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末世危途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三卷 邪神末路 第五章 腳上的黑痣 文 / 量子永生

    既然沒有嚇到程斌,丫丫也就覺得沒什麼意思,把陳斌讓進屋子裡就走了。()程斌站在門邊仔細看了看,的確發現屋子裡有傢俱擺放過的痕跡,看起來丫丫說的未必是假的。

    觀察完這些細節,他再看著浴缸裡熱氣騰騰的水,心裡就有些猶豫。本來程斌打算只是洗洗臉,最好還能順便洗個頭什麼的,但是沒想到黃娟卻給他準備得要多得多。

    自從離開了省城,他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洗過熱水澡了,雖然中間曾經有兩次在河邊擦了擦身子,但是顯然不能和面前的浴缸相提並論,那可都是地道的冷水澡,身上的泥垢多了,就算洗完了也會覺得滿身的油膩。

    他想了一下,慢慢走到窗子旁邊向外看去,剛好看到黃娟正和丫丫站在門前的道路上說著什麼,程斌覺得黃娟的樣子有點嚴肅,可惜看不到丫丫的臉,只能看到丫丫似乎在點頭。

    黃娟並沒有察覺到窗子裡有人偷窺,所以這倒是個讓程斌仔細觀察女神的好機會,可惜程斌腦子裡的道德感發作,覺得自己這樣做很沒良心,所以很快的離開了窗子。

    雖然不知道黃娟和丫丫說話的內容,但是程斌覺得她們不像是要對付自己的樣子,如果這是一個陷阱,那也至少不會只安排兩個女人,所以程斌很認真的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接受這份誘惑,舒舒服服的泡個澡,至於梁堅為什麼對自己這麼熱情,正好可以在泡澡的時候琢磨一下,反正這不是玄幻的世界,不用擔心洗澡水變成膠水。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反正程斌很成功的把浴缸裡的水由潔淨透明的顏色變成了污濁的黑色。他沒有用沐浴露的習慣,背包裡只有洗髮水和香皂,事實上後者對於他來說都是超配,在災難前,他通常都不用這玩意,就是一塊透明皂到底,連洗衣服帶洗臉,去污能力強還省事。

    這期間他從浴缸裡出來給爐子添了一次煤,順便把火爐上水壺裡的熱水倒進浴缸裡。房間的溫度很高,減慢了水溫流逝的速度,但是浴缸裡的水溫仍然在堅定的下降著,至少程斌覺得自己應該從水裡出來了,只不過是因為有些留戀泡澡的感覺,所以才沒有付諸行動。

    就在他第n次準備從水裡出來的時候,他突然聽到房門處響一下,有人敲了敲門,然後沒有等到他的同意,就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程斌下意識的坐了起來,抄起手邊的九二式手槍對準了房門,這才看清進來的居然是丫丫。

    丫丫顯然也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當然事實上她更吃驚的是程斌的相貌,剛才她看到程斌的時候,他還滿臉的泥垢,現在洗去了泥污,居然也是個比較耐看的帥哥,只是可惜鬍子長了一點。她吃驚的看著程斌,想了一下才說道:「這是真槍嗎?」

    程斌仔細看了看她,丫丫仍然穿著剛才的運動裝,把全身包裹得很嚴實,同時也勾勒出少女身體優美的曲線,程斌能看到她的兩隻手,可以確信她並沒有攜帶任何物品,不禁鬆了一口。再聽到丫丫的話,就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些過激,於是攤了攤手,把手槍又放回到浴缸的旁邊,開口問道:「有什麼事嗎?」

    看到程斌放下了手槍,丫丫顯然鬆了一口氣,她反手關上了房門,站在那裡向程斌問道:「老王回來了嗎?」

    程斌愣了一下才想起來她說過這間房子原來的主人姓王,同時也感覺到露在水面上的上半身涼嗖嗖的,他笑了一下,不著痕跡的向下縮了一下,把身子重新沉進水裡,然後說道:「好像沒有吧,也許他迷路了。」

    這個笑話讓丫丫也放鬆了不少,她向前走了兩步,看到程斌警惕的盯著自己,這才說道:「那沒人給你搓背了?」

    程斌知道她說的是剛才送自己進屋時說過的笑話,但是又不知道她到底想說什麼,只好「嗯」了一聲。

    丫丫咬了咬牙,看著他說道:「要我幫你嗎?」

    「不用。」程斌很乾脆的說道,就算是災難前程斌也從來沒有享受過異性按摩,那個時候是不想,現在則是不敢。說實話像丫丫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要主動給他搓背本身就透著一股曖昧,要拒絕這個提議連程斌自己都覺得有些捨不得,不過他不知道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自然也不敢讓自己背對著一個陌生人。

    顯然丫丫對於程斌這麼乾脆的拒絕自己的提議感到有些驚訝,她遲疑了一下,才又說道:「其實我學過按摩的。」

    「那也不用了。」程斌輕聲說道:「我已經洗完了,你可以出去等我一下。」

    丫丫笑了起來,她看著程斌說道:「只是普通的按摩,你是不是想歪了?」

    程斌瞪了她一眼,發現這個女孩子現在的樣子似乎要比剛才進來的時候輕鬆得多,他沒看過戴督公的書,當然不知道「男人耍流氓,女人就害羞了,女人耍流氓,男人就害羞了」這句話,所以並沒有意識到正是自己的反應才讓丫丫放鬆了下來。

    當然程斌也不笨,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居然是被一個年紀比自己還要小得多的女孩給調戲了,忍不住咳了一聲,沒好氣的說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其實丫丫剛才走進房間的時候是很不情願的,要不是黃娟親自徵求她的意見,她根本不會答應這件事,但是自從進了房間後,她發現程斌的表現要比她想像的還要保守,膽子自然就大了起來,當然最主要的是,她發現程斌的相貌並不討人厭。所以現在聽到程斌略帶責備的話,她輕輕笑了一下,不但沒有像程斌期望的那樣退出去,反而又向前走了幾步。

    板房的空間本來就不大,為了最大限度的利用火爐散發出來的熱量,浴缸又放在火爐的旁邊,離門口也就只有三四米的距離,她這幾步一走,幾乎就站在程斌的身邊了。所以程斌一下就緊張起來,他遲疑了一下,忍住拿槍的衝動,卻又覺得自己的另一桿槍有些蠢蠢欲動,好在他的身上足夠髒,剛才又用了太多的香皂,所以水色渾濁,倒也不用擔心隔著水走光。

    雖然程斌不覺得丫丫能看到不應該看的東西,但是程斌仍然有些惱火,他低聲說道:「你沒看見過男人洗澡嗎?出去。」

    「事實上我還真沒見過。再說男人會怕女人看嗎?」丫丫毫不在意的說道,她垂下目光,飛快的往浴缸裡瞄了一眼,估計是發現自己的確看不到什麼,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慢慢向浴缸的後方挪了一步,靠近了程斌的雙腳。

    這個浴缸是那種一米二的小浴缸,程斌躺在裡面,頭和腿都只能露在外面,所以丫丫可以毫不費力的看到程斌的兩隻腳掌。程斌看出她似乎對自己的兩隻腳很感興趣,立刻聯想起從前看過的一部電影,那裡面的一個殺手就是在受害人洗澡的時候突然出手去拉對方的腳,然後把對方按到水裡的淹死的,所以他立刻緊張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放在浴缸邊上的右手也慢慢向手槍挪去。

    還沒等到程斌做出進一步的動作,就突然聽到丫丫大聲的啊了一聲,聲音之大,讓正處於緊張狀態的程斌嚇了一跳,差一點就從水裡跳出來,他忍不住罵道:「你什麼毛病?」

    丫丫並沒有在意他的態度,瞪著一雙大眼睛盯住程斌的右腳,說道:「你的腳上有很多痣。」

    「廢話。」程斌更加沒好氣了,忍住把腳縮回水裡的念頭,雙手抓住浴缸的邊緣,說道:「你再不出去我可要起來了。」

    「等等等等。」很顯然丫丫對於趁機欣賞一下男性的健美身體沒什麼興趣,所以立刻叫道:「稍等一下。」然後她微微彎下腰,把頭湊近程斌的雙腳,說道:「讓我看看。」接著她就大叫起來:「你的腳掌上真有七顆痣。」

    如果這是一部動畫片,那麼程斌的腦袋上肯定已經畫滿了黑線,他怒道:「那又怎麼了?」說實話,他知道自己的右腳黑痣有點多,據說這些的人患上皮膚癌的可能要比沒有黑痣的人大,不過他還真從來沒有數過自己的腳上到底有幾顆痣,他還沒那麼蛋痛。

    丫丫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她居然伸出手去摸程斌的腳心,這次程斌終於忍不住了,他飛快的收回右腿,把它埋進水裡,可惜浴缸太小,他這麼坐的時候,上身自然又一次露出水面。

    雖然他的動作很快,但是因為在水裡發力有些延遲,所以丫丫還是摸到了程斌的腳心,她似乎愣了一下,直到程斌坐起身子時飛濺的水花落到她的身上,她才叫了一聲,大聲說道:「居然是真的?」

    說實話程斌的確是被她的這一連串舉動嚇到了,他雙手支在浴缸邊,猛的坐起身子,就想從裡面出來。至於會不會走光他已經不在乎了,在他看來,丫丫這個女人顯然不太正常。

    也許是因為順利的完成了任務,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察覺到了程斌的企圖,所以丫丫終於反應了過來,她又驚叫了一聲,在程斌把自己和小夥伴一起展示在她面前之間轉過身去,然後一面笑一面飛快的拉開門跑了出去,留下一臉鬱悶的程斌站在浴缸裡面發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