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縱情——鬼王毒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大結大局 番外 (一) 百花谷,成親於仙 文 / 曬月亮的圓子

    成親,不成親?!

    硃砂,燈籠,夜夜通明。舒骺豞曶

    薄雪,明霧,禮節同心。

    漫天遍野的大紅花蕾,雖然正在風雪之中搖曳著身子,從頭到尾沾染上了些許的晶瑩,雪風妄圖想將那枝丫給壓下去,卻是仍舊迎著寒風挺立身姿,展現於世人那永不倒下的美,不管怎樣的磨難,都會渡過。

    如同人世間那美麗的神話,象徵著一個鬼王,一個毒醫。

    人如花,花如仙,花中之仙,人若也。

    這裡是傳說中的百花谷,一年四季,唯雪含春,孕育了許許多多生命,也是所有學醫之人夢寐以求進入的地方,因為這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產生了很多珍貴的藥材,人參,似錦,千千萬萬,每一顆都是千金難求。

    即使這樣,也沒有人敢擅自闖入,因為闖入者不死即殘,一切都是因為有一個人早已宣佈了是這裡的主人,那就是江湖上的鬼醫——明聖清!

    鬼醫之名,在這江湖上那可是舉目無雙,就連武林排行榜上的人都不敢輕易得罪他,因為他那猶如華佗在世的醫術,指不定以後的日子還會有什麼事情要求到他呢,豈敢得罪?

    辛辛躍起,毒醫之名,則是默默無聞了許多,但更多的人更願意叫她——玉狐狸。

    因為這個稱號,唯有宮閣的血修羅之妻,那傲然於世的一雙人才能匹配。

    而就在這一片絕美無比的峽谷裡,花海蔓延之地,白雪飄落,卻出現了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場景。

    數張大紅色的檀木桌子擺放於這花海之中,此時風雪已然小了很多,至少根本吹不動木桌那笨重的身姿,木桌上,陳年老酒幾譚,好酒好肉皆以翠花盤子乘著零散於桌面上,酒杯倒立,一個暖爐帶著龍延香的甘甜在四周升起。

    肉皆是塗上了甜蜜,在風雪的滋潤下,混合了大自然的氣息,入口更加香甜,而更令人矚目的是,在這數張桌子的正中間,擺放著一張平排四根大紅蠟燭,燃著閃亮的火焰的小桌,上面則貼著一張「喜」字。

    此時,百花谷中,明聖清的小屋內。

    這小屋裡皆是用翠竹而起,表面上塗著冰石,映照藍天大地,恍若貼著透明般的瓷磚,屋簷下,翠竹已經打上了些許的風雪,印刻在那青色的表皮上,彷彿要將自己的生命與之融合,如同情人一般,耳中低喃,不離不棄。

    而這件小屋上,此時不同以往,則是熱鬧非凡,而那竹門上大大的「喜」字,更加確定了這一點。

    隨著竹門緩緩被推了開來,腳上那紫色金龍鞋子映入了目光,往上一看便是紫色琉璃而下,上面繡刻著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顯露出了身穿這衣服的男子身份是多麼高貴,寬厚的大手搭在木門上,卻是露出了一抹紅色,紅得如滴了血般,刺人心弦。

    直至他整個人完全從裡屋走了出來,那一抹張揚到刺目的紅色才完完全全暴露於天地之間,下巴傲然,鼻翼挺直,性感的薄唇貼上那健康小麥膚色,相貌俊美,一雙眸子如同盤踞天下的巨龍,就連偶然而出的微陽也不敢照耀。

    他的發,順流而下,上面束帶著一個紅色玉冠,琉璃順著玉冠貼著肌膚,整齊無比,整個人如同神袛俊美,那身上時而透著冰冷的氣場,那無形中的霸氣,更是讓人飛蛾撲火的迷藥。

    「軒轅謹臣,時辰就快到了,緊不緊張啊?」

    突然一聲嬉笑的嘲諷聲傳入了男子的耳中,竹屋上飄下來了一個人影,白得如同他身後飄飛的風雪,見他身穿一身淡雅的白色素衣,凌亂的墨發簡簡單單地用一根髮帶束起,天生的俊美容貌搭配那藥物灌出來的白皙,猶如一個翩翩的佳公子,薄唇微抿,黑瞳如同星月,含著笑看著佇立在門口的男子。

    「明聖清,月兒出來了沒?」

    軒轅謹臣站在門口,冷冷地盯著明聖清那嬉笑的面容,無趣與他開玩笑,卻是心中那心跳一蹦一蹦的,隱藏在新郎官那大紅色的袖子下隱藏的,卻是緊握的拳頭。

    「看你這麼緊張,我就先出來逗逗你,與你說說話,緩解你那緊張的心情咯。」

    明聖清負著手,淡笑著跳到了軒轅謹臣的身旁,摸著下巴打量著軒轅謹臣那意氣風發的模樣,身穿著新郎官的袍子,眸子雖然一如既往的傲,卻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柔情,已不再是當初那座見人就凍的冰山了,嘴裡禁不住「嘖嘖」兩聲。

    明聖清很特別地起了一種念頭,若是開玩笑著說蒼血月跟別的男人跑了,此刻軒轅謹臣會不會直接一刀砍了自己?嗯,這種用生命開玩笑的事情,還是少做為妙,而明聖清也明白,拿蒼血月的感情開玩笑,這無疑是刺中了軒轅謹臣的死穴,後果可是慘烈的。

    「幹什麼?」

    軒轅謹臣白了一眼身旁的明聖清,莫名其妙地發出這種聲音讓人渾身感到不舒服,緩緩後退了一步,與明聖清拉開了距離,這傢伙的性子軒轅謹臣怎麼不清楚?若是他現在心生起整人的念頭,到時候會把自己氣得想殺人,但眸子仍舊眺望著遠方,似是在等一個人。

    「你這麼怕幹嘛?我還會吃了你?還是怕蒼血月來到見我們兩個這麼親密,怕她吃醋?哈哈。」

    明聖清見軒轅謹臣這動作,禁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爽朗的笑聲瀰漫在這百花谷中,透著一股揶揄和張狂。

    「一邊去。」

    軒轅謹臣連看都不看明聖清一眼,直接下了逐客令,負著手昂著頭,明顯多了明聖清一個身高,弄得明聖清撇了撇嘴,指了指軒轅謹臣身後站著的竹屋,沒好氣地說著。

    「喂,這裡是我的家,你看我多辛苦,場地都給你們準備好了,讓你和蒼血月來這裡拜堂成親,為此我到底準備了多少你知道嗎?就連百花谷從來不給人進的禁忌也打破了,我可是發過誓的呀,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你就給我冷眼看?軒轅謹臣,你特麼的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啊。」

    明聖清一臉氣鼓鼓的樣子,配上那白皙到顯娃娃臉的臉頰,竟是有一種萌感。

    「多謝,不送。」

    軒轅謹臣這才低下頭來看了明聖清一眼,不過隨即抬起頭,說出讓明聖清快要吐血的話,聽得明聖清一臉痛苦地搭著門口的竹子,心中怒罵:「蒼血月,你到底把你相公調教成了什麼樣子了,說話這麼讓人生氣,啊啊啊啊啊,真想殺了他。」

    「好了,別在那演戲了,有什麼話就快說吧。」

    軒轅謹臣看明聖清那快要吐血的一樣,終於好心地勸了他一句,這倒讓明聖清有些無語了,怎麼有種好像是我自己自作自受的感覺?而且他猶如救世主一樣,用那一句話救了即將吐血身亡的自己?

    靠!

    「咳咳,好吧,老實說,我真的沒想到在我們之中,最先成親的會是你,還是真正的禮節同心,謹臣,我原本以為你是那種和我一樣的另類,我為人生的逍遙自在,而你還是會繼續化作你的冰山,孤獨走這一生的路呢,而我之所以先來,是想問你一些事情。」

    明聖清也收起了那嘔心的模樣,靠著竹子順著軒轅謹臣的目光眺望遠處的百花,頗為認真地說著。

    這些問題,盤踞在自己心中很久了,自從見到了蒼血月之後,自己心中那永不動搖的信念第一次出現了裂痕,看著蒼血月和軒轅謹臣,真的,自己真的感覺,以往的自己那些看法,著實錯了。

    「你也該看到了,我和月兒到底經歷了什麼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她的出現,注定我的人生從此不再孤單。」

    軒轅謹臣的回應讓明聖清挑了挑眉,撓了撓自己凌亂的額發,見軒轅謹臣如此籠統的回答,自己還是完全不明瞭,忍不住苦悶地說著。

    「啊,老實說我真不知道愛來愛去到底是什麼滋味,我從來也沒遇見過一個讓我心動的女子,說不定以後還有可能遇到,但是我不知道還要等幾年,說真的,看見你和蒼血月現在這樣,我從心底湧起了一種感覺,是——羨慕。」

    明聖清這句話倒是讓軒轅謹臣有些驚訝了,不解的眸光投向明聖清的身上,似是好像從來也不認識他一樣。

    「你不是最渴望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活在天地之間猶如展翅翱翔的雄鷹嗎?生一個人死一個人,不來不去,怎麼,身為鬼醫的你也開始動情了?」

    「你少用那種眼神和話來說我,你說的我都懂,以前的我確實是這樣想的,女人什麼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只是傳說中的事情,大多數都是媒妁之言,難得有真心相愛也要為了柴米鹽油,各自的興趣愛好,孩子什麼的磨蹭一輩子,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相處的關係,我壓根就覺得這些絕對不適合我這種人。」

    明聖清白了軒轅謹臣一眼,倒是將眸子調向了竹屋之後,隨即閃過一絲困惑。

    「但在那一天,聽說你成親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又是為了什麼惡趣味才救了蒼血月,但在你毒發的一個星期前,去到你的府中,見到了蒼血月,老實說,蒼血月是個很獨特的女子,是傲於這個世間上,給人獨一無二的感覺,她醫術高超,時而冷時而熱,讓人根本猜不出她到底在想些什麼,但卻能做到很多難以做到的事情,例如取到鬼纏之血,而她本身則有一種特殊的人格魅力,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她,親近她,但她卻是傲然的雪蓮,無須他人保護,以自己強悍的一面反而守護著自己,這種女人根本是前所未見,而真正讓我詫異的是,你與她兩眸相交之時,那種彷彿貫徹進了雙方心中的眼神。」

    聽了明聖清此刻的話,軒轅謹臣抿了抿唇,勾起一絲舒心的笑意,是啊,自己的月兒是獨一無二的,醫術高超,甚至比明聖清這傢伙更有甚之,但自己與她對視的時候,那種彷彿融入彼此靈魂之中的感覺,卻是他們彼此纏綿一生的迷戀。

    也正因此,自己是多麼渴望早點與蒼血月成親,讓她早點屬於自己,這樣的她猶如一顆明珠,太過璀璨,太過吸引別人的目光,若是不早點娶了月兒,自己是睡也不踏實。

    「這個情況,按民間的說法,叫做心有靈犀,那時候我也開始有點信服於命運了,它很奇怪,可以賜予人許許多多的性格,不同磨難的命運,你經歷了很多,按我的理解,你能存在於世界上根本就是個奇跡,我也曾以為命運沒有垂憐過你,認為你很特別才會與你做上朋友,後來甚至為你而折服,但蒼血月的出現,帶給了你許許多多我們這些兄弟無法做到的事情,如同當晚她用自己的生命做賭注餵你毒藥,我是徹徹底底地震撼了,離開王府後我一直在想,人生真的很奇妙,是不是每個人命中都有一個她,如同你和蒼血月之間一樣。」

    明聖清說完這些,似是接不上話了,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稀薄的空氣被冷風一口氣吹了個散。

    但心中那股鬱結卻是去了很多,困惱自己已久的問題,換做以往自己是絕對會將這樣的疑問爛在肚子裡的,但看到當日軒轅謹臣和蒼血月來到百花谷,決定在這裡成親的時候,自己那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衝動,又再次起了來。

    若是不問,自己還是當初那個逍遙自在的鬼醫,但明聖清相信,老了之後,自己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或許是有,但在於你能不能遇到,我很早以前就說過,我經歷的那麼多的磨難,為的就是遇到月兒,而你,或者終有一天也能遇到。」

    軒轅謹臣並沒有肯定,他也曾經想過明聖清說的話,也想過很多如果,如果那天自己沒有回到蒼月,如果那天蒼血月真的嫁給了軒轅辰,命運的軌跡究竟會怎麼變化?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