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宅仙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兩百零二章 天外飛仙 文 / 無限地圖炮

    第兩百零二章天外飛仙

    第兩百零二章天外飛仙

    (名詞解釋:可樂罐導彈。超時空要塞中。戰機發射的導彈。是不是很像可樂罐。

    狗鬥。空戰中用機炮進行近距離戰鬥。二戰很常見。現在幾乎沒看見。

    騾子。阿姆羅。鴨子。夏亞。蘿莉控滅殺拳。度娘有。出自逆襲的夏亞。夏亞就是蘿莉控。所以不鳥哈曼女王吧。當然。蘿莉哈曼似乎鴨子那時候很控。)

    輕撫著星落。李開並沒有再發動炮擊或者玩彈幕。說到底。對於荒神的威脅不大。只能用來清理雜兵。最終。還是要靠手中之劍啊。

    就好像超時空要塞裡面的王牌決鬥。可樂罐一樣的導彈只能用作騷擾。或者清理炮灰。無論彈幕多麼密集。也是打不中王牌飛行員的。最終的勝利。都是通過機炮進行狗斗決出的。

    還不夠清楚。好吧。換個比喻。高達世界。浮游炮都是清理雜兵用的。真正的高手。都是用光劍。彷彿古代武士一樣決出勝敗。君不見。逆襲的鴨子中。騾子就是一手蘿莉控滅殺拳搞定鴨子的麼。

    當然在仙俠世界中。道法還是能夠轟死人的。不過李開不是那些專精道法的修士。他只是一名半吊子。卻異常彪悍的劍修。玩劍。才是他最強悍的地方。

    兩隻荒神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甚至化作一道幻影朝著眾人飛射而來。脫離大部隊。獨自前行。

    「哦。將對將嗎。有點意思。」漂浮在天空。李開臉上帶著神秘的笑容。

    知道炮灰再多也不能扭轉局面。勝負的關鍵是高端戰鬥力。所以。才會果斷親自上陣。進行強襲。看起來。元首和總書記就是領導人啊。就算是荒神。智商也是完勝那些畜生。

    元首與史丹林。那麼。就讓他看看吧。這等荒神。究竟有何等能力。李開心頭閃過一絲明悟。他似乎感覺到一些東西了。如果擊殺二獸。也許他們這個方面的攻擊就會瓦解。畢竟。作為荒獸之中進化到頂點的存在。荒神的數量一定不會很多。

    緩緩降到地面。長劍斜指地面。李開就這麼等著。守在此地。他的心雖然冰冷。可是他的血。早已沸騰。手中長劍。更是被一層銀色光芒覆蓋。不時的發出清鳴。看起來。它也在期待著飽飲荒神之血。

    「兩頭荒神。一頭交給我。另一頭。你們負責。」霸道的李開。直接下達了作戰命令。可是卻無人反對。

    荒神。金丹期的實力。兩種天賦神通。加上再生能力。難纏程度根本不是妖獸所能夠媲美的。赫連也不過是築基巔峰級別的力士。加上羅紫煙三女。也只能在短時間內纏住對方。

    剩下的關鍵。就是李開能不能迅速擊殺自己的目標。然後再和四人聯手絞殺另一頭。

    他沒有絕對的把握。因為元首化身的神獸。還有其基友史丹林化身的螳螂獸。看起來都並非是普通貨色。比起之前擊殺的四臂金剛來。顯然要強上不少。

    沒有把握。那也要上。戰鬥的魅力。就在於此。未知的戰鬥。總是充滿了魔力。讓人著迷。

    也沒有等多久。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兩隻荒神便聯手殺到。或許是因為剛才的炮擊。李開直接就吸引了兩隻荒神的仇恨。從t的角度來說。他確實是一名合格的mt。身為t。固然要能扛得住。可一張能夠嘲諷的臉。那也是必須的。

    神獸元首率先發出一聲嘶吼。一道水龍從口中噴射而出。飛翔在天際。然後。狠狠的撲向李開。螳螂獸史丹林則是揮舞著鐮刀右臂。青色的風刃憑空出現。急速射向李開。毫無疑問。那是足以撕裂鋼鐵的真空之刃。

    「散開。」李開高聲喊道。話音未落。便主動衝了上去。身後的羅紫煙三女則是飛上天空。開始用飛劍和各種道法進行遠程攻擊。

    她們的實力不足。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牽制目標。再說羅紫煙與丁曉雪。可不是武修或者煉體士。玩近戰。那分明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長。像李開這樣遠近皆宜的妖孽。有一個就夠了。

    「長生天護佑您的子民。守護家園就在今朝。」身穿戰甲的赫連。高舉著戰刀也衝了上來。力士就跟陸戰坦克一樣。腳踏大地才能發揮真正的實力。天空。並非他們的舞台。

    李開一個側身閃過撲來的水龍。緊隨其後的赫連居然一刀劈向水龍。高舉的長刀綻放著妖異紅芒。刀身更是顯現古樸玄奧的花紋。

    一刀兩斷。咆哮的水龍被一分為二。最後化作無力的水滴融入地面。滋養著大地。為開春萬物的成長做出一份無言的貢獻。

    「真暴力。不過既然這樣。我也不能留手了。」嘿嘿一笑。李開神色一凝。身後出現金色的真龍之影。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之後。便融入到他身體之內。

    黑色的雙眸變成了金色。內蘊逼人霸氣。整個人感覺就是貴不可言。彷彿古之大帝。一言定天下。一念判生死。他就是天地間的主宰。真龍天子。

    氣勢不斷的攀登。剎那間。李開居然擁有了金丹中期初階的實力。也就是說。他連續突破了兩個小秘境。跨越了一個秘境進階金丹中期。

    真龍變。毫無疑問。李開使用密術。揭開了他的底牌。不過僅僅是真龍二變。並沒有催動到極致。這。正是李開努力的結果。

    可以控制真龍變的程度。以他如今的力量。僅僅是兩變並不會脫力。最多就是事後。需要很短的時間回氣。就跟放大招之後僵直差不多。

    感受著體內暴漲的力量。李開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催動真元。身劍合一便朝著神獸元首射去。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這究竟是李開。還是葉孤城。是身劍合一。還是那招聞名天朝的劍招。這一切。都不重要。

    一往無前。唯我存在。那種孤高的意境。李開已經有了一絲明悟。招是完美的。可人。卻是有缺陷的。

    誠於人還是誠於劍。李開不清楚。他無法揣摩那時兩位絕世劍客的心態。但他很清楚。那時的葉孤城其實已經有了求死之意。否則。死的絕對是西門吹雪。因為。他的劍沒有葉孤城快。

    劍客的驕傲。無雙的劍意。匯成一式無法阻擋的劍招。不管是不是天外飛仙。只要李開他認為是。那就足夠了。

    一劍分生死。高手之間。只需一招。沒有任何的試探。也不需要做其他的無用動作。就是如此簡單。如此直接。如此犀利的一劍。就足夠了。

    彷彿流星般璀璨。也如同流星般短暫。當李開的身影再度出現時候。他還是一身青衣。一塵不染。手中之劍。依舊螢光流轉。不佔一滴鮮血。

    而他的對手。神獸羊駝草泥馬。元首荒神。早已不見所蹤。在那無雙的劍芒下灰飛煙滅。一更。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