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地獄鬼塔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九十一章 人心 文 / 遜影

    安排好一切的時候,已經到了傍晚。

    阮立波的妻子還沒有回來,倒是有兩個學生上來拜訪他,因為離得遠,蘇宸他們這邊對他們的談話內容一無所知。

    那倆學生離開後,阮立波面上的表情很詭異。

    「隊長,這樣不行。」二組組長張凱找到蘇宸道:「需要派人接近阮立波,然後想辦法接近他贏得他的信任,只有這樣的話,咱們才能事半功倍。總在這裡躲著,未免太窩囊了。」

    蘇宸點點頭,道:「確實太窩囊了。」

    話剛出口,隔壁突然傳來一聲慘叫,張凱神色一變,隔壁,是他組員的聚集地。

    他二話不說先衝了出去,蘇宸和蕭瞬對視了一眼,二人皆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不安。鬼塔任務的程序,果然不是按部就班的啊!

    -

    在他和蕭瞬趕過去的時候,渾身發抖的年天嬌正撲在剛趕過去的張凱的懷裡,她的牙齒緊緊地咬著嘴唇,即使害怕和悲傷將她面上的血色全部抽去,她依舊沒敢哭出聲。因為壓抑著悲傷與恐慌,她的身體抖得厲害,以至於本來準備去解決問題的張凱死命的抱住她,別的,都不管了。

    視線繞過她和張凱,蘇宸看到了被目呲盡裂的羅應峰,羅應峰的懷裡,死死地抱著身體不停往外冒血的李媛希。

    此時的李媛希雙目緊閉面白如紙,她脖子以下的身體不停地往外冒血,以至於大家不知道致命傷在哪裡。

    見羅應峰情緒激動,知道他不可能說話的蘇宸走到玩兒命擁在一起的張凱和年天嬌面前開口道:「年天嬌,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兒。」

    年天嬌看了蘇宸一眼,嘴唇哆嗦了好幾下,卻沒哆嗦出半個字。

    在蘇宸準備再次追問的時候,張凱開口道:「隊長,緩緩吧,大家現在情緒都不太好。這個時候,是問不出什麼的!」

    「那你想等到什麼時候?」蘇宸道:「等他們完全從悲傷和恐懼裡走出來?你覺得,我們有這個時間嗎?」

    張凱聽出了蘇宸的不耐,心疼女友的他悶聲道:「是,這是我二組的事兒,我是組長,我說了算。我的意思,就是你要等他們從悲傷和恐懼裡走出來。我不會在他們已經受到一重打擊的時候逼問他們什麼,因為他們是我在這個鬼塔裡最親的人。」

    此言一出,蕭瞬眼中的異色一閃而過。

    就在這時,蘇宸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從這一刻起,二組不受團隊約束?」

    「是又怎樣!」

    「沒怎樣,」蘇宸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想清楚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李媛希死了,從她出事到現在,身為她並肩作戰隊友的你們,要麼脆弱要麼孤絕要麼專橫,一點兒都不追究死因然後防止這樣的事兒再次發生,說實在的,我真為李媛希感到悲哀。」

    這樣說著,蘇宸頭也不回的擠出散發著驚恐氣息的隊員群,蕭瞬緊緊地跟在後面,開口道:「這次任務的殺戮已經拉開序幕了,咱們現在要做什麼?」

    「等第二個人死。」

    「什麼?」蕭瞬愣了一下,就在他準備再次發問的時候,蘇宸站定了身子回過頭看著他一字一句的道:「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法子,就是直接去找阮立波,然後控制住他守株待兔。咱們現在找不到敵人,除了被動的等,我想不出別的辦法。」

    「隊長……」

    張鐸擠出了人群,在他吃朝蘇宸那邊去的時候,三四組的成員也轉過身看著他們。

    二組生死存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被大家稱為『隊長』的年輕人,能帶著他們活著出去。卻不知道,這個被他們稱為『隊長』的年輕人,從一開始,就做好了讓他們做炮灰的準備,理由很簡單,他太年輕,鎮不住這麼多人。

    在這種情況下,另外三組的人,自然是死的越多越好。

    他剛才說的那番話固然在理,但仔細思索,就會發現,他其實才是那個推波助瀾的人。

    如果當時他能耐心的開導張凱而不是針鋒相對的使張凱陷入大局與私情之中不能自拔,也許二組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除了眼睛極毒的蕭瞬,沒有誰會多想。

    不然的話,這個團隊早亂套了。

    話說張鐸在蕭瞬之後擠出人群走到蘇宸跟前,看著他凝神道:「已經死人了,其他三組的自保能力都不如咱們一組,所以,我建議大家今夜聚在一起,以防在出事兒的時候能及時作出應對。」

    「這也算是個辦法。」

    蘇宸點頭,他固然希望其餘三組的人死的越多越好,但是,他也不願意明著不管他們,畢竟大家現在還都活著,事兒做的太絕,對誰都沒好處。

    讚許的看了眼張鐸後,他看著站在二組房門口的眾人道:「如果沒異議的話,大家今夜就和我們一起住在客廳吧,能不分開就別分開,能不死人就不死人,一切,等天亮再說。」

    「二組呢?」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蘇宸朝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見是四組的那位老大爺魏建國。

    此時那位老大爺眼神銳利如鷹,蘇宸知道,閱歷豐富的他和蕭瞬一樣窺破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但是,他卻和蕭瞬一樣沒有說出口。

    倒真是個,有意思的人啊!

    迎視上魏建國那似乎能看破他內心所有想法的眼神,蘇宸開口道:「那要看二組組長的選擇了,我說了不算,因為現在二組已經脫離團隊,我管不了他們的事兒。」

    「好,我去說。」

    魏建國也不含糊,在大家紛紛找東西晚上蓋身子的時候,他走進了充滿血腥味兒的二組的房間,看著渾身肌肉緊繃到一起的張凱開口道:「別任性了,這事兒是你們的不對,人在任何時候,都要以大局為重。你是組長,不該帶個人情緒。」

    「是我的錯嗎?」

    張凱慘笑了下,蘇宸處理團隊問題的方法太過凌厲,話刻薄行為也刻薄,他怎麼可能會平心靜氣的待在團隊裡受他的氣。

    想到這裡,看著被自己護在懷裡的女友年天嬌一眼,苦笑道:「橫豎不可能活著走出鬼塔,我不在乎和嬌嬌一起去死。即使這次的任務成了我們的墳墓,那又如何。」

    「你想死,可你想過你懷裡的女娃娃嗎?」

    魏建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開口道:「你太專橫了,身為一個男人,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讓自己身邊的人和自己一起活下來,而不是帶著她去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