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強龍不壓地頭蛇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131章 連哄帶騙 文 / 我也沒轍

    吾網提醒書友注意休息眼睛喲

    這日,武建軍正在被服廠指導工人們工作,一名士兵快馬進了被服廠大院,他跳下馬來,跑到武建軍跟前:「報告軍長,徐庶先生來了。」

    「太好了!」武建軍一邊說,一邊快步走向那名士兵騎來的馬:「我騎你的馬回去,你自己想辦法。」說著翻身上馬,雙腿一夾馬肚子,就飛奔出了被服廠。

    那名士兵看著武建軍遠去的背影,用手撓了撓後腦,不由笑了,他心裡高興呀,他萬萬沒想到,武建軍會騎他的馬,這要是回去跟戰友們一說,還不把他們羨慕死呀。

    這時,一名中年女工走到這士兵身邊:「小於,笑啥呢?從這回城裡,可不近吶,你怎麼回去?」

    這位姓于的士兵轉過頭來,看到說話的是那名女工,不由笑道:「原來是王姨呀。我走回去就行,咱當兵的還怕走這點路呀。」

    那位王姨用手背半遮住嘴調笑道:「你要是不嫌棄呀,我們廠裡還有頭毛驢呢,要不,你騎它回去。」王姨的話,立時引起女工們的笑聲。

    「不用,不用」小於連連擺著手,然後轉身在女工們的笑聲中,逃也似的跑出了工廠的大門。

    武建軍回到州牧府的時候,就見程默帶著幾個人正跪在院子裡,武建軍走到程默身邊將其拉起:「跪著干麻?」然後對程默身後跪著的幾人道:「都起來,回來就好,你們也累了,下去休息。」

    那些人如蒙大赦,連忙從地上跳起來,謝過武建軍就跑去耳房了,那裡是侍衛的宿舍。

    程默一直低著頭,也不言語,武建軍弓身轉頭看著程默的臉:「呦呦呦,怎麼還哭上了?都漢子了呀,別跟我這流馬尿。」

    程默把頭扭到一邊,躲開武建軍的視線,武建軍卻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怎麼了這是?」

    程默悶聲道:「沒事。」

    武建軍把臉一崩:「是不是呂布那傢伙罰你們?」

    「沒,沒……我們是自願的。」程默連忙解釋,可是這解釋卻顯的那樣蒼白。

    「騙鬼呢你!」武建軍轉頭對大廳叫道:「呂布,你給我滾出來!」

    呂布正陪著徐庶在屋裡喝茶呢,突然聽到武建軍在叫他,連忙從屋裡跑了出來:「哈哈,建軍回來了,來來來,我和元直都等你呢……」突然,他看到武建軍那緊繃的臉,再看到低著頭站在武建軍身邊的程默,呂布明白了:「咳,程默,你回去。」

    「先別走。」武建軍一把拉住了程默,他瞪著呂布道:「呂布,是你罰的他們是嗎?」

    呂布的眼神有些躲閃,他沒想到武建軍會回來的這麼快,他記得武建軍是坐馬車去的,要想回來,至少得半個時辰,所以,他才敢罰程默他們。

    呂布確實恨程默無能,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這,太讓呂布失望了。他雖然在武建軍面前承諾不再追究那些嘴欠的人,可是,這心裡,還是有些放不下。

    這時,大廳中的徐庶也走了出來:「建軍,這是怎麼了?」

    武建軍道:「這事徐大哥別管,這是我和他的事。」武建軍用手一指呂布:「說話呀,是不是你罰的他們?」

    呂布求助的看向徐庶,徐庶給了呂佈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呂布只得猶豫的道:「是……」

    武建軍冷笑一聲:「呂布,你跟我來,我有事跟你說。」然後他對一名士兵道:「去把王誠叫來,讓他看著他的好兄弟。」

    說完,拉著呂布進了一處偏廳,武建軍把門一關,對呂布道:「我說過多少回了,像程默和王誠這樣親近的人,不要用這種體罰,多少給他們留點顏面。你不記得還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呀?」

    呂布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耷拉著腦袋:「我,我剛才,是在氣頭上……」

    武建軍道:「呂布,我不反對你發脾氣,有脾氣的男人才是漢子,可是,咱發脾氣的時候,能不能留下一點理智。你知道不知道,敵人不可怕,最可怕的人是你身邊的人,他們一但想要害你,你連防範的機會都沒有。」

    呂布耷拉著腦袋道:「我,我知道錯了。」

    武建軍上前抱住呂布的肩膀:「對不起,我不應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對你發脾氣,我是擔心,我擔心你的安全。我當然知道程默對咱們是忠誠的,但是再忠誠的人,你一再傷他的心,那麼,他也有可能會拋棄你,甚至會害了你,所以,奉先,以後別這麼衝動了,找個機會,單獨和程默談談,私下裡,跟他道個謙。」

    呂布把頭放在武建軍的肩膀上,武建軍用唇在呂布側臉上親吻著。呂布道:「謝謝你建軍,連這種小事都為我著想,你放心,我會的,一會找個機會,我就向程默道歉。」

    武建軍笑著在呂布的後背上親暱的拍了兩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你以後,權力越來越大,未免不會出那麼幾個眼紅的,所以,越是小事,越得留心呀。得把任何人為的意外用各種手段扼殺於萌芽。

    就拿這個事,你想想,去幽州殺人,是你給程默下的命令,而你又沒跟子龍通個氣兒,結果,被子龍發現了。這其實不怪程默,他不會想到子龍不知道此事,所以,這一切,都是程默對子龍沒有防範所致。你真的錯怪他了。」

    呂布現在是真的後悔了,他蜷縮進武建軍的懷裡:「那,我怎麼辦,光是口頭上道歉,感覺還是對不住程默。」

    武建軍想了想道:「這樣,咱們今天中午,給徐大哥擺個接風宴,晚上,我把程默和王誠叫來,你當著我和王誠的面,給程默道個歉,然後,我在安慰安慰他。」

    呂布道:「這行,程默最聽你的。」

    兩人出來時,王誠正在小聲的勸著程默,看到他們兩人出來,王誠就連忙收了聲。

    武建軍來到程默跟前:「默呀,別怪奉先,他剛才也是在氣頭上,先回去休息、王誠,你陪陪他,多安慰他一下。」王誠連忙點頭應是,然後拉著程默去了他們的寢室。

    武建軍這才笑著對徐庶道:「呵呵,讓徐大哥見笑了,我這個臭脾氣,以後得改改了,呵呵……徐大哥見諒呀。」

    徐庶笑道:「建軍呀,既然你叫我一聲大哥,那就不用如此見外,這些家事,你處理的對,剛才,我也勸奉先了,可是,奉先這脾氣,比你還強,呵呵……」

    呂布笑道:「剛才是我不對,我們不說這個了,我已經命人備下了飯菜,還叫人去請了一名客人,讓他來陪陪徐大哥。」

    徐庶不高興的道:「咱們哥仨相聚,叫外人來做甚?」

    武建軍一聽呂布這麼說,他就知道呂布請的人是誰了,武建軍讚許的看了呂布一眼,他沒想到,呂布還有這心眼,看來這些年,他進步不少了。武建軍笑道:「不算是外人,建軍也認識,而且,徐大哥也認識,我保證,一會見了面呀,徐大哥一定會非常高興。」

    徐庶笑道:「你們二人,這是串通好了呀,好好好,我等著。我倒要看看,這來人是誰。」

    三人進到屋裡,一邊喝茶,一邊聊著天,不一會,一名士兵帶著龐統走進了大廳。龐統一進大廳,徐庶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用手指著龐統,看看武建軍,又看看呂布,可是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龐統知道武建軍、呂布和徐庶三人的關係,所以,他並不驚訝:「呵呵,建軍早就念叨,老說元直兄太懶,呆在幽州不願意過來,今日,總算在這裡相聚了,呵呵……」

    武建軍和呂布這時已經站起身來,客氣的為龐統讓坐,龐統謝坐後,坐於徐庶的身邊,徐庶這才回過神來:「士元,你怎會在此?」

    龐統一歎,哀怨的看了一眼武建軍:「小弟前來,還不是為了求這二人發兵荊州,可是建軍事事都料敵於先,早就算好劉備此人,外強中乾,不堪大用,枉我還把希望寄托於這大耳賊的身上,唉……結果,上了建軍之當,在這晉陽住了半月有餘了。」

    武建軍和呂布不由對視一眼,低頭輕笑。徐庶聽了卻哈哈大笑:「我看士元在這晉陽住的不錯呀,比之以前可是發福了呀。」

    龐統笑道:「左右都是建軍出錢,小弟在這半月來,把這晉陽的小吃可是吃了個遍,就連陪我的那位劉少尉,都佔了不少光呢,呵呵……」

    徐庶對武建軍道:「我這位士元賢弟,可是眼高於頂的人物,不過,在庶看來,士元與建軍和奉先的關係都處的不錯呢。」

    武建軍笑道:「唉!士元兄經常到我這來支錢,這麼多天來,我這個冤大頭怎麼地也混了個臉熟不是,呵呵……」

    武建軍這話立時引起大家一陣哄笑,龐統笑道:「可不是光臉熟那麼簡單,你在這晉陽做的每件事,統,可都看在了眼中呢,呵呵……」

    武建軍道:「那我得防著你點了,要不然,今後,我連點**都沒有了,呵呵……」

    呂布笑道:「你們兩個,一見面就鬥嘴,好了好了,咱們入席,今天是給徐大哥接風,你們兩個就消停點,呵呵……」

    幾人起身入席,龐統已經習慣了在這圓桌上吃飯,所以很自然的站在客位上,而幽州還沒這東西,所以看著一桌子的菜,徐庶卻不知坐在哪裡合適。最後,還是武建軍不著痕跡的,親暱的攬著他的肩膀,把徐庶按在主位上。四人這才開席。

    徐庶笑道:「不想這晉陽的新鮮東西還真不少,大廳之中不放榻和短几,只放椅子,已經讓庶新奇了,原來這吃飯,也可如此舒適。奉先有建軍在側,真是福氣呀,呵呵……」

    龐統笑道:「何止這些,一會,小弟帶兄長去慶榮廣場和天聖湖耍耍,那裡才好玩。」

    徐庶笑道:「好,一會士元帶愚兄四處看看這晉陽,庶還是第一次來呢,呵呵……」

    武建軍道:「不知義母現在何處?為何沒與徐大哥一起來?」

    徐庶道:「我一進門,奉先就這麼問,呵呵……放心,家母被王誠安排在了軍區賓館之中,他說,那裡有暖氣,住的舒適。結果,家母一進那房間,就不想出來了,那裡邊果然溫暖如春呢。」

    武建軍道:「徐大哥其實不用急著過來的,這剛剛入冬,萬一把義母凍著怎麼辦。」

    徐庶道:「我也這麼說,可是家母說,想早些來這晉陽看看,因為子龍經常跟家母聊天,把這晉陽說的如天堂一般。哦,對了,子龍前些日子,把他的家小接到了幽州,家母經常到他們那去串個門。」

    武建軍笑道:「這個子龍,非得讓我以參謀總部的身份下道命令他才肯把家小接來。以前我與奉先勸了多次都無果。」

    龐統道:「這事你也管?」

    武建軍笑道:「當然要管,我們并州軍,可是要以人為本的。」

    呂布這時端酒約大家共飲,之後他道:「是呀,在我們并州軍呀,校官以上的軍官家屬,是可以隨軍的,而且還可以領部分軍餉。建軍說,只有照顧好這些軍官的生活,他們才能更好的工作。現在我并州校官以下的軍官,都削尖了腦袋想要往上升呢,呵呵……」龐統與徐庶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是欽佩之色。

    武建軍笑道:「咱不說這個。徐大哥來的正好,後天呀,我們并州軍要做個實驗,到時候希望徐大哥也去參加。」

    徐庶好奇的道:「做何實驗?」

    武建軍看了一眼緊盯著他的龐統,不由一笑:「現在不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寵統不悅道:「是否因統在這裡,建軍不方便說?」

    「是有點關係,呵呵……」武建軍看著寵統那賬紅的臉,不由一笑:「因為呀,你不是我并州之人,後天所做的實驗又是我并州的軍方秘密,難道劉少尉沒告訴過你,我們并州軍有保密條例嗎?這個條例,我也要遵守呀。」

    寵統道:「那元直兄也不是你并州軍呀?」

    武建軍哈哈大笑:「徐大哥已經是了,明天任命就會下來,并州軍總參謀部,參謀長,上校軍銜。雖然是文職,但也是軍中的一員。」

    徐庶不知道參謀長是什麼官職,但是上校軍銜他知道,那相當於只比趙雲低兩級,在并州,已經不小了。他沒想到,他剛一到并州,就給這麼高的待遇:「建軍,這不合適,我剛來就坐高位,那下邊的人會不服的。」

    武建軍笑道:「只是文職,沒關係的,又不讓你領兵,只是讓你出謀劃策而已。不過,徐大哥得先瞭解我并州軍,因為,我并州軍的作戰方式與其他軍隊不同,我們注重用技術換生命,所以,很多東西,你以前未必見過,你得知道這些東西的特性和基本的使用方法才行,這樣,在你運籌帷幄之時,才會更好的發揮我并州軍的優勢,所以,後天的那場實驗,徐大哥必須參加。」

    呂布自聽到武建軍說到實驗時,就已經興奮的在那摩拳擦掌了,因為,他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武建軍不讓說,他只能在心裡憋著。

    這時,寵統道:「那,建軍說說,如何才能讓統也去參加?」

    武建軍為難的道:「這個有點難呀!咱交情歸交情,但是原則還是要講的。」

    徐庶此時已經聽出武建軍這話裡有話了,他不由對寵統道:「咳,賢弟呀,愚兄感覺,你是當局者迷呀。」

    徐庶這麼一點,寵統立時就明白了,他不由大笑著,用手指點著武建軍道:「好你個武建軍,又來算計於我,呵呵……統不是已經答應留在并州嗎,建軍為何還如此心急。好,我答應你,我可以加入并州軍。」

    「唉……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呵呵……」武建軍大笑道:「這煮熟的鴨子,我可不能讓你飛了。現在我放心了,呵呵……不過,在參加實驗之前,你必須熟記我并州軍的保密條例。」

    這回連徐庶都有些心癢癢了,很想提前知道一些內幕消息:「建軍,這麼嚴重呀,到底是什麼實驗?」

    武建軍只是神秘的一笑,並不回答。但是,武建軍身邊的呂布早已忍不住了:「飛……」武建軍一聽到這個字,連忙把呂布的嘴給捂上了,然後對著瞠目結舌的徐庶和寵統笑道:「哈哈,咱不說這個,不說這個,吃飯,吃飯。」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吾網,是我們唯一的域名喲!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