能省一筆就省一筆。

    她一邊弄著那些花盆,一邊又跟冬香說著外頭聽來的話。何寧在屋裡頭坐著,看著商瑜認真的練字,突然想起了蘇禾柳說到鄭司令時的微妙。

    蘇禾柳只要一聽見「鄭司令」三個字,身上就會有濃厚到化不開的悲傷,雖然低垂著眉眼,可是她知道,蘇禾柳在痛苦,在糾結難過。

    「聽說鄭司令已經年逾四十,可是他的夫人才剛剛二十。聽說鄭司令疼自己的夫人疼的不得了,他的夫人想要什麼,鄭司令一定會千方百計的給弄回來。」

    青竹剛剛說完,冬香就望著遠處,失語道:「真好。這不就是咱們少夫人和大少爺麼?」

    青竹胳膊肘子用力一杵冬香,狠瞪了冬香一眼。冬香這才想起來,何寧就在身後不遠的屋子裡頭坐著。

    商瑜獻寶似的把手裡頭的字帖拿給何寧看,何寧喜笑顏開,抱著商瑜親了又親,一點兒都看不出哀愁來。

    外頭的青竹和冬香頓時又替何寧難過了起來。

    其實她不是沒聽見,現在的商家這麼安靜,隨便一點點動靜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小丫頭的多嘴,就隨她們去。

    商澤修對她的好,她心裡記得,也愈發的期待。

    現在的華夏,軍閥割據,北邊已經開始了內亂,外頭又有列強虎視眈眈。青州雖小,可也是一塊人傑地靈的香肉。

    如果青州真的亂了起來,何寧不知道該怎麼辦。

    商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前門到後院太遠,根本就聽不著門口的動靜。何寧幾個人就乾脆搬到了前廳附近,之前給小丫頭住的地方。小是小了一些,可也能聽見門口的敲門聲了。

    肖孟九抱著一些東西進來,一直跟著商瑜的小黃狗搖著尾巴就迎了上來。肖孟九彎下腰來摸了摸它的腦袋,從手裡頭的紙袋子裡頭摸出一塊兒酥鴨肉來給它,高興的小黃尾巴搖得都不怕掉下來了。

    「乾爹!」

    商瑜甜甜笑著,撲倒在了肖孟九的懷裡。肖孟九抱起她來轉了兩圈,把另外一袋糖果遞給了她。

    「拿去,別吃太多,你娘會罵你。」

    小商瑜調皮的吐吐舌頭,笑得開懷。

    把東西全都交給了青竹和冬香,肖孟九這才喝上了何寧倒上的茶水,一口飲盡,惹來何寧一頓罵。

    「今兒這是熱茶,你也不怕燙壞了嗓子!」

    肖孟九嬉皮笑臉,一如當年的大頭。「我今天談成了一筆大生意,等蘇禾柳來了我再跟你們細說。」

    她柔柔笑笑,問起了他的生意。「你現在專門弄生意,乾幫都不管了,你不怕有了生意丟了乾幫?」

    「乾幫有猴三兒幫我看著,沒事。」

    「猴三兒可信麼?我怎麼聽蘇禾柳說,猴三兒曾經對她……」

    肖孟九搖頭擺手。「猴三兒要是真的想要搶我大當家的位置,有的是機會。他安心做個二當家還好,要想做大當家,他不夠格。」

    何寧輕輕點頭,淡淡的說:「別撿了芝麻掉了西瓜。現在鄭司令要來路經青州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如果是真的,你的生意跟乾幫比起來,總是乾幫要更勝一籌。他能壓制你的生意搶你錢財,可是他不能動乾幫。」

    她說的話肖孟九都能明白,只是肖孟九沒告訴何寧,他千方百計的成為一個生意人,不過是想要幫著她重新弄好她最為在意的商家而已。

    「他真的會來青州?」

    聽出了她話裡的不安,肖孟九已經抬起了手,又訕訕的放下,只能看著面前這個柔弱的小女人,哂笑道:「他來了又怎麼樣,我不是還有乾幫麼?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他用槍指著我的腦袋,我那幫兄弟絕對會護著我的。」

    她淡淡笑笑。「那就好。」

    肖孟九撫了撫胸口的位置,又轉身對何寧說:「對了,過兩頭我有個飯局,你陪我一塊兒去。」

    「怎麼要我跟著去?不是一直都是蘇禾柳跟著去的麼?」

    「過兩天禾笙要考試,蘇禾柳緊張的不得了,要去學堂門口等著,只能你去了。」

    何寧低頭想了想,又抬起了頭稍顯不安的拒絕:「不行,我的這張破嘴哪裡有蘇禾柳的那張嘴厲害,我只能在旁邊乾坐著,什麼都幫不了你。」

    他朗笑了起來,伸出手來揉亂了她梳的好好的頭髮。「不用你幫什麼,你只需要在旁邊吃東西,認真聽就好了。」

    她故作生氣,冷了臉。「你說我是飯桶?」

    他一臉微妙,似笑非笑。「長得醜的才能叫做飯桶。」

    誰不想聽見別人誇自己漂亮,可肖孟九這樣拐著彎的討好,何寧還是會覺得歡喜。

    「行了,我忙了一天,快給我收拾間客房歇歇,晚上還有個酒宴。」

    她笑了笑,喊了冬香帶著他隨便找間客房休息,一邊笑罵他現在完全沒了一個大當家的樣子,完全成了個見錢眼開的生意人。

    到了客房,肖孟九關上了房門之後,從懷裡摸出了一封信。那上頭剛勁的筆鋒,讓他想起了那個一直被何

    寧記掛不忘的儒男人。

    手心驟然握緊,平整的信封已經被捏做了一團。肖孟九又展開,抿緊了唇,打開了那封信,抽出了裡頭的信紙,瞧著原本屬於別人的家書。

    冬香敲門進來喊醒他的時候,只聞見屋裡一股東西燒焦的味道。找了一會兒,終於在沒有水的面盤裡頭找到了被燒成灰燼的東西。

    「大當家,這……」

    肖孟九淡淡看了一眼,「哦,是沒用的合同,乾脆就燒了。」

    冬香應了一聲,這才說起了何寧等著他用晚飯的時候。他剛剛穿上外頭的手指一顫,又如無其事,及其淡然的應了一聲。

    蘇禾柳親自下廚給禾笙做了好多大補的膳食,看的何寧連連咂舌,更加不用說青竹和冬香了。

    現在人少了,也不用說再分開吃飯的規矩了。此首發磨鐵女頻墨墨言情網,請支持正版。一張桌子算上青竹和冬香,也不過就是多兩雙筷子而已,也更加熱鬧一些。

    沒了生意的商家,雖然還有兩家店面,可是該賠的賠,掌櫃和夥計,還有商家家僕的工錢都是要結的。沒了商澤修,商家的生意處處受人壓制,何寧給僅有的幾個店舖放了假,讓他們先回家去休息,等她能接到生意,再請他們回來。

    還有,那些肯留下來的掌櫃和夥計能支撐著何寧,還能讓何寧覺得,商澤修留下來的東西,她沒丟光。

    因為這樣,商家現在的生活比不得從前。能吃上這樣的一頓飯,已經算是奢侈了。蘇禾柳和肖孟九倒是竟然帶著好吃的來到商家跟何寧一塊兒吃飯,可次數太多,何寧就不高興了起來。

    她總覺得,粗茶淡飯也能溫飽,用不著讓人同情憐憫。

    禾笙把蘇禾柳剛夾過來的腿肉又給扔回了蘇禾柳自己的碗裡,不滿的嘟囔著。「那麼油膩膩的東西,吃了腦子會轉不開,我不要,要吃什麼我自己夾。」

    蘇禾柳可不管,又換了一種菜夾到了他的碗裡。「你要考試了,得補些好的。瞧瞧你那身板,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沒好好給你吃飯呢。」

    「你這樣我能好好吃飯麼?」禾笙扔了筷子耍了性子,惹得商瑜在旁邊咯咯直笑。

    商瑜倒是跟禾笙相熟了起來,知道禾笙的性子,也愈發的不客氣,瞧見禾笙耍性子竟然覺得是件趣事。

    何寧給禾笙把他愛吃的那碟菜放到了跟前,只說了兩個字就讓禾笙又重新乖乖的拿了碗筷吃了飯。

    「別鬧。」

    蘇禾柳氣得捶胸頓足,肖孟九一臉深沉,竟然一口飯都嚥不下去。

    出了商家,肖孟九直接回了乾幫,剛到乾幫就聽說,上回商談的老闆到了乾幫,二當家正在接待。

    剛到乾幫的前廳門口,那老闆正笑著跟猴三兒告辭,字裡行間皆是滿意。肖孟九遠想要留住他,可猴三兒竟然自作主張的把人送出了乾幫外頭,一點兒都沒有顧及到肖孟九的身份。

    猴三兒回了前廳之後,肖孟九先不去問這事情,猴三兒竟然也沒主動說起。他冷不防的就想到了何寧說的話。

    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剛才劉老闆是來問商家在城西的那幾間鋪子的?」

    猴三兒正在喝著一口茶,聽見肖孟九終於是沒忍住的問了一句,這才打著哈哈的笑道:「這事兒不早定下來了麼?就是大當家你不也得賣出去麼?乾幫這麼多兄弟都還得吃飯不是?憑白的拿出去那麼多錢,誰幹呢。」

    肖孟九冷了眼,犀利的眼眸泛起了絲絲殺意。

    「有二當家幫我趁著,我自然放心。該是兄弟們的,一樣都少不了。只是要說有人覬覦太多東西,肖孟九也可以不留情面。」

    猴三兒臉色一變,討好的連聲應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

    「三兒,你脖子上頭掛著那翠玉,有些眼熟啊。」肖孟九一眼就看見了當初在商家鋪子裡頭瞧見過的翠玉鏈子,攝意更深的望著他:「你竟然偷進了商家的鋪子,又做回了偷盜的本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